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军事理论思想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孙子兵法与毛泽东军事思想

热度140票  浏览28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6日 04:22

  毛泽东军事思想是毛泽东思想的组成部分,它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革命战争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的产物,是无产阶级的军事科学,内容丰富、思想深邃、领域广阔、实践性强。它是中国历史上军事思想、理论的最高成就,远非孙子兵法所能及。对于孙子兵法同毛泽东军事思想的异同,仅有以下几点粗浅体会:

  1、孙武生活在2400多年前的中国春秋末期,正是我国从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过渡的时代。孙武是站在新兴地主阶级一边的,但那时人们的阶级意识还没达到自为阶级的程度,所以反映在孙子兵法中的阶级思想并不明显。毛泽东处在历史上最进步的、无产阶级登上政治舞台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时代。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的领袖之一,长期领导了中国革命,指挥了中国革命战争,因此,毛泽东军事思想有鲜明的无产阶级性质。正如毛泽东同志自己曾说过的,我们的战略战术敌人是知道的,但他们学不了去,原因就在于军队的阶级性质不同。毛泽东军事思想是无产阶级的军事理论,这是两者的差异。

  然而,孙武在春秋末期所代表的新兴地主阶级在反对奴隶制度问题上处于进步势力的一方;毛泽东在社会主义革命时期代表着最先进的无产阶级,在推翻人剥削人的旧制度中也是处于最进步的势力的一方。所以虽然两者所处的历史时代不同,但都处于社会变革时期,都代表着进步思想,这就存在着一定的共同性,主要表现在哲学思想方面。

  2、在历史上,凡代表时代的进步力量和进步思想的人,在他们反对和推翻旧的反动统治势力时,他们对社会现象的考察和认识,总是比较客观地追求真理,一般能够运用正确的观点、方法。所谓正确的观点方法就是辩证唯物观点和唯物辩证方法。孙子兵法与毛泽东军事思想在这点上具有一定的共同点。但是孙武受着时代的、阶级的局限性,他只能基本上运用朴素的辩证唯物观点和早期的、朴素的唯物辩证法。在孙子兵法一书中所提出的某些理论原则表现有唯心观点和形而上学的方法。

  毛泽东军事思想的产生和形成,是毛泽东在领导指挥中国革命战争的过程中准确地运用了马克思主义的哲学体系,即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和唯物辩证法的结果。因此,他能全面地、深刻地揭示战争规律,领导中国人民取得革命战争的胜利。

  3、在战争依赖广大人民群众问题上,孙武提出开明的政治,取得人民的拥护,是争取胜利的首要因素。他说的“修道保法”和“道者,令民与上同意也”的观点,无疑是正确的。但从“令民与上同意”的“令”字看,孙武又是站在统治人民的方面去“令民”。毛泽东重视人民在战争中的威力,说“兵民是胜利之本”,规定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我们这个军队的唯一宗旨”。中国人民解放军正是由于以为人民服务为唯一宗旨,在战争中不仅广泛地得到根据地人民群众的热烈拥护,而且也博得敌占区人民的赞扬,并殷切期待着人民解放军的到来。由此可见“令民”与“为民”的一字之差,却反映出两个不同的阶级观点。一个是在人民之上,一个是在人民之中,后者较前者更具有积极性。沿着前者的思想路线发展到现在,形成了资产阶级军事学说中的“总体战”思想;按照后者的思想路线发展,则形成了“人民战争”的思想。“总体战”和“人民战争”并不是一个思想体系,这是我们应该分清的。

  4、关于进行以武装斗争为主要形式的战争,一定要有其他斗争形式来配合的问题。孙武提出的“故善用兵者,屈人之兵,而非战也;拔人之城,而非攻也;毁人之国,而非久也。必以全争于天下,故兵不顿而利可全,此谋攻之法也”的论断,说出了他的全面斗争的思想。他还说:“霸、王之兵,伐大国,则其众不得聚;威加于敌,则其交不得合”,这无疑是对敌人进行宣传、分化瓦解工作和开展外交活动,破坏其盟友的合作。孙武这种以政治斗争配合武装斗争的思想,也是正确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革命战争,以推翻压在中国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为目的,不仅继承了“全争”思想,而且大大丰富了“全争”的内容。毛泽东同志说,战争不仅是敌对双方的政治的、经济的、军事的、文化的各种力量的总决赛,而且还有敌对双方的智力决赛,决赛意味着斗争。中国共产党在中国革命战争中,就是调动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性,在各条战线上进行了合法斗争、非法斗争、公开斗争、隐蔽斗争。“政治是不流血的战争,战争是流血的政治”。这是毛泽东同志确定战争与政治的关系的正确论断。它阐明了战争是以武装斗争为主要斗争形式的全面的政治斗争,政治是没有武装斗争的而有其他――政治的、经济的、军事的、外交的、文化的、科学技术的等等――各种斗争形式的战争。这确实是毛泽东思想对“全争”论点的发展。

  5、关于战争情况的变化与发展问题。孙武说:“战势不过奇正,奇正之变,不可胜穷也”;又说:“战胜不复”,“践墨随敌”,并归结为“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这种依据战争情况的变化而采取制胜措施的论点是符合战争一般规律的。但孙武只阐明了战争过程中战争本身情况的变化规律,而没有阐明战争这一社会现象也是随时代的发展而发展的。毛泽东军事思想不仅承认战争本身内部情况的发展变化,而且认为一切战争指导规律,都是依照历史的发展而发展,依照战争的发展而发展,一成不变的东西是没有的。这就是说,战争有时代的不同,有地域的不同,有性质的不同,有武器装备的不同等等。这些都影响着战争指导规律的变化。

  6、孙武主张进攻战,认为只有进攻战才是取胜的手段;主张速决战,认为“夫兵久而国利者,未之有也”。从一般作战规律看,孙武的这种观点也无可非议。但他对攻势与守势之互相为用、速决与持久的相反相成,没有能够以辩证的观点加以阐明。毛泽东在指导中国革命战争中确立了战略上的内线作战与战役、战斗上的外线作战;战略上的防御战与战役、战斗上的进攻战;战略上的持久战与战役、战斗上的速决战,以及借战役、战斗上的歼灭敌人有生力量达到战略上消耗敌人,进而逐步赢得总兵力对比的优势,最后战胜敌人的方针。毛泽东军事思想正确解决了进攻与防御,外线与内线,速决与持久,歼灭与消耗的辩证关系。这是中国革命战争取得胜利的重要条件。

  7、集中优势兵力,针对敌人的薄弱环节发起迅猛进攻,是战争的一般作战原则,孙子兵法对此有突出的论述。他以“积水”比喻积蓄、集中力量,以“圆石”比喻力量的坚实而不可挡,以“千仞之溪”、“千仞之山”比喻从高就下、以实击虚,可见其速度与威力迅猛冲击的形势。但孙武又说:“小敌之坚,大敌之擒也”(谋攻篇)。意指少不能敌众,弱不能敌强,小不能敌大。这在战争中也只能是一般规律。毛泽东同志根据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观点,看清了历史上一切反动派貌似强大而实际是纸老虎。他以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气魄,在敌我兵力极为悬殊的情况下,成功地坚持了井冈山的斗争,使中国工农红军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经过二十多年的武装斗争,在世界的东方,亚洲大陆上建立起社会主义的新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假设革命者呆板地运用孙子兵法中的“将孰有能?兵众孰强?士卒孰练”而预见胜负,以及“小不能敌大,弱不能胜强”的论点来估量革命战争趋势,那么革命战争便不能发起。因此更使我们深刻领会到毛泽东同志及其战友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突破战争的一般规律,并创造性地发挥了战争的特殊规律用以指导中国革命战争的英明伟大。

  8、一般规律与特殊规律,一般寓于特殊之中。孙子兵法十三篇,计6100余字,孙武没有引证过任何具体战争说明他的论点,而是综合许多战争经验,把战争高度概括成为抽象化了的战争,对这样的战争进行科学的分析,提出了凡是进行战争总脱离不开的最一般的规律。这也就是孙子兵法之所以为历史上军事家所重视而至今仍为政治家、军事家,甚至企业家都要研究的原因。毛泽东军事思想产生、形成于20世纪20年代到40年代的中国革命战争过程中,我们通读毛泽东的军事论著,会发现他从来没依据任一古今中外的军事理论家的名言去指挥战争,而是以马克思主义的活的灵魂――具体矛盾用具体方法来解决的办法去指导战争。从毛泽东早期的著作《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井冈山的斗争》以及《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中都可看出他是根据中国革命形势的特点,确定革命战争指导规律的。他说:“我们不但要研究一般战争的规律,还要研究特殊的革命战争的规律,还要研究更加特殊的中国革命战争的规律。”(《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155页)。又说:“我们研究在各个不同历史阶段、各个不同性质、不同地域和民族的战争的指导规律,应该着眼其特点和着眼其发展,反对战争问题上的机械论。”(《毛泽东选集》合订本第157页)。毛泽东同志没有受军事条条的束缚,完全依照战争的具体情况采取相应的战略战术指导战争。这种革命的战略战术具有其特殊规律性。但中国革命战争也是战争,既是战争就离不开战争的一般规律,因此毛泽东军事思想不但论述了革命战争的特殊规律,而且也包举了战争的一般规律,而且对孙武阐明的某些一般规律有重要的发挥和发展。

  结论是,既要学习孙子兵法,更要认真学习毛泽东军事思想。

  (海军学院原院长 朱军)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