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越南侵占南海29个岛礁盗采石油再卖给中国

热度85票  浏览10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7月03日 21:33

中国经济周刊第26期封面

  我们的越南“兄弟”

  在中国南海,抓我渔民、侵我岛礁、盗我石油

  6月25日晚,广西北海渔民叶绍明的船从南沙北纬8°、经6个昼夜的航程跋涉,风尘仆仆地回港靠岸。

  众所周知,北纬12°以南至北纬3°25′之间的我国断续国界线及其自然连线范围内的海域及岛礁,均属中国的南沙海域主权范围。那是南海渔民的“祖宗海”。然而,如今的北纬8°却因为越南炮艇的非法驱逐,叶绍明和他的“同事们”的生产效益并不理想。

  越南的挑衅越来越频繁,他有些犹豫,下一航次还要不要再到那一海域去。

  这群在中国南海海疆捕鱼谋生的渔民们怎么也想不通,越南――这个政治经济文化社会自古以来与中国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友邻,这个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的“同志加兄弟”,这个1986年效法中国革新开放的东盟重要成员国,在南海问题上,面对中国的克制与尊重,却总是怒目相向,甚至变本加厉,进而成为搅扰南海平静的最难对付的狠角色。

  6月21日,中国批准设立地级三沙市。三沙市管辖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的岛礁及其海域。同一天,越南国会通过《越南海洋法》,该法将中国的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包含在所谓越南“主权”和“管辖”范围内。对此,中方要求越方立即停止并纠正一切错误做法,不做任何危害中越关系和南海和平稳定的事情。

  还是疆土之争,秉持“主权属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原则的中国,不得不再次被迫应对越南“旗标金星”的剑拔弩张。

  1974年、1979年、1988年,中越三次军事冲突(一次陆战、两次海战),均以中国胜利告终。

  中国渔民的“恐越症”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郭芳|广西报道

  在南海这片辽阔、蔚蓝的祖国国土上,中国的渔民们成了国家宣示南海主权的重要力量,也因此在南海主权的争端中承担着直接的风险。

  驱逐・追击・开枪・侵渔

  叶绍明们从未想过自己是非法越境捕捞,“我们从来都是在自己国家的海域内正常生产作业。”

  农业部南海区渔政局官方网站资料显示,中国对南沙海域主权的宣示范围是:北纬12°以南至北纬3°25′之间的我国断续国界线及其自然连线范围内的海域及岛礁。那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也是中国南海渔民的“祖宗海”。

  “但越南人经常出来驱逐我们的渔船,有时候在北纬8°,撒一网下去,越南炮艇就会过来驱赶,紧贴着我们的船拿着枪在喊话,你不走,他们就靠过来用水枪打,有时甚至对天鸣枪。”北海的船老板王永国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他的船有时候也会在北纬8°到10°左右作业,但经常招致越南炮艇的驱逐,一两天就出来一次,船只如果多一点,赶得更厉害,根本无法正常作业。

  因来自越南方的驱逐所导致的危险也时有发生。

  2011年,6月9日上午,中国渔船在南沙群岛万安滩海域作业时,遭到越南武装舰船的非法驱赶,并导致其中一艘渔船的渔网与在现场非法作业的越南油气勘探船的电缆缠绕在一起,越方船只不顾中国渔民的生命安全,拖曳中国渔船倒行长达一个多小时。中国渔船主动剪断渔网后,双方才脱离接触。

  王永国说,在南海,这样的驱逐乃至开枪劫持事件时有发生,他们已经是身经百战了,并总结出一套实战经验:任何情况下,走为上计,即便对方开枪,不是迫不得已,不停船。

  “10海里左右,发现他们出来喊话驱赶,我们扔了钢丝缆赶紧走人。”叶绍明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有时候是越南的渔政船,有时候是越南边防军的炮艇出来驱赶。“不然,被抓到损失更大。”

  2008年,与叶绍明一起在北纬8°附近作业的两艘中国渔船被越南方抓扣,罚了10多万元人民币。

  据媒体报道,今年5月18日上午,5艘中国渔船在南海北纬11°22′、东经110°45′附近海域作业,该海域在中国传统疆域线之内约50海里处,却招致3艘越南炮艇追击。渔船在与炮艇周旋了近20个小时后,获得刚完成黄岩岛护渔任务的“中国渔政310”救助,渔政船成功逼退了越方的炮艇。

  在专家和渔民看来,越方炮艇此举的意图是要抓扣这些中国渔船。

  与越南的态度相反,中国的渔船对越南的渔船一直以来都是善意且友好的。“越南的渔船常常会靠近我们的船,向我们要些烟、酒、油、米什么的,给他就走开了。”叶绍明说, “看着他们这些又小又落后的船在风高浪大的海面上漂也有些可怜的。”但正是这些“又小又落后”的越南渔船时常越境过来在中国境内捕捞,又让叶绍明感到十分气愤。

  打人・扣船・敛财・伤鱼

  海南岛以西、南海西北部的半封闭大海湾叫北部湾,在北部湾传统渔场作业的陈家华正在四处筹钱造新船,进行设备升级,为转赴南沙作业做准备。他目前正在使用的木船太小、太旧,去不了南沙。

  “下南沙去是一个趋势。” 陈家华说,“近海资源已经开发得差不多了,大家心中有数。”尽管南沙的风险很大,但收益也比近海大,他认为仍然值得一搏。“南海作业的效益始终比近海的高,南沙作业有专项补贴,加上柴油补贴,还可以冒一下险。”

  北部湾传统渔场虽然相比南沙作业的风险要小些,但也并非风平浪静。陈家华在北部湾传统渔场已经被越南方抓扣过两次。

  最近的一次是2001年的一个晚上,越南的边防军开炮艇出来抓船,在北部湾海域越境非法拦截了北海的一艘渔船。“其中一名士兵跳上了那艘渔船,强迫其开往越南,船长不干,把灯一关,开大马力将船开回了北海,连同那位越南兵也带了回来。”

  此时,陈家华正开着自己的船满载而归,船到半路,正好遇上拼命追赶、四处搜寻那艘北海渔船的越南炮艇。

  越南炮艇强令陈家华将船停下,陈不肯停,示意舵手:继续往前开,不要让越南兵靠近。“但继续往前开了一段之后,船被渔网绊住了,被迫停了下来,越南兵全上船了。”陈家华被越南兵用枪顶着脑袋将船开往越南方向。“他们像疯了一样,抓了4艘中国渔船进行报复。”

  陈家华他们被强迫签字承认越境。“但事实上,根本没有越境。我明明在这个海区作业,但他一定要逼你承认是在另一个越境的海区作业。你不承认,就打你。”他被没收了所有的鱼获,还被罚款数万元,船被扣押了一个月,那一次,损失了20多万元人民币。

  “被枪顶着脑袋有什么可怕?以前已经被抓过一次了。”陈家华第一次被抓是在1991年,依然是在北部湾渔场,同样是越南炮艇。“那一次,三四艘越南炮艇出来抓,根本跑不掉,抓了差不多10艘中国渔船。”

  不同的是,那时候的中国渔船还是集体的船。陈家华是其中一艘船的副船长,被关押在那里,等着船长回去筹钱赎船和赎人。“原来说好的是一个月时间,但很快一个月过去,两个月过去了,三个月也过去了,人还是没有来,我们以为回不去了,死定了,有的人哭了。”

  其实,船长们已经筹好了钱,但在那个年代,这些船长找不到回越南的路。

  陈家华他们被限制在船上,每天吃了睡,睡了吃,顿顿米饭加空心菜。看守的越南兵还经常对他们呼喝,看谁不顺眼就打谁。

  钱最终还是没有送到,越南方扣下了船,把他们放回去了。

  打人、扣船、罚钱、敛财……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北部湾海域,越南方面针对中国渔船像这样的侵渔事件时有发生。“每到八九月份,鱼讯最好的时候,那些越南的边防军、渔政船就在那个季节等着去抓船。我们的渔船因此时常被抓。”陈家华说,“有时候是被官抓,有时候是被匪抓。但官也像匪,越南渔政船动不动就上我们的船罚钱。不给,就将你连人带船拉回去。”

  通常情况下,越南人希望私下解决,“目的比较明确,就是要钱”。“现在如果被抓一次,至少超过30万才能解决问题。”陈家华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2000年末,《北部湾渔业合作协定》签署,北部湾海域完全自由的捕鱼时代宣告结束,转而进入按专属经济区制度的国际惯例进行管理的时代。

  2004年6月,协定正式生效,中国渔民已经不再到边境作业,“反而是越南人越境过来我们这边作业多。越南人采用最伤环境的炸鱼或电网作业,他们那边的海资源快绝种了,没什么捕捞的了。”

  29个岛礁,越南“兄弟”侵占中国南海领土最多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姚冬琴|广西、北京报道

  祸起1974

  在1974年之前,无论是越南政府的照会、声明,还是其报刊、官方地图,均承认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是中国领土。

  1945年9月2日,胡志明领导的越南民主共和国成立。1950年1月18日,中越两国建交。1954年7月21日,越南以北纬17°为界,南北分治,北越为越南民主共和国,南越次年成立越南共和国。

  1958年9月4日,中国政府发表中国领海宽度为12海里的声明,并称该规定适用于中国一切领土,包括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和南沙群岛等。三天后,北越《人民报》发表评论员文章,称中国政府的声明“是完全正当的”,“越南人民完全赞同”。

  1958年9月14日,北越政府总理范文同致函中国政府总理周恩来:“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尊重这项决定,并将指示负有职责的国家机关,凡在海面上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生关系时,要严格尊重中国领海宽度为12海里的规定。”这封信由越南驻中国大使阮康交给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姬鹏飞。

  但十余年之后,南海发生变故。

  1974年1月15日―19日,南越西贡当局出动军队侵犯西沙群岛的永乐群岛,并强占甘泉岛和金银岛。中国军民奋起还击,赶走了南越军队,捍卫了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但南越仗着地理位置的优势,并未就此罢手。同年7月至次年2月,南越先后占领南沙群岛的鸿庥岛、南子岛、敦谦沙洲、景宏岛、南威岛和安波沙洲,并派军驻守。

  1975年4月30日,越南南北统一战争宣告结束。但当月,北越政府以接管南越资产为名,占领了之前由南越当局控制的上述诸岛。当年5月,越南《人民军队报》在越南地图上第一次把南沙群岛标为“越南领土”。

  此后,越南不断扩大侵占无人沙洲和礁滩。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东亚问题专家时永明在《南海问题与中越关系》一文中说,从1975 年越南统一到1991 年中越关系正常化,越南在南海共占领26 个岛礁。即便是在中越关系正常化之后,越南又于1993 和1998 年分别占领了人骏滩、金盾暗沙、奥南暗沙三个岛礁。

  不认兄弟,何谈情谊

  为了巩固对南海诸岛的非法侵占,越南除了在所占据的岛礁上驻有军队,建造各种军事设施外,还在一些较大的岛礁上,如南子岛、敦谦沙洲、鸿庥岛、景宏岛、南威岛和安波沙洲等,兴建了起降场、雷达站、气象站、卫星电视天线、灯塔等设施,以宣示其所谓主权。

  “越南如此极端的政策变化有着众多的原因。首先是当时国际形势出现重大变化,中美于1972 年和解,但中苏关系依然恶化。越南出于自身目的在中苏之间选择站在苏联一边。其次,越南在战争接近结束时,已显露出地区野心。它希望借助苏联试图在东南亚寻找立足点的战略,实现自己在印支半岛的扩张梦。第三,此时南海的石油资源已开始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而且前南越政权早已在南海推行扩张战略,因此,越南政府借实现统一之机,在南海问题上继承了南越政权的衣钵。”时永明在《南海问题与中越关系》一文中说。

  1977年6月,越南总理范文同访华,中国副总理李先念在会见他时指出越南立场的变化。范文同辩解说,“在抗战中,当然我们要把抗击美帝国主义放在高于一切的位置”,“对我们的声明,包括我给周总理的照会上面所说的,应当从当时的历史环境来理解”。李先念当即指出,这种解释不能让人信服,对待领土问题应该是严肃认真的。

  中越北部湾划界历时27年

  中越在南海问题上,也曾有过积极的尝试。其中,“北部湾划界协定”是我国第一次签署海上划界协定,历史意义重大,但其签署过程却异常艰难。

  上世纪70年代以前,北部湾没有划界,两国渔民友好相处。但70年代中后期,中越关系恶化,越南经常采取控制措施,有时甚至开枪射击、没收中国渔船。1974年,中越开始就北部湾划界进行谈判,至2000年最终达成协定。

  双方长达27年的外交谈判,可以分为3个阶段:第一阶段是1974年,第二阶段是1977―1978年。1979年,中国对越自卫反击战爆发,中越关系恶化。

  1991年11月5日―10日,越共中央总书记杜梅应邀率领越南党政代表团访华,与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国务院总理李鹏在北京举行高级会晤,并发表《联合公报》,宣布中越两国关系正式实现正常化。在《联合公报》中,双方达成“两国之间存在的边界等领土问题将通过谈判和平解决”的协议。此后,中越恢复了解决海上和陆地领土争议问题的专家级和政府级谈判,第三阶段开始。

  经过双方共同努力,1999年12月30日,中越两国政府在河内正式签署了《陆地边界条约》。之后,北部湾划界谈判进程加快。2000 年12 月25 日,两国在北京正式签署了《关于在北部湾领海、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的划界协定》。与此同时,由于渔业纠纷是中越两国在北部湾的重要争端,双方还同时签署了《北部湾渔业合作协定》。

  但是,中越北部湾划界并不涉及岛屿主权,因此还没有触及两国在南海争端的核心。

  “中越南海争议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南海诸岛的主权归属问题,二是权益海域的划分问题,而第一个问题是核心。”时永明说,“南海问题只是中越关系中的一个部分。但是,是否能正确处理南海问题,几乎成了影响今后中越关系如何发展的一个关键因素。”

  迄今为止,越南在南海已侵驻29个岛礁,驻军约2000人,指挥部设在南威岛。“目前,在南海声索国中,越南在南沙驻军最多,侵占中国南沙海域的国土也最多,而且还开始从军事占领转为民事利用。比如南威岛镇,有20余户居民,越南对于岛上居民给予奖励政策,提供免费医疗、教育和电力,一个家庭每月收入约合四五千元人民币,比陆地收入高很多,以此吸引越来越多的越南人去岛礁上生活。”中国海监总队一位官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越南的战略“无名有实”

  把从南海盗采的石油再卖给中国

  1973年10月,中东战争爆发,阿拉伯石油生产国为了打击以色列及其支持者,把石油作为捍卫国家主权、收复失地和反对霸权主义的战略武器,采取减产、提价、禁运以及国有化等措施,开展了一场震撼世界的石油斗争。这场石油危机在几个月内席卷了大半个地球,对于世界经济乃至各国国民生活的影响逐步突显,而且愈演愈烈。

  石油危机敲响了各国对于能源安全的警钟。近在咫尺,而又资源丰沛的南海让周边国家眼红不已。从1974年开始,越南逐渐控制了白虎油田、大熊油田、白犀牛油田、青龙油田、东方油田等。

  1977年,越南先后两次公布直线基线,宣称其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从其直线算起向外延伸200海里,该区域进入中国传统海疆线内达100多万平方公里。在划界的同时,越南一直加紧在南沙海域进行石油资源的勘探活动。越南将占据的南沙海域划定180多个区块,以此在国际范围内招标。越南先与苏联签订了合作勘探开发越南南方大陆架石油和天然气的协定,进行勘探开发;随后与意大利、加拿大、德国的三家石油公司签订近海勘探协议,后又将部分油田勘探权出租和授予美国石油公司,并对争议区域进行勘探。

  白虎油田是越南在南海开发的大油气田,蕴藏着相当储量的天然气,先由苏联与越南共同开发,随后介入的有英国天然气公司、加拿大的两家国际财团和文莱的一家公司。大熊油田与白虎油田相邻,最早由壳牌石油公司发现,后由英国石油公司开采。青龙油田被越南政府批准给美国和日本的几家公司开采。

  海南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院长安应民在《论南海争议区域油气资源共同开发的模式选择》一文中指出,越南在中越争议海域年产油量已达800万吨,占越南3000万吨年产油量的相当比重。截至2008年,越南已从南沙共开采了逾1亿吨石油、1.5万亿立方米天然气,获利250多亿美元。

  据越南海关统计,2011年,越南原油出口达824万吨,增长3.3%,出口额72.4亿美元,增长46.1%。中国是越南原油第三大出口市场,2011年,越南对中国出口原油125万吨,增长111%。

  趁火打劫

  2010年,越南借东盟主席国的地位,为美国在多边场合对中国施压创造条件。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当年7月河内举行的东盟地区论坛外长会议上利用南海问题向中国发难,掀起轩然大波,使南海问题迅速升温。

  今年6月21日,就在中国公布批准设立地级三沙市决定的同一天,越南国会宣布通过《越南海洋法》,该法将中国的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包含在所谓越南“主权”和“管辖”范围内。

  越南制定海洋法的构想酝酿已久。早在1998年,越南便将海洋法列入国会立法计划,2009年形成草案。之后,越南政府和国会常委会多次提出修改意见并试图强行通过该法案。在我外交工作的努力下,越南均未能如愿。

  越南为何选在此时通过并公布其海洋法?在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南亚东南亚及大洋洲研究所专家褚浩看来,有三大背景:一是越南海洋意识与战略的提升,《越南海洋法》是越南海洋战略中的重要一环;二是美国重返亚太,美越关系迅速升温;三是今年4月,中菲黄岩岛对峙以来,中菲南海战略博弈升级,中国战略中心和外交重点均转向菲律宾,越南有意借中国注意力转移、东西不能兼顾之机“趁火打劫”。

  “南海争端日益走向复杂化。一方面,周边国家不断加大主权争夺力度,积极开展法理斗争,通过国内立法来否定我国对南海拥有的主权。同时,他们加强民事管控和资源争夺,实质性染指西沙。”上述海监官员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为了维持其在南海的“既得利益”,周边国家还不断强化军备。比如,越南2011年国防预算达26亿元,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1.8%,比上年增长70%。

  公开资料还显示,越南计划从俄罗斯购买6艘“基洛”级潜艇,还将从加拿大购买6架DHC―6巡逻机,同时计划建造30~40艘舰船,计划投入38亿美元在东北部建设占地面积达3000公顷的海军基地

  中越三次军事冲突

  1974年西沙海战

  上世纪50年代后半期,南越当局侵占西沙群岛的珊瑚岛等岛屿,并对南海其他诸岛怀有领土野心。1973年9月,南越又非法宣布将南沙群岛的南威岛、太平岛等10多个岛屿划入其版图。1974年初,南越当局派遣4艘舰船,企图抢占岛屿。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奉命出击。1月19日,南越4舰同时向中国舰艇编队发起攻击,中国舰艇被迫奋起自卫,各舰群近战歼敌,集中火力猛烈还击。中国陆军部队在海军部队、民兵和渔民的配合下,收复被非法占领的甘泉、珊瑚、金银3岛,至此西沙群岛全部归属中国。但由于当时中国海军空军缺乏远程投射及控制能力,西沙海战后,1974年2月,南越又侵占南沙群岛的南子岛、敦谦沙洲、景宏岛、南威岛、安波沙洲。

  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

  上世纪70年代,中苏关系恶化。1975年完成南北统一的越南开始转向“强大的”苏联。越南党中央亲华派不再受重用,越南国内开始疯狂排华。越南不断在中越边境挑起武装冲突,派遣武装人员越界进行侵扰,打伤边民,推倒界碑,蚕食边境,制造了浦念岭、庭毫山等事件。中国不得不开始对越自卫反击战。此战又称中越战争,狭义上是指1979年2月17日―3月16日中国、越南两国在中越边境爆发的战争。广义的中越战争,是指从1979年到1989年近十年间的中越边境军事冲突。其中包括1979年中越边境中方自卫还击作战,1981年中国收复扣林山、法卡山之战,1984年中国收复老山、者阴山、八里河东山之战,中国对越拔点作战、两山轮战、对越坚守防御作战等。

  1988年赤瓜礁海战

  1987年2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全球海平面联测计划》,决定在全球范围内建立200个海洋观测站,中国负责承建5个,其中在西沙、南沙各建1个。1988年1月31日,南海舰队552号护卫舰(“宜宾”号)派出7名官兵驾驶小艇登上永暑礁,将其作为第74号海洋观测站的站址,首次在永暑礁上升起了五星红旗。当天,越军派出两艘武装运输船,妄图争夺永暑礁,但被中国海军拦截。之后,越军将目光转到尚未被中国海军控制的九章群礁的赤瓜礁、鬼喊礁和琼礁。东西宽仅200来米的赤瓜礁上,双方人员相距约100米,各自站成一排,双方枪口对枪口,形成对峙。一名越军士兵将一面越南国旗插在我军官兵面前的珊瑚礁上,我水兵一把将越南国旗拔了下来。争执中,枪响了。战斗共持续了28分钟,中国海军大获全胜。当年4月,越南又以救助活动为名派遣军舰占领南沙群岛鬼喊礁、大现礁、六门礁、无乜礁、南华礁、东礁,并在各礁进行军事建设,并乘机占领舶兰礁、奈罗礁。6月,越南派出150名工人开赴其占领的中国南威岛修筑永久性设施。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