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热点评论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国军迷数量激增引国外关注 日忧激化尚武传统

热度130票  浏览49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2月13日 17:22

资料图中国军迷”在树上翘首以盼准备目睹国产歼-20战机试验

  本报驻英国、美国、日本、印度特约记者 孙微 温燕 卢昊 郭西山 本报记者 马俊

  为数众多的中国军事迷很难忘记1个月前中国歼-20试飞的那一幕。从去年底到今年1月11日,首部由中国军迷“现场直播”十多天的“中国隐形战斗机首飞”大戏展示在全世界面前,几乎关心中国军力发展的各国专家都是从中国军迷释放的这些信息中追寻歼-20的动态。数量和能量同时激增的中国军迷成了令西方国家和日印等邻国格外关注的一个新群体。《简氏防务周刊》的主编也曾承认,中国军迷的博客和相关军事网站是他们了解中国军事发展的重要途径。同样热情似火的军迷群体在很多国家都存在。美国军迷最早披露了美国未来太空战机的秘密变轨试验;日本军迷则不时受邀参与政府及军方的研讨会。但对于中国的这个群体,外界却猜测不断。有人说,中国是有意借军迷“泄露”军情,也有人在鼓吹军迷激增代表着中国社会正被激化的“民族主义”和“尚武传统”。对此,中国军迷和军事专家的回应是,培养民众对国防的关注无可厚非,且该大力提倡,中国军迷与中国军方的良性互动是好事,外界用不着那么紧张。

  简氏采纳中国军迷给歼-20的命名

  对中国军迷而言,成飞机场可以说是心中的圣地,歼-10、“枭龙”、歼-20等中国先进战机先后在这里测试。年近四十、在成都某公司当部门负责人的资深军迷“HK2000”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到了周末,只要天气好、适合飞行,他就去机场看看,这已经是一种习惯。他回忆说,1月11日歼-20首飞当天有上千人在机场周围“蹲守”,其中有一半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军事爱好者,如此痴迷和疯狂连他都始料不及。

  更让中国军迷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在网络上发的照片和视频一直吊着国外媒体以及关注中国军事动态的机构和专家的胃口。英国《卫报》等先是猜测照片是否真实,“因为照片由谁拍,为什么会透露给媒体,这些问题都没法弄清楚”;美国《华尔街日报》等接着猜测,歼-20隐形战机通过军迷的一举一动来“泄密”是不是中国军方“有意为之”;英国权威军事期刊《简氏防务周刊》1月19日的报道最能体现中国军迷对这次首飞的影响,在其头条文章中不仅全盘采用中国军迷拍摄的首飞图片,还接受了中国军迷给歼-20起的“黑丝带(Black Silk)”外号---因为第四代战斗机的简称“四代”谐音是“丝带”,而歼-20又是黑色涂装。

  中国歼-20试飞以及大量中国军迷的参与过程,也引发日本媒体的复杂议论。日本《每日新闻》等报道称,军迷本身和战机试飞的消息都值得关注,“从中国民间拍摄者的镜头中,世界了解了这一新战机的启动”,不仅显示出“中国市民社会的活跃程度”,而且“中国的国防透明程度看来需要得到重新的认知”。日本“搜索中国”网认为,这一过程显示了中国的国防动态越来越受到国内民间力量的关注,“能够捕捉到这些信息,说明普通民众阶层正在积极参与中国的军事化过程”。不过,也有日本舆论认为,中国军迷参与讨论国防,最终结果不是促进和平,而是进一步激化中国人的“民族主义”和“尚武传统”。

  重大事件催生数百万军迷

  “直播”歼-20首飞后,中国核心军迷的数量被国内外媒体估算有数百万之多。据《环球时报》记者调查,中国军迷各自喜好的方向千差万别,“专业水平”也参差不齐。比如在喜欢战史的军迷中,有人对各国精锐部队的战斗经历和番号变迁了如指掌;有人喜欢二战武器和历史,进而又划分出“哈德”、“哈苏”和“国粉”等不同派别。有些被称为“骨灰级”的核心军迷,他们在论坛上偶尔发布的信息和图片早在歼-20首飞前就引起国外的关注。《环球时报》记者2010年在位于伦敦的简氏集团总部采访时,《简氏防务周刊》主编费尔斯迪德承认,对相关中国军事网站和军迷博客上的信息进行分析和判断,是他们了解中国军事技术发展的重要途径。

  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众多“骨灰级”的中国军迷就聚集在“鼎盛军事论坛”,用只有资深军迷才懂的“黑话”交流,并上传真假难辨的消息和图片。据说,这是为防备论坛中充斥的那些刺探情报的境外“网特”。成立年代稍晚的“飞扬军事”专注于研究军事技术,时常会贴出国产新装备的图片,甚至还因为图片的使用权与加拿大《汉和防务评论》主编平可夫反复争论。

  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的中国军事问题专家加利·李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对中国军迷掌握的军事专业知识之深厚感到惊讶。西方猜测中国的军迷可能是专门学习军事技术的高校学生,或者是某些研究部门的专业人士。但据记者了解,军事论坛上活跃的“骨灰级”军迷中真正从事与军事相关行业的并不多,他们能对武器装备性能如数家珍,更多是因为兴趣而自行钻研的结果。在IT行业工作的资深军迷“木刀”说,中国军迷是伴随着一些重大事件成长起来的:1991年海湾战争、1996年台海演习、1999年中国驻南使馆被炸事件和国庆50周年阅兵、2003年伊拉克战争,还有美国战争大片《兄弟连》等上映、中国歼-10亮相等都催生了大批军迷。“木刀”说,现在国内有些军事类刊物也是军迷在办,作者群体里也有很大比例的人来自民间军事爱好者,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中国军迷的水平。

  对中国出现庞大规模的军迷现象,中国军事专家宋晓军认为,随着国民化教育的普及,中国老百姓关注的范围已从原先围绕自己身边的事拓展到关心国家命运等更广泛的空间。此外,中国的近代历史也让国人对外部安全的影响尤其敏感,因此中国军迷的增加,实际是一种文化的反映,体现的是中国物质化和工业化发展的缩影。

  西方人接触国防教育更容易

  在《环球时报》记者对多位国内军迷采访时,军迷“烽火”认为,中国军迷的专业程度与西方国家的军迷相比还有所欠缺。他说,例如国外民间有批天文爱好者持续跟踪太空中的所有卫星,然后每天在网站上公开更新其轨道。2010年,被称为未来太空战斗机的美国X-37B飞行器在太空中多次进行秘密变轨试验,最早披露这个动态的就是这些国外的民间天文爱好者。“木刀”认为,西方国家的军迷接触武器装备的机会更多一些,比如美军在很多地方都有开放日,军迷可以直接接触各种装备。“烽火”认为,作为军迷的启蒙教育,国外接触国防和军事教育要比中国容易。例如欧洲的军事纪念和展览设施远比中国多,甚至会进到社区内,很多地方的墙上还有本地入伍阵亡者名碑。

  “军迷实际上就是一群有自己喜好的人而已,和有的人喜欢邮票、有的人喜欢户外运动是一样的。”“木刀”这样告诉记者。他认为,外界不应该也不需要对中国军迷保持警惕。不过,在资深军迷们看来,尽管中国军迷规模快速膨胀,但很多人的“专业素质”和军事知识还不够。军迷“蓝胖”说,有些军事爱好者胡乱吹嘘中国军力,反而为国外炒作“中国军事威胁论”提供了素材。

  同中国一样,日印等邻国都有特殊的军迷群体。在日本冲绳,嘉手纳空军基地旁边有一个商业楼的顶层经常聚集着日本军迷。此外,普天间机场旁边的嘉数高台公园的瞭望台,也是日本军迷观测美军战机起降的绝佳地点。日本军迷团体很受日本军方和社会的重视,他们认为这种军迷组织是加强国防宣传和“养兵于民”的重要手段。著名的“战之魂”军迷团体大约有15万会员,一些骨干经常参加军方和政府组织的各种研讨,他们的意见很受重视。就专业水准而言,日本军迷热衷于模型制作和所谓的“战略推演”,其中中国的枪械和军事装备,以及与中国相关的“未来亚太战争”的推演都是“研究重点”。

  印度也是一个军迷众多的国家,该国有《印度防务评论》、《烈火》、《印度地面战争研究中心杂志》等十多家军事期刊。中国试飞歼-20以及中国军迷的热情也引起不少印度军迷的关注,他们在《印度时报》等网站上留言,特别是对印度造不出新一代战机感到失望。军迷“拉帕特”说,印度还要再等10到15年才能制造出世界一流的战斗机。他认为,所谓的印度人才大部分是软件行业的工程师,而中国与俄罗斯的科学家更多,因此才能研制出战机这样的“终端产品”。军迷“拉珠”说:“我希望我的国家成为强大的、受尊重的国家,但每天希望都在破灭。我们政府用了几十年时间来决定制造什么样的飞机,却总是在腐败丑闻中走走停停。”

  军迷与军方互动是好事

  由于中国目前还没有形成在研军品信息公开的机制,因此中国军迷对歼-20首飞的“直播”,被西方猜测是中国政府在试验通过非官方的途径来增加军事透明度。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的加利·李解释说,如果中国正式宣布歼-20试飞,很有可能被西方解读为“武力恫吓”或者是为了针对某一具体国家。相反,通过这种非官方透露给国内军事迷的方式,一方面让世界了解中国军事的最新发展,另一方面避免给西方的“中国军事威胁论”以新口实。他认为:“中国的这种低调处理方式目前是世界上独有的。”也有国外专家认为,一个自信的大国,没有必要通过网民、军事迷来向外界传播军事和国防动态。美国海军分析中心副总裁冯德威谈到中国军迷直播歼-20首飞时表示:“在美国也有很多像中国军迷一样的军事迷,这是一个全球现象。”

  事实上,类似中国军迷“直播”歼-20首飞的情况,在美国曾出现过。美国空军在内华达州神秘的“51区”附近有一个秘密基地,U-2、SR-71侦察机和F-117隐形战斗机等绝密飞行器都曾在这里进行测试。据1992年美国《时代》杂志披露,美空军在该基地测试一种最快能达6倍音速的高空隐形侦察机“曙光女神”,结果大批美国航空爱好者整天守在附近,同时各种所谓“曙光女神”的照片也到处传播,迫使美国空军和国家侦察办公室出面否认。

  中国军迷激增,也让人担心会不会出现军事泄密事件,甚至影响到国家的国防发展。对此,军迷“HK2000”表示,飞机一上天,在现代社会发达的信息传播条件下,基本外形是不可能保密的。军迷“木刀”说,军迷说到底不过是一种文化力量的体现,不可能也不应该成为左右国家政策的力量。冯德威同样认为,中国军迷不会泄露什么重要的军事机密,因为“无密可泄”。中国军方也不会听从军迷的意见研制新型武器。他认为,中国军迷与中国军方互动是件好事,会增加中国军队的开放和透明度。冯德威甚至建议:“中国人民解放军可以从这些很聪明、很阳光的军迷中招募后备役力量。”

  加利·李认为,中国最核心的军事情报仍保守得相当严密,同时,中国政府正迅速学习怎样把军事迷的作用发挥到最大,例如,透露有必要透露的信息。此外,中国军迷还能帮助军方收集国外公开的军事信息。他认为,中国军迷也会对中国军方的某些事务提建设性批评。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