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共女特工打进军统电台 挫败戴笠数次阴谋(图)

热度104票  浏览99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8月28日 12:52

资料图:张露萍1937年参加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时的留影。

  传奇中共女特工张露萍领导“秘密特支”潜伏国民党电讯总台 一度令军统电台陷入瘫痪

  近日,电影《听风者》掀起观众对谍战大片的热情。事实上,围绕电台的情报战在真实的历史中并不少见。1940年前后,一支由女特工张露萍领导的“中共军统电台秘密特支”曾成功潜伏在军统电讯总台,通过这个情报小组,中共南方局多次粉碎国民党反动派的阴谋。她是如何打进敌方电讯总台的?她又是如何带领特支小组获取情报的?日前,重庆红岩文化研究发展中心主任厉华、贵州息烽集中营革命纪念馆的工作人员为我们讲述了特工们惊心动魄的故事。

  秘密潜伏

  打进军统电台组建“特支”

  1939年8月,国民党军统电台军官张蔚林突然出现在重庆曾家岩50号的周公馆,请求加入共产党。叶剑英、曾希圣等经过多方考察后认为他可信,介绍他和军统电讯处报务主任冯传庆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并指示二人组成情报小组继续潜伏。为保证安全,南方局军事组禁止张蔚林、冯传庆直接到曾家岩来。但是在电台截获的情报又必须有人及时传递出去,情报小组急需一位能在中间统筹、传送情报的成员。正当叶剑英、曾希圣等为此苦恼时,张露萍的出现令他们眼前一亮。

  张露萍,原名余家英,1921年出生于四川崇庆县,先后使用过化名余薇娜、余慧琳、黎琳,张露萍是她潜入军统内部所使用的最后一个化名。1937年,她在中共川西特委负责人车耀先的协助下先后在陕北公学、抗日军政大学学习,由于每逢集会时大家都让她指挥演唱抗战歌曲《拿起刀枪干一场》,以至“干一场”成了她的代称。1939年10月,延安派她到重庆做川军的统战工作,叶剑英、曾希圣等认为她身上那种城市富家小姐的气质对于从事隐蔽工作很有帮助,经过一番商议后,决定改派她潜伏在国民党军统局的电讯总台附近,担任军统电台情报小组单线联系的负责人。潜伏是个长期且充满危险的任务,余家英将当时的化名黎琳改为张露萍,扮作张蔚林的妹妹,并以照顾哥哥为由进出军统电台的宿舍。

  张露萍在传递情报的同时,还在叶剑英的指示下与张蔚林、冯传庆三人在军统电台内部成立了“中共军统电台特别支部委员会”,由张露萍担任支部书记,领导小组的工作。

  屡建奇功

  挫败戴笠精心策划的数次阴谋

  在三个人的努力下,特别支部在军统电台里陆续发展了杨洸、赵力耕、王席珍、陈国柱、安文元等加入共产党,特支扩大到7人,分布在机房、报务、译码室等不同岗位上,俨然将军统电台变成情报小组站点。张露萍又陆续在电台附近的缝纫店、杂货店和鞋匠铺成功建立了情报传输站。

  1939年12月,杨洸奉命发出一封电报,电报是经过加密由戴笠发给胡宗南的。杨洸猜想电报背后可能有重要消息,便叫来冯传庆假装咨询工作上的问题,将抄好的电文悄悄递给冯传庆。冯传庆是破译电报的行家,但这次的密电显然作了特殊加密处理,随后赶来的张蔚林和张露萍也一起研究密电内容,但都无法破解。正当一筹莫展之际,冯传庆灵光一闪:这可能是戴笠和胡宗南约定的密电码。三人找来戴笠给胡宗南的密电码本,在原来的基础上进行有规律的增减,经过多次尝试,终于破译了密码内容。原来,戴笠要秘密派遣电台特务小组到陕甘宁边区,希望胡宗南能协助。张露萍及时将情报经中转站送到了周公馆。几天后,特务刚渗透进边区一带,就被安保人员抓获,戴笠精心策划的阴谋未及实施便以失败告终。

  不久,中共设在天官府街14号的地下联络站将要召开一次会议,特务发现后制定了抓捕计划。情报人员获悉后及时把消息传给张露萍,因为时间紧迫,她冒着暴露的危险来到天官府街的南方军士组,送去一张写着“有险情,速转移”的字条,让国民党特务扑了个空。

  特支在成立的半年时间里,向我方陆续提供了军统重庆电讯总台的密码、波长、呼号、图表、军统在全国各地秘密电台的分布情况等重要情报。他们甚至还在工作间隙利用军统电台发送情报给延安。然而,短时间内接连几次的秘密任务尚未开展就被破坏,令戴笠提高了警惕,他暗中成立稽查小组进行内部清查,情报小组成员的危险也随之增大。

  意外暴露 被捕后机警地保护了组织

  1940年3月,因母亲中风瘫痪,张露萍请假回成都探望。不料在这期间,一次意外事故导致了整个特支的暴露。一天晚上,张蔚林在电台值班,不料突然烧坏了电台电子管,按照规定,这有可能要遭到监禁,甚至要立案调查,有些慌乱的张蔚林顾不得组织的保密要求,直接来到周公馆报告事件经过。党组织分析后认为:这只是工作上的失误,要求他马上回到岗位主动报告此事。

  “但张蔚林并没有立即赶回电台,而是去自己的老师、电讯处副处长董益三家里求助。他情急之中一连串的慌乱举措,让电台特支败露。”厉华惋惜道。

  就在张蔚林去找周公馆时,军统督导处的叶翔之突然前来查岗,发现张蔚林不在值班岗位上,不由心生怀疑,马上派了几个人前往他的住处搜寻。特务没有找到张蔚林,却在他家意外发现了军统电台的破译密码和一份七人地下党小组的名单。叶翔之忙向戴笠汇报,戴笠又惊又怒,下令把军统电讯总台团团围住,正在老师董益三家里的张蔚林被当场逮捕,杨洸、赵力耕、王席珍、陈国柱、安文元等皆被特务抓获。在审讯中安文元禁受不住刑讯威逼,交代了中共特支的情况。逃脱的冯传庆赶往周公馆汇报,叶剑英等商议后让他立即撤离到延安(后来在撤退途中不幸被捕),并迅速撤离情报传递站人员,同时向成都发电报,通知张露萍就地隐蔽。但狡猾的戴笠借张蔚林名义,抢先给张露萍发了“兄病重望妹速返渝”的电报。张露萍不知是计,返回重庆后就被逮捕。

  震惊国民党高层的“军统电台案”发生后,重庆军统电讯总台深受重创,几乎瘫痪。戴笠严令停止收发报,更换电台密码。由于情报小组人员并未招供,戴笠想出一个诡计:他以“证据不足”为名将张露萍释放,并派人悄悄尾随,看她是否会跟周公馆的人联系。机警的张露萍识破了敌人的伎俩,在路过周公馆大门时径直而去,戴笠的计谋以失败告终。厉华介绍道:“我看到了一些材料,特务机关最后认为领导张露萍的不是‘周公馆’,而是重庆地下市委。这也充分说明,张露萍用机警的行动有力地保护了南方局的领导机关。”

  40年后特工身份终被确认

  特支只成立了半年时间就暴露,厉华分析,归结起来有两方面原因:一是特支的成员缺乏训练,都不是专业的情报人员,在遇到突发情况时缺乏应对经验;二是特支队伍发展得太快,特支发展成员时过于追求数量而忽略了队伍人员素质的建设。

  特支小组七个人先是被囚禁在白公馆监狱中,1941年3月,被秘密押解到贵州的息烽监狱。由于国民党是以“军统违纪分子”的名义将他们抓捕入狱,息烽集中营的狱友都认为这批人是“军统分子”。事实上,张露萍连丈夫李清都隐瞒了。李清回忆张露萍时曾说:“在延安告别时也不知道她是要去执行特殊任务,她就说是去四川做统战工作。没想到那一次之后竟是永别。”

  1945年7月14日,戴笠下令秘密处决张露萍等人,七位成员被押送到离息烽县城3公里的快活岭秘密杀害,张露萍牺牲时年仅24岁。新中国成立后,由于各种原因,张露萍领导军统电台特支的事一直不为人所知,在牺牲后近40年的岁月中,甚至背负着“叛徒”的骂名。

  1981年12月,中央组织部向四川省省委组织部下达了“查清中美合作所监狱遇难者问题”的指示。四川省省委组织部通过实地走访、查阅大量敌伪档案,基本查清了张露萍从延安被派回重庆的事实,他们七人被捕的原因以及在狱中的表现。1983年,“军统电台疑案”的复查材料送到叶剑英手里时,他沉痛地为这个特别支部作了证明:“我想得起,张露萍同志的外号叫‘干一场’,这些人是我在重庆时单线领导过的。”这些英勇特工的身份终于得到确认。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