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军事快报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日本政坛右倾化严重 多名高官否认侵略历史

热度86票  浏览5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9月05日 12:25

资料图:8月15日,日本国土交通大臣羽田雄一郎等政要参拜靖国神社。

日本与亚洲邻国近来因领土争端而关系紧张,为日本政客们提供了一个肆意发言的机会。一些日本政客公然提出要否定或取消“‘反省历史的三大谈话’―宫泽谈话、村山谈话、河野谈话”。 发表否认三大谈话言论的日本政客中,除了一些右翼政客外,还包括日本现任首相在内的许多政客,他们竞相发表否认日本殖民和侵略历史罪责的言论,这种“集体对本国可耻过去视而不见”的做法,令亚洲邻国感到担忧。韩国《朝鲜日报》日前严厉警告称,“废除‘三大谈话’意味着日本要否认侵略历史,等于宣布脱离亚洲,成为亚洲国家共同谴责的对象。”

日政客连连否定“三大谈话”

日本近来与亚洲邻国的关系不断恶化,日本国内朝野上下出现一股想否定或取消“三大谈话”的浪潮。日本《产经新闻》8月28日称,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接受该报采访时说:“假如自民党重新执政,将会全面重新考虑反省历史上的三大谈话。”此前,日本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在记者会上就日本二战期间强征“性奴”一事称:“河野不明就里承认韩国的主张,真是个傻瓜。”

除了石原、安倍等右翼政客,日本朝野其他政客也纷纷发表类似说法。日本首相野田佳彦日前在参议院的答辩中“特意”解释称,“强征慰安妇的记载没有看到,也没有日本方面的证人,所以采用了自称是慰安妇的证言”。日本《每日新闻》9月1日也引述大阪市长桥下彻的话称,“如果说有强征慰安妇的证据,那就请韩国提出来”。桥下彻因此被安倍称为“可并肩战斗的同志”。

在日本政界,“三大谈话”均涉及日本反省侵略历史的内容:1982年的“宫泽(时任官房长官)谈话”提出在日本教科书内容审定时不应刺激亚洲的“邻国条款”;1993年的“河野(时任官房长官)谈话”就日本二战时强征“慰安妇”进行了道歉;1995年的“村山(时任首相)谈话”则就日本侵略和殖民亚洲其他国家进行了道歉。“三大谈话”对改善日本与亚洲受过日本侵略和殖民国家的关系,一直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鉴于历史认识问题对日本的重要,多年来,日本各大政党和政治派系大多对“三大谈话”予以支持。

对于近来这股否定“三大谈话”的狂潮,日本时事社称,日本政客抛出一些惊人言论,与现在野田政府摇摇欲坠的状态有关。野田内阁现在的民意支持率仅有26%。同时日本恰逢自民党选举总裁,许多政客因此用一些听上去极端的言论寻求日本民众的支持,以换取选票。

美国《华尔街日报》称,日本近来国内政治斗争激烈,各派力量竞相靠展示对外强硬、挑起民族主义情绪,以达到吸引支持者的目的。日前日本外相玄叶光一郎在谈及领土争端时曾称,日本在领土问题上“对下一代教育过于克制”,而“日本部分教科书在反映历史方面相对做得更好”。文章称,玄叶光一郎的这种说法,和二战期间曾遭受日本侵略的亚洲国家的看法格格不入,这类说法如果放大或付诸实施,可能导致亚洲国家之间严重对立。

日本进入“总保守化时代”

实际上,像安倍、石原等人发表要废除“三大谈话”的说辞并不奇怪,他们一直是传统的右翼鹰派人物,更值得警惕的是,其他日本党派、政治人物也竞相发表否认日本历史罪责的言论。

新加坡《联合早报》称,8月是日本人谈论战争与和平话题最多的月份。如果说战后最初的二三十年是主张和平与反思的声音压倒“一小撮”“大东亚共荣圈肯定论”的右翼势力的话,如今日本国内公然为侵略翻案及主张修宪派兵的声音已逐步成为日本论坛的主流。文章称,日本政治格局已经转换为自民党与另一个与之几乎毫无差异的民主党共同主宰政坛的“总保守化”时代。正因为如此,日本与亚洲周边国家的历史观摩擦也在加剧。

实际上,当年日本“三大谈话”都是亚洲其他国家的大规模抗议和外交施压下的结果。“宫泽谈话”的背景是日本文部省在审定教科书的过程中将“侵略”改为“进出”等,引发亚洲国家与日本激烈的外交摩擦。“村山谈话”也是在二战结束50周年之际,亚洲国家强烈要求日本道歉的情况下作出的。

在日本内部,当年存在政治力量的和平势力,现在随着日本与周边的领土纠纷也陷入沉默。《韩国日报》称,安倍2007年否认日军强征“慰安妇”的事实时,社会纷纷予以谴责。但最近独岛问题和钓鱼岛纠纷恶化后,日本社会为数不多的有良知的声音彻底消失。野田等政客不断发表否认历史的言论,几乎没有媒体加以谴责。

在日本,自称为“自由派媒体”的《读卖新闻》8月29日发表社论,认为“河野谈话”让日本背上了“沉重的历史包袱”,既然没有证据,就应该重新审视“河野谈话”。新加坡《联合早报》称,实际上,“一小撮右翼绑架中日关系”论以及所谓民间“舆论”令日本“官方左右为难”论,都是日方放出的烟幕。这些是日本式舆论诱导的惯用手法。

俄罗斯《独立报》称,9月2日是日本签署投降书67周年纪念日。但日本国内右翼政府正尽力试图洗刷二战失败的“污点”,因为这些“污点”不利于日本这个“伟大民族”的世界地位。文章称,如果听任日本继续否定历史,并对日本右翼分子不加管束,那么日本很快就会成为威胁地区和平的新源头。

在西方,也有声音对日本政客们否定历史的行为表示担心。德国《北方信使报》称,日本政客纷纷淡化日本战争罪行,东京一再在受害者没有愈合的伤口上撒盐。现在,到了东京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的时候了。东亚地区现需要建立一种全新的地区性国际关系,日本一再制造这类话题等于给这一地区增加新的紧张。美国《纽约时报》称,日本野田内阁“一直拐弯抹角地希望挑战对二战部分敏感问题的定案”,试图借此洗脱日本政府和军方的罪责,这种做法在亚洲各国引发强烈愤慨。

“日本能把时钟拨回过去吗”

“日本能把时钟拨回过去吗?”对于日本政客否定“三大谈话”会给日本和亚洲其他国家的关系带来什么样的影响,《韩国时报》称,“我们将自信地回答‘不能’,但同时我们也会关注这个尚武国家将变成怎样的一种野兽”。文章称,全世界尤其是日本的亚洲邻国,将带着怜悯而非恐惧的目光关注东京无耻的行为。日本正日益变成外交关系中的加拉帕戈斯群岛,这个与世隔绝的太平洋群岛保持物种的“独特性”,却面临灭绝的危险。除非日本领导人恢复他们的理性和良知,否则其后代无法避免被国际孤立的命运。

曾经在德国驻日机构担任官员的德国日本问题专家坎穆比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说,与德国相比,日本到目前还没二战大屠杀纪念碑;日本虽然曾尝试对侵略战争中的受害者进行补偿,但很少直接道歉,也没有形成像德国“赔偿机构”的机制。他认为,究其原因,德国一直是欧洲的一员,战后德国也把重新融入欧洲当作己任,因此它必须对被侵犯过的国家作出诚恳彻底的交代。相反,日本从明治维新后就开始“脱亚入欧”,它从没把自己视为“落后亚洲”的一员。战后日本并没有认真反省战争罪行,民族心理和内部运行机制也没有彻底改变。坎穆比说,亚洲是世界经济发展最快的地区,但日本显然不在此列。日本要想重新振兴,必须依靠亚洲。日本“三大谈话”对亚洲其他国家来说只是最低标准的底线。如果连“三大谈话”都要否定,日本在亚洲将无法立足。

清华大学教授刘江永对《环球时报》表示,安倍等日本政客否定“三大谈话”的言论表明日本政治右倾化的势头越来越猛。当前,日本政局处在多事之秋。9月,日本自民党与民主党都要举行总裁选举,安倍等人紧随日本选举形势需要,在政治右倾化上押注。日本政治力量正在分化与重组,其中的领导者很可能成为未来日本政坛的新领导者与决策中枢。这股新的政治力量的显著特征就是在对待包括日本历史问题上的立场强硬右倾。刘江永说,从中长期看,日本的这股想废除三大政治谈话的思潮为日本与亚洲关系带来了黯淡与危险的前景。如果安倍晋三、桥下彻、石原这股右倾力量进一步推动日本修改宪法,扩大日本使用武力的范围与条件,对亚洲而言是非常值得警惕的。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