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中国军事 >> 中国军情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解放军实弹训练部队冲锋 子弹从头顶飞过

热度63票  浏览15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3年4月01日 17:12

一年之计在于春。为贯彻落实军委习主席“能打仗、打胜仗”的指示要求,使部队保持“随时能打仗”,箭在弦上,引而待发的状态,就必须“按‘打仗标准’准备打仗”。沈阳军区某集团军党委用打仗的标准抓战争准备,在全集团军叫响“战场打不赢,一切等于零”的口号,运用逼真的实战环境,让官兵在战火中激发血性,在战场硝烟中接受洗礼,在近似实战中培育打赢本领,确保了部队能够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

咬住一个“实”字:

子弹头上“嗖嗖”飞,炮弹就在身边炸

仗怎么打,兵就怎么练。

3月17日,正在进行“超越射击”实弹训练的某摩步旅千余官兵,突然向“敌”阵地发起猛烈冲锋。三个火力打击群集中火力向“敌”发起攻击,硝烟弥漫,火光冲天……

“就在官兵向前方冲锋时,重火力则在后翼支援,子弹在头顶上‘嗖嗖’飞,就像贴着脑袋皮擦过,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抖落身上的尘土,三营营长田雷华介绍说:“我当了十几年的兵,这样搞训练还是头一次经历,就像在战场作战一样。”

“打仗就是硬碰硬,训练必须实打实,条件要设难、标准要设严、环境要设险,才能拉近训练场与战场的距离,使部队得到真正摔打和锤炼!”正在一线组织指挥部队训练的集团军军长张学锋告诉记者,如今,像这样冒着枪林弹雨搞实爆、实投、实射“兵力火力一条线”的训练,全集团军所属部队都在搞,不少旅团已经搞过一遍。

夜幕降临,刚端起饭碗准备吃饭的某炮兵团官兵,突然接到命令,全员战斗着装,火速向指定考核地点开进。不料,途中竟遭遇染毒地带。

“染毒区域”黄烟滚滚,毒气刺鼻难闻。整个干涸的河道,因地势低洼,加之四周无风,浓烟久久不散。逼迫千余官兵主动采取防毒措施,穿越“染毒区域”。由于毒区地段太长,足足有300多米,毒气也太浓重了,前后不见人,虽然大都采取了防毒措施,可还是有不少人被熏得泪流满面、咳嗽不止。

记者在现场看到,不到10分钟,300多米的“染毒区域”,就有9名官兵被“熏倒”……

“这不是实兵演习,只是常规性训练。”在现场指挥的某炮兵团团长孙宝来,摘下防毒面具告诉记者,“这样的训练才更贴近实战,让每名官兵都能闻到硝烟的味道,感受到真刀真枪的挑战。”

穿过染毒区域,进入的是第二个训练课目。这个团的官兵分批穿越低桩铁丝网,铁丝网两侧,爆炸声四起,“战火”连连,网下则是泥潭沼泽,刚钻进铁丝网,官兵一个波次一个波次向前冲击,官兵的手、肘、膝都被锋利的石子划出道道血口子,一名战士的肩部被铁丝剐开一道血口子,瞬间,鲜血染红了脊背;个别战士的脸被烟熏黑,有的耳朵被爆炸声震得嗡嗡直响。

“过去在训练场匍匐穿过的‘铁丝网’不少是用皮筋做的,有的即使用铁丝网,也是高度过高。”某旅二连连长姜希宇告诉记者,现在不一样了,每一个障碍科目,都是按照实战标准设置的,感觉和战场没啥两样。

仅这一次“三实”训练,就消耗步枪弹8万发,手枪弹9800多发,炮弹740发……全集团军弹药消耗高达68万发(枚),与以往同期相比,弹药消耗量高出近一倍。

盯住一个“考”字:

无论是兵还是官,都得过战斗本领这一关

“手机全部关掉,‘机电’分离。”3月19日一早,集团军一位领导临时抽调一个工作组,登上一辆越野车,直接去某旅作战值班室。推开门就下达了一道作战命令:由平时转为战时状态,全员全装出动,执行应急处突任务……

“只有在不打招呼的情况下,对部队应急战备行动能力进行突击检验考核,才能摸清部队战斗力的实情。”集团军政委刘念光这样告诉记者,“现代战争爆发带有很强的不确定性,战斗可能随时打响,平时训练考核就要随机考、临机查,确保部队随时箭在弦上、引而待发。”

3月1日,在组织某摩步旅新兵实弹射击考核时,气温骤降,突遇暴风雪,狂风夹着大片大片的雪花,刮得战士眼睛都难以睁开,可还剩下120多名新兵没有上场。见此,新兵营营长曹轶东立即向旅长赵善桐报告:“新战士顶着风雪打实弹太危险,而且影响考核成绩,为确保安全停止射击考核吧!”

“如果真打起仗来,敌人会等暴风雪停了再打吗?危不施训,险不练兵,上了战场怎能打胜仗?”赵旅长一番话,让曹营长面红耳赤。

实弹射击考核在暴风雪中继续进行的结果,使这批新兵大都掌握了在暴风雪中提高实弹射击命中率的真本领。

“以考促训,是和平时期促进提高打仗本领的必由之路。考风正才能正训风,形成战斗力才能经受实战的检验。”正在组织部队入伍训练阶段考核的集团军副军长姚旺说。

考场如战场。3月11日,集团军考核组依据一体化指挥平台,对所属部队各级首长机关进行战术标图考核,可当记者推开作战室的房门时,被一连串的爆炸声吓了一跳。一位指挥员正在炮声、枪声混杂着厮杀声中口述着作战设想,声音微弱,语速则极快。数十名被考者依据给定的条件,在电脑上标绘地图。考核结束,结果竟有十几名军官因一时不适应“新环境”而考“糊”了,个别旅团领导也因没及格造了个大红脸。

一位医生甚至私下找到考官“理论”:“我是一个医生,我的任务就是到战场上救死扶伤,这识图用图跟我有啥关系?”

“打仗没有固定模式,战场情况瞬息万变,必须具备多手应对、应急的能力。再者,不会识图用图,你的医术再高,恐怕连上战场救伤员的机会都没有。”主考官毫不客气地说。

“是战斗员就必须闯过掌握战斗本领这一关。”全集团军从军长、政委到基层普通士兵,都必须无条件参加考核。而且,当场公布成绩。集团军党委的决定掷地有声。

以临战的姿态投身训练的热情一下子全上来了:集团军常委带头打第一枪、投第一弹、引第一爆,与部队同步开训;由集团军首长机关干部组成的“冬训连”第一个开赴寒冷的雪野之中;组织部队考核,军旅团三级军政主官必须先考;全集团军所属旅团的所有女兵,一个不落全被“撵”上考场……

扭住一个“问”字:

奖的让人眼红,罚的让人心痛

3月4日这天,让侦察营士官关文强终生难忘。

一位将军面对全营官兵,把1万元的“大红包”奖励给他,还亲手为他挂上一枚闪闪发光的二等军功章。

“一个战士,一炮竟‘打出了’1万元大奖!”目睹此情此景,台下官兵无不佩服他在夜间迫击炮射击中创造的一连串新纪录。

与此同时,一位正团职干部因训练考核不合格,在旅常委会上作检查。随后,集团军领导找其进行了诫勉谈话……

“推行军事训练问责制,目的就是奖优惩劣,激发内动力,以此增强官兵‘能打仗、打胜仗’的紧迫感。”集团军参谋长毕毅介绍说,“要奖就要奖他个眼红,要罚就要罚他个心痛!”

连日来,在这个集团军,和关文强一样受到重奖的官兵还有不少。比如,也是在迫击炮射击中,4个炮手有3个被判“阵亡”,战士蒋继超独自一人,临时改用简易射击独自操作迫击炮,首炮命中移动目标,旅党委当场决定,给蒋继超记三等功;在军区参谋大比武中,拔得头筹的参谋丁宁,集团军党委不仅为其记一等功,还将其由正连职参谋破格提拔为营长;在集团军阶段性抽考中,某装甲旅5名在一体化指挥平台标图中拿了满分的干部,每人当场领取1000元的奖金;下士房新明操作新型反坦克导弹,打出3发3中好“战绩”,旅长亲自为他挂上二等功奖章;10个入伍训练考核先进营连和官兵个人轮流登台领奖,领取数额不等的奖金,仅这一次,该旅党委就拿出44200元奖励训练优异者。

问责,重在奖也贵在罚。翻阅一份军事训练考核成绩通报“黑名单”,记者看到,里面罗列了从集团军首长机关到各旅团营连的所有训练不合格者。其中,有机关科股长、参谋、干事,也有团职、副团职以及营职军官。记者数了数,足有百余人。一名正团职干部因一体化指挥平台标图等3项内容考核不合格,受到集团军通报点名批评;一位副团职军官2个训练课目不及格,在团职干部中综合排名垫底,则被取消后备干部资格;9名训练不合格干部被取消提拔资格,11个军事素质不过硬者被安排转业。

“严下要先严上,如此大的力度过去从来没有。”集团军副参谋长于启峰向记者介绍说,“实施训练问责,既要提升奖励的含金量,又要增加惩罚的疼痛感,这样才能引导官兵向‘能打胜仗’聚焦!”

(原标题:我军逼真战场激扬打仗血性:子弹头上飞 炮弹身边炸)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