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世界战争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马岛败绩让阿根廷老兵身份尴尬处境悲凉

热度966票  浏览859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4月01日 14:38

资料图:1982年4月,斯坦利港本地儿童经过阿根廷士兵身边。

  国际在线报道(驻阿根廷记者 白云怡):今年4月2日是阿根廷和英国之间爆发的马尔维纳斯群岛(简称马岛,英国称福克兰群岛)战争30周年纪念日。马岛主权之争,一直是横亘在阿英两国之间挥之不去的阴影,尤其从去年以来,这一话题更是不断被提及,导致两国关系趋紧。随着30周年纪念日的临近,在阿根廷各地的马岛战争老兵纷纷举办纪念活动,重申阿根廷在南大西洋的主权。这也让“马岛战争老兵”这个群体再一次出现在公众的目光之中。

  直到今时今日,已经退伍的胡安・伊阿努索上尉依然清楚地记得30年前他从马尔维纳斯群岛返回美洲大陆的那一天。那是阿根廷在英阿马岛战争中宣布战败投降的日子。“那时候,我们是从‘后门’低着头悄悄回到美洲大陆的。阿根廷民族与生俱来的骄傲让我们的同胞把我们在战争中的失败看作是一种耻辱,在他们眼里,我们的努力是毫无价值、不值一提的。”

  胡安・伊阿努索是阿根廷一家马岛战争老兵协会的主席。1982年4月2日,随着当时的阿根廷总统加尔铁里的一声令下,他和他的战友们以突如其来的方式登上了马尔维纳斯群岛,试图“收复”这块阿根廷失落了上百年的土地。“1982年3月28日,我们随着舰队悄悄地从贝尔格拉诺港启程。整个行动都是秘密进行的。两天后,也就是4月2日,我们登上了马尔维纳斯群岛,收复了那里。”

  然而,1982年6月14日,在“武力收回”马岛仅74天后,阿根廷终于不敌军事力量远胜于己的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宣布战败,再一次离开了位于南大西洋的这片他们一直认为属于自己、但从未能真正拥有的土地。

  战争在那一年的冬天结束了,但它却在伊阿努索的身体里留下了永恒的痕迹:一块弹片。“那时我已经要返回大陆了,在马岛南部的一个地下室里,我被一颗之前没有爆炸的炸弹炸伤了。”

  身体里的子弹或许有一天尚可取出,然而战争留下的精神创痛却并非那么容易愈合。马岛战争结束后,许多参战的士兵患上了不同程度的心理疾病,在战争中亲眼所见的死亡、毁坏与鲜血则成为了他们久久无法忘怀的梦魇。“你明白,战争往往会改变一个人的一生,尤其是那个曾经在战场的最前沿,连续74天面对着敌人的炮火、无休无止的轰炸以及触目的鲜血的人。事实上,我们同伴中的许多人都曾经面临、或现在依然面临着严重的精神问题。因为战后抑郁症,400多名老兵选择了自杀。”

  豪尔赫・戈艾英就面临着这样的心理问题。他和伊阿努索一样,是当年马岛战争中战斗在最前线的士兵。今年已经72岁的他面貌慈祥、言语温和,让人难以想象他曾经使用的武器竟是一架堪培拉轰炸机。在战后最初的几年,他觉得自己已经忘记了战争中的一切,开始了新的生活,然而事实却似乎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就在不久前,我开始感到战争的阴影在我身上似乎又回来了。其实从战场上归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过着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我找到了新的工作,重新回归家庭,我以为自己已经把那里发生的一切都忘记了。然而,这几年随着马岛话题被越来越多地重新提及,我内心深处的一些东西似乎又开始被触动,一些原本遗忘的记忆又开始被重新想起。前不久,我参加了一个马岛战争老兵的会议,结果会议结束时我们每个人都泪流满面,泣不成声,因为我们发现,即使过了这么多年,即使到了我们现在这个年龄,我们依然能清楚地感觉到那场战争。明天我预约去一个心理医生那儿就诊,因为我觉得自己现在越来越敏感,也越来越具有攻击性。”

  比起其他老兵,豪尔赫不算是最不幸的。他的一个战友在战后返回家乡,娶妻生子,过着常人眼中平静的生活。然而十一年后的一天,他独自带着一把手枪走进了咖啡馆,在喝完两杯咖啡后,用一颗子弹结束了自己的生命。直到这一切发生之后,这位老兵的亲友才想起他曾经躲在床下惊恐地高呼“躲避英国人的轰炸”,才意识到他的内心曾经藏匿了那么多痛苦。

  马岛老兵的痛苦不仅是对战争残酷的记忆,更多地则是来源于社会对他们的不解与冷漠。在国际上,阿根廷当时面对的是绝大部分西方国家的反对和联合国的谴责与制裁。而在阿根廷国内,不少民众认为,1982年出兵马岛不止是一个失败而错误的政治决定,更是当时加尔铁里军事独裁政府为了转移国内对经济危机等问题的关注而刻意发动的一场“闹剧式的”战争。再加上最后“令人蒙羞的”战败结局,在战后的许多年内,“马岛战争老兵”都成为了这个群体一个尴尬而心酸的身份。每当提及于此,伊阿努索总是有些无奈。“我们一直没有真正得到过阿根廷社会的接纳与宽容。很多人把我们在战场上收复国土的努力和阿根廷错误的政治决定混为一谈,甚至认为我们是军政府独裁行径的帮凶。我们被称为‘战争狂人’,甚至一度没有任何地方愿意雇佣我们工作。战争结束后,职业军人还可以继续军旅生涯,可那些被临时征召入伍的年轻人们却很难再谋得一份工作。‘我参加过马岛战争’,似乎就是一句无法原谅的话语。”

  而在伊阿努索看来,无论当时阿根廷政府做出这个决定是出于何种政治和战略上的考虑,但作为普通士兵,很多人只是单纯而真诚地为了捍卫心中神圣的祖国而战。“我们一直认为,我们曾经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捍卫我们祖国领土的一部分,因此,这些努力有着重要的意义。”

  上世纪九十年代,阿根廷政府也开始逐渐给予了这些战争中的老兵更多的关注。目前,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每月可以领取一定的生活补助金,并接受医疗和心理援助。然而,直到现在,依旧有一些老兵没有走出生活与精神上的困境。伊阿努索认识不少这样的老兵。“去年我们在科连特斯省遇见了一个老兵,他患有很严重的战后精神创伤,一直过着离群索居的生活,境遇十分可怜。而就在两天前,我们还遇到了一个流落在乌拉圭的老兵,他的家人都以为他死在了战场上。他现在是一个流浪汉,靠捡垃圾为生,甚至不知道该如何申请政府的补助。”

  而对于豪尔赫来说,他最希望的,依旧是有一天老兵这个群体能够真正地得到阿根廷社会的认同与接纳。这种认同,并不在于在街头为他们树立多少个纪念碑,也不在于他们能够得到多少政治人物的接待,而在于真正把他们当作一个个“人”来对待,一个个为了阿根廷而走向战场的人。“我希望,以前的、现在的和之后所有的政府,都不要把我们当作政治上的一颗棋子。我们曾经为我们的祖国和国旗奋斗过、拼搏过,我们牺牲了649位同胞的鲜血,而这些鲜血是有价值的。我们不是政治的棋子,我们不是任何政治团体的旗帜,我们只是曾经为祖国宣誓效忠、不惜牺牲生命的老兵!”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