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对越自卫反击战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越南特工队的覆灭---黄登平的故事

热度174票  浏览64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6月02日 17:40
在越军的编制中,特工是战术素养最高的,往往执行侦察、偷袭、渗透、爆破等特种作战任务,类似于我军的特种作战部队。由于越南战火连年,他的特工往往都是由经过实战的老兵组成。
    
    在中越边境战争那一段时期,边境上的作战部队当中流传着许多越南特工的故事,说他们能在夜间无声无息的摸到你的阵地前沿,把你埋设的定向雷调一个方向,然后故意发出一些声响,让你引爆,死在自己的手里;还有的越南特工被俘后,会在押解途中杀死押送人员,抢夺武器,在你的后方祸害一气后又全身而退等等,搞得我方参战人员对越南特工队是又恨又怕,以至于在前沿的守军中形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遇到特工队的人,绝对不交代什么政策,也不惦记抓什么俘虏(当时抓个俘虏是能立功的,可越南特工中极少有投降人员),闷头往死里打。
    
    我要说的这位让越南特工恨之入骨的人物叫黄登平,可能有岁数大一些的朋友还记得当年中国青年报报道过他,题目叫《热血男儿一席谈》。我听他讲这段故事时,他已经是北京警卫三师某团的一名连长了。
    
    黄登平军校毕业,到中越边境参战实习,在某团的团指挥所任见习参谋,当时7.12作战后不久,越南人元气大伤,一直没有组织过象样的正面作战,倒是特工时不时给你添点堵,整一点动静出来。
    
    在那个团所在的防区,有一个本来没有什么军事意义的小无名高地,两侧都是我军的防区,能轻易的就用火力覆盖,所以我们一直没在上面驻守人员。越南的特工就在夜间跑上面插上越南的国旗----仗打到这份儿上,已经不象在打仗了,简直就是成心的恶心你。
    
    看着越南国旗在自己阵地中央飘扬,战士那能憋下这口气?一顿炮火过去,邪门儿,居然打不倒,把团长气得在电话里大骂炮兵是废物。黄登平自告奋勇,带领两名战士登上了无名高地,拔掉了越南人的旗子,这是他一上无名高地。在下高地的途中,他沿着越南人可能来袭的方向前出侦察了一下,回来向团长汇报,在无名高地上有方圆不到三十米的一块天然形成的射击的死角,越南人的旗子就插在那里。他向团长建议,在无名高地上设置一个高机阵地,封锁越南特工的渗透路线,团长采纳了他的建议。
    
    第二天,黄登平带着三个人再次登上无名高地,架设了一挺高机,构筑了阵地。这是他二上无名高地,这一次,他的胆子大了许多,趁着清理射界的机会,把阵地前沿的情况做了一个详细的侦察,制定了周密的火力方案,然后回到指挥所向团长做了汇报。
    
    有时候,英雄的产生是要靠机遇。在建立无名高地阵地后的第五天,黄登平的一位同学在随军工向阵地上送弹药的时候触雷阵亡了,这使他十分的悲痛,要求上前线参加战斗,团首长不批准,万般无奈下,他又要求三上无名高地,为哨位上的战士运送给养,这次得到了团首长的批准。
    
    第三次来到无名高地,他已经是轻车熟路了,哨位上的战士对这位精明能干的黄参谋也很喜爱,那天,他通过步谈机请示团指,让他在阵地上留守一夜,被他赖的没办法,团长批准了他的要求。那一夜,他一直在哨位上,倾听着周围的声音,可是偏偏静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凌晨四点多,天色已经蒙蒙亮了,南方山地特有的晨雾已经开始从山脚逐渐的向山头移动。黄登平正为白熬了一宿而沮丧,突然,他发现山脚的迷雾中似乎有人影在活动。特工!他当时警醒过来,用脚把哨位上熟睡的战友蹬醒,和他一起观察。
    
    晨雾逐渐上移,越来越浓,根本看不清,无法判断是否有人潜伏上来。哨长甚至轻声的开起了他的玩笑,是不是想打仗想的花了眼?黄登平观察了一下地形,浓雾马上就要笼罩一片小山坳了,要是真的有人,到了那里再想找就更找不到了,山路上,只有一个天然的石缝,进深不到六米。
    
    “机枪封锁!”黄登平果断的下了命令。“不管他有没有人,咱这机枪一响,既等于报信,又等于火力侦察了。”
    
    “哒哒哒……”清脆的枪声划破了早晨的宁静,也惊动了两旁的我方守军,跟着无目标的放起枪来。
    
    “这样不成。”黄登平有些急了,他顾不上很多,往冲锋枪弹匣里压了十几发曳光弹,前出到一个有利位置,瞄着山路上打了几个点射。有了弹着点指示,周围阵地上的子弹象下雨一样泼了过去。可浓雾中,一声还击的枪声也没有。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