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综合频道 >> 动态报道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参考消息:中东乱局隐现美国战略“黑手”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新华网   发布者:全球军事网
热度101票  浏览67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2月24日 09:11

  美无视“不干涉别国内政”准则

  【俄罗斯战略文化基金会网站2月22日文章】题:自由———就是我们来的时候!

  美国国务院以金钱润滑的强大机器一刻也没有停止在敌国和友国的破坏工作,美国对外政策的“民主独裁”心理就是这样。

  美国整个外交机构和整套实施外交政策的机器一刻不停地在美国外交官所到之处灌输“美国思维”和“顺从美国”的思想。“民主=我们”的公式意在向全世界指出,如果没有美国,如果不以美国的利益、目标和需求为上,这位“穿着美国制服的女士”(指民主)就根本不会存在。

  最近几周在阿拉伯国家发生的戏剧性事件再次表明,美国毫不理会诸如不干涉主权国家内政的准则,它将一批“独裁者”从昔日的朋友名单中删除,以便安排“人民选出的”新独裁者。

  显然,只要有助于解决美国面临的问题,美国国务院愿意看到别人广场上的人群和鲜血。从这个意义上说,“从内部”巧妙发起的革命不失为一种理想工具。英国《每日电讯报》称,美国秘密支持了埃及的异见者,他们3年前向华盛顿承诺在2011年组织“政权更替”运动。

  2008年4月6日,超过10万名埃及网民决定通过“脸谱”社交网站支持大迈哈莱市的工人罢工,这场运动随后发展为全国性罢工。这也成为“4月6日”青年运动成立的推动力。《每日电讯报》证实,“4月6日”运动得到了华盛顿的关注。2008年12月初,他们中的一些人受邀前往纽约与来自全球的青年领袖见面,一批高级专家也被召来“寻找利用数字技术推动自由和公平,反对暴力、极端主义和压迫的最佳手段”。这次会议提出,来自15国的17个青年组织“应当建立青年运动联盟”。

  《每日电讯报》称,这个联盟已经建立起来。“脸谱”、谷歌、YouTube、M TV等美国公司以及为美国政府培养年轻接班人的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直接参与了该联盟的建立。

  在导致穆巴拉克总统下台的开罗骚乱中捕捉“4月6日”运动的身影本是一件有趣的事,遗憾的是现在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但可以认定,3年前正是该运动的领袖在纽约向美国国务院承诺要在2011年大选之前“推翻政权”。

  华盛顿“看碟下菜”显标准双重

  【美国《纽约时报》2月16日文章】题:美国在对待伊朗和巴林的骚乱时遵循两种路线

  近来,两个惹上麻烦的国家为避免出现让埃及政府倒台的那种情况,都采取了镇压抗议者等做法。对于这两国政府,奥巴马政府的反应截然不同。

  对伊朗这个受到制裁却依然发展使它与西方发生分歧的核计划的国家,奥巴马政府可以说是在鼓励抗议者走上街头。而对巴林这个重要的战略盟友,美国政府则敦促该国国王消除人民的不满。在15日举行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这两种态度得到了生动的体现。

  奥巴马总统指责伊朗领导人虚伪,说他们起初鼓励埃及的抗议活动,称其为伊朗本国革命的继续,接下来却对以此为理由走上街头的伊朗人实施镇压。他接着敦促抗议者鼓起“勇气,从而表达自身对进一步的自由和更具代表性的政府的渴望”。但在谈到包括巴林在内的其他政局动荡的国家时,奥巴马却给这些国家的政府而不是抗议者提出了建议,解释该地区的外交已经到了非常棘手的地步。

  奥巴马针对伊朗的讲话是他为鼓动街头抗议活动而发表的最为激烈的言论。因为美国官员现在看到一个机会,即能够借此扩大伊朗社会的分歧,并让毛拉们的日子更加不好过。美国政府一名高官近日坚称:“这并非政权更迭策略。不过公平地讲,这是在利用已经存在的裂痕。”

  不过,美国与该地区其他国家打交道更为复杂,特别是如果它们是战略盟友的话,埃及就是这种情况。在巴林问题上也同样复杂,这个岛国是美国海军第五舰队的驻扎地。

  巴林有两名抗议者遇害。但奥巴马并没有提到巴林的暴力活动,而是划清了埃及成功的起义和伊朗2009年镇压行动之间的区别。他说:“不同之处在于伊朗政府的反应,它的反应是射杀、殴打和逮捕民众。”

  美国政府的一名高官也说,伊朗和巴林之间有着极大的不同。美国政府谴责任何地方发生的暴力活动。但他同时说,巴林国王哈马德对有人遇害作出反应,要求展开调查,并承诺继续推进政治改革进程。

  哈马德在孤立伊朗方面一直是美国的坚定盟友;事实上,在维基揭秘网公布的文件中,美国外交官援引了他敦促美国袭击伊朗核设施的原话。

  西方要推行“中东马歇尔计划”?

  【英国《泰晤士报》网站2月21日文章】题:经济援助有助于民主在阿拉伯世界出现

  阿拉伯国家的起义是个历史性时刻。但个中危险在于,一连串的政治变动会像1848年欧洲大革命一样引起极端保守派的强烈反对。西方国家应该勇敢采取行动向阿拉伯改革者表明,他们冒的风险将迅速得到回报。这将发出团结一致的信号,而且成本并不高。

  西方国家应该效仿的是美国支持欧洲战后重建的马歇尔计划。20世纪40年代后期的决策者知道,一个自由繁荣的欧洲意义重大。他们的继任者需要了解阿拉伯世界存在的风险:那里缺乏表达不同政治意见的出口,这种状况刺激了伊斯兰恐怖主义的发展。许下援助承诺可能与美国国会———很可能还包括欧洲各国议会———的一些观点相抵触,但它毫无疑问将符合民主国家的利益。

  欧盟高级代表凯瑟琳·阿什顿本周将在布鲁塞尔召开多边会议,她的这种做法值得表扬,但此次会议一定不能变成清谈会。即使在这个阶段,各方还是可以作出具体承诺。本财政年度美国对中东援助将达到70亿美元,其中不包括伊拉克重建费用。受援大户是安保需求强烈的以色列和接受大约20亿美元援助的埃及,其他主要受援国包括约旦、巴勒斯坦和黎巴嫩等。这笔资金与奥巴马政府高达7870亿美元的国内经济刺激计划等开支相比完全是小巫见大巫。

  向中东地区新兴民主国家提供100亿美元的多边经济援助将向它们表明,进行制度改革是有回报的。这笔资金并不包括军事援助,而且欧洲国家应该贡献一部分。一些军事援助项目可能被支持企业界发展的项目所取代。但是,主要的改革将是帮助阿拉伯经济融入全球市场。对阿拉伯国家来说,这一变化起到的作用将与在许多东南亚国家起到的作用如出一辙。

  这就要求改变西方援助的分配方式———这些援助过去经常与和平谈判联系在一起。当然了,和平也事关重大,但将援助与经济改革和民主制度发展联系起来会更好。

  这并不是在意识形态方面强制推行西方发展模式,而是承认竞争压力有助于创造财富。这就是改善阿拉伯人民境遇和维护西方民主国家安全的战场所在。富有见地而又慷慨大方的介入措施可能被证明是具有决定意义的。(来源:参考消息)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