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军事快报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我海洋局前局长:遗憾收复美济礁后未占黄岩岛

热度47票  浏览15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6月07日 15:40

资料图:美济礁

  国家海洋局原局长告诉本刊

  维护海权,该出手时就出手

  本刊记者 黄滢

  1964年9月1日,在北京王府井大街上,一个新机构挂牌成立――国家海洋局。最初,国家海洋局的主要职能是为国防建设保障服务,由海军代管。1980年,国家调整海洋局体制,它“脱下军装”,成为国务院直属机构。1998年,部委调整,国家海洋局改为国土资源部代管的国家局。作为国家主管海洋事务的职能部门,国家海洋局在维护海洋权益、协调海洋资源开发利用、保护海洋环境、开展海洋科技研究方面发挥着巨大作用。

  挑战前所未有,维权任重道远

  “大黄鱼岛、金钱鱼岛、小鸟岛、鸟巢岛……”2012年3月3日,国家海洋局公布了钓鱼岛及其部分附属70个岛屿的标准名称、汉语拼音及位置描述。国家海洋局局长刘赐贵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国对此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我们对海岛的调查和标准化命名是国家海洋局的职责和正常工作。

  此次命名的一个大背景却鲜为人知。规范各国领海主权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今年进入了新一轮修订期,各国都要在5月13日前提交“领海基线声明”,用以重新审议岛屿主权。“给岛屿命名,就是固化主权的行为。”国家海洋局在这方面做的工作走在了周边一些国家的前面。

  “在保卫领海主权的问题上,国家海洋局决不让步。刘局长是一位敢说敢做的领导。”一位了解刘赐贵的国家海洋局工作人员对环球人物杂志记者说。刘赐贵今年57岁,是福建泉州人,曾任福建省海洋与渔业局局长、厦门市长等职,2011年初任国家海洋局局长。一年多来,他力推加强海洋权益的研究和对管辖海域定期维权巡航执法。

  2011年7月23日,是中国海监定期维权巡航执法5周年纪念日。我国目前综合能力最强、设施最先进的多功能大型中远程海洋监察船“中国海监50”正式加入海监执法队伍。在入列仪式上,刘赐贵直言,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与周边国家围绕海洋权益的斗争是长期的、复杂的,有时甚至可能是激烈的、对抗性的,海上维权执法面临的形势将更加严峻,斗争压力短期内难以缓解。中国海监作为和平时期维护国家海洋权益的主要力量,挑战前所未有,维权任重道远。

  国家海洋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2011年有几个方面的工作“非常值得一提”:一是第一次将中国人提出的海底地名写入了国际海底地名册;二是继续开展了全海域定期维权巡航执法,监管重点是外国在我主张海域进行的非法油气勘探开发、海洋测量、军事侦察活动;三是海洋议题正式纳入国家领导人外事活动议程;四是极地和大洋科学考察成果丰硕,“蛟龙”号深潜器潜到3759米的深度,实现历史性突破。这一切都为我国海洋主权的维护和海洋权益的研究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历任局长都要记住“国家”二字

  48年来,国家海洋局先后经历了齐勇、沈振东、罗钰如、严宏谟、张登义、王曙光、孙志辉和刘赐贵等8任局长。

  第五任局长张登义,现任中国太平洋学会会长,一直活跃在人们的视线里。他在5年的局长任期里,力推海洋勘测专项工作,取得了至今令人赞叹的成果。

  我国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勘测(即“海洋勘测专项”),1996年1月26日批准立项,1998年正式开展海上调查,2001年结束海上工作,整个专项共由28个单位的3000多人参加,利用船测和航天遥感等技术,查清了南沙海域的岛、礁、滩、沙的位置和分布,编制出岛礁分布图和遥感水深地形图,为今天留下了一笔宝贵的遗产。

  从国家海洋局长位置上退休之后,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张登义仍为我国海洋发展贡献心力。他多次就加快海洋立法、制定国家海洋发展战略、深化海洋管理体制改革等在两会上递交提案。

  2012年5月31日,环球人物杂志记者在国家海洋局专访了第四任局长严宏谟。他也是任局长时间最长的一位(1985年―1995年)。老人已80高龄,但记忆力非常好,说起当年之事,他反复强调:“我们是国家海洋局,必须记住‘国家’两个字,任何的决策和行动都是为了国家利益。这是历任局长对继任者的交代。”

  上世纪80年代,我国在海洋领域的基本立法仍一片空白。1985年,严宏谟上任局长后第一件事,就是配合中央在符合国际法、特别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原则的前提下,根据我国情况,以国内立法形式建立起我国的领海及毗连区法律制度。为此,国家海洋局成立了一个专项小组,严宏谟任组长,负责全国范围内海域的调查和测量工作。

  这个小组耗时多年,摸清了我国所有海岛的面积、位置,确定了我国的领海宽度、基线基点等重要问题,为日后立法及其他海洋工作的开展积累了大量一手的宝贵材料。

  我国政府50年代发布的“关于领海的声明”里表明西沙、中沙、东沙和南沙群岛都是我们的领土,涉及钓鱼岛的说法则模糊地称“澎湖及台湾附属岛屿”都属于我国领土。各单位一致认为,新领海法的一个总的立法原则应该是“只能进,不能退”,钓鱼岛必须明确写入。“是我们自己的领海,不去主张,这不是送给别人吗?”

  8年后,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及毗邻区法》,第二条中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领海为邻接中华人民共和国陆地领土和内水的一带海域。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陆地领土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大陆及其沿海岛屿、台湾及其包括钓鱼岛在内的附属各岛、澎湖列岛、东沙群岛、西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以及其他一切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岛屿。”

  1987年初,来自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代表,在巴黎出席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举行的第十四届海洋委员会年会,与会代表一致通过了《全球平面联测计划》。该计划要求在全球海平面建立统一编号的海洋观测站,由各国负责建设本国境内的海洋观测站,所得观测资源共享。严宏谟敏感地意识到,这是一个宣示中国在南海主权的好机会。他主动提出在西沙和南沙建立两个观测站,由中国负责选址和建设。方案提交全体代表投票的前一天,严宏谟整个晚上都没睡。他做好了跟越南和菲律宾吵架的准备,甚至给国内发电报称“第二天可能会有一场恶战”。第二天,大会现场,放大的站位图贴满了公示牌,明确表明74号海洋观测站位于南沙群岛、76号位于西沙群岛,建站国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严宏谟的心情异常紧张,握着拳头随时准备和提出异议的人理论。结果,与会代表一致同意由中国建立西沙和南沙海洋观测站。

  回国后,严宏谟迅速向中央汇报了情况,并表示这两个站一定要在1988年初之前建成。因为海洋委员会每两年举行一次年会,每一年举行一次执行理事国会,应避免越南和菲律宾反悔。1987年5月和10月,中国海军会同国家海洋局两次派舰船到南沙群岛勘察选点。就在我国进行勘测、选点和准备施工期间,越南当局果然反悔,撤换了在海洋委员会上投赞成票的本国代表。1988年3月,我工程船作业时,越南当局多次派舰船抵达我赤瓜礁周围进行侦察和骚扰,并企图派人登礁干扰我方施工。结果,爆发了著名的“3・14海战”。一名越军首先开火,射伤我军士兵。我军反击,击沉越军两艘军舰,大获全胜。

  严宏谟还是迄今为止登上黄岩岛的中国政府最高级别官员。1990年,严宏谟率“向阳红五号”调查船前往南沙群岛视察慰问。返航途中,经黄岩岛,他决定前去看一看。

  刚进入湖,对讲机里就传来报告,称有一艘机器动力船正全速向我方船只冲来!是菲律宾的军舰吗?严宏谟马上命令停止前进,看清楚再说。来船越来越近,渐渐看到对方不是军人,但个个胡子拉碴、衣衫褴褛。难道会是海盗?就在我方做好战斗准备之时,对方船只突然放慢速度,有人大喊:“不要开火,我们是中国人!”原来,他们是一帮海南的渔民,因长时间远离陆地,没了淡水和粮食,看见有中国船只到来,就连忙跑来求助补给。他们在黄岩岛待了2天,没有任何菲律宾渔船和舰艇出现,倒是中国渔民经常在此作业、停留。

  一场虚惊,让严宏谟认识到,黄岩岛及附近的美济礁是中国渔民出海捕鱼的重要避风港,对这两个岛礁的有效占领,意义重大。90年代初,中国对美济礁实施有效占领,严宏谟就是积极推动者之一。

  为黄岩岛急得睡不着觉

  环球人物杂志:今天,海洋问题越来越热,人们也逐渐意识到海洋权益对一个国家的重要性。20多年前您刚到国家海洋局时,人们的海洋意识怎样?

  严宏谟:我们中国过去一直是重陆地、轻海洋,海洋意识非常淡薄,从中央到地方,普遍存在这个问题。那个时候,钓鱼岛的情况大家还知道一些,南沙群岛是怎么回事,根本不清楚。我来国家海洋局前在国家科委工作多年,对海洋知道得也不多。国务院明确的国家海洋局的职能,主要是管理海洋、组织实施海洋调查、科学研究,做好国民经济的服务工作。但是海洋管理要管什么,怎么去管,大家心里还是没底,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环球人物杂志:中国海监总队是1998年才成立的,在此前,国家海洋局如何进行海上执法、维护我国海权?

  严宏谟:事实上,“中国海监”这个名称在1983年就有了。当时我们有两架飞机,用来巡航。这个飞机怎么命名呢?我们决定用“中国海监”4个字,还专门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彭真题了词,挂在飞机上。我们的海洋调查队也肩负着海上执法和维权任务。

  环球人物杂志:近半个世纪以来,国家海洋局做了大量工作,包括岛屿调查、大陆架勘探、海监巡视,等等,一路走来有何感慨?

  严宏谟:回头来看,尽管当时有一些困难,但我们该做的还是都做了。不过做得还不完善,动作还是小了一点儿。要是再大一点儿,可能会更好。海洋的问题主要是两个,一是解决岛礁主权,一个小小的岛,就可以划43万平方公里的海域、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你想想看,这是多大的面积?另一个是海域的划界,包括200海里划界问题和历史性、传统型海域问题。历史性海域是指历史上我们最早发现、利用,最早定名和管理的海域,这一块在现在的海洋法规里还不是很明确,这是一个遗憾。

  环球人物杂志:当年收复美济礁之后,没有及时对黄岩岛实施有效占领,是不是也是一个遗憾?

  严宏谟:当时如果我们向国家提建议,把美济礁和黄岩岛一起收复回来,现在可能就没有黄岩岛事件了。但那时是90年代初,国际社会正在经历着巨大动荡,就担心搞这么大的动作会不会给国家带来不利的影响。权衡利弊之后,就只把美济礁解决了,菲律宾确实闹了一阵子,慢慢也就平静了。现在电视上几乎每天都在播关于南海和黄岩岛问题的节目,我经常看,黄岩岛的每一个数据我都记在心里,有时候真是特别着急,急得我都睡不着觉。

  环球人物杂志:作为一个老海洋工作者,您对加强海洋工作,维护我国海洋权益还有哪些建议?

  严宏谟:一句话:坚决维护,决不动摇。特别是在维护岛礁权益上,该出手时就应该重拳出手。要么不教训你,要教训你,就狠狠地抓住机遇打疼你。还有就是大力发展海军、发展民用商船队。什么叫海洋大国?其实就两条,一个是强大的海军,一个是强大的船队。强大的商业运输船队繁荣我国海洋经济,强大的海军保护海洋船队畅通无阻,这才是真正的海洋大国。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