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独立战争:美国人编出来的神话

热度88票  浏览4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6日 03:54

  一提到北美独立战争,多数人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华盛顿”、“莱克星敦的枪声”、“约克敦大捷”等字眼,我们今天要说的,正是这场被称为北美独立战争后一战的“约克敦大捷”。

  这场战役有什么好说的呢?不就是华盛顿率领士气高昂的大陆军横扫落叶一般击败英吗?是的,不过这种说法是在美国媒体控制了世界舆论以后的正式说法。

  而真正的历史,需要我们从非主流的僻角落,从那一个个枯燥的数据和记录中自己分析得出。

  (1)康华利所签的投降书

  首先让我们来看看英国人在约克敦签署的投降文件很长,英国方面签署文件是英军中将康华利伯爵和英国皇家海军约克河小舰队司令西蒙兹。美法“联军”方面则有三个人,一个是没有爵位的,所谓“美法联军总司令”的华盛顿,另外两个则是法国皇家军队的陆军中将罗尚博伯爵和海军中将格拉塞伯爵。

  奇怪吗?一项美国独立战争中最有决定意义的一场大决战的投降协定的签约人中,代表胜利一方签署文件的竟然只有一个“美国”人,法国人却有两个。更令人吃惊的是,这二位所率领的显然是法国正规军而非我们过去所知道的“志愿者”。

  也许有人会说,虽然法国人有两个,美国人只有一个,但是这个美国人可是大名鼎鼎的华盛顿,“美-法联合部队总司令”啊。

  哈,大家可别把这个“美-法联合部队”当成那种真正的“联军”,这里的美法联军是临时拼凑的,这个“总司令”与其说是拥有实权的指挥官还不如说是给英国人看的一个花瓶,在本文的后面我们将看到,华盛顿根本没有指挥过法国人。

  实际上,发起约克敦战役本身就是法国司令官自已作出的决定,决策过程华盛顿根本插不上手。法国司令官作出决定后,才迫使华盛顿不得不 “当机立断”地率领本部南下参战才最终成为法美主力部队的联合行动。所以说,当今多数历史书籍上所描述的华盛顿“高瞻远瞩”决策发动约克敦战役的故事根本就是放屁。

  (2)战役的背景

  1881年的春天,北美大陆的战局仍处在僵持状态,这种僵持状态是由英军统帅克林顿的既定战略所决定的。此时的英国海军占有绝对制海权,因此英国人几乎完全控制了以商贸为本的北美十三州的所有良港一――这等于是控制了北美十三州的脉门。既然已经控制了对方的脉门,那有何必多流血呢?于是克林顿因地制宜地制订了通过封锁,用流血最少的方式来取得最后的胜利。我们不得不指出,如果不是后来法国海军的突然出现,这将是―个非常高明并且也是完全能够成功的战略。

  正是在这种战略的指导下,南下攻克了由6000名美军正规军坚守的查尔斯顿,屠杀了 5000多名已经投降的美军官兵,接着连续击败美军之后,克林顿上将率领英年主力13000多人回到纽约“休息”,只派了康华利带上几千人留在南方扫荡。对当时的英军来说,把一支孤军留在远离主力的地方,只要能够得到海军的支援,就没有什么大的危险。几年前萨拉托加战役中英国人犯过的扫荡部队脱离舰队支援孤军深入的错误,现在他们不会再犯了。

  此时的北美大陆上,英国人的正规对手有两个,一是华盛顿率领的大陆军,一是罗尚博率领的法国特别远征军,他们都在等待法国海陆援军的到来。但1871年的5月,罗尚博的儿子带来了消息说由于海运风险太大,第二批5000名法国地面部队赶赴北美的行动已经取消,并且法国国王授权罗尚博本人 “便宜行事”。于是罗尚博只得自主地与华盛顿会谈讨论下一步的行动计划。华盛顿的军事指挥能力远不及他的名望那么高,他的军事思想完全是以占领城市为中心,几年来他一直想夺回被自己丢掉的纽约,现在他仍然坚持这一点。在后面的会议中,华盛顿一再坚持纽约是“目前情况下唯一可行的目标”,罗尚博勉强同意了华盛顿的作战计划。

  1781年7月初,按照既定的作战计划,法美两军在“白色平原”会师准备发动纽约战役。但是大陆军的情况显然让法国人大吃一惊,在当时一位法国炮兵中尉的记载中有如下的描述:“初次看到这支军队的时候我震惊了……他们没有制服,多数人衣衫褴缕,他们中的多数人光着脚。他们的形体各异,甚至有不到十四岁的孩子!!!”

  华盛顿带来的大陆军不仅装备低劣军容不整,更重要的是,罗尚博在法美军队会师后向法国当局的汇报里提到,“我们的友军还不到四千人”。

  在这种情况下,虽然华盛顿依然对发动纽约战役充满了期望,罗尚博作为―个参加过14次攻城战的职业军人,在观察了纽约的城防工事后,断然拒绝进攻纽约。取代军事行动的是经济行动――罗尚博把自己所掌握的现金的一半――12万里弗尔(银币)借给了华盛顿,让他去发军饷。

  这笔钱是非常关键的。就在几个月前,宾夕法尼亚的一线部队1300多人(占大陆军总兵力的十分之一)发动了兵变并向大陆会议所在地费城挺进。原因很简单,虽然大陆军也发军饷,但他们拿到手的大陆币纸币的币值等于是零。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法国人提供的这笔硬通货对提高约克敦战役中大陆军的士气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就在大陆军士兵为拿到了坚挺的法国银币而欢呼的同时,罗尚博决定放弃纽约战役,代之以主力向南攻击康华利。他不等华盛顿表态,就直接写信给法国海军上将格拉塞强烈建议说“向敌入进攻地点有两个:切萨皮克湾和纽约。西南风向和弗吉尼亚的危急形势,大概会使你选择切萨皮克湾,我们认为您在那里能够做出最大贡献。”

  8月14日,确切的消息传到了华盛顿的指挥部――格拉塞舰队将直接开到切萨皮克湾并将在那里卸载3000名法国陆军。于是,按照美国官方的说法,华盛顿“果断地决定”“率领美法联军”向南进军,进攻约克敦的康华利英军。

  就这样,约克敦战役拉开了序幕

  事实很明显,华盛顿参加约克敦战役九成以上是被法国军队强迫的,在这之前,他所有的努力都是围绕发动纽约战役而进行的。

  (3)双方兵力对比

  要了解一场战役,首先要知道双方的参战人数,经过一段时间的搜索,我们发现了几个不同的数据,为表示对美国人民的信任,我把其中美军人数最多的数据录翻译如下。这个数据来源于权威的马可版《美国革命人百科全书》第1248页。

  参战人数:

  大陆军步兵7290人]

  炮兵 514 人

  骑兵 176 人

  总计,大陆军7980人(笔者按:我所搜集到的其他资料里这个数字的最小数值为5645人)

  民兵 3153 人

  人员总计11133

  其中丧失战斗力人员(病) 1700人

  总计有效兵力(取整数) 9500人

  法国

  罗尚博部队 4000人

  圣西门部队 3000人

  海军陆战队 800人

  直接上岸参战的水兵1000人

  总计 8800人

  除此之外还有大约15000名法国舰队官兵在参与了整个战役的海上作战。

  总计,联军兵力18300人。

  英国

  战斗开始时“据报告”的军队人数

  包括德国雇佣军: 8885人

  据估计直接参战的海军官兵840人 (这里的海军官兵人数是根据向格拉塞投降的英国官兵名单估计得出)

  这样英国方面在战役开始时的军队估计人数9725人

  其中病员估计人数:1500人

  英国实际有效兵力 8225人

  我们也看到,参战的法国皇家陆军与华盛顿的大陆军的总人数持平,而参战的法国海军人数则事实上达到了法美联牛陆军人数的总和。

  在后面我们将看到,约克敦战役主要是由海战和炮战构成的,而海战的胜负最终决定了约克敦战役的结局,所以笔者很奇怪大多数海外资料和几乎百分百的国内资料在提及约克敦战役的双方力量对比时都不提法国海军的参战人数(即使是这本提到了法国海军参战人数的权威大百科仝书,在统计联军总兵力时显然也并没有加入法国海军的人数)。

  当然,还有更过分的,就是有些从美国的出版物把法美联军筛化成美军,或者好―点的,把法国特别远征军称作“志愿军”、“志士”,真不知道如果路易十六亲自指派并携带攻城炮成建制出动的特别远征军都算是“志愿军”的话,那那些在法国参战前真正志愿或者受雇来到北美参战的法国人算是什么?难道算是“幽灵军团”?

  (4)各方的火力对比

  在研讨了此次战役的人力数据后,我们再来看看此次战役的陆战十联军一方的火力数据。首先我们要明确一点,约克敦战役的陆上作战主要是炮战,在整个战役过程巾,除了10月14日联军为获取更优越的炮兵阵地而发动的一场800人的冲锋和10月16日英军尝试突围而发起一场350人的冲锋外,双力完全是用炮火进行“对话”的,因此炮火强弱决定了此次战役陆上战斗的结局。

  在一张约克敦战役的势态图中可以发现,在该图上,法军的阵地上有七个火炮的标记,美军阵地上只有两个火炮的标记,我们可以感性地知道两点,一是法军火炮至少比美军多了好多倍,二是法军火炮的位置显然比美军火炮的位置更靠前、更关键。

  然后我们再来考察一下具体数据。据统计。约克敦战役中联军在陆地上使用的大小火炮在375门以上(包括一些法国海军从船上拆下来并亲自操纵的火炮,格拉塞舰队的舰炮总数近2000门),其中美国炮兵总人数我们已经知道是514人,当时的一个标准炮组是16人,这样美国炮兵应该是拥有不超过32门火炮,而且他们使用的主要是从英国人手中夺取的杂样火炮。法国人则不然,法国当时火炮铸造水平世界第一,其火炮的威力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加上大威力攻城重炮,法军参战火炮达到343门以上,罗尚博的法国特别远征军还刚刚得到整整攻城重炮部队的加强,这支部队拥有43门威力惊人的攻城重炮――15门 24磅炮和28门 16磅炮,

  这样,我们计算得出,美国火炮数量占联军火炮总数的8.54%弱,而由于起关键作用的大威力攻城重炮部队百分百是法国人组成,所以美国炮兵部队的火力所占的百分比显然更低。

  稍有点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在要塞攻坚战中,一门大威力的攻城重炮比几门普通火炮更有用,再结合双方火炮数量上和炮兵战术素养上的差距进行综合考虑,我想关于美国人在这场关键性炮战中的角色,和所起的微不足道的作用,就不用多说个什么了。

  在了解了上面这些数据后,笔者介绍这次战役的真正情况就不会让大家太吃惊了。

  (5)各方的损失对比

  在对双方的参战人数进行比较后,我们再来比较一下双方的伤亡情况。布同一本书里,记录了这样的数据地面作战行动伤亡数字:

  美国:阵亡23,负伤65,总计125。

  法国:阵亡60,负伤193,总计253。

  英国:阵亡156,负伤326,总计552

  英国投降(包括非战斗人员):7241;另有840名海军人员向(法国舰队司令)格拉塞投降。

  德国雇佣兵伤亡未计。

  那么,这就是战斗的全部了吗?显然不是,笔者在此再次提醒,还有海上方面。

  围绕约克敦进行的英法两国海军封锁和反封锁的战斗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其间夹杂着多次小规模冲突,因此很难统计战损的总人数,笔者查到的一次较大的交火 ――1781年9月5日的交火中,英国方面就伤亡了336人,而法国方面的伤亡也有230人,但这显然不是双方海上作战损失的全部。笔者所能找到的最全的法军阵亡资料是镌刻在约克敦战役法国阵亡将士纪念碑上的名单,姓名总数是600个左右。如果这个数据是可靠的话,就意味着法国人在约克敦战役的海上作战行动中仅阵亡人数就超过了五百,根据一般的伤亡比例计算,法国海军的伤亡总人数应该超过两千。

  这样,法国部队在约克敦战役其间的海陆两方面的伤亡人数至少应该有2000―2500人。这个数字是美国部队在约克敦战役期间伤亡数字的20倍。

  (6)战役的结局

  法美联军于1781年的10月6日正式合围约克敦,9日开始正式炮击,从这以后直到17日康华利要求谈判,中间只有联军方面在14日发动的一次小规模冲锋和英军在16日发动的一次突围可以算是双方的交手战。其他时间双方完全是炮战,炮战的结局是约克敦英军无法对抗联军的炮火(主要是无法对抗法军的大威力攻城重炮)。

  其实多数书上对约克敦战役其间海上作战的忽略或者一笔带过不同。如果从整个战役的角度来看,约克敦战役的结局恰恰是在海战中决定的。因为约克敦是沿海城市,在拥有制海权的时间段里被“围困”的英国人可以很自由地从海上获得补给甚至进行军队的机动,所以如果没行制海权,所谓“围困”就只能是自欺欺人而已。

  这以前的历史也充分说明了这一点,由于大海完全被英国人控制,此前联军对类似沿海城市的进攻无一不遭到失败。出于这种历史的经验主义考虑,在得到联军即将进攻约克敦的消息后,约克敦英军守将康华利就大摇大摆地缩在约克敦等着联军来攻。

  而与之相对应的,在纽约的英军主帅克林顿也根本就不担心法美联军向约克敦的进军所以没有派出援军。不料这次联军的攻势非同寻常,法国海军在这次战役中进行的海上机动作战可以说是帆船时代西方舰队最杰出的一次海上机动作战,机动作战的结果是追击法国舰队的英国舰队在终于得到与法国舰队决战的机会时才发现自己的18条战列舰面对的是法国人的32条战列舰,于是,英国舰队不得不返回纽约搬救兵。

  而就在英国人短暂地丢失了切萨皮克湾制海权的这段时间里,法军把从西印度群岛运来的攻城重炮搬到距离康华利指挥部只有1829米的地方,对着英军阵地猛烈炮击,彻底摧毁了英军的所有城防工事。此时的康华利方才觉得不妙,但已回天无力,在由350名英军执行的一次试探性突围被法军击退后,康华利选择了投降。

  历史往往允满了黑色幽默,就在康华利投降的前一天,一支由25艘战列舰和7000名英国地面部队组成的增援部队,在克林顿的亲自率领下,已经从纽约港出发……

  关于这场战役的大结局我们还要澄清一个谣传,今天的很多书本上把那副著名的约克敦英军投降图诠释为“英军向华盛顿投降”。殊不知,当时英国司令康华利根本就不屑理睬美国司令华盛顿。

  谈判开始时,康华利想向法国司令罗尚博投降,这也不奇怪,除了法军是正规军外(英国人一直到1812年二次英美战争都没认为北美军队是正规军),毕竞两个人都是伯爵。而且在当时,英国还没承认美国独立,因此华盛顿在康华利心目中也只是类似中国农民战争里“贼”的概念,堂堂英国皇家军队的中将,拥有伯爵爵位的人,怎么可以向“贼”投降?

  但是罗尚博有意羞辱康利华,他拒绝接受康华利的投降,担任法美联军名义上的总司令一职的华盛顿去受降。于是康华利就“病”了,一直到投降仪式结束都没迈出过约克敦一步。英国的投降仪式转由他的副手奥哈拉将军主持,而华盛顿也做出了很自然的反应――美军的仪式由华盛顿的副手林肯负责。

  约克敦战役结束后,大陆军返回哈得逊河的营地,而法国军队则留在了约克敦和威廉斯堡地区,除了为应付英国军队的反攻以外,中国读者们必须注意到当时的欧洲军界仍然残留着胜利者占领战场的习惯。因此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当时的人对法军作为真正战役主力的一种肯定(当然显然还有深―层的考虑――只有法军才有能力对付英国人可能的反扑)。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