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评论 >> 军事理论思想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毛泽东对《孙子兵法》的吸收和运用

热度225票  浏览960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6日 04:22

  毛泽东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他的军事思想来源于中国革俞战争的实践,毛泽东军事思想的形成,还吸收了其他营养,主要是中国古代军事理论和战争经验。

  毛泽东的军事著作中引用了许多古籍,其中占重要位置的是《孙子兵法》。在《毛泽东选集》四卷中,直接引用《孙子兵法》有七处,其中“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引用了三次。间接引用不计其数。

  《孙子兵法》充满朴素唯物论和朴素辩证法思想。它能够历经二千多年而不衰,主要原因就在于它充满哲理。毛泽东吸收孙子的这一点,结合中国革命的实际加以运用,使他对战争的指导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都更加出色。

  1、一切从战争实际出发,

  知彼知己,搞好调查研究。

  孙子站在朴素唯物论认识论的立场上,强调一切从实际出发,把“知彼知己”看作是正确指导战争的先决条件。战前要充分调查研究,熟知“五事”、“七计”,定出正确方针。毛泽东很好地吸收了孙子的这一思想,十分重视战前调查研究,了解和掌握敌我情况,真正做到知彼知己。

  毛泽东在《矛盾论》中引用孙子的“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他说:“研究问题,忌带主观性、片面性和表面性……孙子论军事说:‘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他说的是作战的双方。”这次引用是借孙子的话强调调查研究要深入,要了解敌我双方,做到全面地看问题。

  在《论持久战》中,毛泽东引用孙子的“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他说:“战争就是两军指挥员以军力财力等项物质基础作地盘,互争优势和主动的主观能力的竞赛。竞赛结果,有胜有败,除了客观物质条件的比较外,胜者必由于主观指挥的正确,败者必由于主观指挥的错误。我们承认战争现象是较之任何别的社会现象更难捉摸,更少确实性,即更带所谓‘盖然性’。但战争不是神物,仍是世间的一种必然运动,因此,孙子的规律,‘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仍是科学的真理。”这里,毛泽东引用孙子的话比上面深了一层,不仅论述了知彼知己的重要,而且论述了知彼知己的可能。

  毛泽东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中引用孙子的“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他说:“学习和认识的对象,包括敌我两方面,这两方面都应该看成研究的对象,只有我们的头脑(思想)才是研究的主体。有一种人,明于知己,暗于知彼,又有一种人,明于知波,暗于知己,他们都是不能解决战争规律的学习和使用的问题的。中国古代大军事家孙武子书上‘知彼知己,百战不殆,这句话,是包括学习和使用这两个阶段而说的,包括从认识客观实际中的发展规律,并按照这些规律去决定自己行动克服当前敌人而说的,我们不要看轻这句话。”这里,毛泽东说孙子“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包括学习和使用两个阶段,并且最终落实于行动。不仅指明学习和认识的对象,而且把“知彼知己”与解决战争规律的学习和使用,亦即理论和实践联系起来,把“知彼知己,百战不殆”提到知行统一观的高度来认识,使孙子的“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得到了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改造和升华。

  2、借鉴孙子的规律,赢得战争主动权

  战争中主动与被动至为重要,它关系战争的胜负。孙子能正确认识主动与被动的利害,提出战争指导重在争取主动,“致人而不致于人”,强调要能调动和左右敌人,不被敌人调动和左右。毛泽东把战争主动权的重要性看得很高,认为主动权是军队行动的自由权。行动自由是军队的命脉,失了这种自由,军队就接近于被打败或被消灭。

  谁都知道,战争主动权不容易取得,原因在于战争充满盖然性和不确实性。毛泽东就能克服这些困难,掌握住战争主动权,原因之一就是借鉴孙子的规律。他说:“我们承认战争现象较之任何别的社会现象更难捉摸,然而不管怎样的战争情况和战争行动,知其大略,知其要点,是可能的。先之以各种侦察手段,继之以指挥员的聪明的推论和判断,减少错误,实现一般的正确指导,是做得到的。我们有了这个‘一般地正确的指导’做武器,就能多打胜仗,就能变劣势为优势,变被动为主动。这是主动或被动和主观指导的正确与否之间的关系。”(《论持久战》,《毛泽东选集》第1版第458页)。这里,毛泽东深刻指出,由于战争带有“盖然性”,给了解战争的真实情况,争取战争指导的主动权带来极大困难。但是只要坚持孙子“知彼知己,百战不殆”的原则做好调查研究,了解彼己情况,掌握战争运动的客观规律,正确解决主动或被动与主观指导的关系,努力发挥战争指导者的主观能动作用,就可以争得主动,或促使矛盾转化、变被动为主动。

  3、因敌因势而制胜,坚持战争指导的灵活性

  唯物主义认为,世间一切事物都是在不停地运动和变化着的。战争作为一种事物,也在不断地变化。孙子和毛泽东都认为战争是发展变化的,要求战争指导者必须具有高度的灵活性,敌变我变,以变应变。要求战争指导者根据战况、敌情,因敌因势、机动灵活地改变自己的战争指导。孙子说:“兵形象水,水之形避高而趋下,兵之形避实而击虚,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敌而制胜。故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孙子虚实篇》)。毛泽东强调战争指导的灵活性,他说:“灵活地使用兵力这件事,是战争指挥的中心任务。”(《论持久战》、《毛泽东选集》第1版第461页)。在论述灵活性时,毛泽东引用了岳飞“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并说这个“妙”就是灵活性。岳飞的“妙”,就是孙子“因”的演化。

  毛泽东在论述灵活性时谈到“势”。他说:“灵活,是聪明的指挥员,基于客观情况,‘审时度势’(这个势,包括敌势,我势,地势等项)而采取及时的和恰当的处置方法的一种才能。”(《论持久战》,《毛泽东选集》第1版第462页)。这是对孙子“任势”的借鉴和发挥。孙子说:“善战者,求之于势,不责于人,故能择人而任势。任势者,其战人也,如转木石。木石之情,安则静,危则动,方则止,圆则行。”(《孙子虚实篇》)。孙子的“任势”正是在讲战争指导的灵活性,像木石一样,根据形状和所处态势决定自己的行动方式。毛泽东“审时度势”中的“势”,是对孙子“任势”的发展。

  4、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正确

  处理攻守关系,实施积极防御方针

  孙子在认识论上不仅表现出朴素的唯物论思想,而且表现出朴素的辩证法思想。他看到了战争中存在许多矛盾范畴,诸如攻守、进退、强弱、勇怯、虚实、奇正等等。这些矛盾的双方都是互相依存、可以转化的,认识到进攻与防御这对矛盾是对立统一体,认为合理的防守或退却可以促使矛盾转化,为进攻创造条件,在《军争篇》中提出“避其锐气,击其惰归”的辩证原则。

  毛泽东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根据敌强我弱的实际情况,实行了诱敌深入的战略方针。毛泽东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战略退却”一节中,阐述了诱敌深入战略方针的形成过程。其中讲到,诱敌深入的要旨在于设法避开敌人的锐气,使敌松懈疲劳,然后击败它。他说:“如果进攻之敌在数量和强度上都超过我军甚远,我们要求强弱的对比发生变化,便只有等到敌人深入根据地,吃尽根据地苦楚……这种时候,敌军虽强,也大大减弱了;兵力疲劳,士气沮丧,许多弱点都暴露出来……孙子说的‘避其锐气,击其惰归’,就是指的使敌疲劳沮丧,以求减杀其优势。”(《毛泽东选集》第1版第192―193页)。孙子“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是讲避开敌人初来时的锋芒,待其疲劳之时攻击之。其要旨在于转化敌我强弱的态势,通过“避”使敌由强变弱,我由弱变强,为“击”敌创造条件。毛泽东借助孙子的这一思想说明诱敌深入方针的要点在于使敌疲劳沮丧,优势减弱,十分确切。

  5、上兵伐谋,在战争指导上

  发挥人的主观能动作用

  辩证唯物论的根本观点是,承认存在第一性,思维第二性,存在决定意识,主观符合客观。战争是物质运动,有其客观规律性,战争指导者的主观指导必须符合战争运动的客观规律。但是这种符合不是被动的一切服从。客观规律是可以认识和利用的,人的主观能动性可以反作用于客观。孙子初步认识到了这一点。他说:“战道必胜,主曰无战,必战可也;战道不胜,主曰必战,无战可也。”(《地形篇》)强调战争指导要从战争客观规律出发,主观要符合客观。但是孙子又强调主观能动作用,发挥战争指导者的聪明才智,提倡谋攻,“上兵伐谋”,以谋取胜。

  毛泽东更强调在符合战争客观规律的同时,发挥人的主观指导作用。他说:“战争的胜负,主要地决定于作战双方的军事、政治、自然诸条件,这是没有问题的。然而不仅仅如此,还决定于作战双方主观指导的能力。军事家不能超过物质条件许可的范围外企图战争的胜利,然而军事家可以而且必须在物质条件许可的范围内争取战争的胜利。军事家活动的舞台建筑在客观物质条件的上面,然而军事家凭着这个舞台,却可以导演出许多有声有色威武雄壮的活剧来。”(《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毛泽东选集》第1版第166页)。在这个问题上,毛泽东在选用智将和施计用诈、以谋胜敌两个方面借鉴了孙子的思想。

  孙子选用将帅的标准是“智、信、仁、勇、严”,把“智”放在第一位。毛泽东也要求战争指导者有很高的聪明才智。他说“战争就是两军指挥员以军力财力等项物质基础作地盘,互争优势和主动的主观能力的竞赛”(《论持久战》,《毛泽东选集》第1版第458页),我们需要的是“勇敢而明智的将军――智勇双全的将军”(《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毛泽东选集》第一版第162页)。毛泽东和他的战友们本身就是具有很高聪明才智、谋略超群的指挥员。井冈山斗争时期,定出“十六字方针”,以弱胜强;长征途中,多方调动敌人,胜利渡过赤水;抗日战争时期,使敌我战线犬牙交错,搞得敌人耳聋眼瞎;解放战争时期的三大战役中,关门打狗,隔而不围、围而不打,打一个、挟一个、看一个;抗美援朝战争中,荫蔽企图,秘密出击,攻其无备,出其不意等等,使谋略运用达到出神入化的程度。

  孙子强调以谋攻敌,讲“兵者诡道”、“兵以诈立”,认为诡道和欺诈是制胜敌人的良好方法。而施谋用诈是战争指导者高度发挥主观能动性的体现。毛泽东吸收孙子诡道制胜的思想,提出“兵不厌诈”,制造错觉和假象欺骗敌人,赢得主动。他说:“错觉是什么呢?‘八公山上,草木皆兵’,是错觉之一例。‘声东击西’,是造成敌人错觉之一法。在优越的民众条件具备,足以封锁消息时,采用各种欺骗敌人的方法,常能有效地陷敌于判断错误和行动错误的苦境,因而丧失其优势和主动。‘兵不厌诈’,就是指的这件事情”(《论持久战》、《毛泽东选集》第一版第359页)。毛泽东的“兵不厌诈”是对孙子“兵以诈立”的深化。

  谋略和欺诈虽说是物质运动,但它们是无形的东西。施谋用诈必须做出样子给敌人看,才能使其中计上当。孙子把这种做出样子的举动叫“示形”。孙子说:“形之,敌必从之。”毛泽东直接引用了孙子这一原则。他说:“我们可以人工地造成敌军的过失,例如孙子所谓的‘示形’之类。”毛泽东引用孙子的“示形”,造成敌军的过失,抓住了施谋用诈的要害,深得《孙子兵法》的精神实质。

  (国防大学 刘思起)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