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军事快报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国船员被杀案疑凶瑙坎曾袭击中国巡逻船

热度106票  浏览43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0月16日 19:05

在金三角,缅甸佤邦烟农采收罂粟。资料图

湄公河惨案,中国船员被害,神秘的贩毒金三角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曾几何时,泰、缅、老三国缉毒大扫荡,毒王坤沙投降,金三角不再是世界第一大毒品产地,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今时今日,再望金三角,毒云未散。

一捆捆被削尖的甘蔗和树枝,绑成一扇扇篱笆,旁边放着几支步枪,村口的军人严格盘查路人,生怕毒贩进村。这座老挝的小村位于因种植鸦片而臭名昭著的金三角附近,不远处就是东南亚最大的河流湄公河,河对岸是缅甸。在这里,找毒品就如同买碗面一样容易。

毒王住宅无人敢买

今年10月5日发生在湄公河上的惨案,再次将金三角推上了风口浪尖。虽然真凶还不得而知,但是号称“金三角新毒王”的瑙坎被很多人视为幕后黑手。瑙坎被包括中国在内的多国通缉,至今逍遥法外。

同样是在今年4月4日,瑙坎操纵的武装部队在靠近老挝一侧的湄公河上,截获了3艘船只并绑架13名船员。数天后船员被释放,因为瑙坎获得了380多万美元的赎金。不过瑙坎说,这不是赎金,只是保护费,希望在老挝和缅甸经营赌场业务的船东“长记性”。

这位毒王今年50岁,曾是缅甸著名毒王坤沙手下武装部队的一名高级成员。坤沙在1996年向缅甸政府投降后,瑙坎接过了坤沙的枪杆子,继续带领散兵游勇在当地走私毒品,同时还“兼营”绑架、勒索湄公河上来往船只等业务。

2006年1月10日,缅甸政府突袭了瑙坎的住宅,没有抓住瑙坎。随后,缅甸政府对其房产和田地进行拍卖,但却没人敢买。当地媒体称,那次突袭缴获了大量的安非他命,如果全部出售,可以买下当地一个小镇。

没了据点的瑙坎开始在湄公河上游荡,经常在不同国家之间穿梭。

亡命毒王逍遥法外

生活在缅甸和泰国的华人爆料称,之所以此次中国船员在湄公河遇难,或许是因为中国货船没有“按照惯例”缴纳保护费。

早在2008年2月,瑙坎就曾带领武装部队,袭击过中国在湄公河上的巡逻船。2009年,瑙坎曾公开在湄公河上向中国货船开枪,造成1人死亡,3人重伤。此后,中国政府向缅甸政府施压,要求将其逮捕。

自那之后,瑙坎的活动受到了打击。缅甸军方甚至曾要求瑙坎不要对中国船只下手。在那次瑙坎袭击中国船只2周后,缅甸政府军就在号称“金三角首都”的大其力地区与瑙坎的武装力量交火,不仅没收了大批武器,还收缴了350公斤海洛因,但瑙坎本人没有被抓。

不仅如此,瑙坎还敢于触碰少数民族武装佤联军的势力范围。今年3月,瑙坎曾经绑架佤联军高级首领的外甥,成功索要了190多万美元赎金。佤联军一贯对抗中央政府,令缅甸政府军都颇为头疼。

有消息称,瑙坎之所以存活至今,是经常向缅甸当局大肆贿赂的结果。缅甸地方政府甚至将其任命为当地民兵头领,要求他维持当地秩序。一些山区贫民很欢迎他,认为他可以给当地带来安全。有村民甚至认为他是劫富济贫的“罗宾汉”。

媒体称,瑙坎不仅贿赂缅甸当局,也对老挝和泰国地方当局用同样的手法来收买。有消息说,他现在很可能藏身于泰国北部的山区。

金三角毒名昭著

除了“毒王”瑙坎为祸一方的贩毒和绑架,近些年“金三角”最糟糕的情况是——鸦片种植在短暂下降后又呈现上升趋势。

金三角地处缅甸、泰国和老挝三国的交界地。辉煌之时,这里提供过全世界近一半的毒品。

1993年,仅缅甸一国就生产1800吨海洛因。缅甸是“金三角”地区罂粟种植面积最大、产量最多的国家。这里居住的主要是缅甸的少数民族。为了与政府对抗,保护自己的鸦片种植业,当地居民把自己武装起来。在这些武装中,规模最大的是大毒枭坤沙集团。

金三角地区生产的毒品沿着湄公河流上流下,也会在两岸的茂林里东突西进,进入缅甸、老挝、泰国、中国、越南和柬埔寨的城市乡村,有些甚至还会远渡重洋抵达新西兰和澳大利亚。

数年来,三国分别或者联合采取了多次清剿行动,金三角的毒源逐步缩小范围。1996年1月,坤沙领导的武装向政府投降。

如今,当地的海洛因生产已经减小,金三角的世界毒品工厂的“老大”地位,也逐渐让给了阿富汗和哥伦比亚。

金三角死灰复燃

但是,金三角贩毒,并没有死。

2007年,缅甸北部少数民族半自治地区的鸦片种植死灰复燃,2009年鸦片产量是330吨,2010年是大约580吨。老挝和泰国的产量也跟着上升。

云南社科院缅甸问题专家熊丽英分析称,缅甸中央政府近几年大力清剿位于金三角地区的佤邦、掸邦和克钦邦武装。在此背景下,缺少资金来源的武装分子只能靠“来钱迅速”的贩毒,为自己获得更多的资金以装备部队,或者维持生计。

在熊丽英看来,打击金三角贩毒的难处就在于当地地形复杂,涉及到民族、历史、宗教、跨国协作等多方面问题,因此难以一蹴而就。“金三角的毒品是由西方殖民者带来的。英国在中国进行鸦片战争时,就在缅甸附近搞鸦片种植。”

她称,缅甸政府和中国、联合国在打击贩毒上合作不错,但是能否控制的住,要取决于缅甸中央政府和地方武装能否达成和平协议。国家真正的统一后,地方军事势力才能消弭,毒品犯罪的根源才有被根除的可能。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