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粟裕与黄伯韬的四次交手:终是粟裕手下败将

热度168票  浏览39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6月06日 05:32

1946年至1948年的华中战场上,共产党方面39岁的粟裕和国民党方面46岁的黄伯韬4次交手,演绎了一场场惊心动魄的大战。

苏中战役交手,黄伯韬进攻邵伯受重创

苏中位于整个解放区的东南前哨,与国民党的政治、经济中心南京、上海地区隔江对峙。抗日战争一结束,蒋介石就把夺取苏中、苏北作为重要目标。粟裕对于苏中的战略地位和蒋介石的阴谋一直有着清醒的认识,并且早有在苏中地区作战的准备。当时粟裕任司令员的华中野战军共19个团,3万余人。战场上敌我力量对比是4比1。

1946年7月,国民党第一绥靖区司令官李默庵所部共5个整编师5个旅计12万兵力,黄伯韬时任国民党整编第二十五师师长。

7月10日,华中军区司令部情报处从秘密渠道获得了国民党长江北岸第一绥靖区所属部队的作战计划。当晚8时,粟裕主持召开了华中野战军作战会议。他指出:“现在敌人是三路而来,拉开架子要和我们拼消耗。我们恕不奉陪,专打他一路。”粟裕说:“敌人12万人马进攻我们3万多人,是4打1。这么一来,我们还他个6打1!”

粟裕指挥部队开始机动作战,从7月11日到8月12日,在一个月时间内,华中野战军连续4次作战,歼敌3万余人,致使苏中国民党军队难以继续全面进攻,不得不调整部署。李默庵判断华中野战军部队将要进攻如皋城,急令黄桥守军增援如皋,同时命令黄伯韬率整编第二十五师向华中野战军占领的重镇邵伯进攻。这时,北线国民党军队已经占领淮北睢宁,正准备向两淮进犯。李默庵认为,华中野战军主力集中在如皋东南,如要增援邵伯,从北面绕过他的封锁圈,需要不少时间。利用这段时间,他就可以攻下邵伯,沿运河北进,配合北线国民党军进逼两淮。他的如意算盘打得很精:既救了东头,又拣了西头,东西呼应,一举两得。

粟裕却比李默庵棋高一着,来了个攻黄(桥)、救邵(伯)、打援,“一举三得”。他命令已在当地的第十纵队和第二军分区部队共5个团坚守邵伯,阻止敌军北进,第一师、第六师、第五旅和特务团则按原定计划向敌人封锁圈中心挺进,进攻黄桥、泰州,用“围魏救赵”的战法来调动敌人。

在战役前夕,粟裕视察了第十纵队的阵地,对那里的情况了如指掌。防御部队总共只有6个团的兵力,第八十二团、第八十四团是才上升的地方武装,火器配备尚待加强,只有第八十七团、第八十九团和第二军分区的第四团,战斗力较强。除担任正面防御的部队,只有3个团的机动兵力。他对第十纵队指挥员明确提出保卫邵伯的作战方针:进攻邵伯的敌人是黄伯韬的整编第二十五师,下辖第四十旅和第一○八旅。你们应当采取各团轮番守备的方式,依靠阵地,作短促的反突击以击退敌人,坚守邵伯……

果如粟裕所料,黄伯韬率整编第二十五师气势汹汹赶来,立即兵分三路进攻邵伯,以战斗力较强的第四十旅由乔墅迂回邵伯,在飞机、火炮配合下,向邵伯、乔墅、丁沟三地猛烈进攻。黄伯韬则亲临前线,直接指挥炮兵轰击。华中野战军第十纵队和第二军分区两个团,按照预定作战方针,适应水网地带正面狭窄的地形特点,采取各团轮番守备的战法,顽强防守,英勇反击,坚持4天4夜。一直打到8月26日黄昏,阵地岿然不动,毙伤黄伯韬进攻之部2000多人。黄伯韬恼羞成怒。然而,当他得知迂回的第九十九旅在如黄路上已被消灭,他的侧后受到严重威胁,再打下去凶多吉少时,当即下令撤回扬州。邵伯保卫战至此胜利结束。

黄伯韬率整编二十五师进入苏中进攻邵伯,双方各有伤亡。但在参战国民党军队中能抽身而退撤回,就有人借此吹嘘黄伯韬能打,“是粟裕的冤家对头,是共军的战场克星”。黄伯韬对于此次与粟裕交手的战果,也颇不以为然,认为:如果不是东援如皋的第九十九旅行动迟缓,结果不会是这样。

孟良崮战役交手,黄伯韬进攻不利被撤职

1947年2月,黄伯韬的整编第二十五师编入汤恩伯的第一机动兵团,按照蒋介石“重点进攻”的部署,从4月开始集中10余个师北进,全面进攻沂蒙山区。同时命令张灵甫的整编第七十四师归第八十三师师长李天霞指挥。当整编第七十四师到达桃域、蒙阴一线时,张灵甫因为与第八十三师师长李天霞不和,不愿意听从他的指挥,遂电报请示蒋介石,自请归黄伯韬指挥。蒋介石立即复电同意。其实,张灵甫自视甚高,并不把黄伯韬放在眼里。该部准备进出坦埠,便开始大张旗鼓修垛庄通坦埠的公路。黄伯韬知道这个情况后,曾电话劝他:这样多的人修公路,会暴露我们的意图的……

张灵甫不但不听,反而说:“我正要引匪前来呢!”

华东野战军决心全歼国民党整编第七十四师。孟良崮战役于1947年5月13日黄昏发起,粟裕命令华野第四纵队、第九纵队正面打击整编第七十四师;第一纵队、第八纵队以小部队向敌左右两翼发起佯攻,迷惑敌人,主力则向敌军纵深猛烈穿插;第二纵队、第七纵队、第三纵队、第十纵队及第一纵队一部分在敌两翼外围坚决阻击其余各路增援之敌。

在第七十四师告急后,蒋介石一方面命令张灵甫坚守阵地,吸引陈毅、粟裕主力,另一方面严令孟良崮周围的10个整编师,特别是换装为美式装备的黄伯韬的第二十五师、李天霞的第八十三师尽力支援整编第七十四师,以期内外夹击,聚歼解放军于孟良崮地区。

陈毅、粟裕命令5个纵队对第七十四师发起了总攻,同时严令各阻击部队坚决挡住援敌。

黄伯韬的第二十五师在“围歼陈粟共军主力”的国民党军队中战斗力是相对较强的。黄伯韬凭借武器之利,不断进攻,到14日上午已将战线推到了黄崖山、狼虎山一线,距孟良崮6公里,两地隔一段开阔地带可以相望。在得悉其他增援部队均受到强力抵抗不能按计划到达指定位置后,黄伯韬的第二十五师“救张”成为新的战斗目标。黄崖山是第二十五师通往孟良崮的关隘。可以说,谁占有了黄崖山,谁就把握了第七十四师的生死。担任阻援任务之一的华东野战军第六纵队十六师,受命昼夜行军夺取黄崖山。第四十八团作为前锋部队,克服疲累、饥饿之苦,一边行军,一边睡觉,终于在15日的拂晓抢先赶到了黄崖山主峰的山脚下。

与此同时,黄伯韬第二十五师的先遣部队也开到了西面山脚下。胜败就在毫厘之间。“冲!”第四十八团九连连长翟祖光毫不犹豫地带人从东坡攀援而上,抢占了制高点。黄崖山主峰因此控制在了第四十八团手里。国民党其余部队则相继占据了黄崖山附近的猛虎山、万泉山等要点,尽管黄伯韬随后连续出动营、团级的集团冲锋,但地形上的劣势使他的一切努力都化作了徒劳。

急盼救兵的张灵甫望眼欲穿,身负救人于水火使命的第二十五师在解放军阻援部队的封堵下,就是难以越雷池半步。焦躁的黄伯韬拿着望远镜看看前边战场,气得踱来踱去。

张灵甫在第七十四师败局已定、决定自杀前,以无线电电告南京,痛诉友军见死不救,尤其是指责李天霞、黄伯韬不积极解围,致使第七十四师覆没。导致揪心之痛的蒋介石在战后决心杀黄伯韬、李天霞,以慰张灵甫哀怨亡灵,但在南京召开的华东战场军事检讨会议上,达成了这样一个软绵绵的结果:第一兵团司令汤恩伯撤职留任;第二十五师师长黄伯韬撤职留任;第八十三师师长李天霞撤职下狱。

黄伯韬顶着撤职留任的帽子,以“待罪之身、以赎前愆”在第二十五师挂着代师长,多日“郁闷”,“难露笑容”。他再次败在粟裕手下。

豫东战役交手 黄伯韬几万人被困土围子

1948年六七月间,粟裕指挥的华东野战军外线兵团在中原野战军一部的配合下,在河南东部地区同国民党军队进行了一次重要的战役决战,即豫东战役,也叫开封、睢杞战役。战前,粟裕计划出了一个“先打开封,后歼援敌”的作战方案。他以3个师的绝对优势兵力,在龙王店围死了国民党区寿年兵团,经过激烈战斗,阻住了来增援的黄伯韬兵团的猛烈攻击,使其无法与相距不足5公里的整编第七十二师会合,并将区寿年兵团部、整编第七十五师师部及第十六旅一个团全部歼灭,活捉了敌兵团司令区寿年、师长沈澄年。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