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2001年秘鲁战机击落美平民飞机真相

热度30票  浏览44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6日 03:50

  美国中央情报局(CIA)与秘鲁在打击毒品走私方面合作密切。2001年,秘鲁空军击落了一架和毒品走私无关的美国飞机,造成两名美国平民死亡、一人受伤。据《华盛顿邮报》11月21日报道,中情局督察部门历时7年完成了对这起事件的调查,认为某些中情局人员负有重大责任,故意对国会等机构隐瞒了调查情况。一些国会议员据此要求对此事重新调查,将相关责任人绳之以法。

1.飞越亚马逊河

2001年4月21日上午,一架银白色的“塞斯纳”小型水上飞机,飞翔在南美洲亚马逊河上空。亚马逊河主河道的宽度为1.5千米至12千米,是理想的水上飞机跑道和停放地。水上飞机是亚马逊河流域常见的一种交通工具。

这架“塞斯纳”小型水上飞机的乘客共有4人:吉姆鲍尔斯夫妇,他们6岁的儿子科里以及7个月大的女儿夏丽蒂。

吉姆鲍尔斯一家都是美国公民。吉姆在亚马逊河边长大,父母是美国传教士。吉姆的妻子维罗尼卡也出生于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家庭。上世纪80年代中期,吉姆和维罗尼卡因宗教相识、相恋,两人结婚后,都有前往亚马逊河流域“传播上帝福音”的强烈愿望。他们与“福音派与浸礼派联合会”位于美国密歇根州的一座教堂签订协议,接受该教堂资助前往南美传教。亚马逊河流域的热带丛林中鲜有公路,河流众多,为了方便夫妇俩进行传教活动,教堂的志愿者们为他们打造了一艘长约16米的平底船。船上有两个卧室,有太阳能发电机组驱动的冰箱等生活必备设施,吃、住、行都可以在船上解决。

1994年,鲍尔斯夫妇抵达秘鲁。他们将补给基地设于秘鲁东北部城市伊基托斯,然后驾驶船只沿亚马逊河缓慢航行,深入沿岸村庄传教。他们的活动范围从伊基托斯直至巴西、哥伦比亚边境(约350公里长的河段),沿途有约60个村庄。

  2.在艰苦环境中传教

亚马逊河上的传教生活是艰苦的。尽管这条大河有丰沛的淡水,但不能直接使用。鲍尔斯夫妇在船上装了一个大水箱,将收集的雨水储存起来,用来做饭、洗澡。此外,他们还要时刻注意应对河中以及热带丛林中潜伏的各类危险生物,比如鳄鱼、毒蛇、毒蜘蛛等。其中,最恐怖的是被称为“食人鱼”的水虎鱼(食人鲳)。这种成群觅食的鱼体长15至20厘米,拥有锋利的牙齿,只需几分钟便可将人或其他陆生动物吃得只剩骨头。

维罗尼卡一直没有生育。她和丈夫吉姆收养了两名孤儿,即儿子科里和女儿夏丽蒂。为了避免他们患上热带雨林中流行的霍乱或疟疾,维罗尼卡花了不少心思,学了不少医疗卫生方面的知识。

在传教的同时,维罗尼卡也向世代生活在丛林中的村民们普及卫生知识,为他们诊治一些小病,受到了村民们的热烈欢迎。

“他们在那一带非常有名望。他们即将到达某个村庄时,一些村民就会早早地在家中为他们设置好吊床,准备好鱼和水果欢迎他们。”鲍尔斯夫妇的朋友雪利博伊金说。

  3.和战机狭路相逢

2001年4月,鲍尔斯夫妇前往巴西,在那里的美国领事馆为女儿夏丽蒂办理签证。事情办完后,他们搭乘“福音派与浸礼派联合会”专程调派的一架小型水上飞机,返回伊基托斯。驾驶飞机的是凯文唐纳森,他是一名飞行老手,多年来一直在亚马逊河流域飞行。

吉姆鲍尔斯说,他当时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飞机快要抵达伊基托斯的时候,另外两架飞机跟了上来。“它们绕着我们飞,一会儿在我们上方,一会儿加速超越我们。”吉姆回忆说。他不知道那两架飞机的身份和用意,飞行员唐纳森也不清楚,他们与那两架飞机没有任何交流。其中一架飞机绕到“塞斯纳”小型水上飞机后面,突然射出一连串子弹。数发子弹打穿了水上飞机的外壳,击中了坐在机舱中的维罗尼卡,其中一发子弹穿透维罗尼卡的身体后,进入她怀中的夏丽蒂头部,两人当场死亡。

唐纳森说,那架飞机进行了第一轮攻击后,调整好位置,又进行了第二轮攻击,他的双腿均被子弹击中。“塞斯纳”小型水上飞机燃起大火,呈螺旋状向下坠去。经验丰富的唐纳森强忍疼痛,设法重新控制了飞机,使飞机迫降在亚马逊河河面上。

吉姆帮助儿子科里和唐纳森从燃烧的机舱中爬出来,坐在飞机的浮筒上,然后又将妻子和女儿的尸体拖出来。唐纳森说,他们迫降后,冲他们开火的那架飞机俯冲下来,继续扫射,所幸没有击中目标。半小时后,当地村民驾驶着独木舟赶到,将他们送至附近小城镇的医院。

  4.被秘鲁空军视为毒贩

在医院里,医生宣布维罗尼卡和夏丽蒂死亡,只对唐纳森进行了救护。当天晚些时候,美国驻秘鲁大使馆工作人员和秘鲁空军官员赶到医院。那时,吉姆才知道对他们开火的是秘鲁空军的战斗机,他们的小型水上飞机被认定正在运送毒品。

拉丁美洲地区的毒品生产、走私活动猖獗。经过数十年经营,拉美各国的贩毒集团形成了完整的犯罪链条:通常在秘鲁等国种植罂粟、大麻,然后将这些原料运送至哥伦比亚加工,最后将成品经由墨西哥输入美国市场。

从上世纪90年代初开始,美国大力加强与拉美各国在反毒领域的合作,不仅建立了情报交流机制,而且由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等机构派出人员,对拉美国家的执法人员进行培训。在秘鲁,中情局与秘鲁空军合作,建立了一条阻止贩毒集团使用飞机走私毒品的“空中防线”。中情局人员提供情报并识别目标,秘鲁空军战机“处理”贩毒飞机――或者迫使它们降落,或者将它们击落。仅1994年至1997年间,秘鲁空军就击落了25架贩毒飞机。

对于鲍尔斯夫妇所乘飞机被当成贩毒飞机击落,秘鲁空军深表歉意。秘鲁空军发表声明称,当时执行任务的是一架A-37B“蜻蜓”轻型攻击机,飞行员曾按照“国际惯例”要求鲍尔斯夫妇乘坐的飞机表明身份,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飞行员怀疑这是一架贩毒飞机,便开了火。

唐纳森和吉姆都对这个说法予以否认,称没有收到来自那架战机的任何信号。唐纳森还说,他事先向伊基托斯机场的空管部门递交过飞行计划,秘鲁空军应该可以判断出他们的身份。

  5.中情局推卸责任

对此事强烈关注的美国媒体,援引美国军方一位不愿透露姓名官员的话说,秘鲁空军的A-37B“蜻蜓”轻型攻击机没有装备对空雷达,不能独立探测、识别空中目标。这种战机在执行反毒任务时,需要中情局配合,吉姆等人当时看到的另一架飞机,就是中情局人员乘坐的飞机。

眼看惹祸上身,中情局立即发表声明。中情局官员说,他们在秘鲁的工作人员当时的确在另外一架飞机上,向秘鲁空军的战机提供情报支持。发现鲍尔斯夫妇的那架小型水上飞机后,中情局工作人员首先通过秘鲁空军查阅了那一区域的飞行计划,没有找到任何记录。飞机上有一名秘鲁联络员,他先后3次使用无线电和小型水上飞机联系,均没有成功,于是向秘鲁战机的飞行员下达了“步骤二”的指令,即进行警告性开火,要求小型水上飞机迅速表明身份。中情局官员说,他们还没搞清战机有没有进行警告性开火,秘鲁联络员就下达了“步骤三”的指令,命令战机将小型水上飞机击落。在整个过程中,那名秘鲁联络员并没有征求中情局人员的意见。

此后,中情局很快将此事件认定为“意外”,向痛失妻子和女儿的吉姆赔偿了800万美元。

6.7年调查得出结论

今年11月20日,美国国会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成员、资深共和党议员皮特胡克斯特拉,公布了一份秘密调查报告的部分章节。报告由中情局督察办公室于今年8月完成,是对鲍尔斯夫妇所乘飞机被击落事件的详细调查。

报告指出,为与秘鲁空军合作实施打击空中贩毒的行动,中情局制定了严格的规章制度,得到了国会和司法部批准。中情局后来却擅自对相关制度进行了修改。报告认为,如果中情局工作人员遵守原来的制度,鲍尔斯夫妇的悲剧就可以避免。不仅如此,中情局还试图掩盖责任,“大事化小”,阻止督察办公室对此事件进行调查。

胡克斯特拉呼吁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就此事举行听证会,并展开新的犯罪调查。“这件事关乎美国人民对中央情报局的信任,”胡克斯特拉说,“美国人民赋予了中情局特殊权力,他们有权知道这个机构是否滥用了权力,是否辜负了他们的信任。” (霄辰)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