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乔良少将:韬光养晦不是忍让而是低调不张扬

热度63票  浏览7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8月29日 21:32

资料图:乔良少将。

海权问题中国该如何“打硬牌”和“打巧牌”

我国保钓人士在钓鱼岛宣示“主权在我”是一种对国家主权的庄严维护。我国海监渔政船在黄岩岛附近水域执法,也是对我国家主权的宣示和维护。今年以来,先是在南海黄岩岛,继而又在东海钓鱼岛,我国与邻国的岛礁争端此起彼伏,令国人乃至世人关注,其发生的时机和强度也颇耐人寻味。

具体来说,近期东海南海争端的烈度突然趋强,其背后不外有三方面的原因:一是中国的安全意识和海洋维权意识逐步增强。中国的资源需求越来越大,在全世界资源都紧缺的情况下,中国自然不允许他国占走自己的领土,拿走自己的资源;二是日本加紧对钓鱼岛周边海域的控制及一些东南亚国家加紧争夺南海油气资源,它们有一种紧迫感,能多拿走一桶就是一桶;三是美国的战略重心东移,使某些邻国有了跟中国对抗的底气。这三个主要因素互动,造成了当前南海东海争端愈演愈烈的局面。从某种程度上说,南海争端的实质是中美在南海问题上的间接撞车。

金融危机后,美国人手里的牌越来越少,但他总想有一张能制约你的牌。南海问题就是美国人凭空制造出来的一张牌。显然这是为了拖住中国的后腿,使中国没有更多精力去挑战他的霸权。当这张牌插进牌局后,牌面就被改变。

2012年一开年,美国即高调宣布将战略重心转向亚太地区,经济、军事、外交、安全,多管齐下,动作频频,上演了一连串令人眼花缭乱的政治杂技:先是通过“天安号事件――延坪岛炮击――黄海军演”以及“钓鱼岛事件”,把本已有离心倾向的韩日两国重揽入怀;稳住东北亚的阵脚后,又掉头南下,以联合军演的方式激励越南、菲律宾在南中国海反复滋事;此后向缅甸政府释放“善意”,在中缅之间打进楔子;又与新加坡谈判部署沿海快速舰基地问题;与印度建立“战略伙伴”关系。

东盟国家不希望任何大国主导该地区,因此面对一个崛起的中国,它们希望把美国拉进来,以平衡中国的力量。但小国在大国之间玩平衡游戏,从来都是很危险的。越南在拉美国的同时,不想轻易跟中国撕破脸。菲律宾则天真地以为,美国会为菲律宾火中取栗。

对复杂的南海海权问题,中国应该如何面对?

中国近年来在经济和军事上力量逐渐强大了,但最重要的是:应该从思维、心态和手法上,积极跟上中国自身形势的变化,更要跟上国际形势的变化。对于如何维护国家安全与权益,从战略到策略,要有一盘棋考虑。当对手跟你打组合拳时,如果你只会还以一记左勾拳,肯定是应对不了他的。对付组合拳的办法,只能是用另一套组合拳。

本来我们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搁置争议”。现在搁置不了了,有的恶邻在家门口越来越猖狂。碰到这样的情况,一种办法是把他打趴下,把属于我的东西夺回来;另一种办法是谈判解决。一般来讲,国际争端的解决,完全不让利是不可能的。主权归我,这事没什么好争的,但可以让利给你,就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是底线。如果还要突破这个底线,那就坚持到底:共同“不”开发。

我以为韬光养晦不是忍让,而是不张扬、是低调,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而且必须做。

现代军事对抗的手段多种多样:你可以动用军队,甚至可能擦枪走火,但要能把擦边球打得对手没脾气,这才是博弈高手――什么叫非战争军事行动?什么叫非军事战争行动?关键问题是要想清楚:在南海岛礁争端上,从军事角度来说,打下来不是问题,关键是打完了怎么办?这决不只是如何管理和建设岛礁的问题,而是如何面对世界,特别是美国及东盟的问题。这些问题远比“打下来”要复杂得多也棘手得多。

曾经有人问我,从“超限战”的角度,解决南海问题有什么好办法。我的回答是,学习美国,想想美国在处理这类问题时都是怎么干的,想想美国对巴基斯坦边防哨所及其他国家是怎么屡屡“误炸”的?我们就应该有所了悟。我们应该亡羊补牢。《超限战》的基本原理是组合手段和错位打击。如果说,在南海问题上,“超限战”思维能有所运用的话,那就是手段的组合――打组合拳,出击的时候,要错位打击,而不迎面打击。不打仗并不等于不动用武力,不等于没有冲突,关键是要如何控制烈度。即,既要通过某些特殊行动向有关国家清晰传递中国的底线,又不至于一上来就将整个国家推向战争状态。

可以判断,如果不是真正触动了美国的重大核心利益,美国是不愿甚至也不敢在南海问题上为菲律宾等国与中国对决的。中美之间有更大的战略利益需要相互依存。所以,中美两国的利益不能被小国所绑架。反之如果中美发生冲突,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之后出现的局面必将是欧盟、俄罗斯、日本甚至印度、巴西等第三方的崛起。

因此,中国不一定在所有的事情上都选择站到美国的对立面上,关键是看是否对自己有利。在对待美国因素上,中国需要最大的智慧、最高的策略、最韧的耐心。希拉里反复声称美国要使用巧实力,我们也可以巧。从历史上看,美国在崛起中最重要的经验,就是决不让自己跟大英帝国直接对抗,而是鼓动其他国家跟他对抗,然后让自己顺利登顶。

中国是一个成长中的大国,从现代国家意义上讲,中国可以说还处于孩童时代,需要付出很多代价包括吃很多亏,才能学会怎么做现代性大国。民众觉得,我们今天已经是大国了,怎么能这么窝囊呢?因为民众也在成长中,并不太懂得当今世界政治军事的游戏规则。中国人在自己崛起的过程中不光需要充满战略智慧,还需要充满战略耐心。

乔良:著名军事理论家,军旅作家、评论家,空军少将。著有军事理论著作《超限战》、《新战国时代》,长篇军事小说《末日之门》等。他认为,21世纪的战争是超越传统意义的军事范围的战争,文化、经济、能源问题都是未来战争的组成部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