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军事理论思想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孙子“不战而屈人之兵”“全胜”论新探

热度195票  浏览188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6日 04:22

  孙子提出的“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全胜”这个战争指导思想,并将其列为善战的最高的标准,应当说是军事思想史上的一个独创,至今仍有现实意义。

  孙子的“全胜”思想,就是用不流血的斗争方法,迫使敌方屈从于我方的意志,以不损己方兵力财力不破坏对方的兵力物力和将被屈者的兵力财力转化为己力的方式,达到“自保而全胜”的目的。做到这样,就会使“用兵之害”减少到最低程度,而“用兵之利”则“可全”。指导战争如果能这样取胜,比起流血战斗取胜来,即使是那些百战百胜者,也要高出一筹。因而这是用兵取胜的最上策。

  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全胜思想,从古代战争历史的发展来看,是一种进步的人道主义的军事思想。它把战争从野蛮残暴的屠杀和毁灭的斗争行为,引向力求保全敌方的人力物力为己所用的比较文明的斗争行为。战争所特有的交战、战斗及其破坏性虽不可能因此思想而得以消失,但若所有战争指导者都能奉行这一思想,即使必须交战以决胜负,那也将会大大减少战争中的滥杀和破坏现象。这是人类社会文明发展在战争问题上的反映。

  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全胜战略,也是一项缩短战争过程的速胜战略。这是与孙子在《作战篇》论述的基本思想一致的。当一个国家不经交战即被屈服,战争当然不会持久。在破国之中能争取对方军队全部或部分不战而屈,也会使战争过程大为缩短,达成速胜。故“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全胜”战略,是避免“钝兵挫锐、屈力殚货”,达到“兵贵胜,不贵久”的最好战略。

  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全胜战略,还是获得良好的战争后果的战略。这是因为一方不战而屈人之兵,必须采取使对方最低限度可以接受的比较宽大的政策,避免置对方于死地。这就有利于缓和敌对和反抗;胜利者的成果比较易于巩固。而不经或少经交战之破坏,则有利于经济和社会的发展。

  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全胜思想,更是把政治斗争与军事斗争相结合而突出政治斗争的战争指导思想,“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就是把属于政治斗争范畴的“谋”和“交”摆到战争手段的首位,而把军事斗争手段的“伐兵”摆在次位,把“攻城”作为不得已而采用的下策。这是一种高水平的战争指导思想。它出现在两千多年前的古代社会,是难能可贵的。它与那种“恃众好勇”,迷信武力,单纯靠攻战去破敌取胜的战争指导思想、不啻有霄壤之别。

  孙子的“全胜”思想,在二千多年中国封建社会历史上,虽也在断续地被运用着,但屈人者一方,往往不能坚持贯彻对被屈者的正确政策,致使被屈者或屈而不堪其辱,或屈而不堪其苦,或屈而全遭消灭或稍出怨言而遭杀戮,或忿起反抗而遭残酷镇压。于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全国、全军的全胜思想,也就在人们心目中不被视为“善之善者也”。加以有些被屈者不是出于爱国爱民和保持民族独立的动机,仅仅是为了保持一己之私利,在有条件抵抗侵略者时,置国家民族利益于不顾,甘心投降卖国以求荣。这对侵略者来说,是达到了“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对被侵略的国家民族的人民来说,却是蒙受了亡国灭族的奇耻大辱与惨遭宰割的深重苦难。这样的“不战而屈”,不仅不被认为是“善之善者”,而且是被作为耻辱和罪恶加以谴责和唾弃的。屈人者也因此而甚为鄙视这类被屈者的形象。又由于从战国时代以来,在法家学派的倡导和推动下,封建帝王实行军功刑赏制度,鼓励军人杀敌立功,杀敌越多,奖赏越重,直至因战功而“封侯”。于是为将者,思以破敌杀将、百战百胜而封官晋爵,名扬天下,不惜以“万骨枯”而使“一将成名”;为帝者,常以赫赫武功、威加海内为荣耀;为士者,常以勇敌万夫、手刃干仇为崇尚。于是,逐渐形成一种社会风尚:战争中英勇战斗、杀敌众多者,才是英雄。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中之战胜者,受到称赞和歌颂。那种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全胜者,却相形见继,成为“无智名、无勇功”之人。更有甚者,战争被那些野心勃勃的帝王贵族,好战乐杀的军阀和野蛮残忍的强人,当成争权夺位、杀人越货、掠地扩土、称王称霸乃至发泄私忿、施加淫威而随意使用的手段,他们根本不懂得或不欣赏那种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全胜战略,这也使这一战争指导思想不能得到充分发展。同时随着社会分工的进步,军事与政治职能的划分,以“伐谋”、“伐交”为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手段,也从军事斗争中分离出去。因此,人们在军事思想中自然而然就把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战略原则逐渐从兵法中分出去了。

  近代战争史上,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得胜者,都是对小国、弱国进行侵略的殖民主义、帝国主义强国。这样的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战略,遭到进步的思想家、政治家、军事家的谴责,也遭到一切被侵略国家的人民的反对,当然也不会被看作是“善之善者”的用兵之法。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日本本上被不战而屈;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后期,蒋军某些集团(北平、绥远、四川、新疆等处)被不战而屈,才使这种“全国为上”“全军为上”的战略思想,得以在正义的革命的战争一方实现出来。它对战争之利和害的大小,也在实际中显现出来。由于战胜者采取并贯彻了正确或比较正确的政策,其后果比较有利于和平和发展。

  二次世界大战后,出现了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为首的两大军事集团对立斗争的世界局面。与此同时,核武器及其运载工具(火箭、飞机、舰艇等)迅速发展和完善起来,构成了对人类社会生存的严重威胁;非核的现代化常规兵器和高技术兵器也相继间世。现代化战争的消耗、破坏之巨大和迅速,已非历史上任何战争可与之比拟。现代化战争为害之严重,已从某些局部战争中为人们所认识。现代兵器之用于战争,真正可以做到孙子所说的“毁人之国而非久也”。正是由于这种政治、军事状况的出现和发展,使得战后四十年来,虽然非完全现代化的局部战争不断发生,但现代化的大规模战争却始终受到了抑制。核战争更未成为现实。然而,以核武器相威慑,却成了两强争霸和互相遏制的斗争手段。美国还首先发明了“核威慑战略”,作为其推行争霸政策的军事手段。适应这种威慑战略的需要,英、美的军事理论家,从中国的二千多年前的《孙子兵法》中,找到了理论根据,这就是孙子的“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孙子的思想,终于登上了世界头号强国的军事理论和战略决策的“庙堂”。而一些发展中国家,为了抗衡两强争夺的压力,为了争取和保持国家民族的独立和发展,也不能不积极地寻求非战的斗争策略,力求“自保而全胜”。因此,“伐谋”、“伐交”,便成为当今国际斗争中处于首位的斗争形式。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以来,在保卫国家安全,反对外来侵略,反对霸权主义的战争威胁方面,是采取防御战略的。它是不怕战争威胁的,但又绝不主动挑起战争,而且是尽力避免以战争解决国际争端的。即使被迫进行有限的自卫还击战,其宗旨也是为和平的政治外交手段解决争端创造条件,决不随意扩大战争。它在几十年的发展过程中,取得了一系列外交斗争的胜利,为自己的发展建设争取到了一个持续的国际和平环境。现在更加注重维护和发展国际和平,以利于我国和世界各国的现代化建设和发展。这是对孙子慎战、全胜思想的实际继承和发扬。

  在当今这样的国际国内环境中,正确宣传和发展孙子的慎战思想,“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全国”、“全军”思想,“上兵伐谋,其次伐交”的思想,“百战百胜非善之善者”的思想,使之普及于世界各国,对于解决国际矛盾斗争,抑制那些喜欢穷兵黩武、玩弄战争、妄想以战屈人的战争狂人们的活动范围,遏制那些不必要的战争,不无积极的意义。

  (军事科学院原副院长 高锐)

顶:18 踩:13
【已经有164人表态】
20票
感动
21票
路过
16票
高兴
27票
难过
16票
搞笑
24票
愤怒
18票
无聊
22票
同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