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泰国学者:中国应派工作组重点搜寻毒枭诺坎

热度39票  浏览18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1月04日 11:00

资料图:在泰国北部协助扫毒的泰国士兵。毒枭是湄公河安全的最大威胁。

突破这次湄公河惨案的关键点在哪里?

按照之前从各种渠道反映的情况,虽然以前也经常有中国商船、船员被抢劫和勒索,但是除了对现金、财物有兴趣外,劫匪们并没有太过分伤害人身的举动,同时对船上的女性也没有什么侮辱行为。

一名数次经历抢劫的船员回忆:“每次洗劫后他们还用枪顶着警告船员们不准向中国、泰国和缅甸政府报告,否则会再来报复杀人,由此可以证明他们害怕得罪几个国家的政府。”他据此认为,此次残杀中国船员的应该不是以前抢劫的人,因为事情的严重情况和对待船员的方式差别太大了。

“很多人对于那些地区的地形及人员活动情况并不是很了解,因此许多推测都不太符合实际情况。”已经在湄公河上拼搏了十年的一名船主表示,“这段湄公河流域和金三角地区各种利益复杂交织,各种势力盘根错节,既有地方势力的争斗,也有国家之间的博弈。最终形成了一定的势力割据。”

他介绍,这些地区的各种武装势力都如狼似虎,对自己的势力范围非常在乎,平时均时刻保持警惕,彼此间一般都不敢随便进入别人的地盘活动,更别说在光天化日之下长时间劫船、杀人。

案发前在河上遇见两艘遇难船只的船员说过,当时船奇怪地停靠在老挝与缅甸之间孟喜滩(岛)中间的大石头上,并且船头都掉往了中国方向。所有熟悉当地情况的人均表示:“那一带一直就是毒枭诺坎的地盘,站在岸边就可以对河面上的情况一清二楚。平时他的武装就在那一带活动,并且经常以‘检查毒品’的名义拦截、抢劫船只。”

如此似乎就可以得出判断,当天敢在孟喜滩活动的凶手只有两种可能:要么是诺坎的人,要么是得到诺坎认可的人,否则他必定会出面干预。不过惨案发生后,诺坎仿佛人间蒸发了,许多与泰国、缅甸方面有往来的船员也在千方百计打听他的消息,但是一直无果。

显然,案发第一现场应该是在诺坎控制的孟喜滩,而泰国的码头已经是第二现场。最大的疑问是,为什么两艘船最后又从缅甸一方行驶到了泰国一侧,而且到泰国靠岸时至少有一名船长还活着,并且能用紧急广播向船东呼叫求救?

泰国的一名知情人士猜测有两方面的可能:一是制造惨案是为了激怒中国人,显然目的已经达到;二是凶手不能把麻烦留在诺坎控制的孟喜滩,而推向下游不远的泰国方面最方便操作,因此船只后来到了泰国码头,人员死在了泰国地盘上,就成为了泰国的事情了。

至于船上市价约为2000万元人民币的毒品麻古更是蹊跷,有说是凶手劫船是为了运输毒品去泰国境内,有说是中国船只本身就在运毒、贩毒,也有说是泰国军人杀人后栽赃,但是目前都没有任何证据证明。

一名船主透露,毒品本身来自金三角境内几乎可以肯定,“但要说中国船员在贩毒,并且因此遭遇黑吃黑的残杀,我内心很难接受”。

当然最值得注意的是早期泰国军方与缅甸佤邦联合军的互相指责,由于案发地靠近佤邦南部军区(171军区),案件发生前南部军区的实际领导人魏学刚由于内部的权力争执已经被佤邦中央拘禁。魏学刚和诺坎都曾经是金三角大毒枭坤沙的蒙泰军属下,虽然后来前者投向了佤邦联合军,后者依附了缅甸政府,但是两者都在一片区域占据地盘长期活动,因此关系始终很微妙。

“诺坎对中国的态度一直不友好,一是他的毒品曾经在过境中国时被警方缴获,二是他支持那种中国商品冲击了当地的商业利益的意见,因此经常向中国船只‘收税’。”有知情人士透露,“如果佤邦南部军区有人想救出魏学刚,应该有办法说服诺坎帮忙,众所周知能够对佤邦施加影响的政府,不会是缅甸、老挝或泰国,只能是中国。”

“只有诺坎才能说清楚一切,如果他一直不出现,惨案的全部真相很难被发现。”生长在中缅边境、熟悉金三角事务的云南知名网民边民说,“现在公众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泰国方面,甚至集中到了泰国军人身上,其实有点避实就虚了。”

还有泰国的政治学者建议,中国政府还应该派遣高级工作组到缅甸和老挝,要求对方协助中方彻底查清案件,尤其是把诺坎找出来。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