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巴沙尔弟弟率装甲师以炮击加坦克方式平乱

热度105票  浏览10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3月19日 10:19

资料图:马赫尔阿萨德是巴沙尔的亲弟弟,不但直接指挥第四装甲师,还负责指挥共和国卫队乃至总统卫队“抵抗旅”,以及监管叙利亚军事情报局(SMI)。

尽管目前零星有一些政府军士兵哗变的现象,但巴沙尔依然掌控着军队的大权,这是巴沙尔政权的支撑,也是巴沙尔硬对国际社会及反对派压力的底气所在

据《华尔街日报》等媒体10日报道称,继叙利亚石油部副部长叛离政府的消息之后,又有15名政府军军官表示反对巴沙尔政权并出逃土耳其。但也有消息称,西方媒体以上的报道具有夸大成分,类似当时卡扎菲时期高级军官的“全面倒戈潮”目前在叙利亚尚未出现。

自从1971年出身少数族群――什叶派阿拉维派的哈菲兹阿萨德经政变夺取叙利亚最高权力后,他就全力将军队打造成“私人卫队”。直到今天,叙利亚政府军依然是阿萨德之子巴沙尔保住基业的关键。

曾多次对“阿拉伯之春”动乱走向做出准确预判的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明确指出,持续将近一年的反巴沙尔暴乱正朝着“巷战化”方向发展,“示威者演变成叛军,作为巴沙尔的‘金属外壳’的政府军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它能否继续效忠总统将决定这个国家的未来”。

亲弟弟率装甲师平定霍姆斯

目前,考验叙利亚政府军的“试金石”正出现在有“国门锁钥”之称的中部重镇霍姆斯。

以逊尼派为主的叙利亚反对派渴望控制这座处于黎巴嫩武器黑市――贝卡谷地与大马士革之间的咽喉城市,以便顺畅地获得海外援助。从今年2月3日夜起,霍姆斯激战突然升级,反政府的叙利亚自由军以纪念“哈马事件”30周年(1982年叙政府军镇压哈马市的穆兄会起义――编者注)的名义,突袭了市郊拉斯坦镇的叙利亚安全部队,把他们赶出塔尔比塞赫居民点,使差不多占霍姆斯城三分之二的区域处于叙利亚自由军的控制之下。当晚,巴沙尔向陆军(点击观看陆军影视作品《最高利益》)司令部下达严令,并委托亲弟弟马赫尔阿萨德统御看家的第4装甲师前往霍姆斯。

随后几日,叙军迅速启动攻势作战。而这支大马士革开来的第4装甲师成为进攻城区的主力,据卡塔尔半岛电视台记者描述,这支部队蜿蜒近10公里,其中包括至少100辆T-55、T-72坦克及大量装甲车、自行火炮。

不到5天时间,整个霍姆斯已完全在叙军重围之中。2月9日清晨开始,叙政府军剑指自由军指挥中枢――哈里迪耶赫,同时对尤特阿沙耶赫、因萨阿特、卡尔姆扎坦以及巴布塔迪姆地区进行向心攻击。

据半岛台透露,叙军的攻势像以往所有的巷战一样,是以“炮击+坦克”的方式进行,即通过密集的炮火压制,掩护有坦克和装甲车辆作依托的步兵进行逐街逐巷的搜索攻击。一名在巴布阿姆鲁地区为自由军服务的医生介绍,政府军还在己方阵地的高楼上布置了大量狙击手,“狙击手的射击比坦克炮击还要致命,因为狙击手能在1600米内射杀任何人”。

进入3月,政府军在霍姆斯的“战况”更是“捷报频传”。这支部队的展现出的强大战斗力,令叙利亚官方媒体对未来局势颇为乐观。有官方媒体甚至预测,“战事”有望在30天内平息。

外界策反并未发生决定作用

与其他发生动乱的中东国家一样,随着各地形势的蔓延,叙利亚军方的态度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值得注意的是,支持叙利亚反对派的美国、欧盟及被海湾阿拉伯国家支配的阿盟祭出屡试不爽的招数――策反,试图加速军队倒戈的步伐。

据美国詹金斯基金会(思想库)学报透露,由美国牵头的策反叙利亚高级军官计划从去年夏季开始便密集推进中,在美国、英国、法国、土耳其、沙特、约旦和卡塔尔都有所谓的“行动办公室”,每个办公室聚焦于来自各自族群和宗派叙利亚将领,这些将领的私人电话或指挥所电话往往接到神秘来电,有时也会接到电子邮件,所有内容都是“尽快离开巴沙尔,否则你会付出代价”。

而按照卡塔尔半岛电视台军事分析师伊斯梅尔卡胡提的说法:“以霍姆斯为代表的‘抵抗中心’正动摇着叙利亚军队的人心士气,主要由亲巴沙尔总统的阿拉维派控制的军官团正向多数为逊尼派军人的基层部队下达清剿反对派的命令,其部队的行动执行力值得怀疑,如果内战持续升级,叙军可能将无法保持统一。”

据悉,从叙利亚内乱升级以来,从政府军中叛逃的士兵已达数千人,他们构成叙利亚自由军的主体,就连叙利亚自由军创办人里亚德阿萨德都是原政府军里的空军上校,他们称巴沙尔真正有把握彻底掌控的恐怕只有一半的军队和人数约一万人的共和国卫队。

可是,连日来霍姆斯的“战事”表明,叙军尚未出现全面动摇的迹象,反对派的叛乱仍被局限在各个孤立据点,政府军依然能利用机动性、重武器乃至战术训练方面的优势把控全局。

依靠血缘与信仰打造的军队

叙利亚政府军为何如此忠诚?外界从这支部队的血缘与信仰上或许能看出几分端倪。

美国政治学家萨缪尔亨廷顿说过,在中东,国家一向软弱无力,它比家庭、宗教团体和统治阶级等还要弱,在叙利亚似乎也不例外,尽管有政党、议会和选举等形式,但阿萨德依然用传统的中东方式来维系统治,依靠家族、同乡、同僚组成的小集团治理国家。

英国《卫报》就曾披露,自从巴沙尔兄弟的父亲哈菲兹阿萨德于1970年通过政变上台后,叙利亚军队就被阿萨德家族严密控制着,类似装甲兵、炮兵等高技术兵种完全由本家族出身的什叶派阿拉维派和与之结盟的德鲁兹部落垄断。

至今,巴沙尔依然保持了叙利亚军队领导层的“少数族群传统”。阿拉维派在军中可以享受特别待遇,德鲁兹派和基督教少数派也在巴沙尔领导下的军队中拥有不错的发展前景。

在这之中,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马赫尔所指挥的第4装甲师。半岛电视台声称,该师长期受到优待,阿萨德家族历来从本国代尔祖尔油田所获得的收入中专门拨出一大笔钱来给他们,以保证部队士兵的生活来源和武器装备。

他们从南部的德拉,一直征战到沿海城市巴尼亚斯、中部的霍姆斯乃至北部的伊德利卜,目前正把主要力量放到该国重要的产粮区幼发拉底河谷,据传那里的逊尼派得到了来自沙特情报机关的资金和武器援助,企图形成“独立王国”。

与阿拉维派及德鲁兹部落相比,在总兵力约30万人的叙利亚军队中占60%的逊尼派(他们占全国总人口的75%),则很难进入最精锐的部队及掌握重武器的单位,在叙利亚军中升职机会也相对较少。逊尼派虽然在此次动乱中闹得最凶,但他们在军队里受到压制。

牢牢控制从父辈传下的“内卫部队”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叙利亚政府军中少数派别占据优势并非一朝一夕之事。而这,恐怕要追溯到上世纪20年代法国组建的“民防军”。

当时,法国根据《凡尔赛和约》获得叙利亚和黎巴嫩的“委任统治权”。在法国殖民统治时期,殖民者为了抗衡、制约占多数的逊尼派的民族主义,在军队内偏袒阿拉维派等宗教少数派,创建少数派部队。

阿拉维派青年很难通过正常途径改变社会和经济地位,服兵役是个人发展的绝佳机遇,于是纷纷从戎或就读军事学院,此外还有大量替主人服役的阿拉维仆人入伍,就这样叙利亚的军队慢慢成了阿拉维人的军队。

1970年11月23日,空军上校出身的阿萨德通过政变推翻了不得人心的老一辈军人政治家,他试图改变叙军“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不佳声誉,决心打造一支思想忠诚、素质高超的“阿萨德近卫军”。为此,阿萨德紧紧依靠苏联,获得大笔军事援助。

在1973年“赎罪日战争”爆发前,阿萨德利用苏联和古巴军事顾问清除军中异己,苏联顾问被请到营级部队,古巴顾问被请到军级,而就在外国顾问帮助重整叙军体制结构的同时,阿萨德巧妙地将更多的阿拉维派人士安插到军队各个要害部门。

然而,1984年底,阿萨德因中风住院,身为共和国卫队司令的里法特心生“抢班夺权”的歹念,阿萨德强撑病体,只身冲进里法特的军营,直接将其兵权剥夺。此后,阿萨德对共和国卫队的控制更加严密,不仅让自己的长子巴希尔(1994年因车祸身亡)继任共和国卫队司令,还特地又成立一个抵抗旅,这支内卫部队有5000余人,无论待遇和武器装备都与共和国卫队没有区别,但它直接听命于阿萨德,负责大马士革市中心、总统宫和其他敏感政府设施的警卫任务。

据披露,抵抗旅的典型军徽标志很特别,包括具有恐怖气息的骷髅头加两把弯刀交叉的徽章、蜥蜴迷彩、大红或橙色的贝雷帽,所有成员均参加过镇压国内武装叛乱或与以色列打过仗,该部队几乎全由阿拉维派志愿兵组成,身体强壮、训练有素,完全效忠阿萨德。

2000年,阿萨德去世后,其次子巴沙尔继任叙利亚总统,尽管他在政治开放与经济改革上比老父亲更具前卫意识,但对军队的控制丝毫没有减弱。尽管目前零星有一些政府军士兵哗变的现象,但巴沙尔依然掌控着军队的大权,这是巴沙尔政权的支撑,也是巴沙尔硬对国际社会压力,以及反对派的底气所在。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