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抗战时期中英香港问题谈判:险些用武力收回香港

热度93票  浏览12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消息迅速传遍了香港的大街小巷。饱受日军蹂躏的香港顿时沸腾了! 痛苦的三年零八个月过去了,恐怖、沉闷的空气消散了,维多利亚港湾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机,香港人民获得自由和兴盛的曙光似乎已在前头。

  突然,从空中传来了一阵嗡嗡嗡的声音。远处的空中,出现了大批军用飞机;很快,海面上,一艘艘军舰也直端端地向着维多利亚港开来:前面是两艘扫雷舰作开路先锋,中间是一艘现代化的航空母舰,随后又是两艘潜水艇。 惊魂未定的人们,立刻出现了一阵恐慌和骚动:这是怎么回事?鬼子不是投降了吗?很快,有人看到了军舰上悬挂着的英国国旗,就高喊起来:"英国人!那是英国人!"人们稍稍放了一点儿心。

  开进维多利亚港的军舰,是一支由夏悫海军少将率领的英国皇家海军特遣舰队,他们是来收复香港的。此后,英国人的行动,可谓"雷厉风行"--

  9月1日,夏悫在香港电台正式宣布成立香港军政府,从即日起接管香港全部政务。军政府颁布了一些命令和文告,建立起一套完整的临时统治机构。

  英国的米字旗,又在总督府上空得意地飘扬起来了!

  香港属于中国战区,按理应该由中国军队来接受日本投降,为什么英国人先大摇大摆地开进来了?

  要拉直这个问号,就要从1941年谈起......

  林语堂警告英国:不准耍赖!

  1941年12月,日本发动了太平洋战争。在日军凌厉的攻势下,英军节节失利。很快,香港与新加坡、马来亚、缅甸等英属殖民地,相继落入了日军手中。

  罗斯福总统是聪明的,这不光表现在战场上。这时,美国为了把英国挤出亚洲,趁机向英国增加压力,指责英军在亚洲战场节节失败是因为"殖民地太多,战线拉得过长"。美国的态度,无疑对英国是一个强大的压力,对中国国民政府是个巨大的鼓舞。为了迫使英国在香港问题上让步,中国政府的策略是先与美国达成共识,再向英国施加压力。

  早在1941年4月,中国驻英大使郭泰祺就曾与美国政府交涉过废除不平等条约的问题。美国国务卿赫尔在会谈中表示赞同中方的建议,美国极愿中国完全"获得主权"。

  6月11日,英国外交部不得已而发表声明,声明中说:"英国打算战后放弃在华的治外法权等权利。"

  1942年8月底,美国向英国提出共同发表一项阐明两国对其太平洋领地之间相互关系的联合声明,进一步对英国施压。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政府于是正式邀请美国立即与中国举行废除不平等条约的谈判,希望美国在这个问题上起个带头作用。英国外交部一听到此事,立即于9月15日指示英国驻华大使薛穆:在"废除治外法权"问题上,要争取主动,以免被美国抛在后面。10月9日,美国国务院正式通知中国外交部部长宋子文,说美国愿意立即与中国谈判废除不平等条约的办法。

  第二天,英、美政府分别发表声明,准备与中国政府谈判,立即放弃在中国的"治外法权"。

  于是,中英之间的谈判在重庆开始了,由宋子文、薛穆分别代表两国政府。

  10月13日,中国政府就英方的草案,提出了一份修订草案,其中加上了废除1898年6月9日在北京签订的中英《拓展香港界址专条》的内容。

  英国外交部收到中国的修订草案后,远东司司长克拉克首先提出三个可供选择的方案:接受要求;断然拒绝;尽量拖延。"第二方案!"艾登看也不看克拉克,两手插在口袋里,脸色十分难看:"对'新界',我们应当断然拒绝归还!"

  英国拒绝讨论"新界"问题的蛮横之举,也遭到了中国政府的反击。

  宋子文在谈判中寸步不让,坚决要求收回"新界"。 吴国桢也从法律的角度,力争收回香港。 蒋介石此时也坚决表示:"中英新约如果不包括收回'新界',我就不同意签字!"

  双方各执己见,互不相让,使谈判陷入了僵局。

  12月21日,丘吉尔主持了战时内阁会议。会议声称:交还'新界'问题不属于本条约的范围。为了不至于拖延条约的签字,我们应该声明,我们准备在取得战争胜利之后重新考虑这块租借地的"租期"问题。到底如何重新考虑租期,又并无下文。狡猾的英国佬,几乎等于没有对中国作出任何承诺!

  12月25日,薛穆将英方的立场通知了中国政府。英国这种顽固的态度,将中国逼到了悬崖峭壁上没法再退了,就连主张妥协退让的宋子文,对此也十分不满。他和顾维钧先后两次要求英方发表一项表示今后归还"新界"意向的声明,为此,中方在战争结束以前,绝不催促英国归还"新界";同时,郑重宣布英方如果连这样的意向也不愿意表示,那么,中国将不在条约上签字。

  说来也巧,就在英国作出强硬姿态的当天--12月21日,日本御前会议通过决议:表示日本将尽快地撤销在华租界及治外法权等,以表示"中日亲善"。

  日本的这个举动,意在趁中美、中英谈判订立新约之时抢先一步,以挑拨盟国间的关系,搅乱人心。一个正在肆意蹂躏中国领土、血腥屠杀中国人民的侵略者,突然,摇身一变大谈特谈什么"中日亲善",这个"亲善"的价值几何,不言自明。 然而,日本企图抢先与汪伪政权订约却使英国处于十分被动的境地。

  12月28日,英国战时内阁会议再一次研究这个问题,态度略有松动。这次会议同意了外交大臣艾登的意见,同意战后将重新考虑"新界"的问题,将原答复中战后"重新考虑'新界'的租期问题"这句话中的"租期"二字删去。

  12月30日,艾登在英国战时内阁会议上,正式建议"拒绝讨论中国的要求"。会议在丘吉尔的主持下,进行了三个多小时,最后作出的结论只是一句话:"战时内阁赞同艾登所建议的方针。"英国对"新界"的政策,最后敲定了。

  英国为什么如此坚决地拒绝讨论"新界"问题呢?后来在一份绝密文件中,英国外交部透露了两条理由:第一个原因是,英国租借九龙、"新界"是为了防卫和保护香港;第二个原因是,"新界"是香港供水的主要来源。

  英国的决定传到中国后,舆论大哗!著名作家林语堂立即在美国著文,对英国的主张进行了猛烈的抨击,他还警告英国:"即使中国政府不打算与英国兵戎相见,但是中国人民为了收回香港是不惜与英国一战的。中国的500万士兵在对日战争中流血牺牲,不是为了让英国重新占领香港这个英国从鸦片战争中掠夺来的战利品和号称英国王冠上的第二颗最明亮的钻石的。"

  12月30日,薛穆照会宋子文:英国坚持既定方针,但可以将25日答复中的"租期"二字删掉,英国作出这个"让步"之后,绝不再让了,否则就"拒绝签订新约"。

  无路可走了,蒋介石在英国要么接受、要么谈判完全破裂的威胁之下,终于让步了。他在1942年12月31日,以一种无可奈何的心情,在日记中写道:"对英外交,颇费心神""九龙('新界')交还问题英坚不愿在新约内同时解决",他只得"暂忍之"。

  同一天,中国政府表示:不将"新界"问题与取消治外法权合并提出,从而对英国人作了重大让步。

  1943年1月11日,中英正式在重庆签约,其中,没有涉及"新界"的任何内容。中英关于"新界"租借地的谈判,以中国的失败而告终。

蒋介石拍桌发誓:"我要用军事力量取回香港!"

  蒋介石在1942年12月31日的日记中,记下了对英国让步的事实,但又自我宽解道:如果英国坚持不归还"新界","一俟战后用军事力量,由日军手中取回,则彼虽狡猾,亦必无可如何"。

  众所周知,1945年8月日本无条件投降后,蒋介石并没有履行他对自己立下的誓言--战后用军事力量由日军手中取回"新界",相反,包括"新界"在内的整个香港地区,倒是被英国人重新占领了。 其实,在收回"新界"的问题上,蒋介石光是嘴上说说而已,手上并不动。可英国人则是嘴上既说,手上也干。中英新约签订之后,墨迹未干,英国就立即宣布:战后不归还香港。

  接着,英国人四处鼓噪了--

  1943年1月14日,英国殖民地大臣在议会强调:"英国王冠殖民地香港的地位,并不因为新约的签订改变。"

  英国外交部远东司中国处处长布坎南说:"'新界'决不可以还给中国。保住'新界',就是重获香港的第一步。"

  为了表明英国不会把香港归还中国的决心,从1943年2月起,英国政府指示他们在华的公司一律要在香港注册,而不能到其他英国殖民地注册。

  1943年11月下旬,开罗会议召开了。蒋介石考虑再三,向美国总统罗斯福提出了中国收回香港、"新界"的问题。

  罗斯福私下向蒋介石建议:"我同意战后由中国收回香港,但是收回之后,你们能不能宣布它为国际自由港?"

  "可以,完全可以!"蒋介石回答得十分爽快。紧接着,他请求说:"总统阁下,此事能不能先与英国当局讨论一下?"

  "可以,我看是可以讨论的。"罗斯福总统的回答也十分爽快。

  交谈完毕,蒋介石十分高兴。有了美国人的"撑腰",他似乎"勇敢"了许多。

  11月23日,蒋介石与罗斯福就战后问题作了一次更详尽的讨论,其中在关于领土问题上,中美双方同意,东北四省及台湾、澎湖列岛归还中国。对琉球群岛,蒋介石提出由国际机构委托中美共管。对于香港的归属问题,罗斯福提议由中国先行收回,然后即宣布与九龙合并,成为全世界的自由港。罗斯福还提到香港和租界的归还,应以与中共合作为条件。蒋介石希望美国从中疏通,使中国至少能收回"新界",但这个计划后来被丘吉尔断然拒绝。

  1943年12月13日,英国战时内阁正式通过决议,宣布英国战后不打算放弃任何领土。

  形势朝着极其严峻的方向逆转。随着欧洲战局有利于同盟国的变化,英国政府对香港问题的关注与日俱增。

  1944年5月1日,前英国驻华领事默思提出了五种解决香港的方案:1、战胜日本后恢复香港的英国"直辖殖民地"地位;2、大大改善英国在华商业及其他条件的情况下归还香港;3、拒绝外国干预把问题拖到战后;4、承认中国为头等大国归还香港;5、战后由盟国共管香港。

  这五种方案中,默思倾向于第一种。他写道:"哪怕是有一点点放弃香港的想法,也是最愚蠢的。因为那样英国将退回到鸦片战争以前的同样地位。"

  1944年6月6日英美联军诺曼底登陆的当天,英国议员阿斯特公然宣称:"香港毫无疑问属于英国",并建议英国政府发表一项宣言,"明确表示战后英国要重新占领香港"。7月12日,英国政府最终确定了"用武力重占香港"的方针。

  1945年2月,美、英、苏雅尔塔三国首脑会议召开了。丘吉尔冲着美国人,大声嚷道:"请你们记住,英国殖民地不受《大西洋宪章》的约束,我决不会放弃大英帝国旗帜下的每一寸领土!"

  1945年7月,英国工党在大选中获胜。工党上台后,全盘继承了丘吉尔内阁对香港的方针,在重新占领香港问题上,英国政府不光有言更有行。为了达到他们的既定目标,他们早就进行了全面、周密的准备,并在日本投降后立即付诸行动。 很快,美国总统罗斯福病逝,美国对香港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7月23日,英国外交、陆军、殖民地部和"香港计划小组"举行了联合会议,建议英国政府在征得继任的美国总统杜鲁门同意后,要求重庆国民政府允许在准备进攻香港的中国正规军中派驻一个"英国民政小组",以便由英国接管香港。

  在此期间,远东形势发生了剧烈变化--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

  次日,一名日本军官在香港市区宣读了天皇的"终战诏敕"。当天,詹逊就会见了赤柱集中营的日本司令官,强调他以香港政府行政长官的身份召见日军司令,他将接管香港的行政。

  与此同时,英国在军事上也为重占香港积极行动起来。当时,距香港最近的英军,是停泊在菲律宾苏比克湾的英国太平洋舰队。英国政府为了抢先到达香港,夺取胜利果实,一听到日本投降,就命令该舰队的海军少将夏悫:立即率领皇家海军特遣舰队,开赴香港!当时,距香港最近的英军,是停泊在菲律宾苏比克湾的英国太平洋舰队。8月30日,英国皇家海军特遣舰队,浩浩荡荡地在扫雷舰的引导和航空母舰上起飞的海军飞机的掩护下,驶进了维多利亚海港,从日军手上逐步接收了香港。

  9月1日,海军少将夏悫又以香港总司令的身份,宣布成立军政府,詹逊的临时政府才被取代。

  在实施军事行动的同时,英国在外交上也采取了相应对策。日本投降后第二天,英国驻重庆使馆将一份备忘录交给中国政府,单方面宣布:英国正派遣军队去重新占领香港,并恢复香港政府。

  1946年5月1日,香港沦陷后那个打着白旗、自动钻进日寇狗洞长达三年零八个月的"投降港督"杨慕琦,返港重任总督,从军政府手中恬不知耻地又接管了行政权,恢复了文官政府。

  至此,英国恢复对香港殖民统治的计划宣告完成。

眼睁睁地看着香港岛上又插满了米字旗

  日本的失败就在眼前了,无数的炎黄子孙欢喜雀跃:香港为中国战区,中国肯定会派军队接收香港进而与英国重开谈判。收回香港的大好时机来到了! 但是令人困惑不解的是,国民党政府这时却对这么大的问题不作考虑,而是把防止中共的势力进一步扩大,进而消灭中共,作为"压倒一切的中心任务"。

  1945年5月,蒋介石在第六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声嘶力竭地叫喊着:"今后的中心工作,在于消灭共产党。日本是我们国外的敌人,中共是我们国内的敌人,只有消灭中共才能达成我们的任务。"

  然而,与中国当局相反,英国为了抢先接收香港进行的准备却是十分周密!

  8月18日,丘吉尔密电杜鲁门,宣称香港是英国领土,英国不能同意中国对8月15日"第一号命令"所作的"香港在中国境内"的解释,请求他指示麦克阿瑟,命令日本大本营在港的日军,在英国海军到达时,必须向英军司令官投降。同时,英国驻重庆大使薛穆也照会吴国桢转致蒋介石,坚持英国要在"香港这个英国本国国土上,接受日本投降"。8月19日,薛穆再次将一份备忘录交给吴国桢,重弹"香港不在中国境内"等等陈词滥调。同时通知他,杜鲁门已致电丘吉尔,同意英国接收香港日军投降。英国政府希望身为军人的蒋主席,理解英国的处境,英国曾在香港受辱于日军,必须直接从日军手中把香港接收回来,才能"洗清耻辱"。英国欢迎蒋介石"以中国战区总司令"的身份,派代表参加英方在香港接受日军投降的仪式。

  蒋介石得知此事后,十分气恼。当天,中国当局重申中国对香港享有主权,有权收复该地,并由蒋介石派代表赴香港受降。

  8月21日,蒋介石第二次致电杜鲁门,要求美国澄清立场,希望并修改盟军统帅命令。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蒋介石还提出了另一个方案,即:驻港日军向他的代表投降,而他以中国战区总司令的身份要求美英代表出席受降仪式。仪式之后,他再授权英国派兵进驻香港。

  然而,这回连一向支持他的美国也不"赏脸"了。杜鲁门收到急件后,立即回电蒋介石,说他已于3天前通知英方,同意英国在香港受降,并完全站在英国殖民主义的立场上宣称,英国在香港的主权"不容置疑"。

  8月23日,蒋介石第3次致电杜鲁门,同意让步,不再坚持由他派代表去香港受降。他提出愿以中国战区最高统帅的名义,"授权一名英国军官"作为他的"代表"去香港受降,同时指定一名中国军官和一名美国军官作为他的代表前往参加受降式。 但是,即使蒋介石把话说到了这个程度,英国却仍然不领情。

  8月27日,蒋介石第4次致电杜鲁门,乞求美国出面调解,让英国人给他一点面子。蒋介石说,这是他所作出的"最后让步",无论如何希望杜鲁门总统"给予支持"。

  英国外交部见蒋介石坚持不让,而英国的实际目的也已经达到,于是决定稍作形式上的妥协,提出由夏悫代表英国政府和另一名英国军官代表中国战区最高统帅受降。蒋介石仍不同意,予以拒绝。英方又接着建议夏悫以同时代表英国政府和中国战区最高统帅的双重身份受降,蒋介石这才勉强表示同意。

  受降权上的中英争端总算了结了,不用说,这种了结方式对中国是有名无实,英国人开始正式受降--

  8月30日,夏悫少将率领特遣舰队,乘坐巡洋舰"史维苏尔"号,在海军航空兵的掩护下,由两艘驱逐舰和两艘潜水艇护航,浩浩荡荡开进了维多利亚港。

  8月31日,英国政府单方面宣布,由夏悫少将主持驻港日军投降,他将同时代表英国政府和中国战区总司令蒋介石,在日军投降书上签字。

  面对既成事实,蒋介石只好退而求其次,派代表与夏悫达成协议:中国政府同意英国方面接收驻港日军的正式投降,中国方面协助英军办理受降事宜;英国政府则同意:1、自成立协议之日起,到1947年8月15日止,国民党军队可以从广州进入香港,由香港登船北上到内战前线打中国共产党;2、九龙塘的部分民房可以租给国民党政府,作为过港北上的国民党部队的临时兵营;3、与此同时,驻港日军的武器装备,也将全部移交给国民党军队。

  在这些问题上,英国总算给了蒋介石一点"回扣",希望蒋介石吃了这些"回扣"也能因此消消气。

  9月16日,驻港日军司令正式在港督府向夏悫投降。签字之后,冈田梅吉少将取下了佩刀,以示日军被英、中、美、加四国解除了武装。全部仪式共15分钟。仪式完毕后,夏悫发表宣言,表示将致力于香港的复兴工作。然后举行升旗仪式。令人感慨不已的是, 在受降仪式上,对击败日本出力很少的英国,居然成了解放者,表现得神气活现;而浴血奋战达8年之久的中国代表.则形同虚设,冷落在一边。

  更令人扼腕长叹的是,在当时的形势下,国民党军队已有3个军集结九龙,要收复香港易如反掌。收回香港的大好契机,就这样被蒋介石稀里糊涂地弄"丢"了。 眼睁睁地看着米字旗又一次插满了香港岛,使作为主要战胜国的中国又一次蒙受了新的耻辱。

  至此,在港九抗战中并没有出过多少力的英国人,却完全接管了香港。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