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朝领土争端:鲜血凝成的未必是友谊

热度61票  浏览30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909年夏天,中朝边境延吉一带。

  大规模的流血冲突似乎随时可能爆发:日本与朝鲜两国的军警,多次在此挑衅,造成大清军警伤亡,日军增派大量军队,俄国也开始调集军队,对珲春一带摆出了攻击姿态……

  中日两国外交官正在谈判桌上唇枪舌战,焦点就是所谓的中朝“间岛”领土争端,而日本人以朝鲜代理人的名义主导着谈判。

  二十多年来,曾是大清藩属的朝鲜,依然没有忘记要从大清国身上割下“间岛”这块肥肉。大清国当年以宗主国之尊,尚且被朝鲜弄得灰头土脸,如今,朝鲜有了日本人的撑腰,大清的处境更是艰难。

 

  令大清国郁闷的是,朝鲜政府在提出“刷还”垦民的请求不久,突然改口宣称这块土地本就是朝鲜领土,要求重新勘测边界!

“偷渡”来的领土要求

  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个“泱泱大国”讲求仁义,为收留朝鲜逃荒者,而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

  1869年及其之后数年,朝鲜连续发生自然灾害,“岁谷不登,饿殍载道”,加上政府无能,官员腐败,灾民无奈,成群结队渡过图们江,在中国一侧肥沃的延边地区进行开垦。

  这一带是满清先祖的发祥地,自努尔哈赤时代就实行严格的封疆,几成无人区,只是每三年举行一次边境贸易互市(“开换”)。对于犯禁越境的朝鲜人,中国多是将他们驱逐,而朝鲜则是杀无赦,将偷渡者枭首(斩首后将首级插在木杆上)示众。

  血腥禁令并不能阻止人们求生的欲望。天灾人祸下,大量朝鲜灾民冒险偷渡,在边防空虚的中国禁区内自行开荒。

  此时,大清国刚刚从太平天国动乱和第二次鸦片战争中缓过劲来,开展了史称“洋务运动”的改革开放。而随着俄国强占乌苏里江以东的领土后,解除封禁、移民实边、加强国防成为大清朝野的共识,东北大开发拉开序幕,在政府主导下,直隶(河北)、山东一带掀起了“闯关东”热潮。

  1881年,吉林将军铭安奉命督办边防及屯垦事宜,派遣“珲春边荒事务候选府”李金镛勘察开垦区,才发现朝鲜偷渡客已经私自开发了大量的荒地。

  对于如此大规模的越境犯禁,大清中央经研究,决定对朝鲜偷渡者既往不咎,并废止“开换”,在吉林设立通商局,负责对朝的常年经贸交流。此时,开放给朝鲜边民的只是商业而非屯垦。但门禁一开,朝鲜人蜂拥而至,商务上并没有多大起色,私下垦荒却日趋普遍,大清税收流失,垦区处于无政府状态。

  1884年,大清政府决定另设“越垦局”,将图们江以北长约700 里、宽约40~50 里的地区划为特区,专供朝鲜人专垦,给予他们比内地“闯关东”者更为优厚的扶持政策,由政府提供或补贴农具、耕牛、种子,唯一的条件就是归化为大清臣民。

  这无疑是一项双赢的仁政,但朝鲜当权者并不领情,他们一反常态地开始突然“关心”起这些流离的弃民,不顾他们死活,要求大清国将越境垦民“刷还”回国。清政府无奈同意,但表示,因朝鲜垦民人数过多,为体恤民艰,“刷还”工作计划在一年内完成。

  但令大清国郁闷的是,朝鲜政府在提出“刷还”垦民的请求不久,突然改口宣称这块土地本就是朝鲜领土,要求重新勘测边界!其理由一是康熙年间“大清乌啦总管”穆克登勘定中朝边界时,所立的石碑位置远在北面,二是此江并非中朝边境的图们江,而是“豆满江”,图们江还要往北。其实,穆克登碑是被朝鲜人私自挪了位置,以至造成碑文和碑址不吻合的“乌龙”;而“图们”、“土门”、“豆满”,都是“?蛀”字的满语音译,指的是图们江曲里拐弯的形状。

  一池清水被搅混了。

  为了顾全大局,大清国并没有将这位出尔反尔的“同志加兄弟”当做“流氓国家”和“无赖政府”,还是同意重新勘测本就十分清晰的两国边界。

  1885年和1887年,双方进行了两次联合勘界和谈判。尽管大清政府在图们江源头的认定上做出重大让步,但朝鲜方面毫无诚意,两次谈判都最终破裂。大清政府遂根据勘界情况,在边界上设立10座巨大的界碑,一碑一字,镌刻10个大字:“华夏金汤固,河山带砺长”,从小白山顶开始,绵延100多公里直到图们江主流汇合处。朝鲜一则不占理,二则毕竟是大清藩属,只好将觊觎之心暂时掩藏。

 

  一块中国领土,只因为收留了落难邻居,反而引起了觊觎,几经折腾,以巨大的代价才换来对应有名分的确认。

老大帝国的委曲求全

  甲午战后,朝鲜“独立”,“升级”为大韩帝国。而为了对抗日本,它又实行一边倒的“联俄”外交。1900年,中国发生义和团运动和八国联军干涉,俄国出兵东北,并支持朝鲜在中朝边境聚集大量军队,向中国派任地方官员。朝鲜“北垦岛管理使”李范允甚至向中国境内的朝鲜移民私运军火、抽取壮丁、筹集军饷,组织非法武装,制造了大量流血冲突。

  就是这位李范允,第一个向中国提出了所谓的“间岛”(“垦岛”转音)问题。19世纪70年代中期,为帮助朝鲜救荒,中国政府将图们江光霁峪前一片2000多亩的滩涂租给朝鲜边民耕种。1881年,朝鲜垦民掘渠引水,令这块滩地成了一个小岛,李范允以此认为其与中国领土并不相连,在1903年行文中国“越垦局”,正式提出领土要求。随后,“间岛”概念被扩大到中国境内所有朝鲜垦民区,大有将整个延吉地区化为朝鲜领土的势头。

  此时,日俄两国剑拔弩张,俄国自顾不暇,朝鲜的对华扩张只好自力更生。李范允积极在朝鲜垦民中推动分离运动,1904年4月,他居然组织了6000多人的军队,越过边境,向中国守军发起武装攻击。清军自卫反击,迅速击溃并歼灭了朝鲜入侵者。

  日本对于朝鲜的轻举妄动十分恼怒,它要集中精力对付俄国,就必须保证中朝两国不发生冲突。在各方压力下,中朝双方签署了《中韩边界善后章程》,将“间岛”的领土问题暂时冻结。日本成为这一协议的最大赢家,而间岛则成为日本埋在中朝边境的一颗定时炸弹。

  当日俄战争还在如火如荼地进行时,日本人就在“间岛”的朝鲜垦民中建立了亲日团体“一进会”的支部。日本打败俄国后,硝烟未散,“一进会北垦岛支部”就以朝鲜垦民的名义向日军驻朝司令请愿,要求日本出面解决“间岛问题”;次年(1906年),朝鲜政府正式请求日本代为办理对华交涉。

  日本立即以“宪兵”的名义向间岛地区派遣军队,在延吉地区公然张贴文告,宣称延边为朝鲜领土。日本还向大清政府提出照会,严正抗议中国的“专断行为”。

    这一年,为了应对东北地区日益复杂的国际局势,清政府在东三省改行“行省制度”,徐世昌出任第一任东三省总督。大清政府调集了4000多名军警,在重要地点设立“派办所”,以压制“一进会”,做好军事斗争的最坏准备;同时,组织专业人员勘测边境地理,绘制地图;在越垦朝鲜人中建立统一战线,除了农资农技扶持之外,还从北京领取了200多张空白的官员委任状,“查有韩民实能化导地方及为我国效力者,酌赏给六品以下功牌”;加大了对越垦朝鲜人归化的力度,在积极制定中国第一部《国籍法》的同时,要求朝鲜垦民必须剔发改服表示归化,否则一律驱逐……

  中日 “间岛”问题谈判,几乎完全是20年前中朝谈判的翻版,日本人摆出的理由无非还是穆克登碑和“土门”、“豆满”名称之类的老花样。由于中国掌握了充分的历史依据,日本难以否认中国对“间岛”的主权,他们随即提出要获得朝鲜垦民的领事裁判权,也遭到大清政府严拒。

  但日本人高明的是,将“间岛”这一主权问题纳入与其他五项有关铁路和煤矿的谈判。谈判延续到了1909年,日、朝在所有“间岛”地区加强骚扰,清政府不堪其扰,考虑到“事必筹乎缓急,害必权其重轻”,决心在路矿谈判上让步,以确保领土主权。

  1909 年9 月4 日,中日两国签订《图们江中韩界务条款》,完全确认了中国对“间岛”地区的领土主权,11月9日,大韩帝国政府正式认可此约。

  一块中国领土,只因为收留了落难邻居,反而引起了觊觎,几经折腾,以巨大的代价才换来对应有名分的确认。1909年开始,朝气蓬勃的宣统新朝,就这样开始不断地为老大帝国当年的慷慨埋单,成本高昂……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