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秘建交的特殊信使阿尔赛:转达周恩来总理诚意

热度74票  浏览3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踏着严冬的第一场飞雪,我们来到了北京世纪城新区内的一幢住宅楼,这里是秘鲁专家阿尔赛先生温馨的家。宽敞优雅的客厅内,摆设了来自秘鲁的名画作品和工艺收藏品,还有来自中国各地的精美茶具和瓷器,展现了一种中西合璧的独特氛围。

  78岁的阿尔赛先生谈吐儒雅诙谐,精神矍铄。为欢迎我们的到访,阿尔赛夫人即兴演奏了一首钢琴名曲。随着悠扬的琴音,美妙的旋律,我们的思绪沉浸在了美好的回忆之中我们等待着阿尔赛先生讲述他的传奇亲历:与中国近半个世纪的深厚情缘,与中国血浓于水的深切情义。

  毛主席说,你们秘鲁古代的印加帝国很了不起

  时光回溯到20世纪50年代初期。

在相距中国遥远的南美洲,秘鲁首都利马,有一家全国销量最大的报纸《秘鲁人报》,时为该报年轻记者的安东尼奥费尔南德斯阿尔赛十分活跃。他以其出色的新闻业绩和组织能力,25岁时就当选为秘鲁全国记者协会主席,并在筹办全拉丁美洲的记者协会。

  阿尔赛那时很想了解成立不久的新中国,他和一些秘鲁进步青年组成了一个秘鲁中国友好协会,多方收集了解有关新中国的各种情况,希望通过民间渠道拓展与新中国的友好交往。身为秘鲁记协主席的阿尔赛,还经常参加一些世界性的新闻工作者会议,与中国交往的机会就在这时不期而遇了。

  1960年10月,阿尔赛出席了在奥地利维也纳举行的世界新闻工作者会议。在会上他第一次接触到了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使者和记者同行。他记得,当时中国新闻代表团的成员有中国记者协会会长邓拓先生,《今日中国》杂志社的创始人和社长金仲华先生等,阿尔赛和中国同行们亲切地交流着,并得到了访问中国的诚挚邀请。

  尽管那次大会上,阿尔赛接到了许多国家记者代表团的访问邀请,其中包括苏联、匈牙利、捷克等国家。"但我第一个选择就是去中国。从那时开始,我和许多中国老一辈新闻同行都成为了好朋友。"阿尔赛充满回味地说。

  就在那年的寒冬季节,阿尔赛和十几位来自巴西、秘鲁、玻利维亚等拉美国家的新闻记者一道,来到了中国访问。阿尔赛很有幸,首次来华就受到了毛泽东主席等中国领导人的接见。回忆起那次会见的情景,阿尔赛至今历历在目,难以忘怀。

  "汽车开进了中南海,在一个宽敞的会见厅,我们见到了向往已久的毛主席,当时参加会见的还有周总理、陈毅等。毛主席是新中国的缔造者,在我们这些拉美进步青年的心目中享有崇高的声望。"

  出乎阿尔赛意料的是,毛主席不仅对拉丁美洲的现实很关心,对拉丁美洲的历史也十分熟悉。记得会见开始后不久,毛主席便说,拉丁美洲离中国很远,我们双方的来往和了解还远远不够。今天请你们这些朋友来,你们就是帮助我们了解拉美的最好老师。

  接着,毛主席转身对坐在一边的阿尔赛说,你是秘鲁来的,你们那里古代有个印加帝国很了不起,有发达的农业,高超的建筑技艺,还掌握了不少天文知识。据说还是一个有着严格道德标准的社会。

  阿尔赛回答毛主席说,我们印加人世代相传信奉的道德标准是三句话:莫偷盗、莫说谎、莫懒惰。毛主席听了后一边重复着这三句话,一边点头说:"多么好的道德标准啊!"

  阿尔赛和在场的拉美朋友无不感到毛主席的话十分亲切,并为毛主席对秘鲁历史的熟知满怀钦佩之情。

  第一次来到这个遥远而充满神秘的国家,阿尔赛的兴奋之情可想而知。古朴自然,又有年轻生机的崭新中国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此,阿尔赛和这个古老的东方大国结下了不解之缘。他每隔一段时间,就利用各种机会来中国走走、看看,还利用假期时间来中国采访。他以自己的见闻和亲身感受,写了大量关于中国的报道,发往拉丁美洲各个国家的报刊媒体。一时间,他成了拉美媒体公认的发稿最多、最具说服力的中国问题报道专家。

女儿的血液里,流淌着总理的关怀和战士的鲜血

  1966年3月,阿尔赛又一次应中国记者协会邀请来中国访问。这次他在天安门城楼上第二次见到了毛主席,并到中国各地采访。然而待访问团成员大都返国后,他却独自一人留了下来,因为这一次,他还带来了一大批秘鲁的民间艺术展品,他希望能在中国交流展出秘鲁的宝贵文化艺术。他利用采访之余,紧张联络和筹备展览,并最终由他个人出资,在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成功举办了这次丰富多彩的秘鲁民间艺术展览。中国对外友协会长楚图南亲自出席了展览的开幕式,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为展览拍摄了专题纪录片。这段10分钟的纪录片阿尔赛一直保留在身边,他说,这是自己为中秘交流做的一点实事。

  1967年,阿尔赛再一次来到中国,在当时的北京广播电台,即现在的中国国际广播电台西班牙语部工作。尽管那时中国到处都在搞"文革"运动,许多外国人都返回了本国,但他坚持了下来。因为他想尽可能地多了解中国的实情,也想为日后撰写中国的书籍多积累资料。

  这一次,他的妻子也来到北京,他们的女儿梅梅于1970年在北京出生。可是小女儿出生没多久,就得了严重的败血症,被送进北京儿童医院,病情非常危险。而当时阿尔赛作为外国专家,正与几位专家一道,负责中共即将召开大会文件的翻译,集中住在对外封闭的北京郊区驻地,不能回家。作为父亲的阿尔赛尽管担忧和焦急,但为了工作,他只好忍耐着,把一切都交给医院和妻子。

  正在这时,周恩来总理又一次来看望几位外国专家了。交谈中,翻译告诉总理说,这位秘鲁专家的女儿得了重病,住在儿童医院抢救,他顾不上去照顾孩子,仍在坚持工作。总理早已听说了,有一个外国小女孩在儿童医院接受抢救,现在才知道就是阿尔赛先生的女儿。于是他马上布置人打电话,从军区医院调来好几位名医,为梅梅进行了联合会诊,总理还指示说,"一定要全力挽救秘鲁小姑娘!"并嘱咐有关单位务必精心治疗。

当时梅梅的病情需要大量输血,可儿童医院血库中与梅梅血型匹配的血浆已所剩不多。主管医疗部门立即与驻京部队联系请求援助,许多战士得知消息迅速赶来医院献血。在病魔无情威胁着秘鲁小女孩生命的紧急时刻,中国战士的鲜血源源不断地输进小梅梅血管里,使得生命垂危的梅梅转危为安,脱离了险境。

  此时日理万机的周总理仍然牵挂着梅梅的病情,多次要他办公室人员及时询问了解梅梅的治疗进程。直至悉知小梅梅已病愈出院,他才放下心来,并且托人捎口信向阿尔赛先生表示祝贺。

  每当阿尔赛先生回忆起这段动人往事时,心情都格外激动。他说,周总理体恤人民疾苦的高尚品德有口皆碑。可想不到对一个外国的小孩子也如此关怀备至、体贴入微、情同骨肉啊!多亏中国的好总理,给了梅梅新的生命,这是我们一家永远也不会忘记的。

  1976年1月8日,当周恩来总理与世长辞的噩耗传来时,已返回秘鲁的阿尔赛一家万分悲痛。父亲特意带着女儿梅梅赶往中国驻秘鲁大使馆参加吊唁周总理的活动。梅梅和父亲在总理的遗像前深深默哀,并在吊唁簿上留下了他们一家对有救命之恩的好总理的哀思。

  随着时光的流转,梅梅一天天长大,后来也成了母亲,她对周总理与自己生命中的特殊感情有了更加深切的理解。1999年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0周年时,梅梅专门撰写了一篇文章,题为《中国融合在我的血液里和心坎里》,深情表达了她对中国和中国总理周恩来的无限感激之情。

担当中国与秘鲁建交的特殊信使

  1970年末,阿尔赛收到了一封家书,说父亲病重,希望他能回秘鲁看望。阿尔赛连忙向北京广播电台说明情况,准备回家探望父亲病情。

  临行前,阿尔赛受到后来成为第一任驻秘鲁大使的焦若愚先生邀请,和周总理一道喝茶。阿尔赛记得,就在那次谈话中,总理明确表示了中国愿意与秘鲁扩大交往,并提出了有关中秘接触和建交的"八点原则",其中的五点即是著名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因为阿尔赛是当时唯一在中国工作生活的秘鲁人,所以总理希望他能把这八点原则亲自传递给秘鲁政府要人。

  带着中国总理的重托,阿尔赛和夫人及两个女儿转道香港回国。一到香港,阿尔赛马上找到秘鲁驻香港领事巴兰迪亚兰先生彻夜长谈,因为他知道,领事馆是秘鲁官方机构,在中秘接触和建交这件事上肯定能发挥作用。后来,巴兰迪亚兰领事果然向秘鲁政府通报了阿尔赛身负的使命。于是,当阿尔赛一家乘坐的飞机抵达秘鲁首都利马机场时,出乎预料地发现总统府的特派专车早已在机场等候他们。

  一下飞机,专车就将阿尔赛一家直接送到了总统府。秘鲁政府当时的第二号人物与阿尔赛会面并密谈,阿尔赛当面递交了来自中国的八点原则备忘录文件,并转达了中国总理的观点和诚意。

接下来,阿尔赛就回到阔别已久的家乡探望老父亲。回家后第7天,总统府再次电话召他回首都利马详谈。在这次谈话中,政府要人告诉他,秘鲁政府完全同意中方的八点原则建议,并开始筹划与中国进一步接触和商洽建交的事情,但考虑到秘鲁与周边国家的关系,此事正在秘密加紧筹措,因此也请他这个特殊信使严守秘密。 1971年4月,中国第一个官方代表团一行5人,在中国外贸部副部长周化民团长率领下访问了秘鲁。就在机场欢迎中国代表团的仪式上,秘鲁政府官员正式对外宣布:秘鲁同意中国关于中秘建交的八点基本原则,并把宣布文本交给了中方。得知这一重要外交文告,许多前来机场采访的新闻记者非常兴奋,他们迅速在多家媒体刊发了消息,在国际舆论界引起了轰动效应。

  两个多月后,阿尔赛又一次被派往中国北京,成为秘鲁驻华商务代表处的顾问,继续为中秘两国的贸易往来和建立外交关系奔波忙碌。在他们的积极推进下,秘鲁向中国出口的大笔业务源源不断,第一年的出口就有15万吨鱼粉、2万吨鱼油、4万吨铜、1万吨铅、1万吨锌等。

  用阿尔赛的话来说,当时的商务代表处实际上是个"临时大使馆",不仅许多商务方面的事情要忙,还在为两国建交进行紧锣密鼓的筹备工作。建交的形势发展快速,秘鲁驻华商务代表处仅成立运作了半年,就迎来中国和秘鲁两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的日子。

  1971年11月2日,中国秘鲁两国正式宣布建交。记得那天,北京前门外的一家山东饭店张灯结彩,外交部长乔冠华外亲临饭店,出席为庆贺中国秘鲁建交举办的盛大宴会,阿尔赛也作为嘉宾赴宴,两国嘉宾频频举盏,为中秘人民的友谊干杯!

  接下来,两国才将互设不久的商务代表处正式更名为大使馆。也正是在同一年,联合国正式恢复了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许多不结盟国家纷纷承认并与中国建交。

定居北京,无法割舍的中国情结

  1973年,阿尔赛回到秘鲁,担任了秘鲁《新闻报》的新闻采编部主任。这期间,他依然高度关注、跟踪中国形势的发展变化,对中国每一个历史进程中发生的大事都予以报道评论。特别针对西方舆论恶意攻击中国的报道和观点,他以中国社会进步见证人的身份,以亲见亲历的事实为依据进行严厉批驳。他撰写的大量关于中国的文章、评论和报道,由于能抓住读者心理,生动而又有说服力,受到了读者的广泛好评,不仅在秘鲁的报刊发表,还在其他拉美国家和西班牙媒体上刊登。在那几年间,阿尔赛成为拉美新闻界颇有名气的"中国专栏记者"。 1976年10月6日,中国一举粉碎了"四人帮",从而迈进了一个新的历史时代。远在秘鲁的阿尔赛敏锐地关注到了这一点,他很快在1977年4月和秘鲁中国友好协会主席奥尔维戈索先生一道来中国访问。访问结束回国后,阿尔赛便把这次访问中国后陆续发表的文章汇编成了一本书,名为《毛以后的中国》。这本书在拉美和西班牙语读者中颇受欢迎,成为对他们认识了解中国非常有价值的读本。

  1983年,阿尔赛再次来到中国,担任了新华社国际部西班牙语部的外国专家,且一干就是十余年。阿尔赛说,在每天阅读新华社稿件的字里行间,他学到了许多东西。

  生活在中国改革开放现实中的阿尔赛,不像一些外国媒体记者那样,只注意了解中国政治进程中较表层的东西,而是更注重中国社会政治进程发生的原由,以及其更深层的文化历史背景。他觉得在新华社工作,帮助他找到了这种感觉,帮助他更深刻地认识了中国。

  在新华社,阿尔赛工作起来非常投入。不少年轻编辑说,只要他在那里工作和打字,他的打字机声音能震颤整个大办公室。每当他改好一篇稿件,或完成了一篇关于中国的报道,他都显得十分兴奋。他的工作精神也感染了他的中国同事们。这期间,阿尔赛还收获了浪漫的中国爱情,与一位北京姑娘结为伉俪。

  中国日新月异的改革变化,让阿尔赛感受颇多。他一面工作,一边考察采访,深入研究,孜孜不倦地撰写出了大量客观报道中国的高水平文章,在拉美报刊和西班牙媒体发表。

  1998年后,阿尔赛再次来到中国。后来,他又被中央电视台西班牙语新闻频道聘请为高级顾问,继续为中国新闻及文化的对外传播和交流贡献智慧和才华。由于阿尔赛在中国工作的突出成就,被中国外国专家局评为"有杰出贡献的外国专家"。

  阿尔赛热爱中国是发自内心的。凡中国发生了一些好消息,他都会感到由衷的兴奋。比如中国神舟五号飞船的航天成功,比如"嫦娥一号"奔月上天,他都显得格外激动,连开夜车赶写文章,把这些来自中国的好消息迅速传递给拉美国家的广大读者。有时乘坐飞机,他一看到有关中国的报道,马上留存下来,为日后撰写中国报道积累资料。

  前两年阿尔赛回到秘鲁时,还曾接受了秘鲁最大的电视台的新闻专访。当记者问他:"你在中国这么多年,能否谈谈中国能取得惊人的经济发展成就的根本原因是什么?为什么另一些世界大国却难以做到呢?"

  阿尔赛回答说,中国在四分之一的世纪中取得的成就,简直就是一个奇迹,非常了不起!这奇迹在全世界恐怕也是罕见的。

  中国高速发展的原因中,阿尔赛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中国有着十分稳固的政治基础,这就是中国多民族的安定团结。

  阿尔赛对中国的评说很具说服力。他本人在中国的传奇经历也成为发展中秘友好的活的见证。

  如今,阿尔赛在北京定居下来,中国成了他的第二故乡。他仍在不断地阅读,不断思考,不断写作,中国是他永远也谈不完、写不完的话题。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