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军事理论思想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以军导演“加沙36计” 诡道依旧是军事谋略核心

热度141票  浏览52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6日 04:15

  以军导演“加沙36计”

  孙子曾曰:兵者,诡道也。诡道是军事谋略的核心,作为中国古代军事结晶的《孙子兵法》,也是西方军事学院必读的材料之一。而对于2008年岁末开始,现在仍在持续的以色列对加沙发动的“铸铅行动”来说,更是“三十六计”在现代军事上应用的最好战例。

  值得我们深思的是《孙子兵法》一部中国2158年前的军事著作,即使在21世纪最高科技的战争中,依然能够看到它的影子。

  2008年12月27日,为报复哈马斯袭击,以色列大规模空袭加沙哈马斯目标。2009年1月4日,以军开始发动地面进攻。在第一天的空袭中,以色列空军数十架战机在4分钟内,向加沙的100个目标投掷了上百吨炸弹,造成至少270死700伤,其中多数是哈马斯的警察和武装人员。这次代号“铸铅”的军事行动堪称典型的“闪电战”,一扫两年前黎以战争期间以军的“窝囊”形象,重现其作战迅猛的特点。而在成功行动的背后,却到处都是中国经典“三十六计”的再现。

  暗渡陈仓

  此计是利用敌人被我“示之以动”的迷惑手段所蒙蔽,而我即乘虚而入,以达军事上的出奇制胜。

  如果从“铸铅行动”的整体上看,以军的军事行动第一计按时间顺序应该是“暗渡陈仓”。与2006年黎以战争的匆忙决策不同,“铸铅”行动的决策长达两年。据以色列《国土报》2008年12月27日披露,早在2007年初,以色列政治决策层和国防部就开始策划针对哈马斯的军事行动,但因为当时以色列与叙利亚关系持续紧张,加上以色列空军正为空袭叙利亚“核设施”全力备战,对哈马斯的打击行动被推迟了。

  2008年11月18日,以色列总理奥尔默特和国防部长巴拉克在特拉维夫市中心的国防军司令部内碰头,原则上同意实施“铸铅”行动,并由后者在行动计划上签字。直到此时,两人仍没有将“铸铅”计划交给内阁批准,只向外长利夫尼一人做了秘密通报。12月24日,以色列召开内阁会议。在对外发布的新闻公报中,提及加沙局势的只有一行字。然而事实上,内阁花了整整5个小时讨论“铸铅”行动的细节。一位参加会议的内阁部长表示:“那是一份极其详细的作战方案……显然吸取了两年前黎以战争的教训。讨论结束后,所有内阁成员都投票支持这次行动,把开战的时间交由总理、国防部长和外长决定。”稍后,利夫尼飞往开罗并紧急约见埃及总统穆巴拉克,向其透露了将对哈马斯实施打击的情报。25日早晨,国防部长巴拉克与军方要员再次会面。他告诉众人,几个小时前,奥尔默特、利夫尼和他本人正式决定:次日空袭哈马斯!

  可以说,以色列国防部策划这次“铸铅行动”看似突如其来,背后实际上有着长达近两年的精心准备、细致的情报收集和秘密的反复讨论。而半年前,在埃及的斡旋下,以色列和哈马斯等巴武装派别2008年6月19日开始在加沙地带实施为期6个月的停火协议。以色列在三天后还重新开放了其与加沙地带之间的货物口岸,允许更多的货物进入加沙地带。

  瞒天过海

  这是“三十六计”中的第一计,也是此次以军行动玩的最出色的一计。这一计的兵法运用,常常是着眼于人们在观察处理世事中,由于对某些事情的习见不疑而自觉不自觉地产生了疏漏和松懈,故能乘虚而示假隐真,掩盖某种军事行动,把握时机,出奇制胜。

  就在以色列军队空袭加沙前的两天,以总理奥尔默特访问埃及,通知将采取军事打击哈马斯。同日,以军及以色列媒体都曝出哈马斯在加沙地带和以黎边境都部署了大量火箭弹。然而,当时有不少分析认为,以方可能只是发出口头威胁,不太可能“玩真的”。以色列也巧妙地利用了舆论,将形势搞得虚虚实实。

  随后,以色列宣布即将开放加沙口岸,还放风说奥尔默特总理将在2008年12月28日举行的三人会议后再决定是否采取军事行动,并且又宣布部队放假的消息,但实际上,12月27日当天早上,以军战机便飞抵加沙上空,开始了以军近年来最恐怖的一次空袭。可以说,以军这个瞒天过海的实施,令哈马斯及各方势力始料不及。因为哈马斯在以色列内阁2008年12月24日的会议后曾疏散撤离了所有总部人员,而在获悉以色列将在28日举行会议后,他们又让所有人员返回了岗位,结果正中以军下怀,大量武装人员与军事首领在空袭中丧生,几乎没有还手之力。

  欲擒故纵

  在空隙之前,以色列为了筹划“铸铅行动”敢用6个月的停火协议与哈马斯和解,也正是了解哈马斯组织的脾气:刚强冲动。因此,了解了对手的脾气,欲擒故纵之计也就应用上了。

  在停火协议期间,哈马斯仍然时不时向以色列发射一些火箭弹。不过,以色列多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严重的时候也仅仅是口头警告一次,并无实际行动,双方还是“融洽的”。而进入2008年11月后,以色列开始有步骤的对加沙采取了小规模的的军事行动,并摧毁了一条哈马斯隧道,此后双方紧张关系迅速升级,尚未到期的停火协议已形同废纸。刚强的哈马斯不甘受辱,开始了大规模的火箭弹反击,在造成以色列人生命财产损失的同时,哈马斯也被以色列抓了把柄,也就有了“铸铅行动”的口实。以色列的欲擒故纵也就成功实现了。

  混水摸鱼

  这一计指的是局面混乱不定,一定存在着多种互相冲突的力量,那些弱小的力量这时都在考虑,到底要依靠哪一边,一时难以确定,敌人又被蒙蔽难以察觉。这个时候,己方就要乘机把水搅浑,顺手得利。正是因为这一计,以色列才会在去年岁末发动军事打击,而即使是新年的第一天元旦当天军事打击仍然继续。

  实际上,中东半个世纪以来就是国际社会关注的热点,也是大国最热衷展现自己影响力,“积极斡旋调停”一类活动最大的舞台。这样全球注目的一个地区,如果在新年将至,全球迎新之际,发动大规模的军事行动,显然在军事谋略上是不明智的。也会受到国际社会的政治和舆论的强大压力。如果在平常年份,以色列断然不会这么做,这是兵家忌讳。

  但2008年注定是不平凡的,注定是要载入史册的。整个国际社会都是一潭“混水”,连联合国安理会也无暇顾及。因为有“混水”,全球爆发了金融危机,人人自危。全世界舆论的注意力全部盯在经济危机上,相对来说中东问题显然没那么吸引人。世界大国都为了应付本国国内的经济问题,无暇他顾。

  然而促使以色列发动军事行动的一针“强心剂”就是――国际油价跌破40美元,这也是以色列此次军事赌博中最大的筹码。以往以色列的军事打击,首先会政治上反击他的就是整个阿拉伯世界。但今年注定是不同的,因为阿拉伯世界也面临很大的危机――石油危机。低油价对于很多位于产油区的阿拉伯国家是巨大的打击,石油的利润缩水,国家收入自然减少,最重要的是石油已经不再是政治筹码了,1973年的“石油战争”已经是很遥远的过去了。而更加戏剧的是,这一场军事冲突几天后,国际油价疯涨重上40美元。以色列可以说还“帮了产油国一把”。

  不仅如此,这潭“混水”还有其他多项元素:1、美国总统换届,新总统尚未就任;2、印巴两个有核武国家关系紧张;3、巴勒斯坦内部关系紧张。可以说,正是这潭“混水”让以色列下决心展开“铸铅行动”。

  擒贼擒王

  擒贼擒王,就是捕杀敌军首领或者摧毁敌人的首脑机关,敌方陷于混乱,便于彻底击溃。据知情人士透露,6个月前,国防部长巴拉克就命令以色列所有情报机构全力搜集哈马斯各种目标的情报,制定“目标数据库”。哈马斯的重要设施以及加沙地带的道路、桥梁和电力设施,特别是哈马斯重要领导人的行踪均被纳入其中。这些情报上报后,由国防部南方司令部和总参谋部作战处核实编成,然后下达给各作战单位。

  因为情报准备充分,所以26日以色列空军发动空袭时,仅用4分钟时间就摧毁了100个目标,造成大量哈马斯武装人员伤亡。据以色列军方27日通报,当天的袭击目标如下:位于特尔-扎塔尔的哈马斯武装总部以及训练营;位于加沙城的“巴勒斯坦囚犯塔”(目前是哈马斯的行动中心兼武器库);哈马斯警察学校;位于加沙中部和南部的训练营;哈马斯总理哈尼亚的办公室;加沙北部的“卡桑旅”指挥部。

  突如其来的袭击造成哈马斯加沙警察部队司令和特警部队司令双双死亡,令哈马斯在加沙的指挥系统完全瘫痪。连哈马斯最高宗教领导人达扬都在以军空袭中丧生,这也是以军“擒贼擒王”之计的最好体现。

  声东击西

  这一计策直到以军正式展开地面行动的当天才体现出来。其实就在空中打击开始后不久,媒体各种消息纷纷出炉,装甲坦克在边境集结,预备役动员等等,不过,以色列媒体又报道“以色列总理奥尔默特1号表示:并不热衷于扩大战线。”这就是以色列放出的虚虚实实,左右矛盾的消息。

  所谓“不扩大战线”这是一个模糊的词语,根本就没有明确的定义。“不扩大”是指仅仅空中打击,不地面打击?还是指有限度的地面打击? 这完全是个谋略用语。而偏偏加上了前边先出来的消息:以色列边境的坦克装甲集结,就会理解为“不会地面进攻”。放出去假消息,又让敌人抓不到口实,以军这一计也算成功了。

  反间计

  在以巴冲突这个问题上,整个中东地区和阿拉伯世界虽然算不上是铁板一块,但各个国家始终对以色列这个曾经的“外来户”有着诸多猜忌,双方多次为此大打出手。为了使军事行动更好的展开,以色列使用了“反间计”分离孤立哈马斯。

  首先,对于巴勒斯坦的邻近国家如埃及等国,以色列可谓用尽心思。先是总理奥尔默特在2008年频频出访,多次对埃及等国示好;而在加沙地带内部,以军在去年上半年多次断水断电的同时,也将位于边境的埃及口岸推上了风口浪尖,无路可逃的巴勒斯坦普通民众多次冲击埃及口岸,哈马斯为了缓解内部危机,甚至动用装甲车为平民开路。这也使得埃及等国开始对哈马斯心存疑虑,“铸铅行动”开始后,作为一贯的反以国家之一的埃及,却没有任何实质性支援哈马斯的行动。

  而在哈马斯内部,也不排除以军间谍的离间作用。在阿拉法特去世后,他领导下的法塔赫组织日渐衰落,最终被强硬的哈马斯组织取代。但作为巴勒斯坦内部的第二大派别,法塔赫仍然是以军离间的最大目标。近年来,法塔赫与哈马斯在内部斗争不断,甚至大动干戈,自然少不了以军间谍的离间作用,从而也削弱了巴勒斯坦的反抗力量。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