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热点评论 >> 金一南专栏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金一南:苦难铸就辉煌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党建》   发布者:智建丽
热度110票  浏览953次 【共2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8月24日 17:35

  ●历史从来是在挫折中轰隆前进的,伟人不是不犯错误的人,而是犯了错误能够及时纠正的人。

  ●真正的英雄具有那种深刻的悲壮意味:播种,但不参加收获。这就是民族脊梁。

  ●就像看一幅油画,太近了,看到的只是一块一块笔触。退到一定距离,它的光线、它的纵深、它所展示的全部意境才能历历在目。

  北京的7月,酷暑难耐。在国防大学一间狭小的、堆满书籍资料的、拥挤的办公室里,我见到了《苦难辉煌》的作者金一南将军。

  本刊记者:金老师,很多人不明白,你是一名研究国家安全战略问题的学者,为什么写了一部党史军史方面的书?

  金一南: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因为我也这样多次问过自己。简单说,最初出自一种感觉,随后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即中华民族正面临关键性的历史进程。我们取得了很大的建设成就,有了很好的物质基础,但也面临着很多全新的矛盾和全新的问题。人们思维活跃,社会思潮激荡,选择空间可以说前所未有,不同选择的后果却又大相径庭。历史是现实的一面镜子。近代以来中国那段最为艰难曲折、最为惊心动魄的追求、选择和奋斗史,其中的养分太多了,值得我们好好思索的东西太多了,值得我们今天警醒和借鉴的东西也太多了。对这笔巨大的财富,因种种原因,并没有很好开掘。现有的开掘又多被认为是观念说教,难以引起广泛持久的注意。作为一名研究战略问题和国家安全的学者,应该关注、思索、甚至解答这些问题。这就是我最初提笔的冲动。

  对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来说,多一些“我们从哪里来”、“我们向哪里去”的设问,多一些对国家和民族命运的追溯和探寻,有助于拓展人们的思维深度和思维宽度。尤其对大国来说,这一点更为珍贵。美国两百多年国家史,开掘利用得那样充分,使每一个美国公民都能清晰感觉到自己的根基。苏联卫国战争不过4年,文卷却浩如烟海,足令今天俄罗斯人坚信和平与强军的密不可分。近代以来,中华民族一直在追赶时代发展潮流。今天的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同样是一百多年来中国人民争取民族独立、实现国家富强这一伟大事业的继承和发展。历史从来没有割断,也不可能割断。如果我们不仅能够站在前人创造的物质财富肩膀之上,也能够站在前人创造的精神财富肩膀之上,那么未来我们去完成的,才真正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些想法成为写这本书的强劲驱动力。

  本刊记者:中国革命涉及的线索非常多,面非常广,您为什么选择了这段历史?

  金一南:近代以来,中国的命运与东方的命运、世界的命运已经紧紧地连在了一起,无法分割。最显著的表现,就是20世纪在世界东方,中国国民党、中国共产党、联共(布)与共产国际、日本昭和军阀集团这四股力量以中国大地为舞台发生的猛烈碰撞。1949年新中国的诞生,就是这四大力量强烈挤压碰撞的结果。在此进程中,中国共产党人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国国民党人以三民主义、日本昭和军阀集团以法西斯主义,在东方这块土地上展开了一场激烈残酷的较量。各方之间斗争局面极为复杂,矛盾冲突空前尖锐,策略转换也极其迅速。每一方的领袖和将领都在较量中淋漓尽致地展现自己全部能量,从而在历史上留下深深印痕。展现这些宏大的场面,一直是我心中的梦想。特别是我们今天具备一些前人不具备的优势条件。首先,获得了审视那段历史的足够距离。就像看一幅油画,太近了,看到的只是一块一块笔触。退到一定距离,它的光线、它的纵深、它所展示的全部意境才能历历在目。其次,今天也拥有了日益丰富的资料,包括各方面大量档案资料的解密和珍贵细节的披露。这使我们在材料的占有和掌握上,优于先前的研究者;在材料的分析运用上,又不会像后来者那样因距离太远产生疏离和隔膜而只能掺杂进大量主观揣度。从这个意义上讲,真正从宏观上把握、驾驭、描述那个狂飙突进的年代,是我们这一代人的优势,也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宿命。至于个人是否有足够的水准真正能给读者展现那幅宏大的历史卷轴,本人并没有把握。真实的历史也许永远无法全部再现,但我们可以通过努力无限地趋近。我认为自己竭尽了全力。

  本刊记者:国防大学刘亚洲政委说,《苦难辉煌》是一本解放思想、转变观念的书,敢于立一家之言,不受陈旧观念的束缚,写出了新内涵、新境界。对此您怎么看?

  金一南:我并没有着意去想怎样写出新意,只想回答长久盘旋于脑中的一个问题:一个1921年成立的政党,一支1927年创建的军队,20多年时间,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失败到胜利、夺取全国政权,而对手掌握全国资源,掌握国外援助,掌握一切执政者所能掌握的优势,竟然20多年全盘崩溃、灰飞烟灭,这个党和这个军队的力量真谛在哪里?随着接触资料越来越多,越加感到中国革命的胜利不是来自神的赋予,而是来自人的奋斗。不是天赐机缘,而是来自千千万万人的英勇献身。

  例如我们常说“毛主席用兵真如神”。1956年9月,毛泽东在八大预备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上,描述一生中打过的四次败仗,两次就发生在被描述为“用兵如神”的四渡赤水。真正了解了那段经历,你就会明白:历史从来是在挫折中轰隆前进的,伟人不是不犯错误的人,而是犯了错误能够及时纠正的人。中国共产党人的伟大与非凡,毛泽东作为这个党的领袖的伟大与非凡,并不在于是否能够发出神一般的预言,而在于是否能够迅速修正自己的失误,然后迅速采纳别人的正确意见,以实事求是作为共产党人最富生机和最为鲜活的灵魂。如果有人要问:那个年代毛泽东同志最伟大之处在哪里?我的回答是:在于那种极为珍贵的历史自觉。所谓历史自觉,既包含对历史运行规律的深刻领悟,更包含对社会发展前景的主动营造。就是这一点,使毛泽东在中国革命史上无人匹敌。也正是以此为基础,我们才真正探索出一条符合中国实际的革命道路。

  本刊记者:您在书的前言里写了这样一句话:“任何民族都需要自己的英雄。真正的英雄具有那种深刻的悲壮意味:播种,但不参加收获。这就是民族脊梁”,这句话让人特别地感动。

  金一南:我在书中描绘的英雄太多了。写他们的时候,我不由会产生一种“神游”的感觉,似乎飘随在他们上面,看着他们在历史舞台上表演威武雄壮的活剧。举个例子:红一军团2师4团团长王开湘。一军团是中央红军的主力,2师4团则是主力中的主力。王开湘当年三十四岁,是中央红军中一员猛将。强攻天险腊子口,山口仅宽30余米,两边全是悬崖陡壁,周围尽为崇山峻岭,除此口便无路可走。当时红4团担任主攻,王开湘亲率两个连从右侧攀登悬崖陡壁,向敌后迂回。黑夜中正面拼杀正酣,一颗白色信号弹腾空而起:王开湘迂回成功!三颗信号弹又腾空而起,红军部队发起总攻!与冲锋号声、机关枪声和呐喊声伴随的,是王开湘在拂晓晨曦中的大声呼唤:“同志们,天险腊子口被我们砸开了!”第二天彭德怀经过战场,见50米一段崖路上,手榴弹弹片铺了满满一层,有的地方还厚厚地堆了起来,不由连声感叹:“不知昨天我第一军团这些英雄怎样爬上这些悬崖峭壁投掷手榴弹的!”此时离王开湘告别这个世界只剩下两个月。没有纪念碑的他披着硝烟立在那里,钢浇铁铸,像一尊永远站立的战神。

  每每写到这里,我都为这些顶天立地的英雄热泪盈眶。人类在繁衍,英雄却不能复制。像王开湘这样的战将,在那支翻越万水千山的队伍中难以计数。他们没有活到胜利的一天,没有赶上评功、授勋、授衔,没有来得及给自己树碑立传,也没有机会返回家乡光宗耀祖。他们穿着褴褛的军装,带着满身战火硝烟,消失在历史帷幕后面。他们是真正的英雄。所以我在前言里写道,真正的英雄具有那种深刻的悲壮意味:播种,但不参加收获。这就是民族脊梁。我把这本书献给过去、今天、未来那些成为民族脊梁的人们。

  本刊记者:今天针对那段历史的回顾,社会上各种观点非常多。例如有人认为中国共产党人的胜利来自历史的偶然,是利用对手的失误,利用国际形势提供的一些机缘。金老师您怎么看?

  金一南:持这些说法的人应该看一看中国共产党人走过的艰苦卓绝的历程。说中国共产党人胜利依靠机缘的人,怎么解释30万红军长征到达陕北不足3万,却将长征变成了宣言书、宣传队和播种机,实现惊天地泣鬼神的凤凰涅槃?中国共产党的成功不像十月革命来自一夜暴动,而是数十年英勇奋斗流血牺牲的结果。1949年全国解放时党员人数为300万,有名可查的党员烈士就有370万,绝大多数共产党员没有看到五星红旗升起这一天。这是中国共产党人执政的资格,是苏联东欧社会主义纷纷垮台、中国社会主义岿然不动的基础。在近代中国,任何一个宣称能够对国家发展、对民族命运负责的政治团体,如果不能集合、产生、拥有这样一批为其宣称的主义抛头颅洒热血而义无反顾的先驱者,不能赢得随之而来前仆后继舍生忘死的追随者,其宣言哪怕再冠冕堂皇,也是一纸空言。

  

  

  本刊记者:还有一种说法,主张中国要“告别革命”,甚至辛亥革命也不应该搞。认为最理想的是1898年“戊戌变法”成功,实现君主立宪,那么中国可以不流一滴血,发展可能比现在还要快,早已繁荣富强了。这种说法有道理吗?

  金一南:持这种说法的人至少有三个失误。首先,历史潮流不可抗拒。孙中山说: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宣称这一潮流根本不该发生的人,不过是在扮演立于岸边长吁短叹的无聊看客。其次,永远不要以为腰包鼓起来就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近代以来中国积贫积弱,从物质到精神莫不如此,不但塑成了自身“东亚病夫”般的孱弱,而且骄纵出别人“华人与狗不许入内”的癫狂。以为君主立宪是直达国家富强捷径的人,从其创始者康有为先生“若不跪拜,留此膝何用”一语中,也能悟出在这一体制下,中华民族是否能够挺直长期弯曲的脊梁。其三,能够真正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民族,皆兼备物质、精神双重强大的条件。战略家克劳塞维兹把精神力量的来源归结为两大要素:苦难和胜利。在苦难中积聚,用胜利来洗礼。近代以来中华民族太多苦难,太多挫折,太多失败,最缺乏的就是胜利。正是从这个意义上看,中国共产党人通过艰苦卓绝斗争获得的一系列惊天动地的胜利,不但使中华民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历史高度和探测到前所未识的时代宽度,而且培养出一大批天不怕地不怕、神不怕鬼不怕的共产党人,告别了长期延习的颓丧萎靡之气,完成了中华民族的精神洗礼。所以曾经通过《阿Q正传》等著作强烈抨击国民性的鲁迅,在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特意致电:在你们身上,寄托着中国与人类的将来。

  中华民族历尽苦难。苦难不会等于辉煌。唯有通过一批一批先驱者忘我奋斗、总结经验、夺取胜利,才能如此。所以我将此书定名为《苦难辉煌》。

  (《苦难辉煌》开始动笔前,仅整理资料就用了两三年的时间,其间,金一南读了500多本书,整理了200多万字的笔记,涉及中共党史、苏俄历史、日本军阀史、国民党史等方面的参考书目就长达十几页,最后形成52万余字的作品,到2009年1月出版,前后历时15年时间。在写作过程中,他不仅经受了思想上的煎熬,还承受了肉体上的痛苦。有一段时间,他身体不适,动了手术,不能坐着,只能躺着,只好在地上铺块毯子,趴在上边,用双肘支撑着身体写作。有人和他谈起这段往事,他说,这种姿势趴上5分钟、10分钟还行,但要坚持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简直就是一种刑罚了。)

  本刊记者:整整15年,您为这部书付出了那么多心血,这么长时间,换个人恐怕早就放弃了。您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金一南:我给你讲两件事情。

  第一件,《苦难辉煌》的最后一稿,完成于2006年8月至9月参加中美首次联合军演、横跨太平洋的北海舰队881舰上。连续16天的海上航行,成为我最后修改的最佳环境和最佳时间。一切基本完成之后,海上编队从美国向加拿大航行,途中遇上了老海军也未见过的大浪巨涌,浪高8—10米,紫黑的大海被搅拌成碧绿色峰体和雪白的峰面,排山倒海般压过来,十几米高的舰首连续埋首8次,30多米高的驾驶室多次被巨浪越过;锚链舱钢化玻璃舷窗被打碎,涌进80吨海水;舰首两侧信号灯被打得踪影全无,机关炮炮衣被巨浪撕开,弹药箱钢板像纸板一样被海浪撕卷。响彻耳边的是舰首与浪涌的沉重撞击声、舰体的震动颤抖声、飞溅的浪花被大风加速后枪弹一样打到舷窗上和舱壁上发出的爆裂声以及室内各种东西的位移磕碰声。风浪整整持续了两天半,无法就餐,无法睡眠,甚至难以站立。舰长悄悄告诉我:881舰下水以来从未遇到如此大的风浪。他的话使我担心:也许笔记本拿不回去了,最后修订的《苦难辉煌》全部书稿都在里面。2009年初,《苦难辉煌》与读者见面,我感受到了那场风浪的意义:中华民族的复兴过程不仅仅是一幅温情脉脉的图景,她必然要经历大风大浪的考验。个人也是如此。

  第二件,今年4月,我去了南沙,走遍了我军驻守的所有岛礁。即将登上永署礁的那个晚上,应官兵要求,我在军舰的后甲板上给大家讲了一课。讲到苦难与胜利是军队武德的来源,讲到新世纪中国国家利益的拓展,讲到西藏边防乃堆拉山口一声“报告首长”嘴唇就开裂流血的战士,讲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边境团场有一个每天早晨一个人升国旗的农工……我问听课的战友也问自己:我们内心每天升起的,是祖国的旗帜还是个人的旗帜?当我带领着大家高呼“祖国万岁”时,全场振奋,那带有青春气息的强烈声波在寂静的海域回荡。我毫不怀疑,这呼声会深深地印进全体官兵的心中,我再次感受到了我在《苦难辉煌》中所追寻的力量。世界是年轻人的,这是不可抗拒的历史规律。要不了多长时间,我们的工作都要转让给这些年轻人。在这个过程中,把我党我军历史上最有价值、最具感召力的部分,最能凝聚我们党、我们国家、我们民族的强大精神元素传下去,使我们的事业永葆青春活力,是我们今天这一代的责任。这也是我坚持下来的理由。

  

顶:16 踩:13
【已经有81人表态】
18票
感动
8票
路过
12票
高兴
9票
难过
6票
搞笑
12票
愤怒
8票
无聊
8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全球军事网美国网友
2010-11-05 10:17:25
中国共产党的胜利是必然的!([email protected])
全球军事网美国网友
2010-11-05 08:47:15
记者小姐的提问好像和将军商量好了的。(李海云)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2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