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国防大学开发"模拟战争"系统 军政经全面攻防

热度99票  浏览16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4月14日 11:34

2009年,解放军举行历史上首次战区级联合战役训练。图为演习指挥部大厅里的沙盘。

战略,是筹划和指导战争全局的方略。战略研究是最高层次的战争研究,战略模拟也是最高层次的战争模拟。如果说,战术模拟是练兵之法,战役模拟是练将之途,那么战略模拟就是练将之道。

走进全军重点实验室、国防大学战略模拟实验室,我军首个战略模拟系统――沉浸式战略对抗演习系统让记者眼界大开:在一场“模拟战争”中,多个国家因为利益博弈卷入“红”“蓝”冲突,战争态势若明若暗;各国之间不仅仅是军事对抗,还包括政治、经济、外交的明枪暗箭、攻防转换;打击其战争潜力,摧毁其战争意志,“不战而屈人之兵”精彩上演……

国防大学信息作战与指挥训练教研部主任袁文先评论:这个系统,实现了我军战略指挥和战略训练从单纯理论研究、静态思辨到实际模拟对抗多方互动的演练。可以说,真正实现了一次变革、一次飞跃,也使我们找到了高级军官的练将之道。

战争已从两方对抗变成多方博弈

关于战争,我们熟悉这样的表述:楚河汉界,两军对垒。但是,走进战略模拟实验室的一间演习室,记者惊奇地发现,墙上的时钟系统不仅仅只有“红”、“蓝”两方,还包括多个利益攸关方。

该教研部副主任胡晓峰介绍说:“现代战争,往往不单纯是两国之间的冲突,而是全球背景下的多方博弈。因此,我们的战略对抗演习变两方对抗为多方角力,不断锤炼学员国际视野下的危机事件处理、战略决策和战略指挥能力。”

事实上,战略对抗演习系统的别名――“纵横”系统,就已清晰地说明了这一点。参演各方都由学员扮演,各方根据导演部提供的初始情况,结合本国相关因素自主决定以何种程度介入“红”“蓝”对抗之中。地缘政治、军事集团、政治同盟、经济共同体、宗教势力、大国因素等,都将影响各方的决策。

记者看到,“红”“蓝”对抗正酣之时,与“红方”有领土争议的某国突然在谈判中态度变得强硬,企图借“红方”此时深陷冲突无暇分神,坐收渔翁之利;而另一国既对“蓝方”伸出“橄榄枝”,又主动加强与“红方”的经济合作,真实意图颇难捉摸。演习态势波谲云诡,参演学员各出奇招,斗智斗勇。

为了真实模拟这种多方对抗,战略对抗演习系统研制了虚拟新闻系统、综合态势系统、模型推演系统等子系统,实现以危机事件为牵引、相互关系为条件、各方互动为原则的多方、多角色互动,最大程度贴近真实战争。

每一回合对抗,参演各方根据导演部提供的初始情况,按时间推移逐步输入政治、外交、经济、军事等各领域的决策措施,导演部根据其决策措施内容,经新闻编辑、图形标绘和系统模拟后,分别以声像虚拟新闻、态势图、文字显示和模拟数据等不同形式,通过媒体墙不断反馈给参演学员,并视情插入一些事件,从而形成某一时刻的新态势,各方据此继续做出决策处置,推动演习不断发展。

战争从单一的军事对抗变成军政经外的全方位对抗

“某国股市连续暴跌,市场上出现囤聚粮油迹象。”

“某国主要城市发生多起大规模打砸抢烧事件,治安状况严重恶化。”

“某国多个驻外使领馆遭到游行抗议人群暴力袭击。”

……

对抗演习,精彩纷呈。记者看到,各个演习室都有1个大屏幕和6个显示器组成的媒体墙,上面不仅有军事行动的信息,还包括许多政治、经济、外交等方面的信息,纷繁芜杂,让人眼花缭乱。

“现代军事行动,越来越重视打‘组合拳’,外交、军事、经济、宣传,一样不能少。”国防大学战略模拟教研室主任司光亚说,古代战争因为信息交互太慢,往往局限于纯军事领域,而现代传媒、网络日益发达,真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最典型的例子是:伊拉克战争的第一发炮弹刚落地,西方股市马上受到影响。

记者发现,各方参演人员设定上,已经体现出这种军政经外全面对抗的意图。参演各方,都分设了政治组、外交组、经济组和军事组,做出的每项决策都要经过各个小组全面衡量、通盘考虑,而不仅仅是从军事行动需要出发。

为了模拟这种“整体战争”的全面对抗态势,战略对抗演习系统专门构建了多个推演运算模型,如国际政治生态模型、民意模型、战争经济风险模型、舆论模型以及军事模型等。推演模型收到各方决策后,能迅速对其产生的后果进行模拟仿真,并将模拟结果传输到综合态势系统,各方决策处置产生的事件及各方经济、舆论、民意等重要指标的变化,都会以数据图表、事件报告等方式形象地显现出来。

马亚平教授说,全面对抗让参演学员意识到,打仗不再是简单的攻击某个目标,一个攻击行动,可能从经济指数到国际舆论产生什么连锁反应,产生的影响对本方有利还是有害,都必须予以考虑,要像下棋一样,走一步想十步。

战争从歼灭有生力量变为打击战争潜力、摧毁战争意志

二战期间号称永不屈服的南斯拉夫人,后来却在科索沃战争中屈服,签下城下之盟,为何?国防大学战略模拟教研室副主任刁文清的回答颇出人意料:南斯拉夫人的屈服,居然与无法使用抽水马桶有关。

最初,美国空军轰炸的重点集中于军事目标和与之有关的交通枢纽,后来则转而摧毁诸如水厂、电厂之类的民用设施。城市供水供电系统的瘫痪,直接导致家庭抽水马桶失效,随着时间越来越长,过惯现代文明生活的南斯拉夫人感到越来越难以忍受,最终从坚决抵抗变为屈服让步。

刁文清用这个典型例子向记者说明一个深刻道理:现代战争,已经从直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变为打击其战争潜力、摧毁其战争意志。这一点,在战略对抗演习系统中表现得尤为突出。

记者看到,演习中“红方”精确制导武器全面攻击“蓝方”交通、电力等基础设施。“蓝方”新闻发言人马上谴责“红方”“制造人道主义危机”,试图唤起本方民众抗议怒火。“红方”新闻发言人随后声明,上述设施因被“蓝方”用于军事目的而遭受攻击,“红方”绝不伤害平民。随后的对抗中,“红方”全面打击“蓝方”电视台等舆论平台,试图夺取舆论主导权。

模拟这一精彩对抗,离不开隐藏在系统背后的多个运算模型――交通体系模型、电力网模型、通信网模型、能源网模型、信息传统模型,等等。所有与战争有关的民用设施,系统都构建起了相关运算模型,某方一次军事行动空袭对“敌”民用设施的影响,马上通过模型运算直接显示出来。同时,民意模型也模拟运算出对方民众对此的反应,舆论模型则显示双方舆论交锋的胜负。

该教研部副主任卢利华说:“这种训练的目的,是让参演学员拓展指挥视野,能从更全局的角度综合运用多种战争手段实现战略目标,更确切地说,就是要‘不战而屈人之兵’。”

演习没有绝对的胜负,战争没有绝对的开始与结束

一般的对抗演习,都是在鸣金收兵后,由导演部“复盘”讲评。而战略对抗演习从一开始,就充斥着学员的互动评价,战略对抗推演进行到某一阶段,导演组适时宣布固化态势后,还要召集各方进行集体回顾式研讨。为了让研讨“硝烟味”更浓,他们专门设计了研讨辅助系统,每位发言者都可运用图像、投影等多种手段阐明己方看法,如需要还可实时调用系统储存的相关演习资料、视频佐证。

记者发现,由于战略对抗演习完全采取参演学员自主决策、多方互动的方式推进推演,因此就算采用同一演习脚本,每次演习出现的结果都会大相径庭。因此,参演学员研讨时并不仅仅关心谁胜谁负,而是更多侧重探讨各方处置中的合理与不当之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抒己见,激荡智谋。

“一门课程,如果能够像战略对抗演习这样,让高级班学员清晨5点就起床准备发言,宁愿不吃饭也要继续讨论,在业余时间仍在不停地争论,这门课程的改革就可以说成功了。”这是国防大学一名领导给予战略对抗演习的高度评价。

说到为什么要在战略对抗演习系统前面冠以“沉浸式”一词时,司光亚主任笑着解释说:“这套系统最主要的特征就是让人‘沉迷其中、难以自拔’。”

具体而言,系统通过“扮演角色、多方互动、环境暗示、过程模拟、效果反馈、研练结合”等方式,营造一个接近真实情景的虚拟“战略时空”和“决策环境”。记者穿行于一间间演习室,确有身临其境之感。学员发出的每一道指令,都会通过虚拟新闻、滚动字幕等方式显现出来。系统的一些实战化设置,也逼着学员必须“沉浸”。比如,学员向系统输入指令,调动某艘军舰执行某项军事打击任务,系统按其行驶速度编制行程,不能说到就到,这就逼着学员科学决策,不能想当然行事。

据介绍,每次演习结束,很多学员都感到遗憾:时间太短,太不过瘾。而走出演习室,学员们仍然继续“战斗”。最典型的是一位学员,毕业离校后,还给学校写来一封长信,阐述自己的演习思路和心得。战略模拟教研室的专家们感慨地说:这里已成为学员们最好的思考舞台。

12

顶:7 踩:11
【已经有81人表态】
12票
感动
11票
路过
7票
高兴
9票
难过
10票
搞笑
12票
愤怒
10票
无聊
10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