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军队建设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成都军区驻守澜沧江部队曾两次参加边境作战

热度46票  浏览38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3月24日 11:23

“猛虎”过江。郝Q摄

  西南边陲广袤的热带山岳丛林,最高气温达45摄氏度,湿度超过85%,山高坡陡林密,只有一条公路与外界相连。自古是兵家之忌。戍守在澜沧江畔的成都军区某团,两次参加边境自卫作战,热血染丛林,青山埋忠骨,在极端恶劣的自然条件下,他们用行动证明戍边人的忠诚、无畏、精武。

  澜沧江畔,缕缕青烟似云,杯杯浊酒如泪,成都军区某团五连官兵整齐排列于连旗下,默默祭奠连队数十位长眠于边关山岳的英烈。

  这样的仪式很多年来不断重复。作为一代边防军人的集体记忆,后人追思先烈,更追思他们留下的精神火种。

  1.“军人可以没有武器,但不能没有不屈的精神”

  “跟我上!”几十年前的那声低吼,永远定格在边防军人心中。

  距总攻开始还有不到5分钟,侵略者密集的地雷阻挡着前进的道路。时任该团五连尖兵班长的安忠文负责打开通路,眼看总攻时间逼近,常规手段排除地雷已来不及。安忠文瞥一眼身边战友,一声“跟我上”,纵身滚入雷场。

  那一眼,是他最后一次看见战友;那一声,是战友最后一次听他呼喊。全班战士紧跟着安忠文跃入雷场,用身体压发一枚枚地雷,撞开了胜利之门。安忠文幸运地活了下来,但双目失明,班里其他战士全部牺牲。

  硝烟在岁月的流逝中慢慢沉淀散尽,几乎每年,安忠文都会回到老部队,走走昔日急行穿梭的丛林小路,摸摸曾经浴血守卫的边关界碑,讲讲过去枪林弹雨的峥嵘岁月。

  团长陆学美从当兵就在这个团,英雄的故事早已耳熟能详,他说:“老一代戍边人留给我们最宝贵的财富,就是英勇无畏的战斗精神。军人可以没有武器,没有子弹,但不能没有不屈的精神。”

  这种精神,在西方人眼中,被看作是“神秘的东方精神”;而在二连,它在厚厚一沓“手抄连史”上。

  一笔一画,代代相传,一茬茬官兵坚持用略显原始的方式记录连史。其中最特别的部分,是老边防们记载在几片芭蕉叶上的战斗经历。细细品味其中字迹,“不失边关一草木”的铮铮誓言振聋发聩。

  “忠诚、无畏、精武!”一片芭蕉叶已经干黄,政委王敬斌指着上面的字告诉我们:“这不仅仅是对历史的记录,更是对后来人的鞭策。”

  2011年底,二连新一任连长杨建松被四总部联合表彰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为连史添上了浓重的一笔。

  “猫耳洞苦乐会”与“芭蕉叶连史”几乎同时诞生。边境一线多为热带山岳丛林,气候闷热潮湿。为了守卫边境安宁,老一代戍边人在狭窄阴暗的洞中与蛇虫作伴,常常一待数月。当内地市场经济大潮汹涌,他们却在边关用一声声“理解万岁”、一声声“一家不圆万家圆”,将千百个猫耳洞连成了不倒的钢铁长城。

  如今,全团官兵每年都会住进猫耳洞,在追忆中互勉,在追思中沉思。“他们为何能坚守?”“他们为何能承受孤独寂寞?”“他们为何有直面生死的勇气?”猫耳洞归来,官兵心中的疑惑一个个消弭,对战斗精神的理解也更深了一层。

  2.“这算啥?蚯蚓、蝌蚪、马蜂我也吃过”

  营区外,几十年前还是不毛之地,近些年渐渐楼房林立。长期的和平环境,让一座座边疆小城日渐繁华。

  没有了战火硝烟,战斗精神怎样锤炼?

  “和平是对军人最大的褒奖,但更可能是军人的坟墓!”地图前,陆团长沿数百公里的绿色边防线划出一道弧:“热带山岳丛林环境极端恶劣,对行军作战是一大挑战,但也是最好的天然练兵场。”

  这里最高气温达45摄氏度,湿度超过85%,山山相连,环环相扣,只有一条公路与外界相连。向北,通向内地;向南,通达边境。每年气温最高、湿度最大、降雨最多的季节,他们挥师挺进丛林。

  简单一个“走”字,在丛林却像是“飞檐走壁”。溜索、攀岩、徒涉、牵引横越……即便卫生员也得有特种兵的功夫。

  一次,一位将军前来视察,看到刚从崖壁上下来的战士,大步向前握手。小战士们慌了神,急忙脱去手套,可血肉和手套粘在了一起,很难脱开。大家心里一急,用力一扯,个个手心皮开肉绽,叫人揪心。

  见此情景,将军伸出的手停在了半空,大声质问:卫生员哪去了?为什么让战士们带伤训练?“报告首长,我们就是卫生队。”听此回答,将军眼眶湿润。

  该团坚持的“耐高温、耐饥渴”训练,要求官兵滴水不沾,粒米不进,在丛林中负重行军一天。而这不过是官兵丛林生存能力的一个缩影。

  7连中士代泽林绰号“丛林词典”,能辨识数百种热带山岳丛林植物和野生菌,有毒没毒一眼便知,十几种草药经他搭配,可以“变出”数十种实用的“土方子”,而他入伍前却在平原长大。

  上等兵陈津伟过去离不开“汉堡可乐必胜客”,然而在丛林之中,他一边嚼着腥味极重的折耳根、马蹄莲,一边小心翼翼地采集蒿草上的露珠。“这算啥?蚯蚓、蝌蚪、马蜂我也吃过呢!”陈津伟得意地说。

  5连排长杨启坤分到团里不久就赶上热带山岳丛林训练,第一次行军,他和尖兵班误入“蚂蟥谷”。

  “这辈子第一次见蚂蟥长什么模样,没想到一见就成千上万,海陆空全来了个遍。”提起“蚂蟥谷”,杨启坤心有余悸,“就算抹了肥皂水,一出汗就没用了,防得住草上的旱蚂蟥,防不住天上的飞蚂蟥,还得提防水里的水蚂蟥。不到一公里,已经被四五只蚂蟥吸足了血。”

  出谷后,遍体鳞伤的杨启坤和尖兵们却坚决不同意撤下来休整。“我们是英雄的老连队,死也要向前倒!”官兵们异口同声。

  “向前倒”的精神倒出了这样一组数字:全团官兵一年足迹遍布4个县、7个乡、65个少数民族村落、22个当地村民从未到过的地点,对104座山峰的坐标和高程进行了重新测定,用双脚在悬崖峭壁间踏出了40多条新通道。“边关的山水再险恶,我们也要一寸不少地丈量!”战士们说。

  3.“最好的传承是不断超越”

  英雄的精神既需传承,亦需超越。

  这样的共识来之不易。二连长杨建松讲起了一个故事――

  几年前他任侦察连排长,连队采集微光夜视仪在雨天条件下侦察性能数据。由于植被密度和雨雾对仪器影响过大,导致数据前后出现明显差异,需要多采集30个数据才能推导出影响系数的估算值。

  凌晨1时,官兵们穿梭在丛林,全身湿透,每个人又困又饿。一名战士对杨建松说:“排长,少几个数据有什么关系,反正也不可能绝对精确。”

  “我当时心里一颤,战士们可从来没叫过苦!”杨建松明白,官兵们并不是吃不了苦,而是不清楚这些数据的价值。

  一个数据有多重要?信息化条件下,足以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败。虽然坚持采集完了剩下的数据,但杨建松忧心忡忡:战士们不怕在训练场上流血流汗,但当信息化浪潮袭来时,思维却落伍了!

  这似乎是边疆闭塞带来的必然结果。然而,杨建松却说出了另外一番道理:“边防军人是祖国的前哨,假如战争来临,别人有时间适应战争样式的变化,我们却没有。身处边疆,我们必须第一个挺身而出,落后于时代,戍边卫国就是空谈。”

  精神需要继承,传统需要超越。一座山环雾绕的边疆军营,孕育着一次向信息山峰的攀登。上至团长下至列兵,人人要过信息知识关。即便是在猫耳洞中,官兵也手不释卷,开设着信息化知识的第二课堂。

  其实,超越又何尝不是一种精神传承?导弹连军械员杨俊为了弄懂新配发的某型反坦克导弹结构,整整一个月没有离开过军械室;通信股长焦其江为了测试通信设备性能,山顶山脚来回爬,最多的一天爬了5趟,路程加起来超过60公里;炮兵营长黄健为了弄清一发激光制导炮弹为何没爆炸,冒险将吱吱冒烟的弹体从土里挖出,找到了哑火的原因。

  最让官兵印象深刻的是通信连军士长李新。去年一次演练,为了扫除热带山岳丛林地野战无线网的盲区,他背负近50公斤设备转遍了整个演练地域。由于过度疲劳,架设天线时他从5米高的树上摔下,左手脱臼,但仍然强忍剧痛完成中继站开设,晕倒在了天线旁。战友们发现他时,他右手还死死攥着通信线,最后不得不剪断线路才把他移走。

  如今,走近官兵身边,信息化条件下的边境热带山岳丛林训练早已绝非昨日可比。

  我国边境地区军队友好交往概况(链接)

  我国始终坚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方针,重视与相邻国家建立边境地区信任措施,加强边境地区军队友好交往,积极预防危险军事活动,维护边境地区和平与稳定。

  1993年9月和1996年11月,中国印度先后签署《关于在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地区保持和平与安宁的协定》和《关于在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地区军事领域建立信任措施的协定》。2005年4月,中印两国签署《关于在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地区军事领域建立信任措施的实施办法的议定书》,就1996年建立信任措施协定有关条款的具体实施办法达成协议。1996年4月,中国与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塔吉克斯坦签署《关于在边境地区加强军事领域信任的协定》。1997年4月,中国与上述国家签署《关于在边境地区相互裁减军事力量的协定》,对长达7600多公里的中哈、中吉、中俄、中塔边界一定纵深内的作战部队与武器装备进行裁减,每年组织相互视察活动,监督和核查边境地区信任措施落实情况。1998年12月,中国与不丹签署《关于在中不边境地区保持和平与安宁的协定》。

  我国政府与多个陆地邻国签订过节管理制度协定,明确共同维护边境地区秩序、保护与利用跨界河流、建立边境地区联系制度、协商处理边境事务等合作措施。建立边界代表制度,负责与邻国协商处理无需通过外交途径解决的边境事务。中国边界代表由政府任命、边防部队领导担任,在当地军事机关、外事部门指导下工作。边界代表定期交换边境相关信息,防范和处理各类边境事件,配合做好口岸管理、跨境运输、渔业合作、环境保护、灾害预防等工作。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