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美军上将布雷德利回忆诺曼底登陆

热度51票  浏览9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6日 03:54

  布雷德利

  首先踏上法国土地的盟军,是我们的空降部队。他们在深夜和凌晨由降落伞和滑翔机送到地面。空降部队共有2万4千人(美军16000人,英军8000人),由1000架飞机运送。美军第82和第101空降师降落在“犹他”滩后面,英军第6空降师降落在奥恩河畔卡昂附近的要害地域。由于气候恶劣,加之有些运输机驾驶 员有急躁情绪,又缺乏经验,多数美国伞兵的

降落点都很分散,离目标甚远。只有少数部队能按计划组织起来进行战斗。然而,在诺曼底“大西洋壁垒”的后面,有2万4千名伞兵突然出现在德国守军中,引起了巨大的混乱和恐惧,仅这一点就足以证明使用伞兵是正确的。许多勇敢的伞兵组成游击小分队,在攻击开始日和其后的战斗中曾重创敌人。有些部队和小分队夺取并勇敢地控制住要害目标――桥梁公路和敌人据点,有力地削弱了德军的抵抗。美国伞兵共伤亡2500人,不到15%,比马洛里预料的灾难性损失50%―70%少得多。

  接着是美军步兵在“奥马哈”和“犹他”海滩登陆。日出时间是5点48分,攻击开始时间是6点30分。

  当我们面向法国时,“犹他”海滩――柯林斯第7军的目标,就在我们的右边(或西边)。4点5分,天仍黑得伸手不见五指,雷巴顿率领的新编第4师官兵开始登上登陆舰,英勇的特迪罗斯福身先士卒,走在最前面。由于我们担心受到德军海岸炮的轰击,就命令登陆舰在离海岸11英里半的地方开始冲击。为首的是一队8艘坦克登陆舰,装载着32件我们寄予很大希望的“秘密武器”,这就是装有飘浮装置和船用螺旋桨的“谢尔曼”坦克,有点像我们的“水鸭”车。它们在海上下水,“游”到岸上,在海滩上为部队提供紧急炮火支援。后来,坦克登陆舰将两栖坦克直接送到岸上。

  两栖坦克是由工程师尼古拉斯斯托斯拉尔设计,英国坦克先驱珀西霍伯特热情采纳的一种坦克。艾森豪威尔和我试用这种坦克后,也很热心,命令把300辆新式“谢尔曼”坦克改装成两栖坦克。霍伯特还为我们设计和推荐了几种其它特殊用途的“奇特坦克”:

  装有扫雷臂的“蟹”式坦克,在通过雷区时扫雷臂拍打通路;

  装有喷火装置的“鳄鱼”式坦克;

  “武装车辆”是一种多用途坦克,装有灌浆器或小型铺桥设备或填坦克陷阱的柴捆。

  除了“蟹”式坦克外,所有奇特的坦克都是由英国“丘吉尔”式坦克改装的。因为采用“丘吉尔”式坦克就得重新训练我们的坦克手和维修人员,还要一套复杂的配件补给系统,所以我们拒绝了。要是“奇特坦克”早一点设想出来,及时地把他们的新发明用在“谢尔曼”式坦克上,我们很可能会采用它们。

  当登陆舰向“犹他”海滩进行担惊受怕的远程航渡时,空军和海军开始轰击海岸上的防御工事,以削弱其抵抗能力。约有360架美国中型轰炸机轰炸了“犹他”滩,但天空阴云密布,轰炸未能达到目的。官方陆军历史学家戈登A哈里森准确地报道说:“总的来说,轰炸收效甚微。”海军战舰停在“犹他”滩以外,5点36分开始炮击,大炮射程内的所有防御工事都被炮击过了,时间长达50分钟。配有火箭的坦克登陆舰在第一批坦克上陆前,向海滩发射了5000发5英寸的火箭弹。

  海军历史学家莫里森写道,海军对“犹他”滩的炮击卓有成效。在当天剩下的时间里,战舰抓紧机会炮击敌人的目标。连“内达华”号这样的老舰也摧毁了许多德国坦克。

  进攻“犹他”滩的部队还算走运。当登陆舰接近海滩时,它们处在巴尔弗鲁尔的背风面。这里离海岸较近,风浪较小,两栖坦克便在这里下水。由于坦克登陆舰没有升降门,两栖坦克开出时,扑通一声就掉进了水里。有一艘坦克登陆舰触上水雷,连同4辆坦克一起沉没了,但其它24辆坦克毫不费劲地就上岸了。一群群装有105毫米火炮的两栖车辆也得益于平静的水面。这样,“犹他”海滩上的冲击梯队就得到了坦克和火炮的支援。

  守卫“犹他”滩的是德军第709师的一个团,是由预备役军人和外国志愿兵组成的一支守备部队,许多人是格鲁吉亚共和国反共俄国人。投入内地的美国伞兵已切断了他们的通信联络,他们无法得到预警通报。他们成功地探测到进入他们火力范围的登陆舰只,但在近战交锋后很快就投降了。由于偶然的一起幸运事件,海军把我们的步兵送到错误的海滩,敌人的炮弹打不到那里。在特迪罗斯福的率领下,先期上岸的几批步兵很快纠正了错误的行动,制服了死气沉沉的守敌,向内地推进,同控制重要据点的伞兵取得了联系。当天傍晚,有2万3千人登上了“犹他”滩,第4师向内地推进了6英里,伤亡很小(仅197人),令人满意。我们轻而易举地夺取了“犹他”滩。

  然而,“奥马哈”滩简直是一场恶梦。直到今天,一想到1944年6月6日那里发生的事情,就会感到一阵阵痛苦。我曾多次回到那里,悼念死在滩头的勇士。人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们。人们也不会忘记那些侥幸活到胜利之日的人们。那天,踏上“奥马哈”滩的人,个个都是英雄好汉。

  由于担心敌人海岸炮的轰击,我们的攻击舰队在离岸12英里的海面抛锚。谣传中的海岸炮,部分在杜胡角,是我们最担心的事。法国情报人员报告说,这里有6门155毫米法国火炮,射程为2万5千码(约12海里)。我们派去两个别动营,由得克萨斯州牧场主詹姆斯E拉德尔上校率领,登陆攀上峭壁,摧毁这些火炮。拉德尔的士兵有接近岸边的驱逐舰的火力支援。他们的使命至关重要,要是使用得当,仅这6门巨型海岸炮就能使我们的进攻部队遭到致命打击。

  在开阔的锚地,我们完全处在海峡内恶劣天气造成的狂风恶浪之中。3― 6英尺高的浪头向我们的战舰和运输舰扑打过来。在漆黑的夜里,让登陆舰起锚困难重重,而且危机四伏。我们的步兵身负沉重的装备,爬进剧烈颠簸的舰只,很快就感到难以忍受:潮湿、寒冷和晕船。装载64辆攻击东、西滩头的两栖坦克的16艘坦克登陆舰,在海上剧烈地颠簸着,笨拙地移动着。负责把攻击西海滩的32辆两栖坦克送上岸的水手们机智地决定,因风浪太大无法在海上下水,把28辆坦克直接送上海滩。但攻击东海滩的32辆坦克中,有29辆在离岸2英里半的海上下水。除两辆外,其他都沉入海底,还有3辆直接送上海滩,一共剩下5辆。装备105毫米火炮的几十辆两栖车辆也多数沉没,结果只有一半两栖坦克和少数几辆跑车到达“奥马哈”滩。

  海军和空军在5点50分开始向海岸轰击。首先是从军舰上射出震撼人心的一排排炮弹。这次炮击足足进行了35分钟。炮击期间,约480架美国B-24重型轰炸机从6点钟开始,投下了1285吨炸弹。

  历史学家莫里森认为,海军的轰击虽然时间短,但效果很好,可能把敌人的抵抗能力削弱了“一半至三分之二”。飞机轰炸的情况和轰炸“犹他”滩相仿,完全是徒劳之举。由于天气太坏,1285吨炸弹全落在“奥马哈”海滩的后面,杀伤了许多法国平民和牛,就是没有打着德国兵。

  在正常情况下,“奥马哈”滩由德军第716守备师一个团守卫,这个团并不比守卫“犹他”滩的那个德军团的战斗力强。但是,第716师得到了第一流的第352摩步师的增援,该师有一个团守卫在滩头,另外两个团在距海滩只有几英里的贝叶。实际上,“奥马哈”滩上的第716守备师的这个团已经并入第352师。这样,我们在“奥马哈”滩所面对的是德军两个多团的兵力,许多部队是第一流的。

  海滩上的防御工事和地形都很棘手。水下有精心布设的3道钢铁或水泥屏障,多数障碍物上还有水雷。低潮时(我们的进攻部队想在这时登陆),海滩本身宽200码,无遮蔽物。然后是一道低矮的防波堤,再往后就是沙丘和陡壁,有5道宽大的壕沟割开陡壁,我们打算登上滩头后,利用这些壕沟向内地突击。壕沟里遍布敌军炮位,而且在防波堤和绝壁沙丘之间的地带,埋有几千颗地雷。此外,德军狡猾地把炮台隐蔽在绝壁上,几乎可以向整个海滩射击。

  这样,“奥马哈”滩成了名副其实的“大西洋壁垒”。历史学家哈里森写道:“总之,德国人为进攻的美军准备好了他们在别处从未遇到过的最残忍的地狱。甚至连日本人在硫黄岛、塔瓦拉和贝拉流的防卫,也不能与这里相比。”

  6点30分,杰罗第5军的第一批步兵到达“奥马哈”滩,多数都搞错了地方。这些突击部队包括查尔斯格哈特第29师第116团和许布纳“大红一师”的第16团,还有经过特殊训练专门爆破敌人水下障碍的工兵部队。这些部队立即遭到敌人的机关枪、迫击炮和火炮的猛烈射击。有几十人死亡或受伤,许多人淹死在海里。虽然有少数人设法炸开了水下障碍物,打开了几条通道,但多数排除障碍的工兵却当场被击毙。无处隐蔽,匍匐在沙滩上和浅水中的人,无法还击,也无法隐藏在搁浅的登陆舰后面。大多数两栖坦克都被击毁。没有大炮支援,几个小时内,海滩上鲜血横流,连海水都染红了。

  在某些方面,我们还算走运。诺曼底的德国空军已被消灭或被迫撤到远方的基地。我们完全掌握了制空权。在攻击开始日,德国飞机对我们在“犹他”和“奥马哈”滩的行动,没有造成大的干扰。德国海军也未起到作用。奉命攻击我们的德军潜艇和快速鱼雷艇,轻易地被打退了。V-1和V-2火箭,这时还未准备就绪,未向我们射击。拉德尔的别动队(攻击开始日的英雄业绩之一)攀上了杜胡角的绝壁,发现那6门巨型火炮是假的――原来是电线杆子!后来,拉德尔的部队在后面的野地里,发现了6门大炮中的4门,用手榴弹把它们炸毁了。

  血染“奥马哈”滩的时间太长了。登陆后6个小时,我们才占据10码滩头阵地。直到主要指挥官上岸后,士兵们才开始向防波堤和绝壁等隐蔽物移动。这些勇敢的指挥官是第29师副师长诺曼D科塔准将(我的好友和我在本宁堡步校兵器系的同事),第116步兵团的查尔斯DW坎汉上校和指挥第16步兵团的乔治A泰勒上校。

  科塔冷静地在海滩上大步行走,下达富有感情的命令,给海滩上每个人树立了无所畏惧的榜样。泰勒向他的士兵喊道:“我们呆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我们死也要向前冲!”科塔喊道:“留在海滩上的有两种人,一种是死人,一种是等死的人。来呀!把魔鬼从这里赶走!”能够行动的人冒死向防波堤冲去。第18步兵团和第115步兵团又有几百名士兵从登陆舰上冲出来,跟在他们后面。到处都能看到勇敢的行为和英勇的士兵。几乎难以察觉的出来,我们的立足点渐渐地扩大了。

  在这里,我得大大赞扬美国海军。同西西里岛战役一样,海军使我们免遭打击。12艘驱逐舰不顾水浅、水雷、敌人炮火和其他障碍,接近岸边,为我们提供近距离火力支援。这些勇敢战舰的主炮成了我们仅有的大炮。许布纳的参谋长斯坦厄普B梅森后来写道:“我现在确信,是海军的炮火支援使我们到达岸边的。如果没有海军炮火的支援,我们肯定不能越过海滩。”吉杰罗当天夜里上岸建立他的第5军指挥所时,给我发来第一份充满激情的电文:“感谢上帝为我们缔造了美国海军!”

  在进攻开始这一天,我个人一直十分忧虑不安。我坚守在“奥骨斯塔”号上。我们与突击“奥马哈”滩的部队间的通信联络少到几乎没有。根据我们收听到的几份无线电报和观察员乘小船靠近海岸搜集到的第一手材料,我得到的印象是,我们的部队遭到无可挽回的沉重打击,占领海滩的希望甚微。就我个人的想法,我考虑撤离滩头,指挥后续部队向“犹他”或“不列颠”滩转移。切特汉森记录了我后来同蒙哥马利的谈话,“总有一天我要告诉艾森豪威尔,最初的几个小时是多么的紧迫。”我为决定是否把部队撤下来而十分苦恼,但愿我们的部队能站住脚。

  他们总算勉强站住了脚。下午1点30分,我接到杰罗发来的振奋人心的消息:“部队牢牢地守住了海滩……正在向海滩后面的高地挺进。”我派我的参谋长比尔基恩和切特汉森到海滩亲自察看。他们的报告比我所预期的还要乐观。整个海滩的形势仍很严重,但我们的部队已占领了一两道壕沟,正在一步一步地向内地推进。根据他们的报告,我打消了放弃“奥马哈”滩的念头。

  夜间,形势变得对我们有利了。个人英雄主义和美国海军胜利了。这时,我们已有3万5千人登陆,控制了一片长达5英里,纵深1英里尸横遍野的海滩。为了从敌人手中夺取这块地盘,我们伤亡了近2500人(从未得到确切数字),我们再也不想把它交出去了。

  我常常为派新组建的部队到“奥马哈”滩的进攻战中去打先锋而内心感到苦痛。这次派去的部队,是杰罗率领的第5军司令部和格哈特率领的第29师。这就是我为什么决定派许布纳的英勇善战的“大红一师”去增援的原因。像在西西里岛战役一样,“大红一师”又在敌人的枪林弹雨里冲锋陷阵了。感谢上帝,该师正在那里。

顶:6 踩:6
【已经有39人表态】
4票
感动
3票
路过
6票
高兴
5票
难过
6票
搞笑
6票
愤怒
6票
无聊
3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