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中国空军的腾飞:关东军飞行大队受降记

热度43票  浏览45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1945年8月8日,苏联政府宣布对日作战,百万苏联红军分兵进入我国东北境内,给日本关东军以致命打击。8月10日和11日,朱德总司令代表延安八路军总部为日军投降一事向各解放区所有武装部队连续发布7道命令,其中在第2号命令中,要求冀热辽军区李运昌部“即日向辽宁、吉林进发”。随即,冀热辽部队分3路向热河和辽宁挺进。东路军由时任冀热辽16军分区司令员曾克林和副政委唐凯率12、18两个团及朝鲜义勇军支队等共4000人,从冀东根据地出发,绕道九门口,越过长城,于8月30日攻占山海关,又一路收复绥中、兴城、锦西、锦州,于9月5日晨抵达沈阳,一路所向披靡,成为我八路军第一支进入东北的部队。 

进驻沈阳后,我军首要任务是收缴日军武器,解散伪警备司令部。为了接管整个东北,我军改名为东北人民自治军,并成立了沈阳卫戍司令部,由曾克林任司令员、唐凯任政委、张化东任副司令员、汤从列任政治部主任,同时成立了由白希清任市长、焦若愚任副市长的沈阳人民政府,初步控制了混乱局面。接着迅速发展人民武装,以12团、18团为基础,分别成立了21旅和22旅。其中21旅下辖12、60、61、62团等4个团。

9月14日,曾克林乘苏军飞机从沈阳北陵机场起飞,到延安向党中央汇报了我军挺进东北的情况。15日,刘少奇同志主持召开了中央政治局会议,作出了“向北发展,向南防御”的伟大战略决策,同时决定成立中共中央东北局,由彭真同志任书记,并决定从各解放区战场抽调10万主力部队和2万干部开赴东北。9月18日,曾克林陪同彭真、陈云、伍修权等同志回到沈阳。在东北局的领导下,16军分区部队以沈阳为中心,兵分5路,到东北收复失地,收缴敌伪武器,接管日伪政权,进行剿匪斗争和维持社会秩序。 

深入敌穴 大义劝降 

当时在沈阳附近的辽阳奉集堡机场,驻扎着日本空军第2航空军团第4练成飞行大队。这是一支机动性的飞行部队,装备有重型轰炸机、99式高级教练机,任务是训练从日军其他兵种调来的初级将校军官和学生出身的特别操纵见习官兵。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后,这个飞行大队的人员如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但是他们既不愿向苏军投降,也不愿向我军投降。9月9日,大队长林弥一郎带领300余人,遗弃机场和40多架飞机,向南逃跑,9月29日流窜到本溪以南凤凰城以北摩天岭山区。这时,我16军分区21旅政委刘光涛率领一支部队,正在向凤凰城连山关一带追击敌人中,在凤凰城西面大约5公里的山中发现了林弥一郎飞行大队,于是迅速将他们包围起来。刘光涛政委向曾克林和唐凯报告了这一情况,曾克林随即向“东总”(东北局成立后,东北我军领导机关改为东北民主联军总部)作了报告,“东总”决定21旅组织精干的谈判小组,上山劝降。 

我方谈判小组由5人组成,以12团12连指导员聂遵善为代表,由凤城县伪县长三桥(日本人)带路并兼翻译,与林弥一郎谈判。谈判开始时,林弥一郎等深感侵华罪行严重,对对向我军投降顾虑重重。聂指导员义正词言地指出,日军兵败军散,退路切断,下山投降是惟一的出路。接着又向日军交代了我军宽待俘虏的政策,他说:你们在中国境内参加了侵略战争,但不是你们的意愿,过去你们是我们的敌人,现在战争结束了,只要你们放下武器,我们就把你们当作朋友,以礼相待。谈判过程中,日方几次探询我方代表官衔,聂指导员回答:“我是旅政治委员特命全权代表,官衔不大,但言必有信。”这番话使林弥一郎解除了顾虑,他召集几位日军军官商量后,决定接受我军提出的条件,下山投降。接着,聂指导员对林弥一郎说:你们愿意和平接受投降,我们表示欢迎,并愿意尽可能为你们提供方便。我们为你们选定了一个离这里不远,条件稍好的宿营地,请你们明天把队伍带到那里,交出武器,我军将为你们举行受降仪式。 

精诚所至 感化顽敌 

第二天,21旅派出一部分干部战士提前到达受降地点作了准备,在那里摆了一张6尺多长、3尺多宽的桌子。为了避免使日军难堪,担任警戒的我军战士站在较远的地方。当林弥一郎带领队伍来到指定地点时,21旅的代表对林弥一郎说:请你们把飞行装具放在桌子上,武器放在地上,军官的指挥刀不愿交出来的可以不交,这是对你们的诚意作出让步。就这样,日本航空队员边走边把飞行装具和武器交了出来,受降就在这平静的气氛中结束了。当40多年后,林弥一郎在《我与中国》一书中回忆此事时,他感慨地说:“以前,在新闻片中看到的有关缴械的描述和画面,都是在对方刺刀威逼下被迫交出武器,那场面难堪至极。但在这里,我们没有看见一个端着刺刀的八路军战士,我当时最强烈的感受是:第一,一言为定的事情,对方百分之百地守信用,这使我非常感动,我钦佩这个伟大的民族――中华民族。第二,尽量回避使用‘解除武器’这个词,而用交出武器,为了不使我们感到难堪和悲哀,甚至为我们考虑了接受武器的方式。他们想得多么周到啊!”

日本航空队被解除武装后,分散居住在当地老百姓家里。这时,东北刚刚解放,被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奴役14年的东北人民生活还非常困难,我军官兵和老乡一样吃高粱米和玉米,但为了照顾日本人爱吃大米的习惯,我军千方百计到老乡那里筹买一部分大米给日军飞行大队送去。在这段时间里,他们没有受到歧视,过着愉快的生活。 

大约在10月上旬的一天,曾克林和唐凯在本溪16军分区司令部召开了一个欢迎会,由刘光涛政委将林弥一郎大队的十几名代表请到司令部,当林弥一郎等被带进一间教室样的房间时,部队已经为他们摆好了丰盛的中国菜。曾司令员和唐政委、21旅旅长杨树元及刘光涛等同志打着手势请他们入座。席间曾克林发表了简短的讲话,重申了我军优待俘虏的政策,并表示一定保证日军的生命安全,要他们安下心来,变敌为友,与我军合作。开始,林弥一郎等人担心吃了这顿饭,中国人会处置他们。听了曾司令员的话,看到我军干部又说又笑,不断地向他们劝酒,他们也就打消了所有的顾虑。 

饭后,曾司令员和唐政委找林弥一郎等人进行了坦诚的谈话,一方面指出他们过去为日本军国主义效力,犯下了侵略中国的罪行;一方面对他们放下武器表示欢迎,要求他们回到辽阳奉集堡机场,看管和维护好飞机,随时听候我军的处置。当天,还留林弥一郎等人在凤凰城住了一夜。第二天,在他们回去之前,曾司令员对林弥一郎又说:这次没有能请大家都来吃饭,所以给你们准备了点肉,带回去给大家吃。当林弥一郎看到是5头牛和50只羊时,惊讶得话都说不出来。 

在我军一系列优待俘虏政策的感召下,林弥一郎及其部下觉得生命有了保证,人格也受到了尊重,深受感动,并心悦诚服地回到了奉集堡机场。 

10月中旬,曾司令员和唐政委将日本航空队受降的情况,向东北局书记彭真、东北民主联军参谋长伍修权同志报告后,林弥一郎和航空队的主要人员被召到沈阳,彭真和伍修权接见并同他们谈了话。彭真说,我们共产党人一贯认为,日本侵略战争的责任,应由日本帝国主义去承担,不是一般日本军人的责任,中日两国人民都身受战争之害。 

这次受降,我军共接收林弥一郎飞行大队各式飞机46架及各种器材和配件,还有17名飞行员,24名机械师,27名机械员,180多名各类地面保障人员。这些飞机、人员和装备器材,为以后的东北老航校和人民空军的建立和发展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