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林彪叛逃“迷雾”:座机是被“禁空令”逼走的吗

热度35票  浏览3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九一三事件之后,围绕着“禁空令”的问题有 些离奇的传说,其中最主要的有林彪座机是被“禁 空令”逼走的一说。分析这些传说的原因大致有 三:其一,对当时的具体情况不了解;其二,不了解 飞行行业的人们说出的外行话;其三,缺乏科学依 据的个人想像。

何谓“禁空令”或“净空令”

1971年9月13日零时32分,林彪座机从山海关 机场强行起飞,一个多小时以后,于1点55分左右, 从414号界桩进入蒙古国境的时候,中央下令:“从 现在起,凡没有伟大领袖毛主席、林副主席、周总 理、黄总长(黄永胜)、吴司令员(吴法宪)联名签署 的命令,一架飞机都不准起飞。”这就是九一三事 件中的“禁空令”,有人叫它“净空令”,还有的叫“禁航令”。

从命令下达之时开始,禁止任何飞机起飞。也就是说,从那一刻起,除了已经飞越出境的林彪座机之外,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领空上不应该出现任何飞机,如果有,就视为非法,视为违背中央的命令,所以叫“禁空令”。既然,禁止地面任何飞机起飞,空中就不会有任何飞机飞行;既然,空中没有任何飞机飞行,作为空间,应该是清净的,或者是安静的。从这个角度理解,把它叫做“净空令”也未尝不可。

  此外,在每个国家地图上,都规定有不准任 何飞机在其上空飞行的地方,这些地方叫做“空 中禁区”。一般都是国家的大城市或特殊的军事 要地,虽然叫做“空中”禁区,但都是以地面范围 的大小为依据划分的。空中禁区的存在,是为了 大城市居民生活安全与安静的需要,或者是某种 重要地面设施保密的需要。这种规定通常是长期 的。例如,北京市区机关与居民居住密集的地面 上空,就是“空中禁区”中的一个。凡是从空中进 出北京市各机场的飞行员都知道我国首都的飞 行管制办法。属于全国性的“禁空令”对一个国家 来说是很少的,类似九一三事件时的“禁空令”恐 怕也是绝无仅有的一次。所以,了解一下“空中禁 区”的知识对于进一步理解“禁空令”或“净空令” 有一定的帮助。

“禁空令”与禁止林彪座机起飞的命令

在九二三事件中,中央高层关于飞行的命令有两条:一是禁止林彪座机起飞的命令;一是“禁空令”。

先是禁止林彪座机起飞的命令,经过是这样的: 1971年9月12日晚,当林立果、刘沛丰、程洪珍等5人乘坐林彪座机从北京飞达山海关机场后,林彪女儿林立衡在北戴河看到林立果已调来了专机,意识到问题的严重,立即通过林彪警卫团向北京的周总理报告。此时,周恩来总理一方面命令空军司令员吴法宪调查飞机的事情,一方面直接与北戴河的叶群通电话,进一步了解情况。

平时,林彪专机的行动都是逐级上报,层层把关,各有关保证部门为专机飞行忙而不乱,紧张有序,为什么这次飞行却不声不响悄悄进行、连空军司令员也被瞒丁过去呢?

当时,正是星期日的晚上,吴法宪首先将电话打进西郊机场专机师师长的家里,追问三叉戟飞机是怎么到山海关的。因为山海关机场隶属海军管辖,周总理让吴法宪追查飞机的同时,也命令海军政委李作鹏追查三叉戟256号飞机。

深夜,离北京只有300公里之遥的山海关海军机场上,三叉戟256号飞机静静地停放着,负责飞机警卫的指战员们在飞机周围巡逻。对于林彪专机悄然到达山海关的反常行动,周总理直接向山海关机场发出指令:

没有周总理、黄永胜(总参谋长)、吴法宪、李作鹏(海军政委)四个 人共同签署的命令,飞机不准起飞。

当周恩来以及空、海军司令部等领导机关,为 了追查林彪专机一事正在紧张忙碌的时候,在山 海关林彪专机组除了机长潘景寅之外,笔者与机 组其他8名人员已处在睡梦之中,对外面发生的情 况一无所知。

9月13日零时许,山海关机场的佟参谋长从调度室直奔停机坪,就要向机长传达周总理不准起飞的命令时,看到飞机已经启动强行滑出。佟参谋长调动油车堵截飞机,遗憾的是没有将飞机拦截住。

周恩来4人联合命令未及生效,林彪座机在黑暗中吼叫着强行起飞了,很快消失在西南方的夜空中。停机坪上那么多双惊恐的眼睛,都在死死地盯着256号飞机,直到飞机的声音已经听不到了,人们还没有从那触目惊心的场面中清醒过来。

1点55分左右,当雷达屏幕上显示256号飞机飞越国境已成定局的时候,中央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但因为当时对林彪乘机叛逃的意图还不清楚,对林彪的全部阴谋还不了解,于是,中央从大局出发,除了采取一些必要的措施外,还向全国下达了“禁空令”。

禁止256号飞机起飞的命令与“禁空令”是不同的两回事情。前者是针对256号飞机异常行动,在9月12日午夜发出的,没有周总理等4个人的联合签署意见,256号飞机不能起飞的命令;而“禁空令”是面对全国的飞机、在林彪座机逃出国境之后发布的,命令中的领导人除周恩来、吴法宪、黄永胜以外,还增加了毛泽东、林彪,去掉了李作鹏。

空军司令员吴法宪在西郊机场传达“禁空令”的时候,没有提到林彪,这可能是他已经知道林彪就在飞机上。当时为何还要写上林彪的名字?中央从国家及党的全局考虑,林彪出逃是国家的绝密,命令下达后要涉及到很多方面、很多人,平时的中央文件上都是毛、林不分,如果突然不提林彪,会引起许多猜疑和麻烦。

林彪座机是要重返山海关吗

九一三事件后,在国内甚至在国外曾有这样的说法,林彪座机之所以北逃,是被中央下达的 “禁空令”逼走的。其理由是,林彪座机在山海关起 飞后不久又折返飞回山海关机场,就是因为“禁空 令”,山海关机场处于封闭状态,跑道灯没有打开, 256号飞机在没有办法降落的情况下,被迫向西北 境外飞走的。

以上说法,对那些不了解具体情况的人,尤其 是不具备飞行常识的人,听起来似乎有几分道理。 其实,持这种说法的人,犯了两个最基本的错误。 其一,飞机起飞后,并没有返回山海关机场;其二, “禁空令”是在林彪座机飞出国境后才发布的。

从起飞之前林立果们的行为表现看,飞机一 旦起飞,就不会在国内降落,林彪等人是在南飞广 州的计划败露后,破釜沉舟北逃叛国的。他们的仓 皇举动,把以往副统帅专机行动的气氛弄得荡然 无存,平时轰轰烈烈的专机迎送场面,被枪声及载 满荷枪实弹军人的军车所代替。在林彪的阴谋行 动已经开始暴露时,机组以及警卫战士这些善良 人们的心目中,还把林彪当做领袖,还不能从这些 反常的现象中反应过来。实际上若不是林立果拉 大旗做虎皮、处处把老子摆在面前,仅凭他自己是 寸步难行的,机组的潘景寅机长等4人也决不会冒 那么大的危险将飞机快速升空。

可想而知,林立果为了达到将飞机升空的目 的,在地面上绞尽了脑汁,费尽了心机,一旦起飞 升空之后,他比谁都清楚,只要在中华人民共和国 领土上的任何一个机场落地,都会落个被扣留审 查的下场。别说是一架专机,就是一架普通训练的 飞机,如果没有得到允许私自起飞也要受到严厉 的惩罚。所以不难得出结论,如果没有出人意料的 特殊因素,256号飞机是不会在强行起飞之后又重 新回到山海关机场落地的。

飞机起飞后曾有一段极不正常的转弯,从分 析其轨迹表明他们也不是要返回山海关机场的。有一些人认为那就是返回山海关机场的意思,那是误解。

林彪座机强行起飞之后,笔者与机组其他4人不约而同登上了山海关机场调度室的塔楼,5双眼睛紧盯着雷达标图员手中的画笔,以焦急的心情观察着飞机飞行动向。通过对不正常的转弯进行的详细分析,说明这一切是潘景寅与林立果们在空中斗争的结果。由于飞机上没有打开电台,无法从通话中得知空中的具体情况,单从雷达屏幕上飞机航迹的反常变化中就可见一斑。

林彪座机起飞后在空中划问号吗

这种想像出来的东西存在着一定的原因,这就是256号飞机在山海关机场起飞之后,北戴河林彪住处中的人们听到了飞机的声音,认为飞机又返回山海关机场。由于机场被关闭无法降落而向北戴河飞来,在空中久久盘旋之后,划了一个问号向北飞走了。在一本畅销书中如是说。

由于256号飞机向西南方向强行起飞后,没有在正常的时间与高度上进行一转弯,而是向西南方向持续飞行了4分钟之后才勉强小角度向右转的。飞机爬高的速度为每小时约500多公里,每分钟前进近10公里,北戴河位于山海关机场的西南方向40公里处,飞机在上升的过程中经过北戴河附近上空的可能性很大。

但是,如果说听到飞机声音的说法还有可能,那么看到飞机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因为9月13日午夜基本上是暗夜,没有月光,如果飞机不是从头顶上空经过、高度又是比较低的话,是很难看到一掠而过的飞机。再说,256号飞机由于仓皇出逃,起飞前没有按规定打开灯光。正常情况下位于飞机两翼端部及尾翼上的航行灯应该是打开的,它们分别是左红右绿后白。当时,右机翼上的航行灯已经在飞机强行滑出时被油车顶端的把手挂坏了。除航行灯外,机身外部上下还有比航行灯更亮更明显而且不停闪动着的闪光灯。闪光灯的作用是便于空中的飞机发现对方,也便于地面指挥员及时找到飞机的位置,但256号飞机同样也没有打开闪光灯。256号飞机经过北戴河上空时的高度大约1500米,林办的人清楚地观察到256飞机飞行情况的可能性是不存在的。

  

  更离奇的是还发现飞机在空中划了一个近似问号的轨迹后飞走了。

从飞机飞行的角度出发,一个站在地面某一点不动的人,即使站在问号的中心,在他的视野范围内也没有办法看到1500米的夜空10多公里范围内飞机的全部轨迹,更不要说有楼房及树木的遮挡了。退一步设想,如果大白天一个人站在晴空万里的开阔地带,倒是可以看到高空飞机在一定范围内的飞行情况,如果把飞机盘旋的一部分想像成问号,也未尝不可。问题是从三叉戟256号飞机当晚不正常转弯轨迹中任何一段拿出来,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不能构成一个差不多的问号。

山海关机场当晚的确没有打开跑道灯光等一切夜间飞行设施,因为在正常情况下,机场调度部门只有在接到上级有关指令,才能打开起飞降落设备并实施指挥,反之任何部门都不能随意将这些设备打开。三叉戟256号飞机虽属于重要专机,但是没有上级的命令仍然是不能放飞的,跑道灯光设施当然也不能打开。当晚256号飞机是依靠飞机上的灯光照明进入跑道起飞的,因为起飞时对灯光设备的要求不高,只要将飞机对正跑道的起飞方向加大油门就可以了。

相反,如果跑道灯光在没有打开的情况下,夜间安全降落是不可能的。由于256号飞机根本不存在起飞后重新返回山海关机场的事实,当然也就不存在机场封闭、将256号飞机逼走的事情。

“逼走”一说是荒谬的

飞机在河北迁安上空完成艰难的一转弯,最后将航向调整到325度之后就再也没有较大的变化,出境时间是1点55分。在256号飞机向边界飞行的过程中,在空军指挥所进行监控但还不明真相的人,曾多次建议将其用武力击落,毛泽东主席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根据这一精神,在没有真正确定林彪叛逃出境之前,如果提前向全国下达了“禁空令”,最后飞机没有出境怎么办?因为当时谁也没有真正掌握林彪等人的叛逃企图。

林彪座机从山海关起飞在前,中央下达“禁空令”在后,前后相差1小时20分钟,把“禁空令”传达到基层部队的时间还要更长。由此看来,把林彪叛逃的理由归结到“禁空令”上是很荒谬的。

实际证明,中央下达的“禁空令”是非常英明的。就在“禁空令”落实的过程中,林彪死党周宇驰等3人持林彪手令,于13日凌晨3点15分,从专机师的沙河机场骗走一架直五型3685号直升飞机。

256号飞机自始至终都没有打开飞机上的通话设备,拒绝与地面对话,说明其叛逃决心顽固不化。如果256号飞机提出到祖国的任何机场着陆,中央都会开绿灯的。

  

  事后获悉,林彪乘机起飞后,周总理还通过空军司令员吴法宪在西郊机场准备一架伊尔-18飞机,随时处于起飞待命状态。这架飞机一直等到天亮都没有派上用场。可以看出,如果256号飞机将电台打开,只要提出愿意落地,就近机场就马上会提供所有便利于着陆的条件。

还有一种更离奇的说法来自非法出版物,说林彪在空中用电话与广州联系,得知广州已去不成时才决定改航北逃的。

稍有一些飞行常识的人都知道,当时飞机上的通讯设备除了短波、超短波电台通过机组通讯员与地面飞机指挥调度人员进行联络外,不存在乘客与地面直接通话的事情,就是专机也没有这种设备。使用移动电话是近几年才有的事,而且,为保证飞行安全,规定空中不准使用移动通讯工具。可见林彪与广州直接进行空地联系的说法有多么可笑。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