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综合频道 >> 社会万象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新华医院因患者钱不够单方停药两天造成家属伤人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瞭望东方周刊   发布者:刘伊曼
热度162票  浏览437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2月12日 03:43

  上海“医闹伤人”真相

  “为什么这些家属会闹。是因为,新华医院单方停药停了两天。因为钱不够??所以你觉得,他们能不能这样做事?”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刘伊曼 | 上海报道

  2011年1月31日,农历新年到来前两天,上海市新华医院发生一起突发事件。根据第二天上海市卫生局公开的新闻口径,这是一起“极为恶劣的严重伤害无辜医务人员的事件”。

  新闻迅速见诸各大媒体,根据这些稿件的描述,当日早晨8点,死亡患者家属就在新华医院急诊楼及门口设灵堂、拉横幅,医院报警后,“110”劝说无果。而“更为严重和触目惊心的是”:

  “当天上午10:30,患者刘永华家属约20人,直接冲入该院心胸外科病区,踢开心胸外科主任办公室的门,发现室内无人,转而攻击隔壁办公室的心胸外科副主任,不容分说,凶手连续2刀捅向该医生的左前胸,致其当场重伤倒地,行凶后凶者还将其拖至八楼窗口,企图将他从窗口推下。与此同时,当天在该病区工作的医务人员也被患者家属围殴,有10名医护人员先后受伤,其中6位医生伤情严重住院治疗??”

  然而,根据上海市公安局新闻办提供给《瞭望东方周刊》的说法,卫生局对该案件的口径,包括里面涉及的案情、数据,都是在没有跟警方核实的情况下写出,与真实的情况成了“完全两回事”。这篇已经引起上海市主要领导重视和公众高度关注的新闻稿件,“无非就是新华医院跟卫生局说了一下,也没有经过核实就发出去了。”之后,公安局新闻办与卫生局相关部门沟通,卫生局已经承认他们的口径出错。

  那么,事实的“真相”究竟又是怎样?

  医生的“医闹”说法

  “闹事者”当日冲上8楼要找但没能找到的医生、心胸外科主任梅举是上海交通大学的教授、博导;上海交大附属新华医院的主任医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在他的名片背面,罗列着他所擅长的领域:心脏瓣膜手术、房颤治疗;冠状动脉搭桥术;先心病手术和介入治疗??

  2月2日上午,在新华医院门诊大楼8楼的办公室里,梅举对《瞭望东方周刊》讲述了他所知道的事情经过:

  安徽阜阳籍的患者刘永华因心脏病在新华医院住院,已经住了一个多月,于1月28日晚抢救无效死亡,这是属于“很正常的医疗死亡”。就算被质疑是医疗事故,死者家属也没有走任何投诉、鉴定的程序,没有来跟医院谈赔偿什么的,第二天早上,“莫名其妙”地就开始闹事,设灵堂、拉横幅。

  闹事的有二三十个人,绝大多数是职业的“医闹”,家属只有几个,并不是像新闻通稿里说的20个左右都是家属。1月29日、30日闹了两天,31日就出事。出事以后,那些很有经验的职业医闹就全部作鸟兽散跑掉了。

  梅举告诉本刊记者:“他们是几批人,一批人冲到行政楼,‘哗’地把行政楼堵起来,然后另外一批人就到这边来了。他们不高兴就来每个办公室找人,先踢开我的门,我不在,后来又上来一批??”

  他说,这些人里面有家属,有“后备军”,还有人在那里拍录像。早在第一天他们开始闹的时候,医院便报过警,但是前两天警察还有劝说,后面就在那里看着。因为他们人多,警察也被分散了,“行凶”的时候,警察都在楼下,一些在行政楼那边,一些在一楼大厅。

  梅举告诉本刊记者,医院周围总有“医闹”,他们可以在太平间门口等着,一旦有死人,他们就会找上家属,说“这个事情我们帮你去搞”,搞到钱之后可以分。而这个行当都有花圈、挽联“一条龙”式的服务。

  他个人猜测,持刀行凶的刘永华之子刘鹏可能“昏了头了”,因为不知道他怎么一下会变得这样,所以觉得刘鹏可能是受了职业医闹的“挑拨煽动”。

  他告诉本刊记者,心胸外科副主任丁芳宝被凶手一刀刺中左胸受伤,还在监护室内治疗。另外还有五位医生受伤住院,视恢复情况会陆续出院。这五人里受伤最重的是一位鼻梁骨被打折的医生,其他几位不严重。

  而当日现场一位“伤情严重住院”的医生在电话里告诉本刊记者:“当时他们分成两批人上来,具体多少没数过,十几二十个应该是有的,年轻的男的居多,肯定是有组织的。如果是家属情绪激动比较悲痛的话,不会做出这么有组织性的事情来。他们是外地人,也不会有这么多家属在上海??”

  至于当日到底是哪些人打了他,这位年轻医生也说因“场面太混乱”想不起来。虽然行医时间并不长,但他已经在新华医院见识过好几次“医闹”事件,这一次最严重。他告诉本刊记者,对于医闹问题,现在是没有什么办法。这一次虽然没有出人命,但,“再这样闹下去,迟早是要出人命的。”

  “伤情严重”的医生没在病房内

  与医生的说法有不同的是,据不愿透露姓名的其他患者家属介绍,当日心胸外科病区发生的并不是“一群人不容分说围殴医生”的状况,而是因医患纠纷先吵起来,后双方都动手的“打群架”事件。

  刘永华家属也并不是“无缘无故”地闹——这家人为给老父亲治病,已经花光了所有积蓄,欠了医院的治疗费。刘永华之子已经向医生哀求宽限时日,一定还钱的情况下,医院单方面停止治疗,停药两天以后,刘永华不治而亡,因此家属才会怒向医院讨说法。因为医院态度冷漠,而当日出面的副主任医师丁芳宝也没说好听的话,双方才会吵架进而打起来。先是丁医生被围,有家属动刀,他被刺后怒喊“给我打”,旁边几位年轻的男医生才围上去打起来,也是“场面很混乱”。

  他们说,在“群殴”之前,刘永华之子抱着受伤的丁芳宝冲到8楼窗台前,说:“你们这样对待我们,那我们就一起跳下去!”此情此景跟新闻里说的“行凶后凶者将其拖至8楼窗口,企图将他从窗口推下”有些出入。

  同时,他们也对后来新闻里讲的“10位医护人员受伤,6位伤情严重住院”的情况表示了一定程度的怀疑。

  2月2日从上午10点左右一直到下午5点,本刊记者一直等在新华医院外科楼特需一病区。而尚未办理出院手续的5位“伤情严重”的医生也一直外出没有在病房内。

  这一病区的护士们先是告知,伤员医生们大概是去做检查了,都不在;到傍晚交班的时候,告诉本刊记者他们今天都“不会回来了”。

  本刊记者于是联系新华医院宣传科长罗玲,协调采访受伤医生,被告知,昨天就有记者提出要采访受伤的医生,但医院考虑这些医生不仅身体上受了伤害,心理上也受到了伤害,所以出于保护医生的角度考虑,不方便让他们接受采访。

  接着,特需病区的护士在联系值班院领导之后,向本刊记者转达副院长邵新华“不接待一切媒体”的要求。

  特需病区的护士长则更明确地告诉本刊记者说:“你不用等了,他们也不会接受采访的。”

  而接受本刊记者电话采访的其中一位受伤的医生称,院方再度打电话通知了,要求医生在未经宣传部许可的条件下不得接受采访。

  2月3日,本刊记者来到上海市卫生局。卫生局负责大年初一值班的规财处干部翁泽文在请示该局领导后告诉本刊记者,卫生局这时候不方便接受采访。

  他说:“这个是刑事案件,不是属于公共卫生案件。如果是集体中毒,我们是要处理的。这种事情我们值班不处理。”

  他告诉本刊记者,这件事已经由警方接手,卫生局负责善后的同志也不过是处理些安抚工作。打人伤人,这属于治安问题,不是医疗上的问题,归公安管,因此建议本刊记者去公安部门采访。

  上海公安的三个“明确答复”

  1月31日突发事件发生以后,对公安质疑的情绪不仅在新华医院许多医护人员之间,也在公众之间蔓延。

  几位医护人员和民众告诉本刊记者,他们“搞不懂”,为什么头两天医院就报警了,警察来了却没能把场面控制住,有警察就守在医院,可还是发生这样的伤人事件?

  另外,为什么事情会演变得这么大,会有这么多人受伤,是不是有“职业医闹”策划和参与?

  最后,为什么通报出来是有20名家属“围殴”无辜医生,但是最后只抓了6个人?

  对于公众的质疑,上海市公安局新闻办给本刊记者的明确答复是:

  第一, 没有医闹,那些人都是家属。

  第二, 我们警方接到报警之后,是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我们在了解情况之后,并没有采取非常激烈的强制措施,是因为我们发现这里面是有原因的。一开始我们起到的作用也只能劝阻、调解。家属不是“无缘无故”地去闹,他们也是老百姓,我们得考虑双方的立场,人性化执法。

  第三, 到底造成什么样的伤害结果,最简单的,可以去看我们的验伤记录。根本没有像他们说得那样严重。

  公安局新闻办一位警官对本刊记者说:“可能我这话说得不太客气:新华医院应该从自身找原因:为什么家属会做这么极端的事情,如果你真的是一个白衣天使的话,别人感谢你都来不及,为什么会这样做呢?家属有他极端的情绪在里面,做这个事情不太理性,但是,这背后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他透露:“平时,医院跟公安关系不错,有没有必要我们公安在这个事情上不作为,有意看你们新华医院的热闹?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不知道新华医院有没跟你介绍过,为什么这些家属会闹。是因为,新华医院单方停药停了两天。因为钱不够??所以你觉得,他们能不能这样做事?”

  而本刊记者从直接处理该案件的上海市公安局杨浦分局治安支队获悉,参与闹事的家属也“绝对没有那么多”。

  根据杨浦分局治安支队内保科一直在现场进行调解工作的民警邱勇讲,从头到尾,出现过的家属,包括出面去跟院方谈判的,最多不超过十二三个。

  而根据新华医院门口的监控录像,以及讯问笔录等证据,家属中参与闹事的,就只有6个人。这6个人,有两个是死者的儿子,一个女儿,一个弟弟,一个外甥,一个妹妹。其中儿子刘鹏被刑拘,余下5人,3人被行政拘留,2人被警告。

  警方眼中的“弱势群体”

  该案件的办案民警,杨浦分局治安支队治安管理行动中队的高俊在与本刊记者谈到案情时,三次用“弱势群体”来形容被他所审讯的刘永华家属。

  他告诉本刊记者,死者的次子刘明是在阜阳开一家小餐馆的。老父亲有时候也在那里帮他们端端盘子洗洗碗。但这次为了给父亲看这个病,老家的房子该卖的都卖掉了,大概已经花进去30多万,一家人可谓是倾家荡产。

  被刑拘的那个儿子刘鹏,从在安徽住院的时候,就天天陪着父亲,先是请新华医院的梅举医生到安徽去给他父亲做手术,没做好,又到新华医院来继续住院,继续动手术。刘鹏也是天天陪着,可是到最后,连病危通知书都没收到一张,最后一面也没见着,父亲就走了。

  “作为我们来说,我们也能体谅他们当时的心情,父亲刚刚走,一时受不了。作为他们来说呢,不一定能理解这件事是可以通过其他渠道包括法律渠道来解决的。案件审理好以后,我们跟他们聊的时候,他们也说,他们什么都不懂,但只懂父亲没了。我们跟他们说:你们跟医院比起来,你们是弱势群体。你们要知道怎么来保护自己的权利,应该怎样走正常的程序去解决问题。他们就哭,就说不知道怎么保护,只知道出于‘孝心’??”

  据这些家属所说,他们只是想为父亲讨要一个说法,但是院方不接待,找主治医生,也找不着。

  1月31日上午10点半左右,他们先是上去4个人找医生,后来吵起来,这时候又有2个人上去,发生捅人事件后,他们也没有逃跑,而是跑到控江路上,把马路堵了。两个人拉横幅,两个人堵马路,一个儿子抱着遗像跪在马路上,另外一个女儿腿受伤了,跪也跪不下去。

  “这些都有监控录像的。”高俊说,“在你最绝望的时候还没人理你的话,那心情是可以理解。但我们教育过他们,心情可以理解,但处事方式有问题。我们办案也是依据事实,该怎样处理就怎样处理,他成年人应该承担应负的责任。治安这块,也都处理完毕了。刑事那一块,必定也会有个说法。”

  “摄像头坏了”吗

  治安支队治安管理行动中队的队长陈泓告诉本刊记者,当日在江浦路派出所开会的时候,警方要求院方提供事发医院内的监控录像资料,但是院方却说没有了,“摄像头坏了”,最终没能提供。他们说,如果当时的监控录像有的话,事情就简单了。没有的话,就只能凭嘴说,说也说不清楚。

  “当时场面很混乱,谁打谁都搞不清楚。做笔录的时候,家属方也有受伤的。问他,谁打他,他也搞不清楚。”

  陈泓对本刊记者说:“一开始报警,我们警察去并不是抓人的,而是作为医患双方纠纷的调解方。”

  他告诉本刊记者,这种事情很常见,就他所接触到的案例,医患纠纷,患者家属去闹是很常见的事,但发展到伤人的事件并不多。在他值班的时候,经手过新华医院的同类事件有好几次。但是,“都是家属,都不涉及医闹,人也不多”。

  对于职业医闹,他相信可能有这样的群体,但是他自己没有碰到过。

  一位处理过多次医患纠纷的派出所民警告诉本刊记者,现在缺乏独立的仲裁机构,医患纠纷是医院和患者的矛盾,但仲裁方是卫生局,鉴定专家都是一个系统的人,都是他们说了算。没有独立的第三方仲裁机构。这相当于爸爸管儿子,很难确保公正。

  所以许多患者只有通过摆花圈、堵大门等手段来与医院抗争。职业的“医闹”也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