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明清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东亚火器转来史三:朝鲜方日本铁炮的引进

热度115票  浏览15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09年12月25日 16:37

  

  不过来到朝鲜战场的明军火器种类繁多,有些不适用于朝鲜,更多的是无从学起。1592年柳成龙等报告中提到:明军火器“其中多有我国未有之制”“诸戎器奇形异制,皆非我国人所能用”[xlix]即使是明军也没有能够把所有带来火器投入战场。“中国出来火炮,非独还为输去贻弊一路,其中多有我国未有之制,臣偶遇倭馆后见,路边空家积置唐军器,其数极多,而无人守值,方欲自军器寺启,请移置一处以为后用,今闻有查还之咨,极为缺然,此亦急移咨,于经略请留置,以备国用为当,上从之。”[l]

  尽管朝鲜方有心研究学习中国火器,但是在战争期间百物残破的情况下,中国火器的学习也只能限于少数可以立竿见影的项目上。上一节讨论的佛郎机是其中代表,在水战中应该发挥了可观的威力。不过在另一方面,日本军铁炮的威力也深深吸引了朝鲜人的注意。

  在战前,1589年,日本对马岛主宗义智向朝鲜献上铁炮2挺。“义智献上孔雀二羽与鸟铳二挺及刀、枪、剑。国王放孔雀南阳海岛,下付鸟铳于军器寺,我国始持鸟铳。”[li]但是并没有引起军方足够认识。[lii]在战争爆发前夕,甚至有人提出让士兵身穿厚铁甲来抵抗铁炮。柳成龙驳斥道:“遇贼斗云合乌散,贵于捷,然既被满身厚甲,其重不可胜身,具不能运杀贼。”[liii]战争开始后,军事接连失败的朝鲜政府开始倾向于学习铁炮技术来抵抗日军。首先是想从中国学习。“倭贼言,天朝鸟铳、长枪为可畏云,贵国亦可学也。前日开城倭贼虏贵国人民,造作铳筒云,贵国亦知其妙,而学之必能矣,俺等出去,则贵国无所赖,速令训习为佳。”[liv]1593年七月,明朝兵部员外郎刘黄裳也进言道:“天朝鸟铳、长枪倭贼之所畏,你国也可学也。”备边司认为“我国莫当于贼锋者,皆是物也,此不可不速习而致诸用也,先设炮手二百名,勿论贤良公私贱,亦以朝官性勤者抄押试放。”[lv]是年六月柳成龙上书〈再乞练兵且仿浙江器械多造火炮诸具以备后用状〉中记载“往时校书正字李自海,在开城府时,监造鸟铳,其精巧与倭铳无异”[lvi]。这里明确提到了明军使用的鸟铳威力使日本军士恐惧,而且柳成龙要求学习的也正是浙江器械,一方面补充说明了明军是装备着有力的鸟铳的,另一方面说明朝鲜王朝一开始是希望通过向明军学习和利用为倭寇制造过铁炮的朝鲜人来导入新式鸟铳。

  不过实际上,朝鲜王朝还是更多地利用了降倭优待政策来引进日本式铁炮。1592年十月,朝鲜国王提到处置降倭的意见:“答曰:生擒倭献俘之事卒,倭杀之无益,俘而无益。予意,则铳筒制造放炮等事及贼情,详加诱问,或解剑则问而传习何如?”[lvii]1593年五月到六月,投降的日本军人已经成功为朝鲜制造出了火药和鸟铳。“上教正院曰:前有生擒倭二名,一名煮取焰硝,一名造作鸟铳,煮焰硝者送于宁边,保授官人,自秋为始,焰硝多数煮取。造鸟铳者送于产铁某邑,亦令保授官人,鸟铳多数造作事,言于军器寺,议于提调,以启。”[lviii]

  另一方面,在军中的将领也积极采用降倭来制造火药和练习铁炮射击。“甲午(1594) 六月二十三日庚午、晴、晚驟雨。虞候以軍糧督促事出去、見乃梁生擒倭奴、推問偌捌湫沃埂⑶覇査堋t焰硝煮取及放銃并善云。”“甲午 十一月二十七日辛丑、晴。食後、出坐大廳、則左右道分送降倭舉數來聚、故使之習放。”[lix]在这个基础上,朝鲜人开始自行制造日本式铁炮。李舜臣是主要的代表。他在1593年的八月制造成功铁制的铳筒献给朝廷。“云云谨启,为上送事。臣累经大战,倭人鸟铳所得优多,常伴目前,验其妙理,则以体长之故,其穴深邃之故,炮气猛烈,触之者必碎。而我国胜字、双穴等铳筒段,体短穴浅,其猛不如倭筒,其声不雄同鸟铳,每欲制造。军官训练主簿郑思竣亦思得妙法,冶匠乐安、水军李必从、顺天私奴安成、避乱营居金海寺奴同之、巨济寺奴彦福等率,正铁以打造,体制甚工,炮丸之烈,一如鸟铳,其线穴插火之具,虽似少异,数日内毕造,功役亦不甚难。舟师各浦,为先一样造作。……当今御敌之备,莫过于此,同正铁鸟铳五柄,监封上送。朝廷以各道各官,并令制造。监造军官郑思竣及同冶匠李必从等,各别论赏,使之感动兴起,争相效制。谨具启闻。万历二十一年八月日 节度使冶李”[lx]此事又见于李舜臣日记: “癸巳 九月初四日已卯、晴。陣弊啓聞、及銃筒上送事、諸萬春招辭捧上事、并三道封上、李景福持去、裁簡于柳相及尹參肿孕隆⒁掠中隆盵lxi]在此之前,李舜臣还曾经把自己新造的正铁铳筒送到备边司。“癸巳(1593) 五月十二日已丑、晴。新造正鉄銃筒、送于備邊司。”[lxii]八月,李舜臣又记载了明人观看新造鸟铳的评价。“正铁铳筒,最关于战用,而我国人,未详其造作妙法,今者百而思得,造出鸟筒,则最妙于倭筒,唐人到阵,试于无不称善,则已得其妙,道内一样优造事,巡查时、兵使处,见样输送。”[lxiii]

  这时朝鲜已经能够制造类似于日本铁炮的鸟铳,但是并非完全一样,李舜臣也说到在火绳药室出不同于日本铁炮。1593年十二月备边司上书云:“制敌之要,莫急于器械,而我国器械本不精利,经变之后,举皆板荡,弓箭焰硝造备事,则前者已为委知各道,而至火铳诸器,则时无打造之,令各样火器之中最要,于战用者鸟铳为上,三穴筒次之。但鸟铳则制造极巧,如不得晓解精工,则难以装造,三穴铳筒造作不至甚难,冶匠熟手人人犹可为之,黄海一道多产铁物,令兵使打造,正月望前毕开数启闻,后或留本道或为取来宜当非。但黄海道如平安道、全罗道产铁之邑,亦令本道监司定打造铁丸,亦令造作,此亦移文黄海道兵使及平安、全罗监司何如?答曰:依启。我国所造鸟铳,皆滥造无用,今勿如是,以倭鸟铳之精妙者,为准的一依其样制造可矣。”[lxiv]可见日本铁炮比起中国的三眼铳,在制造难度上更大,到这一时期朝鲜还不能制造优质的日式火绳枪。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