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亲历解放新疆:未动一枪一炮和平解放

热度67票  浏览24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刘崇文 89岁,原迪化(今乌鲁木齐)“战斗社”成员。 

    袁国祥 77岁,原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一兵团二军政治部摄影员。 

    黄晓天 86岁,原国民党守军“26师”参谋。 

    60年前的9月25日,留给这三个不同身份的老人共同的回忆――新疆解放。 

    当我们叩开这三位老人记忆的大门,围绕“925”这个时间节点,老人们的讲述把我们拉回到1949的年轮。一个甲子的沧桑,丝毫没有尘封住历史,透过他们的目光,解放新疆惊心动魄的一幕幕画面不断闪回、跳跃,清晰、生动…… 

    山雨欲来 

    1949年5月,解放大军摧枯拉朽一路凯歌,先后解放华北、东北290万平方公里土地,直逼陕甘。由于新疆地处边陲,路途遥远,中央把解放新疆的计划推迟到1950年。 

    而此时,大势已去的国民党残兵败将依靠长江天险作最后挣扎,妄图利用和谈划江而治。在西北,“马家军”倚仗多年经营的军队与西进解放大军做垂死的较量。这个时刻,美国驻迪化(今乌鲁木齐)领事包懋勋、马克南也没闲着,他们与新疆省主要头目麦斯武德等紧锣密鼓地策划民族分裂,妄图在动荡中宣布新疆独立。也就在这时,中共中央和毛主席决定提前解放新疆,命令第一野战军向西挺进! 

    陶峙岳,湖南宁乡人,时任国民党新疆警备总司令,陆军中将。面对节节推进的解放大军,历史把陶峙岳推到了新疆是和是战的选择点上。 

    说起当时的时局,毕业于黄埔军校九分校,在“26师”任职参谋的黄晓天历历在目。他说,南京政府“代总统”李宗仁这时打电报给陶峙岳,叫他除留一个旅在新疆担任防务外,把其余部队全调进关内;同时,马步芳也多次打电报给马呈祥,要把其部队调回青海……陶峙岳想请示张治中,可张治中却投身到北平中共方面。 

    当时新疆驻军有78、42、骑1师三个整编师,总兵力约10万余。陶峙岳很清楚,这些部队各受其主之命,并不能完全指挥。陶峙岳洞悉李宗仁之谋划,反对部队入关打内战,便亲拟了一个缓兵之计,报南京政府,拖延时日。 

    此时此刻,国民党驻军内部统、战之争正在激烈地较量…… 

    秘密使者 

    正当各种政治力量在新疆角力的关键时刻,1949年9月15日,一位秘密使者悄然来到迪化,住进了新疆省主席包尔汉的寓所。他就是中共中央联络员邓力群。 

    正当解放大军迅速西进之时,中共代表团团长刘少奇及其随行的邓力群等同志正在莫斯科秘密访问。在谈及新疆问题时,斯大林承诺,对提前解放新疆予以理解,并愿给予必要帮助。一个月后的8月14日,邓力群从莫斯科经阿拉木图抵达伊宁。 

    他此行的使命是,在伊宁建立电台,搭起联络桥梁,使“三区”与中央、西北野战军建立密切联系,促进新疆和平起义。在完成与“三区”的接洽和邀请新疆代表参加第一届政协会议的任务后,邓力群携带张治中给国民党驻疆警备司令陶峙岳、新疆省省长包尔汉的电报,又秘密潜入迪化。 

    说起这段历史,作为新疆地下党组织“战斗社”成员的刘崇文,一边翻出史料,一边滔滔不绝地讲述。在包尔汉的寓所一住下,邓力群就立即与陶峙岳和包尔汉会谈。张治中在电报中劝谏:“今全局演变至此,大势已定,兄等为革命大义,变为新疆和平计……”邓力群向陶峙岳等详细阐述了中共和平解放新疆的主张和政策。 

    尽管陶峙岳、包尔汉为邓力群的迪化之行做了大量的保密工作,可还是被国民党保密局新疆站察觉了。刘崇文说,他当时听说新疆特务头子饶铁珊密谋特务们对包尔汉公馆进行严密监控,图谋实施暗杀破坏。千钧一发之际,“新疆省保安副司令”张凤仪识破了特务们的阴谋,对邓力群进行贴身保护,才使得特务的阴谋流产。 

    是和?是战? 

    与邓力群的多次面谈,张治中将军的力陈劝谏,傅作义的北平举义,都深深触动陶峙岳。陶部参谋长陶晋初,迪化市市长屈武等众多上层军政人士也纷纷进言力促和平。然而,陶峙岳担心的是,新疆情况如此复杂,没有部队内部的统一和团结,致力推动新疆和平起义难成大事! 

    十几年前为新疆黄埔同学会撰写史实的黄晓天,他对那段历史耳熟能详。他回忆,在深思熟虑后,陶峙岳召开第一次师、旅长会议,会上透出的和平起义消息引起的冲击波,使这些国民党官员难以自制。78师师长叶成、骑一师师长马呈祥和179旅旅长罗恕人等顽固派极力叫嚣:我们要听胡宗南、马步芳长官的。 

    黄晓天说,马呈祥是马步芳的外甥,此人是个孝子,他的父母和妻子儿女都留在青海老家,因而一直企图率部打回去。叶成则是胡宗南的嫡系,兵力最多。罗恕人更是出了名的反共顽固分子。于是,陶峙岳天天与他们恳谈:国民党大势已去,新疆只有走和平道路,别无选择。三人自知无法扭转乾坤,来找陶峙岳谈判:愿交出部队,个人从南疆去印度。于是,叶成、罗恕人、马呈祥携带800多两黄金和其他财物,乘汽车离开迪化。陶峙岳派了一个加强排,乘长车架机枪护送三人出境。 

    待命进疆 

    就在陶峙岳紧锣密鼓酝酿举义之时,8月31日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彭德怀发布进军河西的作战命令:第一兵团自青海西宁挥师北上,越过祁连山向张掖进击;第二兵团沿兰新公路及其右侧西进;第六军为右路绕乌鞘岭、腾格里大沙漠边缘的大靖西进;第三、四军附野战军炮兵团、战车营为左路,直取武威、酒泉。9月21日,两兵团会师于张掖。10万雄师集结于酒泉、安西一线,直叩新疆大门。 

    此时,从甘肃张掖入伍的17岁少年袁国祥,因为曾在照相馆当过帮工,被分配到一野一兵团二军政治部当起摄影员。面对记者,作为将军的袁国祥,拿着60年前珍贵的图片把记者带回凯歌进新疆的辉煌岁月。他回忆道,为了加速解放新疆进程,8月29日,彭德怀在兰州解放的第三天就邀请在兰州休假的陶峙岳部校以上军官和在兰州的新疆民族宗教人士到三爱堂。一落座,彭德怀直截了当地说:“解放大军下一步就要挺进新疆,如有人敢阻挡,那是白日做梦。我们做好了两手准备,一个是军事解决,一个是政治解决。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希望和平解决,使400万新疆各族百姓免受战火之苦。现在希望大家出力,共谋和平解放之路。” 

    在座的国民党军官和民族宗教人士,原以为是赴“鸿门宴”,听了这一席话心中石头落地,纷纷争抢着介绍情况,几个国民党军官也举手报名投诚。彭德怀看到大家解除了疑虑,便提议在座的人组成“新疆研究会”。 

    在迪化,扫清起义障碍之后,9月17日,陶峙岳、包尔汉联名复电张治中,满怀信心报告:和平起义的准备工作基本完成,叶、马、罗离开迪化后,即前往兰州商谈起义事宜。 

    9月20日,陶峙岳毅然下定决心,特派国民党第八补给区中将司令曾震五,代表新疆警备总司令部和河西警备司令部飞抵兰州,正式与彭德怀司令员和平谈判,履行签字仪式。 

    9月23日,彭德怀司令员在兰州大厦热情接见了曾震五将军,最终确定了新疆和平解放大计。 

    举义925 

    在60年前的那个深秋的早晨,“26师”参谋黄晓天和他的同僚们一早就等待着集合的命令。他们知道,今天将不同寻常。也就在这天,公开身份是新疆语文专科学校训育主任的战斗社成员刘崇文,难以掩饰激动和喜悦,接受了神圣的任务,张贴《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同样是这天,驻扎在酒泉的袁国祥和军部的官兵们,都在等待电台传来消息…… 

    1949年9月25日,新疆省主席包尔汉和新疆警备司令陶峙岳联名向毛泽东发去了电报―― 

    毛主席: 

    解放军胜利完成人民解放伟大事业,谨致无上之欣祝。此间对新民主主义及尊重少数民族利益之号召,早具坚强之信心及拥护之赤诚,并为之克服困难。经决意与国民党反动政府脱离关系。兹已准备一切力量消灭反动势力,接受领导,俾每一角落共庆新生,以完成贵党所领导的整个中国之解放。特电敬布衷忱,敬祈亮鉴。包尔汉、陶峙岳申皓叩 

    电报飞传到中南海,毛泽东立即复电: 

    包主席、陶将军: 

    申皓电悉,极感盛意。新疆局面的转变,各族人民的团结,有赖于贵主席及贵总司令鼎力促成。尚望联络各方爱国民主分子,配合人民解放军入新疆之行动,为解放全新疆而奋斗。特此布覆,敬颂勋祺。 毛泽东申梗 

    面对新疆十万守军,陶峙岳宣布:率部起义。他郑重宣告:“自即日起,与广州国民政府断绝一切关系……,听从中国共产党革命军事委员会和人民解放军总司令部的命令。”自此,新疆未动一枪一炮和平解放。 

    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 

    新疆代表赛福鼎艾则孜登上天安门广场,他就站在毛主席的身后,见证了人民共和国的成立。 

    白雪罩祁连,乌云盖山巅,草原秋风狂,凯歌进新疆。在王震将军气势如虹的诗词中,10月12日,400余辆装甲车、卡车满载进疆大军先遣部队,从酒泉挺进新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