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抗美援朝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彭德怀在朝鲜战场的最后时刻

热度110票  浏览31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7月13日 16:32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后,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大举向中朝边境进犯,战火烧到鸭绿江边。在友好邻邦朝鲜处于危难之中,我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之际,中共中央应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请求,决定组建中国人民志愿军,承担起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国际主义义务。在毛泽东主席的提议下,10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由彭德怀出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10月19日,彭德怀率部跨过鸭绿江,挥师入朝作战

  

  自1950年10月至1953年7月,彭德怀指挥中国人民志愿军同朝鲜人民并肩作战,在血与火中进行了两年零九个月的激烈较量,终于把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赶回到三八线以南,并迫使其不得不在停战协定上签字。

  

  1953年7月27日上午9时,彭总和李克农等志愿军代表,步履稳健,目光凛凛,仪态昂然,准时步入板门店的谈判签字大厅。这种威严的将帅雄风,充分显现了中国人民和中国人民志愿军不可战胜的浩然正气。

  

  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各国记者,立刻把注意力集中到彭总身上,英国记者阿兰·委卜宁抢先采访了彭总,只见彭总的脸上洋溢着胜利者的微笑,热情地回答了这位记者的问题。随后,这位西方记者在他的报道中,为了表明新闻来源的真实性和权威性,特意配发了他采访彭总的新闻图片,同时用他还算不带偏见的笔向世界宣告:透过这位历史名人脸上的微笑,你们就会知道是中国人赢得了这场战争的胜利!

  

  9时30分,在朝鲜战争停战协议及其临时补充协议正式签字的仪式上,闪光灯在不停地闪耀,许多记者都把镜头对准了这位“历史名人”。在这历史聚焦的一刻,只见彭总神情庄重地拿起笔,饱蘸浓墨,提笔在停战协议书上庄严地写下“彭德怀”三个大字。这与联合国军总司令、美国上将克拉克提笔签字那沮丧的神情,形成了强烈的对照。事后,这位美国上将不得不气馁地承认:朝鲜半岛的战争,是我们美国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同一个错误的对手,打了一场错误的战争。我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在没有取得胜利的停战协定上签字的司令官。

  

  当时,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四十六军军长萧全夫,作为驻守在板门店前线部队的代表,也参加了停战协定签字仪式。28日的中午,彭总告诉这位年轻的军长,他想到第四十六军驻守的前沿阵地看一看。为此,萧全夫当天下午便从开城返回军部。傍晚,他正式接到了志愿军司令部的电话通知:29日早8点,彭总到第四十六军驻守的前沿阵地视察。听到这个消息,萧全夫等军领导同志都感到非常高兴。

  

  7月29日早上5点钟,萧全夫和军参谋长张万春前往开城迎接彭总。彭总吃罢早饭也没顾上休息,便问萧全夫:“今天我们怎么看哪?”

  

  萧全夫打开地图,简要地向彭总汇报了第四十六军防御阵地的概况和预想的视察路线。彭总听后便提出:“你们预想的视察路线离前沿远了一些。站得高才能看得远,我们还是先上大德山上去看看吧!”随后,他自己选定了视察大德山的一条路线。

  

  大德山位于板门店以北的东南方向,地处第四十六军防御地段的中间,是前沿阵地上最高的一座大山,站在山顶可以看清第四十六军正面共29公里宽防御阵地的全貌。但是这座山有一段路不好走,汽车不能直接开到山顶上去。彭总听了萧全夫的介绍后毫不在意地说:“汽车上不去就用腿走嘛!二万五千里长征不就是靠两条腿走过来的吗?”

  

  按照彭总确定的路线,汽车跑了半个多小时赶到了大德山下。吉普车勉强爬到半山腰就再也无法前进了。彭总下了汽车,首先去看望驻守在这里的部队。

  

  部队正在忙着从前沿向这里搬运弹药、物资。彭总亲切地问候大家:“同志们,辛苦了!”

  

  “首长辛苦了!”战士们停下手里的工作,响亮地回答着。

  

  还没等萧全夫介绍,战士们已经认出是彭总来了。但他们似乎还不敢相信,有的使劲擦着眼睛要看个清楚,有的还悄悄地掏出祖国人民赠送的慰问相册,翻开彭总的照片来对照。一点也不错,正是敬爱的彭总来到了前沿阵地。

  

  “啊!是彭司令员来啦!”消息立刻传遍了阵地。

  

  战士们一个个低声地惊呼着,睁着兴奋的眼睛,露出幸福的笑容,高兴地望着这位久已闻名、衷心爱戴的司令员,然而一时又显得有些拘束。

  

  彭总慈祥地望着几个正在清理阵地,平整炮弹坑的战士,亲切地问道:“你们守在这里有多久了?”

  

  “四个月了!”

  

  “你们坚守在抗美援朝的最前线有功啊,现在你们把美帝国主义打败了,使它不得不在停战协定上签字,我代表祖国人民谢谢你们!你们要留下几个炮弹坑,祖国人民派代表来到朝鲜时,让他们看看这些炮弹坑,告诉他们,你们是怎样战胜敌人的。”

  

  “胜利归功于首长的英明指挥和祖国人民的支援。”战士们愉快地回答着,已经不那么拘束了。

  

  彭总接着问道:“接到停战命令了吗?”

  

  “接到了,司令员同志!”

  

  “你们守卫在最前沿,一定要严格地遵守各项停战规定。现在虽然停战了,但是帝国主义是不会老实的,要提高警惕,决不能麻痹大意。”

  

  “是!司令员同志,我们一定牢牢记住您的话。”

  

  彭总满意地微笑了。然后他又钻进潮湿低矮的坑道,和战士们围坐在一起,亲切地攀谈起来,关切地询问战士能不能吃上热饭、喝上开水,有没有青菜吃,坑道里有没有防雨设备,慰问团有没有到过前沿来等情况。

  

  战士们都一一做了回答。

  

  彭总告诉战士们:“现在停战了,我们不能总是蹲在坑道里,不久就要动工盖房子了,到时大家要好好盖,盖好了作示范,让全线部队都来你们这里参观学习。”

  

  在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的总司令面前,战士们无拘无束地谈着他们战斗、工作、学习和生活的情况。最后,当彭总离开坑道时,有两个战士拿出自己在战斗间隙用美国飞机的残骸精心制作的战利品——“机骨筷子”,送给彭总作纪念,并请彭总把另外几双转送给毛主席、周总理和朱总司令。

  

  彭总接过“机骨筷子”仔细地端详着,只见每双筷子上都刻着字,标明是献给谁的,充分表现了战士们对毛主席、周总理、朱德总司令的无比敬爱和深切的思念。彭总愉快地收下了这份特别的礼物,并答应一定会把这份特别的礼物送到毛主席、周总理和朱总司令的手中。

  

  彭总离开了这个阵地后继续向大德山顶峰攀登。当时正是盛夏的三伏,天气非常炎热,大家还没有走上一半路程就汗流浃背了。一些随行的人员都感到很费劲,彭总已经年过半百,自然更加吃力。大家想搀扶他往上爬,彭总却谁也不用,他吃力地迈着双腿,一步一步地爬到了山顶。

  

  守卫在山顶上的志愿军战士们,看到敬爱的彭总来到他们的阵地,心中有说不出的高兴,便从坑道里拿出一块毡布铺在地上,让彭总坐下来休息。彭总此刻确实是很累了,便挽起一条裤腿席地而坐。这时,阵地上的一个战士给彭总端来一茶缸水,彭总高兴地饮了一大口,然后把茶缸顺手放在自己的前面。此时,他又兴致勃勃地拿着战士送给他的“机骨筷子”,在仔细地欣赏着,并幽默地做了一个飞机坠落的姿势对大家说:“美国佬从天上掉下来了,他们的大飞机现在变成我们手中的小礼品。看来在天上飞的可没有我们坐在地球上的舒服,这里可是不怕翻跟头啊!”说得大家都笑起来了。

  

  站在大德山主峰上,彭总把第四十六军负责29公里宽的防御阵地从正面看得清清楚楚。萧全夫在现地向彭总作了简要汇报:自从今年1月12日我们接受防御作战任务以来,在半年多时间里,打退了敌人在飞机、大炮和坦克掩护下的27次进攻。根据志愿军司令部“持久作战,积极防御”的作战方针,先后组织了8次反击作战,再加上经常的小分队出击和“零敲牛皮糖”的冷枪冷炮运动,共歼敌14328名,俘敌149名,较好地完成了任务。通过这些实战锻炼,使我们掌握了以劣势装备对现代化敌军实施进攻和阵地防御的作战经验,把战线向前推进了5平方公里。

  

  彭总听完汇报后,看了看四周被炮火炸成废墟一样的山峦,然后用望远镜望着山峦后面那隐约可见的临津江说:“朝鲜战场就是我军美军较量的练兵场。通过这场血与火的较量,美军现在签字停战还算明智的。不然,就要被我们赶到临津江里喂王八去了!”年轻的军长站在大德山上,被彭总的豪迈气概鼓舞着,他随着彭总注视的方向望去,为能受命于身边这位运筹帷幄的统帅,赢得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胜利感到骄傲和自豪。

  

  下了大德山,已近中午时分,萧全夫在前面驱车带路。可是没走多远,彭总的汽车却在后面停住了,路上还站着一堆人。萧全夫不知出了什么事,便让司机调转车头返回去,原来彭总正在察看担架队刚刚从马踏里东南山前沿阵地上抬下来的几位烈士。

  

  彭总轻轻地揭开担架上的布单,一一查看了烈士的遗容后,沉默了一刻,然后嘱咐身边一位转运烈士的干部:“这是祖国人民的英雄儿女呀,抗美援朝战争的胜利就是用他们的生命和鲜血换来的。你们一定要妥善掩埋好,标记上他们的姓名,早日通知他们的亲属。”

  

  马踏里东南山位于临津江北岸,距开城以东14公里,由编号为060、061、062和+0238四个小高地组成,是美军在三八线以北惟一的支撑点和高浪浦至临津江渡口的必经之路,由美军王牌陆战第1师的部队固守。如果拿下这片高地,就可以把美军全部赶到三八线以南,并直接威胁美军在西线的交通供应线。第四十六军为了配合板门店谈判和中线部队的反击作战,迫使美军在停战协定上签字,以其第一三六师为主,集中兵力和火力,从7月8日晚至26日晚,先后对马踏里东南山发起了三次反击作战,相继夺取了马踏里东南山062、061、060和+0238高地。最后这次反击作战,从7月24日黄昏一直战斗到7月27日凌晨,接到停战命令时才停止。这几位烈士就是清理战场时在马踏里东南山阵地前沿刚刚发现的。

  

  彭总听到这些情况后,心情非常悲痛,便提出要亲自到这个最前沿的阵地去看一看。身边的人员都不同意,因为马踏里东南山距离美军的阵地太近了,两军对垒的前沿相互间隔还不到300米。在大家极力劝阻下,彭总有些火了。在此情况下,为了彭总的安全,萧全夫决定由他首先到山上去看一下。当他把车开到山上后,对前方美军阵地内的情景看得清清楚楚。这时,虽然已经停战,但是一旦发生挑衅事件,地形对我相当不利,彭总的安全也很难保证。因此,萧全夫退下山来,再次劝阻彭总还是不要上去了。

  

  彭总严肃地反问道:“既然你萧全夫能上去,我彭德怀为什么就不能上去呢?我们的战士在这块阵地上不惜生命和流血,难道我们连上去看一眼的胆量都没有吗?”

  

  年轻的军长望着威严有加的彭总,无可奈何,便布置好了观察哨和警戒人员,然后陪同彭总来到马踏里东南山阵地。彭总向前迈了几步后,阵地上同志指着地上的一滩血渍说:这就是我们的烈士牺牲的地方。彭总听后便低头凝视着脚下这块被鲜血浸过的土地,静默地站在那里,沉痛地说:“两天前我们的战士还在为这块土地英勇战斗,付出了生命和鲜血。现在停战了,但是他们却没有看到今天的和平,我们活着的人……”彭总动情地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哽咽了,紧闭双唇,默默无言,随后便拿起望远镜,无声地向远处凝望着。

  

  这时,随行人员才豁然明白,彭总不顾个人安危亲自登上马踏里东南山这个最前沿的阵地,是为了缅怀那些在和平的黎明到来之前英勇牺牲的烈士,寄托他深深的哀思啊!因此,随行的人员当即用身边翠绿的松枝和无名的小花扎成一个小花圈,置放在马踏里东南山的这座高地上。对此,彭总赞许地点了点头,然后俯下身去把花圈调整为面对祖国的方向……

  

  下午1点多钟,彭总视察完马踏里东南山的前沿阵地后返回第四十六军军部。饭后,军政委吴保山向彭总汇报了停战后部队的思想情况。晚上,彭总接见了第四十六军机关全体干部,同大家一起观看了军文工团演出的文艺节目。

  

  7月30日早8点,彭总离开第四十六军军部。当天下午返回平壤。

  

  7月31日,朝鲜人民民主主义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在平壤隆重举行,在这次大会上,彭德怀被授予“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的最高荣誉称号。

  

  8月11日上午10时,彭德怀乘火车回到北京。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北京市抗美援朝分会等联合组织社会各界,在北京火车站举行盛大的“欢迎中国人民志愿军彭德怀司令员胜利归国大会”,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中央人民政府秘书长林伯渠、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主席郭沫若和朝鲜驻中国大使等人前往车站热烈欢迎彭德怀凯旋归来。至此,彭德怀胜利完成抗美援朝的伟大历史使命。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