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海航轰6演练空中重叠飞行 高度差仅有百米

热度59票  浏览21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6月26日 14:08

轰-6虽然老迈,但经过现代化改装后仍然是海航的重要远程作战力量。

姚宝松在飞机起飞前检查飞行仪表。文中提到的重叠飞行即”空中叠罗汉“,利于减小雷达反射截面。

“全天候,all-weather!”

在海军航空兵某轰炸机团采访,这个航空术语时不时回响在记者耳畔。起初没在意,后来发现,这是飞行员们在喊他们的团长。

“你们真是翅膀硬了,敢拿团长开涮!”飞行员们笑了:“这是尊称,团长姓姚名宝松。”

原委何来?飞行员们翻开《军事大辞海》第1072页,白纸黑字写着:“全天候特指‘4种气象飞行’。”哪4种?即昼间和夜间的简单气象条件与复杂气象条件4种天气。简单的咱不说,就说最复杂的“夜间复杂气象飞行”,也就是在黑夜环境、水平能见度小于5000米,空中云量多于七成的云上或云中飞行。

但这些定义在姚宝松眼里,离打仗的标准还差得很远。他说:“战场环境比这要险恶!”

一天,海上风急雨骤,团队开展超气象飞行训练,突击海上之“敌”。命令刚刚下达,机场黑云压顶,大雨倾盆,能见度不足1000米,跑道一片水雾。

指挥所询问:“能不能飞?”“能飞!”姚宝松带领机群强行起飞,机轮犁开跑道上的积水,战鹰直刺苍穹。

穿过海风和积云,战鹰一路爬升,进入预定攻击高度。姚宝松举目四顾,攻击航线上布满了层云,导弹只能在云中发射,难度可想而知。

他冷静地启动雷达搜索,迅速锁定目标,机翼下火光一闪,导弹雷霆出击,“敌”军舰艇灰飞烟灭……

险情突来,就像在刀尖上跳“芭蕾”。一次联合演习,姚宝松率领4架战机计划在3000米高度编队,可一直爬升至7800米仍未冲出积雨云层。

更危险的事出现了:机翼和发动机进气道开始结冰,转眼间蒙上一层冰的“盔甲”,从舷窗望去,细长的机翼颤颤巍巍,仿佛就要折断。姚宝松临危不乱,指挥各机打开除冰设备,化解险情。

惊魂未了,一座座山似的浓积云横亘眼前,挡住航线。气象信息显示,前方还有更加凶险的雷暴区,都是“完全不宜飞行”的禁区。怎么办?

“继续飞!”姚宝松的命令震动着飞行员们的耳鼓。雨雾遮蔽了视线,4架高速飞行的战机密集飞行,战机之间机翼近在咫尺!姚宝松一推操纵杆,下降高度,命令各机依靠仪表和雷达,保持每机100米的高度差重叠飞行。

此举好比轰炸机“空中叠罗汉”,分外惊险。如果有一股纵向气流猛地袭来,百米间隔须臾变化,就有相撞危险!

然而,姚宝松坚持冒险飞行,带领机群飞行了1小时50分钟!

抵达目标区,上空依旧是大片云层。姚宝松令各机下滑,在4500米高度会合编队。然而,战机高度从7000多米降到3000米,还是没能冲出厚厚的云层。

“再降!”姚宝松果断命令。当4架轰炸机钻出云层重新会合时,距离地面的高度已不足500米,“敌军”滩头阵地清晰可见。

攻击准备时间仅有数秒,姚宝松率先发起空袭,“敌”水岸滩际陷入一片火海……

返场,仍旧风雨交加。云底高100米,能见度500米,跑道上的积水已达30多厘米。全团人都揪心地站在雨中凝望,他们清楚,重型轰炸机正常着陆时速为250公里。如今,轰炸机在这种情况下降落就像“溜冰”,稍有操纵失误就很难刹住车。“检查刹车系统,选好下滑路线,保持低速,依次降落!”下达完指令,姚宝松的长机呼啸着降低高度,对正跑道,调整姿态。

“哧”的一声响,着陆的战机如同一艘乘风破浪的舰船,在跑道上劈开一道长长的水帘……

点评两三句

都说我们团长训练胆子大。依我看,凡是练兵胆子大的人,其实心里都有一种东西“最害怕”,那就是最害怕打仗打不赢。军人有所怕,才能有所不怕!

――轰炸机团飞行一大队中队长 李红军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