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军事理论思想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赵充国金城平定西羌

热度83票  浏览7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6日 04:15

  赵充国(前137年-前52年),字翁孙,原籍陇西上?(今甘肃天水西南),后来移居到金城令居(今甘肃永登)。赵充国的父亲叫赵君育,生了赵充国和赵子声兄弟两个,二人均有建树,特别是赵充国,善长骑射,沉勇有大略,读书好学,精通笔法,熟悉少数民族事务。他起初是骑兵,因为是金城郡良家子,善于骑射,补为羽林军士,侍卫皇帝。他历经汉武帝、汉昭帝、汉宣帝三朝,在汉武帝、宣帝时,他在征讨匈奴、羌、氐的战争中身经百战,屡建奇功。赵充国不仅是一位著名的战将,而且更是一位军事谋略家,因此宣帝感其丰功,在他死后封为壮侯,画像挂于未央宫麒麟阁,在同被画像的11位中兴名臣中,名列第四。成帝时(前32年-前6年),西羌又有报警,成帝特命著名文学家杨雄为他的画像题写颂词道:“在汉中兴,充国作武,赳赳桓桓,亦绍厥后”,追念赵充国的丰功伟绩。

赵充国出谋却羌

汉昭帝始元六年(前81年),朝廷从天水、陇西、张掖三郡各取二县,在与羌人紧邻的允吾(今永靖西北)设置了金城郡。这是一个大郡,下辖13个县,即允吾、浩?、令居、枝阳、金城、榆中、?罕、白石、河关、破羌、安夷、允街、临羌,辖地包括今兰州市黄河以南地区、临夏、青海等河湟地区。其中,浩?、令居、枝阳、金城、榆中、允街六县在今兰州市辖区内。金城郡的设置,迫使羌人退出湟水谷地这一优良的牧场。金城郡治允吾此时已是湟水的腹地、羌人的东大门,湟水谷地一失,羌人便随时处在汉军的威胁之下,于是羌人便再次与匈奴联合,四处骚扰西汉边境,汉人则以牙还牙,不断侵扰羌地。双方剑拔弩张,大战有一触即发之势。

宣帝元康三年(前63年),汉王朝派遣光禄大夫义渠安国巡视羌人各部,羌人请求朝廷允许他们过湟水放牧,安国答应了他们的请求,消息传到京城,引起老将赵充国的怀疑,认为羌人必定有诈,于是上书指责安国“奉使不儆,引寇生心。”宣帝同意赵充国的意见,召回安国,拒绝了羌人的要求。这一举措引起了羌人的愤怒,先零羌首领杨玉联合本部各部落,强渡湟水,占据汉朝边地。边郡无力禁止,两百多名羌人首领会盟,消除昔日积怨,商讨共同对付汉朝,并派使者向匈奴借兵,企图进攻鄯善、敦煌,切断汉朝通西域的道路。

宣帝听到后,急召赵充国问策,充国说,羌人所以容易控制,是因为其各有首领,互相攻击,没有统一起来的缘故。30余年前,西羌反叛时,也是解仇盟约联合起来进攻令居。至征和五年,先零首领封煎等通使匈奴,匈奴使人传告诸羌说:“张掖、酒泉本我地,地肥美,可共击居之。”以此看来匈奴欲与羌人合力攻汉,是由来已久的。羌人一旦联合,必然和我们对抗,匈奴也会插手。臣怀疑匈奴已经在羌人中活动,并与先零羌的首领取得了联系,“到秋高马肥,变必起矣。”所以,臣恐怕羌乱远未止此,羌人还会结联其他少数民族,应早作准备。他提出,朝廷应先派员检阅边防部队,令其积极备战,同时,派人出使羌部,相机离间,散其同盟。宣帝采纳了赵充国的建议,派义渠安国巡视羌人各部落。

义渠安国到陇西后,采用欺诈手段,将先零羌人的30多位部落首领召集起来开会,严厉斥责他们图谋不轨,并一齐处死,又率大军袭击羌人,1000多羌人死于非命,这引起了原来归顺的部落与其他部落羌人的极大不满。于是羌笛横吹,兵戈四起,归义侯杨玉等劫略诸小种,迅速组成一支反叛大军,攻城略地,杀死汉朝官吏。义渠安国亲率3000骑兵屯扎在浩 (今永登河桥),严阵以待,被羌人击破,损失惨重。安国逃至令居(今甘肃永登西北),进退维谷,非常尴尬,只得奏闻朝廷。

充国自荐平羌乱

边关无小事,西北边关的军事冲突,如不迅速化解,就有可能导致兵连祸结,国本动摇。形势危急,举朝惶恐。神爵元年(前61年)春,宣帝决定派兵平羌,但谁能但此大人呢?宣帝颇费踌躇,委决不下。内事不决问相,外事不决问将,宣帝首先想到赵充国。赵充国是金城令居人,对他家乡河湟地区的山形水势、羌人是生活习俗等都非常熟悉,而且老成持重,在历次对匈奴和羌人的战争中,屡立战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但是,赵充国已76岁了,老了,能否当此重任,或者愿不愿意当此重任,都很难预计,于是宣帝派为官清正的御史大夫丙吉问到赵充国的宅第,询问他谁可担任将军的职务去平定羌乱。充国自我推荐说:想要征讨西羌,再没有比老臣更合适的人了。丙吉回报宣帝后,宣帝又派人问他,将军考虑如何对待羌人?估计平羌要用多少人马?充国进宫当面向皇帝请缨说:“百闻不如一见。军情是不能在远方判断的,臣愿意亲自到金城郡,察看地形,考虑攻打方略。然陛下不必担心,羌戎小夷,逆天背畔,灭亡不久,请尽可能把此事交给老臣。”宣帝听了后十分赞许,决定拜赵充国为统兵大将,率军西征。

赵充国率两万大军到了金城(今甘肃兰州),驻扎在南岸,北岸便是羌人。一些将士求战心切,主张一鼓作气打过河去,但赵充国并不慌忙,他要先弄清情况再说。为了防止羌兵趁汉军渡过一半时突然袭击,在夜里,他先派了3个分队乘着夜色悄悄地先行渡河,在河对岸扎营,天明后大队人马才顺利渡河,严阵以待。有数百名羌人骑兵前来挑战,赵充国说:我军远道而来,人马疲惫,不利速战。这些羌兵都骁勇难制,人数又不多,显然是诱兵。攻击敌人是要以歼灭为目的,不可贪图小利,命令军士不要出击。羌人见汉军不动,只得撤走。

赵充国连夜派侦察兵到四处侦察敌情,发现四望峡那样紧要的关口竟然没有羌兵把守,便连夜率军穿过峡谷,直插西部都尉府(今青海海宴,青海湖北岸,金城郡西部边境),几乎绕到了羌人的后方。羌人惊为天兵到来,急忙组织反击,但赵充国却命令将士按兵不动,紧守营寨。经过侦察得知,羌人内部并不是铁板一块,意见也不统一,很多小部落都是受胁迫而反汉的,死心塌地反叛的只有先零羌首领杨玉一人。所以他每天杀牛宰羊,犒赏三军,士气十分高昂。敌人多次挑战,充国只是坚守不出,等待羌人内部变化。抓到的俘虏交代说:羌人首领对他按兵不动非常害怕,互相埋怨说:“赵将军七八十岁了,善于用兵。想逼他和我们打硬仗是办不到的。”于是赵充国决定采用安抚和打击相结合的平羌之策。

在先零羌准备叛乱之时,罕、?部落的一位首领靡当儿使弟雕库到西部都尉府报告先零欲反的消息,雕库种人多在先零羌中杂处,都尉即扣留雕库为人质。充国释放了雕库,让他转告各部落首领:战争是要流血的,战鼓一响,玉石俱焚,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汉军只讨伐有罪的,不要盲目跟从,以免自取灭亡。已犯法的人,能捕斩罪犯的可以免罪。斩大首领一人,赐钱四十万,斩中首领一人赐钱十五万,斩小首领一人赐钱两万,斩一壮丁赐钱三千。充国欲以威信招降罕、?部落,分散敌人斗志,各个击破。是战争史上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一例。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