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繁昌保卫战:日军哀叹“不可能与中共争夺繁昌”

热度19票  浏览5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繁昌大战是新四军前期有名的战役。当时,国民党的反动政客抹煞事实制造了一些无耻谰言,说什么“新四军游而不击”,说什么“新四军不能打大仗,对江南抗战没有贡献”。因为新四军在大江南北战绩辉煌,在人民群众中有极大的威信,他们不得不杜撰一些谬论,企图破坏我党我军的威信,并且为反共反人民的罪行做一些舆论上的准备。一部抗战史本身就是有力的证据,这种无耻的谰言不攻自破。而正在这种倒退分裂的反共言论甚嚣尘上之时,繁昌大战取得了伟大的胜利,这一仗就象是给国民党那些内战内行、外战外行的“英雄”们一下最清脆的耳光。

1938年夏,新四军第一、第二、第四支队向苏南、皖中敌后挺进的同时,第三支队奉命留在皖南,在东起芜湖、西至铜陵的长江以南地区,同敌人作英勇的斗争。

日本帝国主义全面发动侵华战争后,皖南是全国抗日斗争的前哨之一,是日本侵略军长江交通线的一个重要翼侧。敌人为维护长江的交通运输和巩固其占领的统治正抽调大批兵力采取以攻为守的作战方针企图先发制人,扫荡皖南、夺繁昌,撵走皖南的新四军,以便接济向武汉进攻的日军。日军的不断南犯,使驻防的国民党部队节节败退。国民党第三战区部部就设在皖南的屯溪(后移到上饶)。危急之中,国民党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电令新四军第三支队开赴皖南前线--铜繁地区,加强防务。

繁昌是皖南的门户,是当时新四军军部及其后方基地的屏障,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日军如从芜湖出发威胁第三战区部总部所在地屯溪和新四军军部所在地云岭,繁昌首当其冲。因而敌我双方都很重视这个战略要地。同时。繁昌为我皖南前线,对破坏和威胁敌人的长江交通运输,策应青阳、铜陵、宣城等地友军作战,保卫皖南,意义重大。我军为保卫繁昌,新四军军部决定以谭震林同志指挥的三支队投入战斗,坚决打击敌人,粉碎敌人的阴谋“扫荡”计划。

繁昌位于长江突出部,多山地,少平原,便于我军活动。繁昌城以东,是河圩地带,北面开阔,西南地区的地形隐蔽复杂,便于钳制和打击敌人。繁昌附近的汤口坝,孙村是日军荻港、铁矿山据点通往繁昌、南陵线上的要隘,两侧多是山地,地形对我有利,汤口坝南侧,有小河可通汽艇。

1939年11月7日晚,日军第15师团所属川岛警备部队步、骑兵五六百人,附迫击炮5门、机枪7挺,由峨桥、三山镇、横山桥出发。8日拂晓,分三路到达新兴街、松林口、三元口。向繁昌城进犯。经过周密布置,谭震林司令员同志率支队司令部进至铁门闩一带。五团一营在通横山桥的马家坝附近,以小部队在正面箝制敌人,二营隐蔽在白马山附近,待机向西北方向袭击敌人;三营在红花山、孙村加强警戒,打击荻港可能来增援的敌人,保障我侧翼之安全。另外,由六团三营担任城防,并扼守峨山头。日军分三路开始进攻:第一路,由峨桥、新兴街而来;第二路,由三山、枫林口而来;第三路,由横山、马家坝而来;均扑向繁昌城。第三路敌人到达马家坝,就先与我五团一营接触,遭我军袭击后,就转向枫林口方向,与第二路会合,以猛烈炮火掩护逼近繁昌。一部向峨山头进攻。激战到上午十一时,五团一营到繁昌北,二营到繁昌西,将敌包围在繁昌城内。午后三时,我军进城,进行巷战,五时,在一遍“活捉鬼子!”和“缴枪不杀”中,日军向北门溃退。次战斗历时12小时,日军伤亡50余人,新四军亡排长1人、士兵35人、干部2人、得子弹五百发,毒瓦斯一个,军旗两面,其它军用品一部分。

天色逐渐昏黑,细雨霏霏,溃退的日军向七里井、松林口逃窜。

日军遭到打击后,并不服输,连日调兵,企图夺取赤滩,威胁我军后方,孤立繁昌。敌石谷133联队、西川大队计步骑五六百人,于十三日午夜至孙村附近,向赤滩镇压方向前进。我军摸清敌人的意图后,为争取主动,鉴于汤口坝西北为山地,即决定诱敌至汤口坝,用主力出击。支队司令部推进到三梁东侧来指挥这个战斗。

十四日拂晓,五团三营在梅冲与敌五六百人接触,迫使日军不能渡河,三营主力在九龙石高地与敌进行白刃战。八时,二营在乌龟山附近与日军激战,二营营长陈仁洪同志身受数伤,仍坚持战斗到底。十一时,敌二百余人从三江口渡河增援,被我军反复冲杀击退。下午二时,敌人第二次增援四百人,由三营及警卫排阻击。黄昏,六团三营以一部向乌龟山之南出击,日军伤亡很大,退出乌龟山。七时,敌人又来第三次增援二百人,到达黄浒。十二时,日军不能支持,秘密退出战斗,我军就跟踪向黄浒追击。此次战斗,历时22小时,日军出动总兵力2200余人,伤亡300余人,指挥官川岛中佐被击毙。新四军亡连排干部4人、士兵18人,伤营连干部6人,士兵38人。获步枪十余支,毒气筒、信号筒、手榴弹、步枪子弹甚多。

日军仍不甘心,又企图报复。十一月二十日晚,驻荻港、铁矿山附近的一三三石谷联队会合川岛警备队,计二千余人,分孙村、红花山、横山、三山、峨桥等五路进犯繁昌。

我军为避免正面决战,进行运动战。疲劳敌人,在敌后扰乱,在繁昌城周围进行袭击,集中主力打击退却之敌,并在铁门闩伏击,以期歼敌一部。支队司令部推进到铁门闩。

二十日晨七时,五团一营一部在繁昌城西北与敌人接触。经过排为单位的节节阻击,杀伤了敌人。下午三时,敌人大部进繁昌城,并且向峨山头六团三营阵地冲击,激战数小时后,峨山头被敌占领,经过我反击后,又夺回来。

二十二日,我军五团一、二营包围繁昌城,不断出击,杀伤敌人,日军困守孤城,非常恐慌。二十三日拂晓,在“打进城去!”“打到洪山桥去!”喊声中,日军企图冲出重围,被我军痛击后,又退入城内。随后,我军让出一条道路,让日军出城,在铁门闩一线又大大杀伤了敌人。此次战斗计三昼两夜,毙伤敌100余人,新四军亡排长1人、战士1人,伤9人。获钢盔一顶,腰剑一把、旗三面。

残败的日军狼狈地逃回荻港、三山、横山等据点,繁昌城和它的周围又飘扬着新四军的战旗。

顽固的日本侵略军虽然几次“扫荡”没讨到便宜,但他仍不死心。1939年12月15日,驻芜湖日军1700余人,分两路再次向繁昌进犯。为避免敌强烈炮火,第三支队主力转移至有利阵地,继续顽强抗击,双方形成对峙,激战终日。顺安日军200余人,配合驻荻港日军300余人,于15日晨企图占领三梁山、白马山阵地,经新四军抗击未逞,随即折向繁昌城。进抵城西之敌又遭新四军火力杀伤,损失惨重。战至下午6时,该敌不支,向原路溃退。驻三山日军700余人,经松林口、草头山向繁昌进犯,遭新四军守备队阻击。16日晚,新四军各路部队向敌发起袭击,敌不敢固守繁昌城,于拂晓前分路溃退。此次战斗毙伤日军300余人。

21日上午8时,日军纠集300余人第五次进犯繁昌。新四军第三支队五团一部在积谷,大行冲等地阻击至下午三时将来犯之敌击退。22日晨,该敌第六次向繁昌进犯,同时,铁矿山500余人,时峨桥、三山之敌400余人,附重炮10门,分路前来增援。中午12时,日军进占繁昌城。新四军冒着敌猛烈炮火奋力反攻,经反复冲锋,机动袭击,至下午三时半将敌击溃。残敌向横山桥一带窜逃,繁昌再度收复。此次战斗历时两昼一夜,毙伤日军100余人。新四军牺牲20余人。

由于战斗的激励,时间长,影响最大,成为新四军皖南抗战史的光辉篇章。人们称之为“血战繁昌”。当时的日本派遣军总司令不得不哀鸣:“国民军乃是手下败将,惟共产党乃是皇军之大敌,看来要在共产党手中夺取繁昌城是不可能的。”

在繁昌之战中,新四军仅有四个营投入战斗,却连续取得胜利,这使新四军的影响大大加强,可谓大长抗日军民的威风,大灭日寇的锐气。为此,1940年3月1日出版的《战地青年》上,有一篇《记繁昌某乡祝捷大会》的记实文章。生动地展现出军民的热烈情绪--

一个寒冷阴雨的晚上,广场上集合着男的女的一大群,四面八方的火炬不断集中,农民自卫队、妇抗会、青抗会、儿童团都来了,许多士绅们,也和其他的民众打成一片,很热烈地来参加这个有意义的祝捷大会。

一个副乡长,新四军战地服务团的朱克靖团长,还有各界代表,包括儿童团的代表,都发表演讲,一个接一个。台下,口号声时时响起--

大会很圆满地结束了。接着是新四军服务团演剧。歌声由几十个青年及儿童的口内唱着:“不做奴隶,只有干!同胞们总动员!-------”

“对呀!--------”群众怒吼着。

不知是什么时候,天空己在下着细雨,但是群众的热潮,还是不断的歌唱。呼口号,没有人去注意它。开始演剧了,第二幕是《征归》。演到中国兵和日本兵打仗的时候,青年、妇女、儿童又唱着:“-------同胞起来,杀死日本鬼子!杀!”“杀!------杀、杀、杀!”1000多的群众同时呼出,一个79岁的老太婆也呼着。

剧终了,雨下大了,人们还站着不散,歌不断地唱着。

这就是同仇敌忾!这就叫万众一心!

繁昌保卫战是一场军事和政治双赢的战斗。1939年的六次繁昌保卫战中,谭震林指挥第三支队采取运动防御、伏击、夜袭等多种战法,打得敌人狼狈逃窜,消灭敌人数以千计,胜利地保卫了繁昌,扩大了新四军的政治影响,有力地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繁昌保卫战振奋了中国军民的抗战精神,鼓舞了军民夺取最后胜利的信心。

顶:4 踩:2
【已经有13人表态】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