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军事快报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保钓人士抵港受热烈欢迎 外交部交涉要回保钓船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京华时报   发布者:全球军事网
热度216票  浏览69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8月18日 14:23
8月17日,首批7名香港保钓人员在日本冲绳县那霸机场登机,乘坐香港航空航班,启程飞回香港。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官员说,被日方非法抓扣的14名中国香港“保钓”人士将于17日下午分两批启程回国。 新华社发(中国驻福冈总领事馆提供)
8月17日,首批7名香港保钓人员在日本冲绳县那霸机场登机,乘坐香港航空航班,启程飞回香港。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官员说,被日方非法抓扣的14名中国香港“保钓”人士将于17日下午分两批启程回国。 新华社发(中国驻福冈总领事馆提供)
8月17日,首批7名香港保钓人员在日本冲绳县那霸机场登机,乘坐香港航空航班,启程飞回香港。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官员说,被日方非法抓扣的14名中国香港“保钓”人士将于17日下午分两批启程回国。 新华社记者冯武勇摄

昨天上午,日本内阁就中国保钓人士登岛问题召开相关阁僚会议。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在会上再次听取了有关事件处理的报告,并确认了放还保钓人士的方针。

当天下午,14名保钓人士分两路踏上归程。其中7人从冲绳那霸机场乘飞机返回,于昨晚7点50分抵港。另外7人当晚乘飞机前往冲绳县石垣市,在检查和确认保钓船状态后乘船离开,预计回港航程需两至三天。

同日,外交部发言人秦刚就钓鱼岛问题发表谈话。他说,日方在钓鱼岛及其附近海域抓扣14名中国公民及所乘船只,这是对中国领土主权的严重侵犯,中国政府对此表示强烈谴责和抗议。

放人

日本阁僚会议决定放人

昨天上午,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藤村修在首相官邸举行的记者会上宣布,日本政府决定放还抓扣的14名中国香港保钓人士。

藤村说,当天上午,日本内阁召开了针对保钓人士登岛问题的相关阁僚会议。会上首相野田佳彦再次听取了有关事件处理的报告,并确认了放还保钓人士的方针。

藤村说,海上保安厅以未造成人员伤亡以及巡视船没有明显受损为由,不予追究保钓人士的刑事责任。冲绳县警方在对保钓船进行调查时也未发现武器和其他违法物品,冲绳县警方也作出了不追究保钓人士刑事责任的判断。

日方15日非法抓扣14名中国香港保钓人士,并于16日晚和17日上午先后分两批将14名保钓人士移交给福冈入境管理局那霸支局。

离日

七保钓人士从海路返港

当地时间昨天下午6点40分(北京时间下午5点40分)左右,七名保钓人员搭乘的香港快运航空UO657航班在那霸机场跑道滑行起飞。这七人中,包括登上钓鱼岛后遭日方非法抓扣的5名“保钓”人员和凤凰卫视两名记者。

另据中国驻日本使领馆工作人员介绍,包括保钓船只“启丰二号”船长和船员在内的其他七人也于17日晚些时候乘坐日方提供的飞机前往石垣市。在石垣市,他们已在检查“启丰二号”船体情况和确认出航安全后乘船从海路离开。

抵港

保钓人士受到热烈欢迎

昨晚7点50分,首批七名中国公民搭乘香港航空公司航班飞抵香港国际机场,顺利返回香港。这七名中国公民中包括两名媒体记者。记者在机场看到,大批传媒在抵港大堂外采访,也有香港市民带上鲜花迎接他们。

昨天下午,200多名媒体记者早早聚集香港国际机场。香港10家媒体架设卫星直播天线直播,日本等一些外国媒体在当地亦临时雇佣翻译进行报道。对此,香港国际机场加强了保安,警力和安保力量是平时的3倍左右,市民自发准备了鲜花,有香港人大代表自发来到机场到大厅等候。

昨晚8点,飞机降落香港国际机场,七名保钓人士走出机舱门时,就被入境处官员接到一个房间办手续。8点50分左右,七名保钓人士从专门通道走进机场,其中有保钓人士高举五星红旗,并喊出口号,现场沸腾,一片掌声和欢呼声,媒体的闪光灯闪个不停。

昨晚,香港特区政府发表声明,对在钓鱼岛被日方非法抓扣的七名中方人士安全返回以及另外七名中方人士将乘“启丰二号”返航表示欣慰。

后续

外交部交涉要回保钓船

香港特区政府昨晚发表声明称,保钓船“启丰二号”已返航,预计回港航程需两到三天。

特区政府发言人表示,衷心感谢中央政府、外交部、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及驻日大使馆对事件的高度关注,多次向日本政府提出严正交涉,敦促其立即无条件放人放船,并确保保钓人士的人身和财产安全。

政府发言人说:“特区政府入境事务处及驻东京经济贸易办事处人员昨日抵达冲绳那霸,配合我国驻日大使馆协助被扣留人士。特区政府人员获大使馆安排探望相关人士,得知他们身体及精神状况良好,并按个别人士的要求,为他们提供物资及协助联络家人等。”

发言人说,经外交部向日方交涉,“启丰二号”已获归还,预计回港航程约需两到三天。政府会继续密切留意情况,与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协作,提供一切可能的协助,务求相关人士及船只平安回港。

讲述

两个罪名不能接受 被戴手铐不能理解

移送过程被戴手铐

昨天下午5点半左右,凤凰卫视记者蒋晓峰等7人从日本那霸登机回国。在机舱里,蒋晓峰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保钓船能够到达钓鱼岛、被日本方面非法拘留的过程是可以想象的,并不意外,但日方采取的动作比较野蛮。

蒋晓峰说,日方给他们定了两条“罪名”,一个“罪名”是说保钓人士非法入境。“首先这个我不承认,因为钓鱼岛从来都是中国的领土,我们也多次跟他们抗辩过。”

日方给保钓人士定的另外一条“罪名”,是说他们非法登陆,“并不是我们要来那霸这个地方,是日本的船只把我们的船只逼停,下来20多个海上保安厅的特警,强行把我们押到那霸来的,所以说我们非法登陆也不成立”。蒋晓峰表示,日本方面应该负起自己的责任来。

蒋晓峰表示,虽然被扣押过程中并没有受到日方粗暴对待,“但他们把我们双手戴上手铐,我们是觉得不可理解的”。蒋晓峰说,在去拘留局的时候,他们一行9人均被戴上手铐,来机场的路上也被戴上手铐,而且是两个人被铐在一起。

准备离开时被扣押

昨晚8点,保钓人士乘坐的飞机抵达香港国际机场,蒋晓峰在机舱中再次接受媒体连线时表示,经历了16个小时被非法拘捕的过程,将近30个小时与大家失去联系,很高兴又可以重新上岗,将揭秘更多外人不知道的内情。

蒋晓峰说,在登岛成功后,在保钓人士准备退出钓鱼岛的时候,日方使用两条体积、性能、功能都比“启丰二号”强大的船只把他们逼停,然后把他们带到海上保安厅海上警卫舰上。

蒋晓峰说,他们一行9人都接受了调查,他和另外一名摄影记者是被海上保安厅带走,因执法对象不一样,受到了保安厅和日本移民局的调查,过程很繁杂,16日晚12点多才办完相关手续,日方提供了饮食。

拍摄素材均被扣压

“我们9个人被非法拘捕16个小时,我想强调一点,我们是作为记者出去。”蒋晓峰说,一方面,他们是代表中国人的立场,但另一个方面,他们也是记者的立场,但他们所拍摄的素材均被日方扣压。

返港后,在被媒体记者问到是否还会再去登岛时,蒋晓峰说:“其实保钓的方式和途径有很多种,和日本人斗争也需要策略。准确一点说,我们这次是完成了保钓的报道任务,船上的其他人是在完成宣誓主权、保钓的任务,我们全程是做一个跟踪拍摄记录的任务,但是很遗憾,日本方面对待中国的媒体比较粗暴,我们拍摄的资料被扣压。”

蒋晓峰表示,希望日本方面保管好他们拍摄的素材,“因为事实不容抹杀”。

中方表态

日方严重侵犯中国领土主权

外交部发言人秦刚昨天就钓鱼岛问题发表谈话。他说,8月15日,日方在钓鱼岛及其附近海域抓扣了14名中国公民及所乘船只,这是对中国领土主权的严重侵犯,在拦截中方船只过程中,日方舰船采取了夹击等危险行动,中国政府对此表示强烈谴责和抗议。

秦刚说,中国政府重申,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日方对中国公民采取的任何措施都是非法和无效的,改变不了钓鱼岛属于中国的事实,动摇不了中国政府和人民捍卫国家领土主权的坚定意志和决心。

秦刚表示,长期以来,中方从发展中日关系大局出发,一贯主张通过对话谈判妥善解决钓鱼岛问题。中方要求日方停止损害中国领土主权的行动,回到对话协商解决问题的正确轨道上来,以实际行动维护中日关系大局。

专家分析

日方“激进夺岛”可能性不大

此次中国保钓人士的登岛行为,将给中日关系带来哪些影响?日本是否会“报复性激进夺岛”?

香港亚太研究中心主任郑海麟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大。他分析说,这次登岛事件第二天就放人,也没按所谓日本的国内法处置,可看到背后中国强大的民意基础,以及中国政府的高调支持。

“这可能给日本一个信息,即中国现在对钓鱼岛不再沉默、不再容忍,这点跟以前不一样。”郑海麟说,中国政府此次态度较为强硬,且高调呼应民间保钓活动,说明政府不想回避,不想捂住矛盾,而是让问题暴露出来,证明其有能力应对,也有相应措施。

郑海麟认为,此次事件后,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可能有所调整。他分析认为,日方加强钓鱼岛国有化的步伐可能会放缓,因为这会刺激中国,带挑衅色彩,或引起更大反弹。所以他判断,日本对钓鱼岛加强巡逻、防卫等控制,阻止中国人再次登岛的可能性较大,自卫队或将配合海上保安厅,加强对周边海域的防卫。

中国下一步当如何应对?郑海麟认为,在处理中日关系上,应“先礼后兵”,以外交交涉为先,和日本多交涉,并以强大实力做后盾,同时在具体措施上有所作为,进一步加强国家主权意义上的宣示,派渔政船、海监船,甚至军舰去巡航。

“国家的行为比较重要,这对日本才有威慑力。”郑海麟说,登岛鼓舞了全球华人的信心,但也要适可而止,因其没国际法的效力。

保钓故事

墨水瓶当“武器”给他点颜色看看

世界华人保钓联盟秘书长李义强,8月3日在厦门组织召开了理事会,筹划此次保钓行动。会上,大家根据以往经验,认为登岛难度大,“成功率几乎微乎其微”,因此觉得只要进入钓鱼岛12海里内就是成功,“发出一种民间的声音”。

虽然没能一同出海,但李义强一直关注着前方动态。他昨天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次在保证人员和船只安全的情况下登岛,可以说行动非常成功。

四次出海憾未登岛

网上流传着一张钓鱼岛的照片,碧蓝的海平面上,一座岛屿露出一个三角形的侧面,覆盖着绿色的植被。“这张照片就是我拍的”,李义强去过钓鱼岛4次,没登过岛。

最近的一次,他距离岛屿仅几百米,“岛上有灌木丛、青草,远远望去,非常美丽,郁郁苍苍,我好想到上面去度假,乘乘凉、吹吹海风”。

钓鱼岛有多大?住在厦门的李义强举例说,面积约4.32平方公里的钓鱼岛,是鼓浪屿面积的2.5倍,所以如果绕钓鱼岛走一圈,可能得花上半天。

今年42岁的他,已从事保钓行动9年,现在是为数不多的“全职”保钓人士。从参与、策划再到组织民间保钓活动,他说是“偶然碰到”了这么一份责任,觉得应该担起来,里面有多大风险、难处,已不去计较。

“还有一个环节目前做不到,就是全身而退”,他觉得这可能是目前民间保钓的最难点,尽管上岛的方式方法很多,但不顾一切冲岛后,终难撤回,且这次行动势单力薄,因此能登岛已非常不易。

出海保钓生死与共

“大家都不容易,我们都很珍惜能走到一起的情分,出海的时候都是生死与共的。”李义强说。

出海有风险,但他们不会想着一定会怎样,“我会乐观地告诉大伙儿,行动上统一,减少不必要的意外,达到目的就好,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我们只是在经历这个过程”。

什么样的险不能去冒?李义强说,船上也是有规矩的,第一船上不能喝酒,第二风浪大的时候不要独自靠近船边,第三在冲突时行动听指挥,视日本人的冲击力而定进退,“安全首先是第一位,不管怎样,该撤退就撤退,来日方长”。

此次保钓,船上带了砖头,李义强说,这是为登岛准备的,哪怕很多时候是徒劳的,但“登岛是每个保钓人的夙愿”。但民间不能超越民间的范畴,他们给自己制定了这个标准。

用砖头做“武器”,只是一个反击,“无非砸在甲板上给他一些声响”。他透露,此前保钓人士也曾用弹弓,“打中对方后他们还哇哇叫,现在已经更加友善了”。

李义强记忆中最“狠”的招数是扔墨水瓶,出海时曾往船上运好几箱,“砸过去一片红、一片黑的,给他点颜色看看”,而最“笨”的招数是在船头洒洗洁精、倒油,当对方跳过来登船时自己滑倒,后来被高压水枪一冲什么都没了,“这东西浪费,不实用”。

坚持虽难不言放弃

曾经的网吧老板,如今几乎“弹尽粮绝”,参与民间保钓后,李义强投入了自己的房子、产业、积蓄,不求回报,也确无个人利益可求,甚至还有重重险阻。

“有时候心里不平衡,付出了不算,还得不到理解”,李义强说,这些年,保钓队伍中不少人离开了,“能坚持到今天的其实寥寥无几”。

为什么还坚持?“现在民间保钓还很艰难,如果这个时候像我这样的都退了,会带来负面影响,所以不轻易言退。”李义强说,他觉得钓鱼岛问题,可能不一定需要大家都来做,但需要有人做。

“保钓运动其实很复杂,两岸四地,愿意为钓鱼岛去奉献的这么一群有志之士,一起来做这个事,没有什么私心杂念,有一些共同理念,就是钓鱼岛的利益高于一切,坚持这个大原则。”李义强说,他们也给自己一个约束,就是“只做这件事儿”,“在钓鱼岛问题上尽一点自己的本分和责任,其实已经很难了”。

那么多年没有停下来,他“只是觉得仍需要自己去做,越困难的时候越需要人坚持”,但“从来没想过做这个一辈子”,觉得“这个东西总有个尽头的时候”。

李义强说,将来有一天会退出,继续做生意人,“我也不想过着这样一个贫穷的日子,重新做点小生意,脱贫致富,过小日子”。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