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中国军情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评论称上合组织扩大存风险 中国不满俄武装越南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法制文萃报   发布者:武居玄
热度94票  浏览24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0月11日 20:43

  武居玄

  上海合作组织正经历成长的烦恼

  今年6月,上海合作组织在哈萨克斯坦的年度峰会上举行了该组织成立十周年纪念活动。在过去的10年时间里,在俄罗斯中国“双发动机”的推动之下,这个区域安全组织已经成长壮大。

  在上合组织峰会之后,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访问了莫斯科,拉开了中俄签署友好条约十周年庆祝活动的帷幕。

  在莫斯科和北京看来,值得庆祝的东西很多,这两个十周年的纪念也让中俄两国有时间停下来,思考下一步将迈向何方。

  香港《亚洲时报》的分析文章认为,上合组织正在进入“发展时期的阵痛”,尽管中国和俄罗斯已经将他们的“战略伙伴关系”,提升到“全面的战略合作与伙伴关系”,但这也掩盖不住中俄之间逐渐扩大的分歧,未来中俄是密切配合逐渐弥合分歧,还是任凭分歧升级最后各奔东西,这将对世界地缘政治格局带来巨大影响。

  上合组织如扩大规模有风险

  2011年6月14日到15日,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上合组织举行了成立十周年庆祝活动。此时此刻,上合组织有足够的理由去欢庆。由最初6个国家——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于2001年6月创建的这个地区组织,已经成功扩展了4个观察员国——蒙古、伊朗印度巴基斯坦,两个对话伙伴国——白俄罗斯和斯里兰卡,和一个阿富汗“联络组”。

  上合组织正式成员国所占的土地面积大约为3000万平方公里,加起来占整个欧亚大陆的五分之三,人口数量达到15亿,是全球人口的四分之一。如果观察员国和对话伙伴国也包括在内,上合组织代表着大约全球一半的人口,国土面积占据欧亚大陆的一大半。即便把这些数据放在一边,随着在区域的影响越来越大,上合组织已完全确立了自己的地位。

  在阿斯塔纳,有消息称,上合组织成员国领导人就“上海合作组织”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以及一些关键的地区性和全球问题,进行了“深度交流”。他们相信,上合组织已经度过了自己的“幼年”时期,将进一步发展、成熟。尤为重要的是,在维护安全和推动社会经济发展方面,上合组织已经成了一个有效的机制。

  不过,上合组织正在经历成长的阵痛。首先面临的问题是,上合组织是否应该进一步扩大规模。在过去的十年时间里,上合组织显著的成长大部分是在“外围”,这意味着这个安全组织将“触角”伸向数个其他地区性国家,建立起“二级”关系。上合组织的核心成员国仍然没有改变,但是否应该将这个地区性安全组织进一步扩大呢?在这个问题上中国与俄罗斯的态度显然不同。

  在观察员国中,成为正式成员国呼声最高的当属伊朗和印度,俄罗斯一直希望将这两个国家纳入上合组织。《亚洲时报》的文章认为,实际上,上合组织扩大有很大风险。如果接纳伊朗这样的新成员,这种风险就会产生。在这种情况下,上合组织就会卷入美国与伊朗的对抗。

  事实上,俄罗斯早在2007年就对接收伊朗为新成员国有兴趣。俄外长拉夫罗夫曾在上合组织外长会晤上指出:“考虑到早先做出的暂停接纳新成员的决定,必须同观察员国展开卓有成效的工作。应该承认的是,这些国家已经开始对仅仅礼仪性地出席上合组织部分活动表示失望。”

  中俄能否化解矛盾

  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哈萨克斯坦等中亚国家经济陷入困境。中国向哈萨克斯坦等国提供了大笔贷款帮助这些国家恢复经济,这使得中国在上合组织和中亚地区的影响随之扩大。俄媒体说,俄罗斯担忧中国扩大影响,但单方面巩固自己在上合组织中的地位又感到力不从心,因此引进印度等第三股力量进入上合组织可帮助俄罗斯平衡中国影响。

  这次阿斯塔纳峰会的一个议题是该组织的扩充。印度和巴基斯坦都已经递交了希望成为上合组织正式成员的申请。俄罗斯媒体说,考虑到印度和中国的复杂关系,以及中国同巴基斯坦的友谊,印度加入上合组织想获得中国同意将很难,但俄罗斯会竭尽全力支持印度。

  除了在增加成员问题上的分歧,中俄两国在上合组织偏重地区安全还是经济合作问题上也存在分歧。《亚洲时报》的文章称,以往更偏向于经济合作的中国如今更重视上合组织在安全与地区稳定方面的功能。但俄罗斯在中亚地区已经拥有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因此更希望加大上合组织在经济合作方面的作用。今年9月中旬,上海合作组织商务俱乐部会议在贝加尔湖畔的俄罗斯伊尔库茨克市结束。俄罗斯总统办公厅主任纳雷什金在会议上一一列举了上合组织的一些主要合作项目,包括成立风险投资基金会、组建上合组织大学和能源俱乐部、在上合组织范围内成立评级机构等等。但分析人士说,伊尔库茨克的这次会议再次显示,由于主要成员中国同俄罗斯的分歧矛盾,上合组织的许多提议和项目仅是纸上谈兵。

  俄罗斯媒体称,中、俄之间的分歧反映了这两个主要成员国都极力想控制上合组织,并试图以自己的方式来扩大在该组织中的影响。然而,俄罗斯战略问题专家查里辛说:“中俄双方会采用政治手段,通过磋商谈判来划分在上合组织内的影响范围。两国之间的分歧会被严格局限在一个范围内,而不会扩散,因为无论是中国还是俄罗斯等其他国家,都不希望因为分歧矛盾影响这一地区的稳定。”

  利比亚问题:俄罗斯政策突然转向

  在国际事务方面,另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是莫斯科和北京在一些领域内缺乏一致意见和协作。例如,在一个月的时间里,莫斯科突然改变了自己的政策,从5月初批评西方在利比亚展开军事行动,到6月初加入“讨伐卡扎菲”的阵营,从而令中国独自面对西方的压力。显而易见,莫斯科并未就这一决策改变提前通知北京,因为新华社在报道梅德韦杰夫宣布“加入西方国家阵营”时采用了“令人震惊”一词。

  不难看出,被出卖和沮丧的感觉在中国心里迅速上升。八国集团峰会数天之后,中国的一位评论员在文章中表示,“俄罗斯从来都不可靠。在几乎所有涉及俄罗斯利益的重大国际事件上——从北约的东扩和上世纪90年代的巴尔干危机,到伊拉克战争和21世纪的其他国际冲突,俄罗斯总是先以强硬态度面对西方,之后立场逐渐变软。莫斯科总是选择以公开的战略竞赛去掩盖秘密的交易;为了追求自己的利益,莫斯科很可能会牺牲合作伙伴。”

  正是由于俄罗斯改变立场,中国也不得不调整自己关于利比亚问题的姿态,以保护自己在当地的投资(大约190亿美元)。今年6月初,中国宣布开始与利比亚反对派进行接触。

  中国对俄罗斯突然改变政策的不满,在俄罗斯媒体的报道中得到完全体现。尽管如此,在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6月中旬访问莫斯科之前,俄罗斯官员也曾呼吁通过政治途径解决利比亚问题。在就国际事务的联合宣言中,胡锦涛和梅德韦杰夫重申了对利比亚问题的共同立场。

  然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俄罗斯至少已经部分偏离了上述关于利比亚的政策,而在20天前,莫斯科还口口声声支持卡扎菲。

  从那时起,俄罗斯官员似乎从梅德韦杰夫支持北约的立场开始后撤。7月15日,俄罗斯外交部一名发言人称,俄罗斯在利比亚危机中的立场并未改变,并表示联合国应该在解决这场冲突中扮演中心角色。在7月底,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批评美国和其他国家承认反对派的全国过渡委员会是利比亚的合法政府,他们在这场利比亚内战中正在偏袒某一方。

  到8月底,当反对派一步步逼近利比亚首都的黎波里,俄罗斯官员开始对北约在利比亚的行动有些惊慌。俄罗斯驻北约代表迪米特里·罗格津公开指责北约将地面部队派入利比亚,违反了联合国安理会的1973号决议。随着卡扎菲政权的迅速倒台,叙利亚正成为西方的新目标,俄罗斯和中国的外交人员正在这一问题上加紧协调双方立场。

  8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俄罗斯外交部副部长Alexei Borodavkin两次与中国驻俄罗斯大使李辉碰面。双方似乎在有关利比亚和叙利亚的问题上重新形成了更加一致的政策,他们重新证实了中俄两国反对别国干涉叙利亚事务。Borodavkin还通知李辉,俄罗斯在利比亚问题上的解决途径,以及在利比亚的独立自主、主权领土完整问题上采取政治解决的必要性。

  武装越南令中国尴尬

  如果中国对俄罗斯迅速调整利比亚政策不满意,那么俄罗斯接连向越南出售武器可能已经触发了北京越来越大的怒气。

  到2009年12月,越南已经成为俄罗斯最大的武器购买国之一。越南订购了6艘俄罗斯“基洛”级潜艇和12架苏-30战斗机。越南与俄罗斯的潜艇交易,是后苏联时代俄国人获得的第二大潜艇订单(第一大订单是2002年中国购买8艘“基洛”级潜艇)。这也是河内在越战之后签署的最大一笔军火贸易。到今年8月底,越南已经从俄罗斯接收了第二艘也是最后一艘“猎豹”级导弹护卫舰。2006年12月,越南订购了两艘俄罗斯“猎豹”级导弹护卫舰,总金额为3.5亿美元。期间,俄罗斯一家巡航导弹生产商曾与越南海军商谈出口“堡垒”机动式岸基导弹系统,该导弹设计用于摧毁各种型号的水面舰艇。有报道称,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对这家公司给予了“个人首肯”,并且这笔订单很可能会从俄罗斯政府方面得到一笔贷款。俄罗斯与越南的武器交易发生的时间,正是中国与几个东盟国家,因南海问题而关系紧张的时候。

  尽管一些观察家并不认为越南采购武器会迅速影响中国的利益,但在互联网论坛上,很少有人希望看到这两个中国邻国之间继续开展军火贸易,从而加大中国收复南海的代价。中国官员和媒体一直保持克制态度,避免公开批评俄罗斯对越南出售武器。

  中俄军事关系稳固同时也面临考验

  尽管北京对俄罗斯在利比亚和越南问题上的政策不太满意,但在军事关系上中俄两国在这个夏天并未陷入低谷。7月初,俄罗斯国营军火出口公司签署合同,向中国出口价值达5亿美元的飞机发动机。这种AL-31型发动机目前专门用于配备歼-10战斗机。此前,这种发动机还分别在2003年、2007年和2009三次出售给中国,数量分别为54台、100台和122台。

  7月底至8月初,中国海军两艘战舰——“郑和”号训练舰和“洛阳”号导弹护卫舰对俄罗斯符拉迪沃斯托克港进行了为期4天的访问。中国海军舰艇编队的指挥官是北海舰队司令员田中中将。

  今年8月初,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陈炳德应邀,对俄罗斯进行了为期六天的访问。在莫斯科,陈炳德与马卡罗夫举行了会谈,会见了俄罗斯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还访问了莫斯科的一个俄军步兵旅。陈炳德和马卡罗夫签署了一份合作备忘录,两军将于2012年举行海军联合军事演习。马卡罗夫表示,“我们认为中国是一个大国,国际安全问题如果没有中国的参加就无法得到解决”,他还描述中俄两国的关系是值得“信赖的”。

  这次访问结束时发表了关于两国军事关系的联合声明。这份文件称,中俄两国都同意进一步加强各种层级的军事交流,保持战略协作,以便更好地应对来自地区和全球安全问题的新挑战和新威胁。

  中俄两军下一轮对话将于2011年底在北京举行。陈炳德的访俄之行被中俄两国媒体广为报道。与不断努力提高双边政治关系(方向是建立“全面的”战略伙伴关系)形成对比,中俄两军的关系在过去几年里有了充分地改变。

  一个重大变化是,在整个军事关系中,俄罗斯向中国出售武器所发挥的影响已经下降。中国不再购买大量的整套武器系统,例如苏霍伊系列战斗机/轰炸机、“基洛”级潜艇、伊尔-76系列军用运输机等。这主要有两个原因:首先是俄罗斯不愿意出售更先进的系统,其次是中国的军事研发能力正在不断提高。

  未来,俄罗斯向中国出口整体武器系统的可能性仍然存在。然而,中国更有兴趣获得某种技术,并展开合作研发。陈炳德将军在访问俄罗斯时明确表明了中国进一步加强与俄罗斯及其他国家军事关系的这一目标。俄罗斯是陈炳德三国之行的第一站,之后他又前往乌克兰和以色列进行访问。

  虽然中国与乌克兰军事技术合作发展迅速,但以色列仍是中国军队获取先进军事技术的最大潜在来源之一。在乌克兰和以色列,陈炳德和中国军事代表团都受到了热情地欢迎。

  此外,陈炳德访问乌克兰之前,胡锦涛刚刚对乌克兰进行了正式访问,这也是十年来中国国家主席首次访问该国。在访问期间,中乌两国商谈了大规模经济与投资计划。对于莫斯科而言,陈炳德大范围的欧亚之旅所传递的信息既十分微妙,又令人捉摸不透。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