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军事理论思想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新千年警钟:阻击亚洲军事危机

热度107票  浏览6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6日 04:15

   作者简介:

郭继卫,第三军医大学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研究生导师,陆军大校。发表过百万余字的军事学术及军事文学作品。从事军事医学发展战略研究,首创“制生权”理论,出版军事专著《制生权:军事变革的未来制高点》,有关论文在国际著名军事杂志《military review》(美国《军事评论》)、《military medicine》(美国《军事医学》)和第37届世界军事医学大会等发表,受到广泛关注。另出版长篇小说《赌下一颗子弹》等军事文学作品,获多个文学奖项。

转眼之间,我们已经步入了新千年的第十个年头。十年,不过是历史的一瞬;十年,又让我们看到了历史的沧桑巨变。上个世纪,亚洲国家在世界经济体排行榜当中名列前茅者还是凤毛麟角;到2009年,不仅跻身前三,而且普遍提级升位,颇具群体规模。更加引人注目的是:这十年,世界上最重要的战争均发生在亚洲,这十年,核危机与核扩散集中在亚洲;这十年,军费增长与军事对立态势汇聚在亚洲。

十年军势风云东渐,世界的东方正在经历着一场军事上的"聚能"运动,经济的乐观反而助推军事安全形势的严峻,让人们不得不高度警醒亚洲的"经热军危",去防范发生在这里的军事危机。

  亚洲何以沦落成为火药库

近年来,中国军费增长成为世界关注的话题。而事实上,这种增长只是一种表面现象和被动应对措施。其本质原因,缘自于世界战争威胁与军事热点的东移,甚至可以称之为"近中国化"的军事风险。

亚洲国家的军费在普遍增长。特别在南亚和东亚,不仅在世界排名靠前的国家越来越多,而且增长比率也越来越高。

领土与资源的掠夺与竞争、战争机器的膨胀式扩充、经济危机对固有市场的冲击与贸易烽火……这些在上个世纪诱发两次世界大战的必备危险因素,不约而同地再度出现。从工业革命以来,这些矛盾总是和先进与庞大的军事力量所在地--欧洲大陆纠结在一起,而在新的千年中,它们东移到了亚洲。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首先是因为亚洲已经成为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一极,自"二战"结束后的上世纪中叶,一些亚洲国家与地区(如亚洲四小龙)就从战祸中率先实现了经济复兴,自本世纪以来,中国和印度迅速成为突破全球经济低迷的主力战车,经济的腾飞不仅体现在GDP的增长方面,它更为深刻地影响着区域政治与军事的因应与重构。正如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所言:20年来"亚洲国家大都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财富和地位。所有这些都表明经济繁荣和稳定之间的相互关系,以及确保亚洲能够在全球经济秩序中得到恰当代表的需要。"当经济的发展超出一般水平而又没有达到世界支配地位的时候,向军事力量要保险系数的状况就不可避免地出现了。

第二,作为人口众多、地域辽阔、文明古老的亚洲,留存着世界上最为复杂的领土、领海争端和民族或国家矛盾。种族冲突、边境争议、资源竞争、产业转型、贸易保护、恐怖主义兴起、核扩散、毒品和人口贩卖、自然灾害等各种矛盾制造出种种困境,枪杆子成为最现实、最简便的争端裁决工具。

第三,亚洲的军事构成深深地受到世界军事格局的影响。换言之,那就是发达的西方国家也许并不愿意看到一个宁静而团结的东方世界。

自文艺复兴以来,在这个星球上就存在一种假设:西方的发展路数是通向现代化的唯一正确选择。亚洲的崛起,从一开始就是对这一"定理"的挑战。的确,发达国家已经先期完成了现代化目标,并竭力通过各种同盟方式维护着某种支配性和独享性(尤其在军事方面)。在世界上的其它地方出现可控的动荡,正好满足了他们的这一需求。这就是为什么亚洲的冲突总有大国操纵的影子、亚洲的军事装备费用源源不断地向"西"流、亚洲盟邦组织的命脉都像风筝一样牵在大洋彼岸的手中。

那些军事强国早就不在自己的家园打仗了,他们把战争舞台乐此不疲地搭建在了亚洲。问题是,大多数亚洲国家对此即便不是蒙在鼓里,也是半推半就的。

靠购买能否成为世界强国

我们无法判断一个大洲的崛起是否必须要经受大战的洗礼,但是我们可以明确的是:当前亚洲的军事振兴与当初欧美大陆的称霸故事具有本质的区别。在西方,缘于工业化革命和产能过剩的堂皇战事,至少是让参战的大部分"股份"受益的,世界大战从客观上拉动了西方世界一系列的技术革命,并从理论与实践各方面造就了利润丰厚的战争生产线。

当前,世界"100强"军火生产公司的军火销售份额中,北美占63.6%、欧洲占31.1%(2006年),亚洲个别的几个国家加在一块儿,也只能占到个零头。即使在全球经济衰退的背景下,西方军事大国的军售仍在增长,2008年,美国、意大利和俄罗斯占据了武器销售的前3名,仅美国就高达378亿美元,占全球总量的68.4%,比07年增长124亿美元。那些军火大单主要集中在发展中国家,美国拿到了其中的70.1%,而究其原因,主要是亚洲地区的大幅增长。

就现代战争的技术领域而言,亚洲没有原创性的科技开发底蕴,也没有突出的军工业优势。无论是航天技术、空海作战手段、信息化兵器、核武库……强势的尖端技术全都掌握在西方大国手里。亚洲所能提供的只有用户、场地和金钱。所以,尽管亚洲成为军事投入、武器密度和战争风险最高的区域,它也只能打一场别人主导设计、别人提供工具、别人赚取利益的战争。和经济上的国际地位相比,亚洲的军事强国在军事上还处于正如经济发展过程中资本原始积累时期的那种"世界工厂"初级阶段。

于是我们看到这样一种特殊现象:安全需求和军事实力的剪刀差制造出永恒的不自信,使得许多亚洲国家每每成为新一代战争消费品的忠实客户,却永远得不到最顶端的产品,只能形成最为庞大的军事次强国。许多亚洲国家像赶集一样热捧西方军火超市,最终买来的不是安全,而是绳索。这使得无论怎样努力地去建设军队,都不能成为现代战争的真正主人。而正是这种无奈,在维系着脆弱而不可靠的和平。所以和平的背后总是站立着战争的魔影。

近十年间,西方大国以"反恐战争"名义在亚洲举办了旷日持久的战争推介活动,哪里有利可图,就在哪里挑动军事紧张局势,而令人眼花缭乱的武器展演无时无刻不在拨动亚洲国家最为敏感的那根神经。西方世界的每一种战法及兵器,都火上添柴般地引起亚洲诸国一阵阵抽搐。

这种局面带来了如下恶果:

在国家安全层面,步入了军备竞赛的恶性循环,这一军备竞赛不同于"冷战"中的两大军事集团综合国力的竞争,而是某种重复性建设和军事购卖力的攀比。

在经济方面,未来的不确定性在无形中让自己给自己设置了贸易壁垒,自觉自愿地背上沉重的军费负担,根本无法形成内部统一的、有效协同的经济发展机制,变成向西方单向开放的世界市场。"远交近攻"在此处被用到了极致。

在外交方面,越来越难以形成政治互信和军事互信,周边关系盘根错节,无法发出一致的、甚至接近一致的亚洲声音,从而只能抱住那些西方强国的大腿,以求得好看一些的脸色。因此,亚洲国家在近十年(乃至更早)对历次国际重大军事行动的参与或支持,均是直接将一己私利与西方强国的利益画上等号,却并非首先考虑亚洲利益。

上述这些问题充分反映出许多亚洲大国军事策略的局限性,其结局就是:亚洲自身处在不间断的战争漩涡之中,并总是在积累更大的军事危机可能性。

亚洲安全构架:"轮辐"或者"鸟巢"?

也许现在争论谁来担当亚洲领导人为时尚早,靠西方巨头恩准或扶持成为地区领袖的企图就更是不靠谱。得到西方的赏识和影响世界格局完全是两码事。亚洲正处在一个历史抉择的十字路口,必须创生出兼顾"洲情"与国情的军事思想及战略。只有这样,才能遏制军事风险,支撑发展的稳定性,避免沦入两次世界大战中欧洲大陆所面临的困境。

美国在总结"二战"以后数十年来亚洲安全构架时,用"轮辐模式"来形容:辐条代表了各个亚洲国家,而车轴是美国,美国与这些辐条国家建立了一系列的双边联盟,而亚洲国家间并没有太多合作(罗伯特盖茨)。

和以往现代化建设起步阶段中的经济结构一样,亚洲国家必须取得西方大国的支持,才能更好地保证国家实力的增强。然而,"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现在的情况是,以中国、印度为代表的亚洲大国已经建立起充分符合国情特征的发展模式,并在全球经济危机中一再证明,不仅能够保持自身发展,而且可以带动西方经济大国的经济复苏,包括帮助美国避免经济衰退的进一步下滑。这种成功的模式,在惠及西方世界的同时,为什么不能优先拉动亚洲国家的整体发展呢?

不幸的是,现时的亚洲军事安全构架,已严重阻碍了这一目的的实现。

当前,就连西方世界都在承认国际大舞台越来越向亚太地区转移,摆脱全球经济危机取决于一些亚洲国家的参与和努力。而在亚洲内部,从中东、中亚到南亚,却正在成为全球重大冲突和不稳定的核心,这实在是一个残酷而怪异的现实。由此,亚洲的国际地位和它的经济贡献率相比,被大大地打上了折扣。

造成这一矛盾的原因,归根结底是亚洲的政治与军事缺乏像其它大陆那样的自主与自信。开明的经济政策与狭隘的军事思维使之难以成为政治上的巨人。

恩格斯曾指出:"政治是经济的最集中体现"。中国经济的成功,最重要一点是因为它有一条以发展为标准的开放原则,这可以为亚洲各国的军事战略提供有益的借鉴。

我们提出所谓"鸟巢式"的安全构架,正是基于亚洲国家历史与现实的本质特征,强调一旦想要承载起和平与发展的主旨,就必须在军事上建设一种互信互助、共同参与、共同担当责任的结构基础。

"不设敌"的和平法码:在今后很长的一个历史阶段中,亚洲最大的共同敌人仍然是贫困与落后,共同的愿景始终是改革与发展。要实现强军与富国的辨证统一,体现在军队建设中,那就是将武装力量作为维护区域和平的重要法码,全力稳定可持续发展的天平。不能自困于历史仇恨、民族矛盾或意识形态对立之中,总在预设并防范周边的假想敌,纠缠于无休止的传统旧账之上。

包容性的开放机制:在国际关系层面,实现广泛的双边与多边接触,构建能够实现区域开放的军事互动平台,形成代表亚洲利益的共同体,而不是以对抗或围堵为出发点的封闭式集团,也不是以西方施舍为落脚点的代言受益者。

和谐价值观的军事巧实力:同一大洲文化上的求同存异,总会比盲目追随西方价值观容易得多。无论是"冷战"思维也好,还是"价值观外交"也好,都已经被事实所证明是阻滞历史发展的,全球经济危机已经对此做出了最有说服力的阐释。按照"和谐"的亚洲传统文化观念,将军事上的硬实力建设和软实力建设有机结合起来,以充分表现出亚洲军事智慧的"巧实力"深化军事互信,消除芥蒂与疑虑,尊重彼此的重大关切,将成为共同发展的重要军事选择。而不是一味地陈兵于有争议的边境、挑动他国分裂势力、或者复活军国主义,干损人不利己的傻事。

如果亚洲的代表性军事力量迟迟不能着眼和平发展大局,开启协作共赢的军事战略思维,建设区域性军事交流与对话机制的话,那么亚洲的军事将成为世界上以邻为壑的孤立主义特例,亚洲的经济将只是全球经济体系中的一个被利用的工具,亚洲的天空将长久笼罩着战争危险的阴云。这就是新千年的头十年当中亚洲军势之深刻教训。

顶:8 踩:9
【已经有90人表态】
13票
感动
10票
路过
6票
高兴
14票
难过
10票
搞笑
13票
愤怒
13票
无聊
11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