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开国大典保卫工作秘闻:先后逮捕35名敌特

热度17票  浏览2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在《义勇军进行曲》和礼炮声中,毛主席按下电钮,把第一面五星红旗缓缓升起。 5000多只和平鸽冲向蓝天。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广场上一片欢腾……

这是1949年10月1日新中国开国大典的场景。等待这最激动人心时刻的过程,却是无数公安干警最繁忙、艰苦的数月--

为了这一刻,新组建的公安大队民警脱掉军装,按照任务要求,化装成蹬三轮车的、修鞋的、收破烂的、摆小摊的,密切注视着敌特的风吹草动;

为了这一刻,新组建的公安干警脱掉军装,在北京各处化装成蹬三轮车的、修鞋的、收破烂的、摆小摊的,风吹日晒;

为开国大典辛苦数月,巡警却只能在历史性的那一刻远远驻足,满怀遗憾地继续巡逻……

就是这无数个“小人物”日以继夜、严谨周密的保卫工作,才使得这历史性的一刻顺利进行。

组建公安部队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定在1949年10月1日。

开国大典在即,大家的心悬得更紧了。此时北平虽已和平解放,却并不太平。傅作义的军队在城外进行了改编,但国民党的特务组织也趁机潜伏了下来。北平原来被帝国主义、封建势力和官僚资本长期统治,反动基础根深蒂固,是国民党特务的北方指挥中心,在国民党反动派即将灭亡的前夕,各地匪特纷纷聚集在此,并把监狱里的惯盗、惯窃放出,与特务、地主、恶霸、散兵相互勾结,进行各种破坏活动。

逃窜到台湾的国民党反动派也虎视眈眈地盯着这个日子:台湾国民党保密局已密令潜伏北平的特务分子开展暗杀行动:“只要是中共部长以上,部队将军以上人员均可刺杀”,“完成一个任务回来就晋级请赏”、“刺杀一个可得黄金50两”。后来,索性不再有指标:“不分时间、地点、打响就行。”

1949年3月,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决定,中共中央办公地点由西柏坡迁往古都北平。3月25日,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等,由河北省平山县乘火车抵达北平。

为了整饬社会混乱,保卫党中央、毛泽东的绝对安全,中央军委决定建立一支集军事与公安业务于一身的新型人民武装,罗瑞卿担任新中国的公安部长,同时组建一支公安部队。

中共中央从西柏坡迁驻北平后,迫切需要做的两件大事,即召开第一届全国政治协商会议和开国大典。为了顺利完成这两项保卫工作,根据公安部的指示1949年7月18日由华北军区政治部、华北军区司令部二处、平津纠察总队便衣队、市公安局侦查处等单位抽调276名干部,组成“政协临时保卫大队”。9月1日,北平市公安局决定成立保卫处,又称为“公安局四处”。保卫处下设警卫科、机关保卫、工厂保卫、学校保卫4个科,其中保卫科的大部分成员是由“政协临时保卫大队”转过来的。从此,市公安局四处成为专门负责执行地区和路线警卫的正式机构。

与此同时,北京市公安局破获的第一起潜伏案件,就是识破了“民促会华北分会”的祸心,挖出了阴谋挤进民主党派、破坏新生政权的王敏侯、吴雷远等人。

王敏侯、吴雷远一伙的活动情况,全在北平市公安局侦讯处的掌握之中。这两人参与的“民促会华北分会”的目的是企图披上民主党派的外衣,利用民主党派的身份,参与新中国的政权建设,与我党作长期斗争。

1949年3月7日下午5时许,故宫西侧北长街12号的普济佛学会内,王敏侯、吴雷远等人正在指挥“民促会华北分会”骨干人员演练。侦查员推门而入,共逮捕案犯21名,其中主犯15名。“民促会华北分会”的阴谋在全国第一届政协筹备会议之前被及时戳穿,铲除了一大隐患,4名主犯被判处死刑,吴雷远1952年2月病死在狱中。

开国大典前夕

开国大典前夕,公安部队对城区每一条街道、每一条胡同进行拉网式清理,又先后逮捕了国民党“党通局北平区第二分局行动组”杨金富等14名案犯,捕获惯匪、恶霸3000多名,缴获了大批枪支弹药,封闭妓院250多处。大量案件的破获,使动荡的北平趋于稳定。

曾经亲身参与开国大典保安工作的干警们,至今对当年的细节记忆犹新--

时间一天天地接近开国之日,公安一师二团排长刘拴虎像往常一样装扮成市民在附近游动。夜幕降临,地下的一个烟头引起他的注意,他拾起来,烟是飞马牌的。当时这种烟不是一般人能吸的,他从扔烟头的位置向四处望去,这是一片视野极为开阔的地方。他又仔细地观察了留在这里的皮鞋印,顿时感到:皮鞋、烟头,肯定有一个不大寻常的人常到这里来。他警觉起来。此后他每天都到这里来转转。第五天,他预感的情况出现了,一个头戴礼帽的人出现在刘拴虎的视野内。刘拴虎接近过去,发现那个人正在画线路图,便上前查问。那人见暴露了,便掏出匕首向刘拴虎刺去,几个回合,刘拴虎将那人擒获。经审查,他叫王以才,是国民党国防二厅华北督察二组北平情报组的特务,他的任务就是绘制地图,准备10月1日这一天爆炸毛主席的车队。

公安部队战士胡光还记得,有一天在天安门执勤,突然有人报告,说在南面新华门附近一个胡同里发现一名持枪土匪。他听说后迅速骑上自行车,十几分钟后追上那个土匪,将土匪逼到死胡同。胡光从车上跳下来,迎上去就和他打了起来。土匪见打不过胡光,就掏出枪开枪打中了胡光的一个手指头,胡光忍着伤痛,一只手按住土匪的手枪,一只手抠住土匪的眼睛,最终将土匪制服。

今年82岁的魏丙昆当年在天安门附近的派出所工作,为开国大典做了长时间的保卫工作,其中一项就是“收枪”。那时刚解放,国民党溃逃的散兵游勇在北京,留着很多枪支,都得收。在南河沿,有一处曾是国民党某部队的留守处,部队撤走后,光剩房子,我们的收枪就从那里开始。

没想到光步枪就有三十多支,还有手枪,有时候在垃圾堆中捡到,有时候根据群众提供的线索找到。从国民党士兵那里收枪以后,跟他们谈话、动员,愿意参加解放军可以,不当解放军,那就发路费回家。

到1949年10月1日那天,外一十六派出所的民警郭宗惠才参加工作一百零几天。开国大典前夕,每天跟着老所长巡逻。有一个细节他至今印象深刻。当时老所长腿有点瘸,就把枪给他让他带在身上,二人四处巡逻。那会儿真悬哪,要真遇见坏人,老所长跑不动,枪在小民警郭宗惠那儿,他又不会开枪。不过,靠着当时人民群众的拥护,倒也让他们壮了胆儿。

慕丰韵当年是便衣警卫队的政委。他们的队部设在北长街一处没收的国民党官员的住宅里,在故宫护城河的河畔上。每次警卫任务,都是由中央警卫部门中南海警卫处通过专线电话下达。任务结束后,将情况上报市公安局和警卫处。部分同志负责党和国家领导人住地、活动场所和主要路线的定点警卫。为了不引起注意,也为了便于观察情况,他们脱掉军装,化装成蹬三轮车的、修鞋的、收破烂的、摆小摊的。为了装得像,还要熟悉掩护的职业,边实践边学习,真的做到了装什么像什么。

保卫工作有多繁复、艰苦,当年曾是朝阳分区干警的潘永真算了一笔账:全分局干警在保安工作期间,一共加班是55万小时。每人4个月没休息。全局896名干警一直是带病坚持工作。有的子女生病、妻子临产、父母病危这些情况也只能干警自己克服,因为要确保安全。

便衣警卫大队化装成工作人员

开国大典当日

终于到了10月1日,举行开国大典的日子。

这天凌晨,整个天安门广场,城楼下,金水桥后,东西观礼台,包括后来的中山公园、劳动人民文化宫,广场向南到前门箭楼,红墙中间的松树林地带,全部严密警戒,封锁各路口,禁止任何车辆行人通行。负责开国大典天安门广场警卫任务的北京纠察总队一大队,从干部到战士都紧张地忙碌着。

■周恩来凌晨突然到访

凌晨5时,谁也没料到,周恩来突然到来。

纠察总队一大队负责人吕展要向他汇报警卫情况。周恩来说:“你不用汇报,我们到现场去看一下。”

周恩来沿着警卫路线看了看,凡是毛泽东所要经过或停留的地方,他都详细地一一过问。

他来到休息厅,里面已经放了几个沙发,陪同周恩来检查的吕展来到毛主席坐的沙发前,试坐了坐,看稳不稳,还翻看沙发下有无异物。看完后,他又从休息处走到检阅台前,查看主席要站的位置是否平稳;讲话用的扬声器是否失真;散会后毛主席要沿着天安门城墙行走的路线是否平坦……

当周恩来看到金水桥后边新搭起的两座观礼台时,问吕展:“这两座观礼台搭好后,经过试验了吗?如果人员上满了稳不稳?牢固不牢固?”吕展回答:“保证牢固。搭好后警卫师拉来一个营,登上每个观礼台,做上下跳动10分钟的试验,很牢固。”

周恩来点点头说:“好!好!做事就要这样认真!”

警卫战士又按照周恩来的指示,对一些保卫死角进行了一次检查,这一切检查完毕,天也大亮了。

■巡逻警卫无缘亲历历史时刻

开国大典按规定如期进行。

下午1时左右,参加大典的宾客带着请柬,胸戴红绸观礼标带,由警卫战士分别引导到各个观礼台就位。

便衣警卫大队任务是保证观礼台上的人员和群众队伍的安全。他们化装成服务员或者工作人员,散布在观礼台上和群众中,指挥岗位则在天安门下面的金水桥畔。

而为开国大典的保卫工作辛苦许久的不少公安、干警,却无缘经历这一历史时刻。

开国大典这天,天安门广场西侧高碑胡同派出所的刘朝江的任务是,带领干警在管界内巡逻,控制重点户,保卫开国大典的安全。

下午3时,大会在雄壮的国歌声中开始了。那一刻刘朝江恰巧巡逻到离广场较近的大四眼井。想见证这难得的场面,却明白自己的职责所在,驻足翘首片刻,他带着若有所失的心情离开,继续巡逻。

当他走到前府胡同时,有一街道积极分子过来报告,说:“一个女人跑过来了!” 刘朝江心里一惊,疾步向前。当这个女人在我的视线内出现时,不禁为眼前的场景惊呆:一名留着短发的女青年光着脚丫朝着会场方向跑去。一位中年妇女正在用力往回拉她。

“怎么回事?”我上前查问。

“没有什么,我叫她回家!”她母亲带着重重的顾虑微笑着回答。

姑娘见我们走过来,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们,立刻又低下头沉默着。

我霍然醒悟了。据已掌握的情况,这位姑娘因失恋得了精神病,经常乱跑,见到男青年就追,胡言乱语,街道已经责成她母亲在家看管,不料正在大会刚开始的紧要时刻她却跑出来了。

“走,跟妈回去!”妈妈和另一妇女搀扶着她,连劝带说地把她架回去了。管界内又恢复了平静。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