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中国军情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二炮测绘大队:有多少次我们与死神擦肩而过

热度129票  浏览35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9月22日 12:06

指点江山。

  新华网专稿:说到测绘,您可能马上会想到各式各样的地图;但是,二炮某测绘大队所承担的任务可决不是为您家的汽车绘制导航地图那么简单。

  "作为战略导弹部队的测绘兵,我们为战略导弹部队全天候作战提供全方位、全时域、多层次、多要素的测绘保障,被称为神剑的'眼睛',每一个看似不起眼的数据点,都融进了我们的忠诚和荣誉。"二炮某测绘大队政委陈朝阳说。

  它是二炮团级单位中第一个荣立集体一等功的团体,也是被二炮诸多内部人士评价为"故事很多"的地方;它很特别、很重要,却也很低调,也许由于所执行任务的神秘性,很多壮烈的故事都尚未见诸公开报道。

  今天,我们就要走近他们,触摸这支"踏遍神州千万里、测天量地数十年"的队伍的集体记忆。

  挺进藏北无人区,填补我国测绘史上最后一项空白

  现年55岁的崔敬佩,原任大队总工程师。他的相册里,珍藏着一张在5008米东达山口的照片,这张照片,记录了该大队上世纪90年代末进藏执行任务的经历——那是当年总部机关直接点将授命的、我国测绘史上少有的一次险仗。

  进藏:车差点跌落悬崖

  时至今日,崔敬佩对于当年的细节仍然记忆深刻。那年3月,进藏执行测绘任务的官兵在经历了高原反应的折磨和道道险关后,向进藏的最后一道关隘--唐古拉山口挺进。

  "唐古拉,伸手把天抓。"除了地势艰险,3月的唐古拉还在飘雪,带冰的路面原本就滑,再加上一层浮雪,其难走程度可想而知。

  司机们无不高度紧张。突然,李文亮驾驶的卡车车轮打滑,制动已经不起作用,车身向悬崖滑去,车内官兵仿佛血液都要凝固了。就在这万分紧急的时刻,带车的中队长飞身跳下车,硬是用皮大衣死死掩住了车轮,车终于在悬崖边停了下来。

  然而,想再起步比登天还难,每启动一次,车轮便不断向崖边滑。官兵们只好脱下身上的大衣、羽绒服垫在车轮下,手推肩扛,终于把车拖回正路。

  当爬上山顶、看到"唐古拉山口,海拔5231米"的石碑时,大家都激动不已。

  然而,这艰险的旅程,才刚刚开始呢。

  生命禁区:一只野兔带来的奇迹

  那是一个在全国地图上都找不到名字的地方,它位于无人区的中心。崔敬佩的战友、高级工程师曹金国,受命带领一组官兵在4天内行驶1300公里赶到这里的某个指定点位。

  三月的藏北,丝毫看不见春天的迹象,依然是寒风怒号,白雪皑皑,风口的积雪被风卷走,没有一棵树,成群的藏羚羊和野牦牛啃食着露出地面的枯草。那里没有人烟,更没有路,曹金国的小组已经赶了将近4天的路,但是距离指定点位还有100多公里。

  第4天凌晨3点多,曹金国凭直觉感到离点位已经不远了,于是大家下车分头寻找。可是,一个小时过去了,还是不见点位的踪影。

  就在这时,大家突然发现一只野兔,由于肚饿难忍,众人跳上车就开始追逐野兔。追出一段距离,兔子终于筋疲力尽。当大家欢天喜地地下车去拣时,却赫然发现,野兔的身下,正是他们要寻找的点位的三脚架的一根腿!

  曹金国说,那是一个自然条件恶劣的地方;但是,那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

  川藏公路:“我宁愿一头栽到江里”

  5月中旬开始,测绘部队开始陆续沿川藏公路转赴云贵川等地。这段路全长2300多公里,以山高、路窄、坡陡、险路多、塌方多和雪崩多著称,被川藏汽车兵叫做"西部崎路"。

  5月13日,组长李建伟带领第三组官兵沿川藏线向四川出发。途中他们要经过川藏线上最为险要的"大塌方地段"。然而不巧的是,那几天正下着小雨。泥泞的路面和山上不时滚落的流石,让司机陈胜利高度紧张,无时无刻不在瞪大双眼紧盯路面。

  可是有谁知道陈胜利的痛苦呢?在无人区时,由于长时间行车且一个多月没洗澡,他患上了"烂裆",奇痒难忍。为了忍住痛苦,他把嘴唇都咬破了。

  多少年后,当他回忆当时的情景时,朴实地说道,"如果车上没有别人,我宁愿一头栽到江里。"

  新繁:归来的勇士们摔碎了酒瓶

  6月,各作业组圆满完成西藏地域的测量任务,会师集结于成都的新繁镇。测绘部队进藏大规模作业百余天没有发生一起伤亡事故,让人不能不高兴!

  几个月未曾见面的战友激动地互相拥抱,一瞬间,想倾诉这段日子各自所经历的艰辛,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喝酒!

  崔敬佩、曹金国……他们已经不记得当时和多少人拥抱过,自己喝了多少酒,只记得酒瓶摔碎了不少。这样的任务后,疯狂一把又如何!

  导弹发射,他们是急先锋

  如果说挺进藏北无人区填补了中国测绘史上的一项空白,那么,参与导弹发射任务,则更体现了二炮测绘官兵的价值。

  紧急集合

  那年,新华社授权公告:中国人民解放军将于3月8日至3月15日,向东海和南海进行导弹发射训练。接到命令后,为给导弹发射提供测绘保障,该大队的官兵们迅速行动!他们中有人退掉了准备好的探亲车票,有人劝走刚来队的妻子,有人推迟已商定好的婚期,在外地作业的人也紧急回撤。

  当官兵们风驰电掣从不同的方向全部集合在机场时,距离飞机起飞只有不到1个小时。

  适应环境

  快,一切都要快。为了以最快的速度测量,阵地选在哪里,测绘官兵们就住在哪里--在阵地边上搭帐篷,在就近的民居、饭馆、学校里睡地铺。

  其实,对于这样的工作环境,测绘官兵们早已经很习惯了,每个人都有在恶劣环境中工作的记忆。曹金国曾回忆他在边境的一次测量经历:每天早晨煮一锅稀饭,中午啃方便面或者压缩干粮,晚上帐篷一搭、生火做饭;当地的老鼠特别多,晚上常常就在官兵的脸上爬来爬去,搜寻他们随身带的干粮;不过,最可气的还是热带雨林的天气,说变就变,没等遮好装备雨就下来,下过雨后蚂蟥又特别多,腿上、身上都爬满蚂蟥,为了把它们拿掉,每次都要狠狠地打自己,受很多皮肉之苦。

  相比而言,这次的条件要"温柔"多了。最大的问题是官兵们缺少睡眠,每天都是连续作业直至完成,整整5天5夜,几十名官兵平均睡眠不足4个小时,眼睛熬红了,脚站肿了,嗓子喊哑了,但是没人喊一声苦、说一句累。

  这就是测绘兵的精神。

  最快的速度拿出精准的结果

  那几日,二炮测绘官兵们有些受宠若惊。各单位每天都要多次派人来询问测量的进度。一向默默无闻的测绘兵们,一下被推到备受瞩目的焦点,着实"火"了一把。

  然而,即使周围人心情迫切,测绘官兵仍清醒地认识到:必须计算正确、检查核对确保无误后才能提供成果。最终,120个小时后,他们为导弹发射提供了上千个重要数据,为部队作出决定提供了条件和保证。

  "点火!点火!点火!……"那天,随着一声声令下,一枚枚导弹拔地而起,刺破苍穹,朝目标区扑去,演习取得了巨大成功。这一优异成绩的取得,同时为测绘大队官兵留下了不朽的一笔。

  至今,在该大队荣誉室最显眼的位置,还挂着当年江主席亲笔签署的一等功嘉奖令。

  那是他们所获得的最高嘉奖,是这儿的每个人都引以为傲的荣誉。

  从艰苦中寻找到的乐趣

  大队参与的任务还有很多,经历过的险境也有很多。如果一一列举,恐怕这篇文章就要变成一本书了。但是,如果测绘对于官兵来说只是意味着"苦",恐怕这些人也不会几十年如一日、甘之如饴地为这项事业付出。那么,对他们来说,这工作的乐趣到底在哪里呢?

  乐趣,也许在测绘过程中的那些趣事里。上世纪90年代,很多点位上使用的标石个头比较小,很容易被人破坏,有些责任心强的老百姓就把标石抱回家里保管,却全然不知道标石对于点位的真正含义。后来测绘队员们心一横、专门制作了多个超大标石,心想这下不会被人搬走了,但往点位上运的时候才发现,大部分老点位都在高高的山顶,要把这重1400多斤的家伙扛上去真是一件要命的事情,那次任务他们不知掉磨掉了几层皮。每当回忆起这些故事,真是让人又想哭,又想笑。

  乐趣,也许在野外的美景里。曹金国说,一次在某地执行任务,他住在一个山顶的帐篷里,山底下热浪翻天,山顶上却是凉风习习,坐在山顶眺望周围,四周全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太阳高高悬挂在天空,云彩就从脚底下缓缓地流过,真的如同置身仙境,自己的心都变得纯净。

  乐趣,也许在战友们兄弟般的情谊中。崔敬佩曾向记者"爆料",曹金国哭过,在执行完一次重大而艰苦的任务、他跑去与曹金国会合时,亲眼看到累得筋疲力尽的曹金国和另外几个人在默默地垂泪。腼腆的曹金国对此却并不承认,他只是悄悄告诉记者,老崔也"激动"过。这就是他们的友谊,曾经一起在野外吃过老鼠、一起睡过帐篷、一起落过泪的男人们的友谊。

  乐趣,也许也在测绘给他们的强大自我认知中。崔敬佩说,我们用双眼去测量星星的高度、用双脚去丈量地球的尺度、用双手去为神剑导航。曹金国说,边陲小镇、苍茫大漠、雪域高原都曾留下我们的足迹--是啊,千山万水不曾阻挡二炮测绘人的脚步、严寒酷暑也不曾消磨二炮测绘人的斗志。在他们面前,着实没有比人更高的山,也没有比脚更长的路。

(责任编辑:刘峰)

顶:13 踩:14
【已经有102人表态】
13票
感动
13票
路过
14票
高兴
13票
难过
7票
搞笑
14票
愤怒
13票
无聊
15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