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时机面前犹豫不决,匈牙阵前倒戈计划夭折了

热度79票  浏览2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顺利地绑架了尼古拉斯并把他送上飞往维也纳的飞机后,斯科尔兹尼兴冲冲地返回布达佩斯的德军司令部等待消息。德国驻匈牙利大使馆打来电话,告诉他现在城堡山一带已经戒严,铺设了路障并埋了地雷,使馆的人员曾试着开车去市内,但都被路障及哨兵挡驾,被迫返回了,用外交行话来说,这就是“不友好的行为”!这场戏应该结束了。

其实,德国人绑架尼古拉斯的目的主要是胁迫摄政王霍尔蒂,让他不要轻举妄动,更不要一意孤行地干出什么傻事来,假如他胆敢不听话,那就只好拿尼古拉斯开刀了。而事实上,德国驻匈牙利公使费森迈尔博士已经赶至霍尔蒂王宫,告诉了摄政王这一情况,但费森迈尔本人非常不愿意干这种“敲诈勒索”的勾当,所以他仅仅是出于职责所在不得已而为之,在会谈中这位德国公使沉默寡言。事后,党卫队兼警察高级领袖温克尔曼气愤地指出:“费森迈尔没有按照事先商定的做法,用最严厉的言词告诉霍尔蒂――倘若他有一丁点的背叛行为,就要枪毙他的儿子!”总之,摄政王霍尔蒂拒绝了德国人的要求。

随即,布达佩斯广播电台告诉听众:摄政王霍尔蒂马上会发表一份郑重声明。果然,下午两点整,电台里传来了霍尔蒂措辞强烈的讲话,他谴责了德国人的无耻袭击,最后说:“现在很明确了,德国人输掉了他们的战争所以,匈牙利应该相应地与俄国签订停战协议并停止一切针对俄国的战斗。”

斯科尔兹尼等人惊呆了,本来以为绑架了霍尔蒂的儿子就可以稳操胜算,手里攥着尼古拉斯的小命,完全可以以此为要挟。谁知道,◆,霍尔蒂这个老狐狸,竟然发表了旗帜鲜明的讲话,还义愤填膺地把德国人推上了“不仁不义”的道德审判台,现在,好像他霍尔蒂与俄国人谈判是完全因为被德国人逼迫似的。

德国人现在象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布达佩斯的一名德国将军以十万火急的速度越过喀尔巴阡山赶赴前线,以阻止匈牙利的前线指挥官穿越战线向俄国人投降。可惜太晚了,匈牙利军队前线总指挥米古拉斯将军带着他的几个军官已经越过了防线到俄国人那里去了。但德国人也有收获,他们惊喜地发现,前线的匈牙利将士拒绝放下武器投降,他们表示除非收到正式的官方命令,而电台的广播声明,甚至包括霍尔蒂的讲话,都不能被认作“正式停火令”。

在目前这种极度混乱的局势下,匈牙利的战争部门也没有下达进一步的指示同意霍尔蒂的声明。所以,斯科尔兹尼认为,现在应该敲打敲打霍尔蒂这个老家伙了,把他抓起来,如果行动迅速的话完全有机会翻盘。但如何进攻城堡山呢,这可是个棘手的问题。

就在众人面面相觑的时候,党卫军上将巴赫泽列夫斯基提出了一个野蛮的计划,他说有一种巨型迫击炮――口径有600毫米――已经运到布达佩斯了,这种巨炮在当初攻占塞瓦斯托波尔要塞时立下了大功,最近在华沙镇压起义时效果也非常好。巴赫泽列夫斯基得意洋洋地讲述着他使用这种大炮的经验,他提议,用这种巨炮对着城堡山来几下,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旁边的人都听呆了。当然,每个人都知道,泽列夫斯基是出了名的强硬派,提出这种耸人听闻的建议毫不奇怪。

斯科尔兹尼赶紧制止了这种不切实际的危险想法,他说:“元首的命令是把匈牙利人拉回到我们的阵营中,而不是把他们轰炸到斯大林那一面去。”确实,要是这种恐怖的大炮一旦在城堡山炸响,这就是赤裸裸的入侵,很可能把匈牙利人激怒,从而义无反顾地加入俄国人的阵营。

其他的德国军官默默无语,是的,巴赫泽列夫斯基的提议确实有些过份了,但不这样做又有什么好办法呢?你斯科尔兹尼也曾经说过靠伞兵空降不太可行,那么,用步兵攻击城堡山更是不可能的,肯定会失败,你斯科尔兹尼有什么好建议么?

军官们的疑虑是完全有根据的,就布达佩斯目前的态势看,对德国人很不利,城内有匈牙利的三个师,而德国人只有不到一个师的兵力;再看看约德尔将军提供给这次行动的精锐部队,面对城堡山上霍尔蒂多达2000人的警卫部队恐怕也没有必胜的把握,那么,德国人的机会在哪儿?

斯科尔兹尼开口了:“机会还是有的,我们看见的形势,对方也会看见,我们的实力很弱小,对方很可能会不太警惕,甚至减少他们的警卫力量。”然后,斯科尔兹尼告诉在座的德军军官,他将使用一切可以使用的力量,但绝不会使用那些常人可以预料的进攻方式。斯科尔兹尼提了个计划:布达佩斯的德国师用于包围城堡山,但不要过于激烈,而是那种例行公务的包围,故意做出松松散散的样子迷惑匈牙利人。黎明时刻开始行动,先使用两个营的兵力进行佯攻,以分散霍尔蒂的注意力,同时,真正的攻击正式展开,特种部队要像一把锋利的匕首一般,直刺霍尔蒂的肋骨。或者说,就像德国人新制造的反坦克火箭弹那样一发命中,这种反坦克火箭弹的名字叫做“Panzerfaust”――铁拳!这是一个很确切的行动代号。

在场的德军军官对斯科尔兹尼的提议持怀疑态度,尤其是党卫军强硬分子――巴赫泽列夫斯基上将,他的态度非常不礼貌,但最后斯科尔兹尼的计划还是得以通过了,因为没有其他更好的提议了。

午夜时刻,一名匈牙利高级军官来到德军司令部要求会谈,斯科尔兹尼他们一致认为,匈牙利人肯定是在玩花样,想拖延时间直到停火令正式生效,既然这样,就先和他谈谈看再做商议。

果然,来访的匈牙利军官开始抱怨德国人采取的军事行动,认为这非常有损于两国的传统友谊。德国人马上回敬:那么,你们把城堡山上的德国外交人员全部扣押算怎么一回事?他们为什么不出来?注重骑士风度的匈牙利人难道不看重外交特权吗?一个大使和他的随员被武力扣押,简直是闻所未闻,更糟糕的是,这非常不友好。(PS:其实匈牙利人并没有扣押德国外交官,仅仅是因为城堡山被封锁从而导致他们无法下山。)

听到德国人滔滔不绝的这一通指责,来访的匈牙利军官满面通红,斯科尔兹尼敏锐地发现这是一个好迹象,也许能让这些匈牙利军官由于羞愧而进一步软化他们的反叛立场,至少,能和德国人保持某种形式上的礼貌。于是,斯科尔兹尼提出,请匈牙利人先把德国大使馆门前的道路清理干净,这可以证明匈牙利的诚意,应该在凌晨六点之前,把路上的地雷和路障都拆除,恢复大使馆的交通,这样,德国就会“得出必要的结论”了。

匈牙利军官动摇了,德国人适时地停止了他们的争论,因为德国人知道,老家伙霍尔蒂绝对不会承认设立封锁线、设置交叉火力等等举动是针对德国人的军事行动,但是面前的这个匈牙利军人肯定对此是心知肚明,他一定知道在目前这种微妙的局势下应该采取怎样的行动才是正确的。

匈牙利军官答应想想办法满足德国人的要求,他声明:没有人想破坏与德国人的友好关系以及长期以来双方保持的和平共处。双方友好地告别了,匈牙利军官连夜驱车离去。

到目前为止,一切顺利,但无论匈牙利人如何,德国人的“铁拳行动”都将进行下去。斯科尔兹尼召集他手下的军官布置任务,天亮前半小时,部队必须要悄悄地靠近城堡山,斯科尔兹尼再三强调了纪律:不许开枪,注意安全,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许开火,除非得到上级明确的命令。

秋日的凌晨已经到来,昏暗的微光下斯科尔兹尼和他的手下再一次换上了制服,他和五名军士上了指挥车,每个人都带着手榴弹和Panzerfaust――铁拳。四辆虎式坦克跟在后面,这四辆坦克还是临时向上前线的军队借的,而整个布达佩斯只有六辆坦克。再后面是一队无线电遥控坦克,这些装满了炸药的袖珍坦克可以炸开任何路障。最后面是装载着步兵的卡车队,车上的士兵们被再一次提醒“不许乱开枪”的规定,这些队员都是斯科尔兹尼的老部下,他们不再相信“士兵最好的朋友就是他的步枪”这一格言,而是相信他们的长官,相信他的传奇和好运!

运气无疑是目前最需要的,斯科尔兹尼的队伍无论从哪个角度说都没有优势可言,谁也不知道即将遭遇到什么,他将率先进入敌区,现在,他需要再一次依靠他作为一名军人的准确判断力。斯科尔兹尼现在期望的只是前面不要有匈牙利军队阻拦,能让他的队伍安安稳稳过去,因为他的部队缺乏完善的防护措施。如果斯科尔兹尼判断错误,他这支一字长蛇阵的队伍将遭遇覆顶之灾。

六点差五分,发动机的轰鸣打破了清晨的寂静,斯科尔兹尼笔直地站在他的指挥车里,他举起手挥了一下:“前进!”,铁拳行动正式开始了。

目前最主要的危险在于队伍即将通过的第一段道路,这段漫长而又陡峭的道路通往维也纳门(一条路名),要命的是路上铺设的地雷,这非常危险,谁也不知道昨晚的那个匈牙利军官回去后是否对“明晨六点前拆除地雷和路障”这一要求“想想办法”了。斯科尔兹尼高度紧张,全身都绷紧了,他甚至幻想着车轮下突然响起的爆炸,50码,100码,他在指挥车里站得笔直,车速逐渐加快,什么也没有发生,原来所有的地雷已经被匈牙利军队连夜清除了。

过了几分钟,远处已经隐隐约约可以看见“维也纳门”巨大的阴影了,路上设置了路障,但透过微光可以看见这些路障已经被打开,看来,那位深夜到访的匈牙利将军已经说服了霍尔蒂。

就在这时,建筑物后面转出了几个匈牙利哨兵,他们发现了德军车队,关键时刻已经到来,斯科尔兹尼他们稍稍降慢了一些速度,哨兵们盯着车队一言不发,因为他们没有得到通知会有德军车队通过,但也没有命令要他们阻拦德军车队,而且,车队发出这么大的噪音,肆无忌惮地开来,应该是得到允许了吧。就在哨兵们犹豫不决的时候,斯科尔兹尼乘坐的指挥车已经从他们身边穿过,他还很愉快地朝哨兵们挥挥手。黑暗的城门笼罩着他,斯科尔兹尼顺利通过。

紧跟在斯科尔兹尼身后的是一辆虎式坦克,再后面又是三辆,每一辆坦克的指挥官都笔直地站立在打开的炮塔中举手敬礼――这是军事上的礼节,他们都顺利通过。斯科尔兹尼在前面没有回头张望,他只是注意听着,听到不间断的车辆轰鸣震撼着地面隆隆而来,他觉得稍稍放心了一些。

再往前的道路就没什么问题了,沿着道路上山,斯科尔兹尼已经能看见沉睡中的布达佩斯,看着那些屋顶和树木。到达山顶时,一座巨大的方形建筑出现在他们眼前,这就是城堡山兵营!

大门的两侧堆放着沙袋工事,机枪手也已经就位,面对戒备森严的对手,斯科尔兹尼心里明白,只要一开火,兵营里面的大批士兵肯定会蜂拥而出,于是他打定主意继续迷惑对方。他优雅地举手敬礼,向对方致意,就像他的车队通过这里完全是正常调动而且合情合理的一样。果然,哨兵们的疑虑被他们从容镇定的态度打消了,斯科尔兹尼头也不回,毫不犹豫地驱车通过了该兵营,其余的车辆继续紧跟着他,逐一通过。这是两种不同素质的士兵在较量:一种是机械反应的防守者,另一种是自制力极强的进攻部队。

兵营门口的机枪悄然无声,哨兵们欣然接受了德军的致意,他们同样认为:这样大摇大摆走过来的车队,一定是得到过许可的。德军车队开到了德国大使馆门前,但他们没有停车,反而加快了车速径直向摄政王霍尔蒂的王宫驶去。

这时候,斯科尔兹尼身后的车队兵分两路,一队跟着他继续前进,另一队从另一条路赶赴霍尔蒂的王宫。坦克与卡车轰鸣着冲过匈牙利国防部,在这里也有全副武装的近千名匈牙利士兵,这时,城堡山广场出现在他们面前,一座巨大的宫殿――摄政王霍尔蒂的王宫!

没什么可以等待的了,行动!

面对斯科尔兹尼他们的是三辆匈牙利重装坦克,坦克指挥官看见了如旋风般出现的德军队伍,立即下令不许抵抗,于是三辆坦克的炮口全部上扬对准天空。霍尔蒂王宫外是一圈高高的围墙,斯科尔兹尼的指挥车突然偏向一边,他示意身后的虎式坦克:冲过去!虎式坦克轰鸣着撞向围墙,一下子撞出个大缺口。斯科尔兹尼跳下车,身后跟着八名士兵和他一起冲向缺口,福尔克萨姆上尉紧随其后,事前有命令,如果斯科尔兹尼负伤,将由他接替指挥。

匈牙利士兵也不是软蛋,他们在院内早有防备,看见德国人的突然袭击,立即推出了六门反坦克炮。斯科尔兹尼现在管不了这些了,他没回头看那些坦克怎样了,冲过一道拱门进入了宫殿内。这时候宫殿内已经拉响了刺耳的警报,匈牙利士兵们四处乱窜,一个过于激动的人朝着斯科尔兹尼跑来――一名匈牙利卫队上校,福尔克萨姆上尉一个箭步上前从他手里缴下了手枪。

旁边跳出来另一名匈牙利军官,斯科尔兹尼大声叫着“快点,带我去见你们的指挥官!”这一下把匈牙利人搞糊涂了,他一定以为出了某种说不明白的事情导致了目前的混乱局势,否则这些德国人为何不开枪呢?于是这名军官抬步走上大理石台阶,斯科尔兹尼跟着他,福尔克萨姆以及其他德军士兵跟在后面一起上了二楼。斯科尔兹尼注意到接待室里有一名匈牙利士兵正操纵着机枪通过窗户瞄准着外面的德军士兵,斯科尔兹尼冲上前,一把抢过机枪扔出了窗户。

随后,斯科尔兹尼敲响了匈牙利将军的房门,房间里都是匈牙利军官。

谁也无法得知房内的这些匈牙利将军面对着这个要求他投降的巨人时的准确心情,这个陌生的闯入者告诉将军:“城堡山,现在已经由德国人掌控。但目前还有零星的交火,所以现在必须请你下令停火,无谓的伤亡对谁都没好处。”一边说,斯科尔兹尼一边摆弄着手里的左轮手枪暗示着。

话音未落,好像是为了证明斯科尔兹尼的话一样,一名德军军士走进房间向他报告,并带来了福尔克萨姆上尉的祝贺,上尉带话给他说院落和大门都已经被他的人控制,请示下一步的行动命令。斯科尔兹尼看了一眼匈牙利将军们,没有说话。

几名匈牙利军官稍稍商量了一下,最终决定让步。院落外还有零星的枪声不时响起,于是一名军官起身出去制止手下的士兵继续抵抗。

看似斯科尔兹尼胜利了,但他并不以此为傲,而是保持着彬彬有礼的态度,他知道,光靠武力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要和这些匈牙利人缓和关系,而最首要的是帮助恢复对方的自尊心。于是,斯科尔兹尼看着那位紧张地环抱双臂的匈牙利将军,开口赞扬了对方充满人道主义的果断命令,并热情地表示,他自己对匈牙利充满了好感。

然后,斯科尔兹尼转向其他几个匈牙利军官,他发现有几个军官充满了敌意,于是斯科尔兹尼询问了两名少校的姓名,并安排他们担任自己的联络人。这些军官已经看见院落里堆放着他们手下士兵缴出的枪支弹药,但斯科尔兹尼很骑士风度地允许军官们佩带自己的手枪。然后,斯科尔兹尼把他们聚集在一起用德语发表了讲话,当然,这些受过教育的匈牙利军官是听得懂德语的。

“诸位,我很高兴我们之间的误会已经到了尾声。德国和匈牙利两国从未有过历史纷争,我们总是在一起对抗彼此共同的敌人。如今,一个野蛮的民族再一次出现在我们的门前,我们必须紧密团结起来共同抵抗他们。”

这是斯科尔兹尼第一次发表“政治性演讲”,但这个演讲却吸引了军人们的注意,在场的军官们都被他充满感情的演讲深深打动,态度逐渐软化。斯科尔兹尼的演说非常成功,等他讲完后,那些匈牙利军官逐一上前向他敬礼并与他热烈握手。随后,这些军人带着手下撤走了,现在,斯科尔兹尼成了城堡山的主人。

这是一次著名的胜利,这次战斗被永远记载在二战历史中,而且这次战斗的伤亡非常小,总共只有七名士兵丧生,另外有二十六人受伤。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个数字不是单方面的,而是德军与匈牙利军队累计在一起的伤亡数,因为斯科尔兹尼坚持要搞一个联合葬礼,这个郑重的军事葬礼将在第二天举行,这一举措也极大地安抚了匈牙利人的情绪。

但是,夺取城堡山并未能抓获摄政王霍尔蒂,他在哪里呢?

其实,摄政王霍尔蒂的日子并不好过,德国人绑架了他的儿子,威胁他不许退出战争,否则就,苏联人也对霍尔蒂的犹犹豫豫不太满意,他们通知他明晨(十月十六日)八点之前同意他们的条件,否则就。

一直到15日夜里,霍尔蒂与他的部长商量来商量去,始终没有达成一致意见,霍尔蒂觉得厌倦了,转身回去睡觉。他的部长们觉得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于是他们派人去通知霍尔蒂:你要是不自动退位的话,我们就只好去德国避难了。这位信使跑去通知霍尔蒂,霍尔蒂听完后愤怒地拒绝了,转身又去睡觉了。滑稽的是,这位信使显然不想两手空空地回去报告给部长们,他告诉他们:霍尔蒂完全同意了部长们的要求。

于是,这场闹剧继续演下去,凌晨三点多,部长们通知德国驻匈牙利大使费森迈尔博士,告诉他霍尔蒂已经宣布退位。费森迈尔博士随后把这一消息报告给希特勒,直到凌晨五点十五分时,希特勒同意霍尔蒂退位的消息传来。20分钟后,费森迈尔赶到了城堡山,霍尔蒂此时依然拒绝退位,但等他听见费森迈尔到来的消息,立即改变了主意,宣布退位。

费森迈尔博士告诉霍尔蒂:“我不得不逮捕你,过十分钟进攻就要开始了”,于是他护送着霍尔蒂上了车。随后有人把这一结局通知了里宾特洛甫:事情结束了,没有流血。

遗憾的是,每个人都忘记了把这一结局通知给斯科尔兹尼,我们在上文已经写得很清楚,斯科尔兹尼一分钟后发起了进攻

但不管怎样,如果当时霍尔蒂没有妥协而是继续顽抗下去,很可能会被斯科尔兹尼的部队俘虏,那么,结局是一样的。总之,铁拳行动是完全成功。

但事情还没结束,霍尔蒂退位了,匈牙利群龙无首,这可怎么办?于是,德国人找来了匈牙利法西斯头子萨拉希伯爵,由他来担任匈牙利政府总理。萨拉希一上台,立即宣布取消停战宣言。

第二天,匈牙利新任的战争部长布莱克齐将军特地打电话找到斯科尔兹尼,感谢他在行动中的克制,从而保护了匈牙利的古建筑,斯科尔兹尼接受了这一敬意。

很快,从“狼穴”――希特勒大本营也发来了贺电,电报里“命令”斯科尔兹尼就居住在霍尔蒂的王宫里,显然这是希特勒给予这位忠诚能干下属的一种嘉奖。于是,斯科尔兹尼老实不客气地住进了王宫,他挑选了摄政王霍尔蒂寝室侧面的一间房间,房间里豪华的家具以及奢侈的挂毯仿佛都在提示他来到了一个业已消失的世界。晚上,他惬意地躺在匈牙利皇帝弗朗茨约瑟夫曾用过的豪华浴缸里享受着――那上面刻着爱神“朱庇特”的雕像。当天,在皇宫的宴会厅里,斯科尔兹尼和手下的军官们举行了庆典,他坐在一张高高的椅子上,在“斯科尔兹尼阁下”的准许下,军官们从酒窖里拿出了一瓶瓶被蜘蛛网尘封着的好酒开怀畅饮起来。城堡山作为皇宫,一直有皇宫总管,现在,他成了斯科尔兹尼的总管了。

三天后,斯科尔兹尼第一次会见了他的“对手”,在菲弗威登布鲁赫将军的办公室里他被正式介绍给前摄政王霍尔蒂,随着霍尔蒂政权的垮台,他将乘坐他自己的火车被转押到德国去。斯科尔兹尼解释说,已经在巴伐利亚给他找好了一座非常安全的城堡,摄政王先生将作为尊贵的客人过去居住,而且他将继续拥有自己的私人卫队作为保护。

这次会谈当然不会是愉快的见面,甚至有些勉强,当霍尔蒂坐车离开布达佩斯――这座他统治了几十年的城市时――他摇动着手做了最后的告别。

“铁拳行动”让希特勒摆脱了极为尴尬艰难的处境,喀尔巴阡山那边的上百万德军几乎不知道他们死里逃生的经历,而匈牙利军队,与德国军人一起,一直战斗到战争结束的最后一天。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