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军队建设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解放军首次将内陆部队拉赴高原练高寒山地作战

热度85票  浏览11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0月05日 18:03

     济南军区某团兵发中原,远赴数千公里,首次砺兵雪域高原,全面锤炼作战硬功。

  该团作为战争年代敢打善拼、战功赫赫的“铁拳团”,近年来先后出色完成了汶川抗震救灾、“跨越—2009”军演等10多次重大任务。在这次前所未有、一切未知的远征中,尽管山高氧低、艰险重重,但“铁拳团”官兵凭着铁的意志和作风,向极限发起一次次挑战和冲锋,收获了一串串丰硕的练兵之果。

  铁血奔涌

  3天驯服高原反应

  进驻海拔4500米以上高原训练场的当天,“铁拳团”官兵首项任务是一天内搭好30顶帐篷。

  “高原空手行走相当于内地负重20公斤,加上高原反应,走三步就得喘一喘,以往5分钟就能搭好一顶帐篷,这里20分钟也难完成!”七连连长徐晓鹏刚上山就产生了严重的高原反应,仍坚持组织连队安营扎寨。

  据了解,该团100%的官兵此前从未到过海拔3000米以上的地区,初来乍到,即便服用了抗高原反应药品, 90%以上官兵还是不同程度出现了头痛、嘴裂、呕吐、失眠等症状,但一想到时间紧、任务重,官兵之间就互相打气“坚持,坚持就是胜利。”

  “山高氧低,但‘铁拳团’官兵血液里含铁量高,撑得住!”团长魏德明诙谐地介绍,他们不仅按时盖起了两排整齐漂亮、功能齐全的“营房”,还在对面山坡上,用鹅卵石一笔一划地拼出了“高原砺精兵、雪域铸忠诚”十个醒目的大字。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炊事班好不容易做出了第一顿饭,官兵走进饭堂却傻了眼,由于气压低,水烧不开、饭煮不熟、菜炒不香,出笼的馒头又黑又硬,眼见许多战士吃了几口就要放碗筷,副团长吴朝社心生一计,以班为单位开展“吃馒头”比赛。

  这下热闹了,喊着号子、鼓着巴掌,一筐筐“铁疙瘩”硬是填进了官兵的肚子。一出饭堂,吴副团长就带人四处“取经”,很快掌握了一些“秘诀”,比如,蒸馒头时发面得加入少量奶粉、鸡蛋,先用高压锅蒸10分钟至7分熟,次日再蒸20分钟,直到“开花”才算熟透。

  3天后,官兵普遍反映“反应”不大了,团基础体能训练随之展开。第一项训练内容:轻装3000米跑。一开跑,该团这个项目纪录保持者、师“十大猛虎标兵”之一、七连四班长李永昌“嗖嗖”领先。谁想,没跑到2000米便晕倒在地。

  王牌折戟,全团顿时“炸”开了锅。团领导认为,训练拖不得,等不起,关键要尊重规律、科学施训。是夜,团领导机关一夜未眠,借鉴友邻部队高原训练成果,以氧饱和度、呼吸频率、血压等官兵人体机能参数作为组训重要依据,尽可能将人体机能参数相近的官兵编为一组训练,区分层次制定了“训练套餐”。

  新的组训模式备受青睐,仅用了短短一周时间,基础训练课目合格率达到95%,实现了高原病零重症、零住院。

  9月12日,团侦察分队前往海拔5700米的雪山之巅,锤炼走、打、吃、住、藏的能力。没有路,官兵只能循着牦牛走过的足迹向上攀爬,每走几步就感觉空气愈加稀薄,头痛、胸闷、恶心等反应加重,嘴唇和脸色呈现乌紫状。到达雪线抵近一看,其实是一层厚厚的冰川,只能用撬镐刨冰凿坑,手脚并用,艰难爬行。

  “快,拉我一下!”突然,战士王晓龙右脚踩偏不慎滑倒,双手死死抠住凸出的冰块,紧张气氛骤然加剧。“抓紧!抓紧!”不远的3名战友迅即拽住他,合力把他扯了上来,总算化险为夷。

  上午10时许,侦察分队顺利到达山顶,海拔测试仪显示为5786米。其他战友忙着构工伪装、目标侦察、引导打击等课目训练的同时,炊事员范曙超开始张罗午餐,一小瓶汽油混合牦牛粪作燃料,用放大镜引燃白磷生出火来,煮、炖、炒、煎,足足倒腾了近两个小时,终于做出了四菜一汤。

  午饭刚过,天空乌云滚滚,狂风大作,鹅毛大雪瞬间飘落,不一会儿眼前全是白茫茫的一片,为防止发生险情,官兵只好回撤。没想到,下山更费力,指挥员在前面探一段路,确定没有危险后再让大家跟进走一程,循环往复,跌跌撞撞,下到山脚竟比登上山顶多用了整整一个小时。

  深夜,气温骤降至零下5摄氏度,官兵被一阵急促的哨声惊醒。10分钟后,该团野外露营课目训练随之展开。

  露营地设在30公里外的一处峡谷旁。夜黑风高、山路崎岖,车队闭灯前行,异常颠簸,人人暗地里捏了一把汗。行至峡谷时,团领导突然下令“徒步急行军穿越峡谷”。由于灯火管制,官兵借助微光夜视仪探明路况,快速行进。

  夜宿荒原,狼嚎阵阵。班长云光红、战士马宗瑛刚上哨,便发现哨位不远处绿光点点,顺手电光望去,10多只狼或蹲或站、虎视眈眈。家住城市的云班长从没见过这个场景,内心发怯,好在他知道“狼怕强光”,吩咐小马找来两支强光手电。对峙一阵后,狼群悻悻而去。

  铁肩担当

  一招一式千锤百炼

  海拔5100米的某无名山口,狂风怒号,大雪纷飞。该团6种不同型号的火箭筒弹首次实打,因不适应环境,加之射手按照“老皇历”瞄准射击,命中率不到50%。

  高原条件下火器的环境变了,必须以变应变,团“神炮手”何胜华主动担起这些火箭筒弹在不同天候、不同海拔的性能测试。

  雪域高原,一天有四季,十里不同天。一天,时值火器在某高地测试进入关键阶段,何胜华突发高烧,军医建议住院治疗。权衡再三,他坚持前往,团领导只好安排军医随同。不巧的是,到现场后工作刚进展一半,天下起雨来,大家纷纷劝他回去休息,别把病情加重了,但他“倔”着硬撑到任务完成。

  历时一个月,何胜华先后区别8个不同海拔高度、阴晴雨雪不同天候,分别对这些火箭筒弹进行了数百次试验测试,耗费的心血、汗水凝集成了上千组数据信息,团里据此汇集的实用手册成了射手们的“掌中宝”,大大提高了高原条件下火箭筒弹的作战效能,直瞄打击精度提高近三成,杀伤效果提高近25%。

  庆功会上,何胜华说,作为内陆部队赴高原训练的先行者、趟路人,有责任、有担当做好这件事情,干不好有辱“铁拳团”的名声。

  在该团,有类似想法和行动的不止何胜华一人。团副参谋长李勇白天组织部队训练,晚上则加班加点研究轻武器单发精准速射、火炮简易射击、单甸地隐蔽伪装等一批适合高原地形特点的训练方法。据悉,该团先后采取人装试验、数据分析和对比论证等方法,对七大类武器装备、涉及单兵、分队的40多个训练课目进行了测试研练,摸索出了60多种高原条件下行之有效的训法打法。

  重任在肩,催生了李骞、杜帆和徐晓鹏等一批高原条件下组训“明白人”;千锤百炼,涌现出了“神炮排长”张松耀、“超视距”狙击手经龙等一批高原训练尖子。

  铁拳发力

  战马纵横险境绝地

  砰!砰!砰!随着3颗红色信号弹升空,一场加强装步连山地进攻战斗在某高原腹地打响。

  快速输送、机动支援、精确打击……铁流滚滚、硝烟弥漫的战场上,该团数辆某新型轮式步战车时而隐蔽集结,时而急速前出,时而与“敌”周旋,穿沟壑、越路障、闯险境,纵横驰骋,如履平地,成了最大的看点和亮点。

  这些“铁马”刚列装部队不久,是官兵的“宝贝疙瘩”,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显威高原,缘于该团下狠心、用狠劲,从难从严开展高原条件下新装备训练。

  和官兵一样,初上高原的“铁马”也出现了“水土不服”:缺氧,油料燃烧不充分,动力平均下降25%、射击精度下降24%、故障率增加30%。与内地相比,行进中排烟量明显过大,浓烟滚滚。官兵形象地说,“铁马”跑起来成了“黑马”,用起来成了“病驴”。

  建议纷至沓来:新装备造价不菲,信息化含量高,万一折腾坏了得不偿失;适应性训练嘛,新装备遛一遛、打一打就行了,没必要那么认真。团长魏德明态度异常鲜明:不仅要训,而且要真训实练、训有所获。为解决训练中遇到的难题,他还打电话邀请厂方专家前来指导。围绕“动得快、打得准、破得开、突得进、攻得下”等作战行动,采取找对手过招、开“诸葛亮会”等措施,检验和提高新装备的战法运用、指挥控制和装步协同等能力。

  俯仰角和超远距离射击,在平原地区都是新装备训练难点,放到高原条件下更是寸步难行。该团专门由一名团领导负责,带领官兵把步战车开到险境绝地,进行不同角度、不同高度和不同距离的射击研练,使难题迎刃而解。这次进攻战斗中,战车一边前出至某高地,一边在运动中打击“敌”目标,有效压制了对方火力。穿插至高地一隅后进行仰角射击,命中率100%。

  经过近一小时的激战,该团官兵驭“铁马”长驱直入,像一把尖刀插向“蓝军”阵地,全歼顽“敌”。

  我们有理由相信:初征高原,中原“铁拳”蓄势聚能,他日出击必将力如雷霆,威震雪域。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