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海拔最高的烈士陵园:生为祖国站岗 死为人民放哨

热度19票  浏览11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对于驻守在喀喇昆仑山的边防军人,康西瓦是一个极为庄重、极为敏感的话题。我对面的参谋们谈起康西瓦,表情立即显得十分严肃。在漆黑而寂静的夜里,他们对视了一下,扬头一口气喝干了杯中的烈酒,缓缓地开始讲述。

康西瓦是烈士安息的地方。上个世纪60年代,我们在喀喇昆仑山上进行了一场举世注目的边境自卫反击作战。那时,我们的装备性能和保障条件比现在差得多,咱们的战场离后方比对方也远得多,那时的天气比现在也冷得多。当时,作战需要的物资都是汽车向上运一段,然后是骡马向上驮一段,最后是人工背到阵地上,说得玄一点,每一发炮弹、每一包物资都相当于同等重量的汗水,甚至是鲜血。咱们的战士,现在我们得叫他们父辈了,在这地方行军打仗,要爬山、要潜伏、要冲锋,据说当时许多人都用棉衣包着武器,以免枪机被冻住打不响。就是在这个被医学专家称为“生命禁区”、被军事专家称为“耸入云霄的战场”,的地方,我们打赢了。那真是摧枯拉朽、势如破竹,中国军人为保卫自己的,国家,不怕苦、不怕死,敢于打、打得赢!

俗话说;“杀敌三千,自伤八百。”打仗就得死人。打胜仗的军人也木是神仙,是有血有肉有生命的人。当年,我们许多战士就倒在了喀喇昆仑。他们有的是被敌人的枪弹打中的;有的是在阵地上待命出'击被冻死的,有的是运送弹药和物资的时候累得倒在冰山上再也没有爬起来,还有的是被当时几乎无法医治的高原肺水肿夺去了生命。战斗结束后,一部分烈士的遗体被运到山下的叶城县革命烈土陵园。还有一部分烈士的遗体被运到了康西瓦。当时我们的前指就设在康西瓦。首长们在东面的山脚下选了一个地方,由部队和支前民工一起,为烈士们修了,个安息的家,这就是现在的康西瓦烈士陵园。那里背靠昆仑山,面向着烈士们曾经战斗过的喀喇昆仑,脚下是喀喇喀什河,在高原来说应该是风水最好的地方。此后,还有一些牺牲在高原的军人也陆续被安葬在康西瓦,那里也就成为了我们国家海拔最高的烈士陵园。

时间过去了40多年,原来的前指已经撤销,那100多位烈士就成了康西瓦的主人。战友们记挂着他们。康西瓦在我们滴原军人的心中,是一块圣地。许多边防战士表决心的时候都说:“生在喀喇昆仑为祖国站岗,死在康西瓦为人民放哨。”高原遇险的人常用“差一点进了康西瓦”来形容当时的危急情况。凡是上山的人不论职务多高,不论公务多忙,都要去看看烈士,给他们点枝烟、敬杯酒,每逢清明,烈土墓前摆满了在高原难得一见的鲜花。汽车团的几十台大型运输车的车队路过康西瓦的时候,一律减速慢行。跟烈士打招呼的喇叭声响成一片,在山谷中久久地回荡不息。三十里营房驻军各单位的领导上任后第一件事就是到康西瓦向烈士报到,然后还要自觉地定期去汇报工作,下山的时候都要向烈士们去述职,非常认真地讲评自己在山上的工作表现。这是几十年来自发形成并任任相传延续至今人人都遵守的不成文的规矩。

“康西瓦海拔这么高,离内地又这么远,烈士的家人来看一次多不容易,为什么不搬到山下呢?”

面对我的提问,他们又一人一句地继续谈了下去。

据我们了解的情况,近些年基本上没有烈士的家人来扫墓。毕竟,这地方离内地太远,海拔也太高,交通又不方便,你们两个记者上来都惊动了南疆军区的首长,那普通人要上高原就更不容易了。前些年,道路及生活保障条件更差,我们觉得,上来的可能性就更小了。现在,40多年过去了。烈士们的父母大都不在人世,兄弟姐妹也都过了花甲之年。烈士牺牲的时候大都十八九岁,大的也不过20岁多一点,几乎没有结婚。你想,老家的人谁来看他们,又怎么来看他们?不过,你放心,从咱边防团、南疆军区、新疆军区,直到兰州、北京,各级领导和官兵都没有忘记康西瓦。那儿可是一年四季人迹不断、烟火不息。我们敢说;在全国的烈士陵园,去康西瓦的人数不能算最多,但有人去的天数和去的次数除了天安门前的人民英雄纪念碑;就是我们的康西瓦!

多少年来,各级领导都非常牵挂康西瓦。前些年,新疆军区和兰州军区的首长专门指示部队,计划把烈士陵园迁到山下的叶城。在一位烈士的墓前,大家敬礼、敬烟、敬酒,然后怀着崇敬的心情,小心冀翼地打开了烈士墓。结果,大家都惊呆了:40年的光阴洗礼、40个春秋轮回,烈士的遗体保存得极为完好,面容栩栩如生,一切的一切都如同发生在昨天。带队的干部立即决定迅速恢复烈士墓的原貌,同时,把情况向上级汇报。

听说这件事一直报到了兰州军区。首长说,烈士的遗体保存得这么好,说明他们离不开康西瓦,就让他们在康西瓦安息吧。从那儿以后,再也没有人提烈土墓搬迁的事情了。

去祭拜康西瓦

我们去祭拜康西瓦,团里给准备了1叠很厚的黄纸、2包红色的蜡烛、4把柱香,还有2瓶新疆地产的烈性白酒,很大的塑料袋里装满了苹果、香蕉等水果,还有几桶易拉罐的饮料。箱子的最下面铺着厚厚的一层《解放军报》。

汽车行至海拔5100多米哈巴达克大坂时,驾驶员突然感觉身体不适,主要症状是头痛、发低烧。这样,让司机休息,由我们驾驶继续前行。我们的车子停到康西瓦烈士陵园门前的时候,太阳早已落山,灿烂的晚霞也已消失在西方的天际。落日后,强劲的山风呼啸作响。我们只能弯着身子迎风前行。

陵园大体上坐东朝西,没有围墙,周围有一些稀疏的绿色植物。整个陵园带有明显的上世纪60年代的建筑特点,也有高原艰苦环境留下的印记。一些建筑的水泥抹面已经脱落,裸露出的红砖颜色变得很深,准确地讲是成了暗红色,不禁令人联想到鲜血和生命。穿过仅有的两个由砖石砌成的门柱,就来到了纪念碑前。这是一座灰白色的建筑,下面是水泥平台,正中是高约8米的碑体,上面写有“保卫祖国边疆的烈士永垂不朽”13个红色的繁体大字。我们打开纸箱,拿出水果和饮料摆在纪念碑前的石台上。这时,我们发现,石台上早已摆满红烛、绢花和水果,甚至还有一个装着饭菜的砂锅!这些都是不久前其他部队人员前来扫墓留下的物品,我们的心不由地升起了一丝宽慰:“英雄不寂寞。尽管时间过去了40多年,但人们没有忘记他们。”大家不约而同脱下了军帽,以军人标准的立正姿势站成一列,久久地凝视着纪念碑,任凭越刮越大的山风吹动了衣襟、吹乱了头发。“向革命先烈行三鞠躬礼!”在王安民大校的带领下,我们整齐地将上身与地面成水平,形成了标准的 90度直角,并长久地保持着这个姿势。

纪念碑的后方是分南北两块排列的烈士墓。一块块高出地面约肋厘米的灰色水泥墓碑上,刻有烈士的姓名、生前所在单位、籍贯和生卒年月。每块墓碑的后面都有由一座高原黄土夹杂着暗红色砂砾堆成的坟茔。每座坟茔的高度与形状都基本一致,这说明烈士墓始终得到了良好的维护与照料。有些坟上长着青黄色不知名的小草,在晚风中时而倒下,时而又顽强地挺起身躯。我认真看了一下烈士的牺牲年龄,发现相当一部分都在20岁左右,有的只有18岁。“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如果他们能够从那场战场中凯旋,那么现在,他们应该是 60多岁、儿孙绕膝的花甲老人了。他们也许正在传统教育的会场上,向后来者讲述当年发生在祖国西部边境上的卫国正义之战,赢得数不清的掌声和鲜花,也会和现实中所有的老人一样,享受着夕阳之美的幸福生活。然而,为了祖国,他们的年龄在青春的花开时节,在硝烟与战火的瞬间定格,永远地18岁、永远地20岁、永远地年轻!

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我们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香烟和白酒,在每位烈士的墓前上一枝烟、敬一杯酒,轻声说道:“亲爱的战友,我们来看你们了。”泪水早已止不住地夺眶而出……

林股长和驾驶员拿出火柴。我们4人紧紧地围在纪念碑前,准备点燃给烈士们准备的纸张;纸的数量很多,有按传统送给烈士们的冥纸,还有陈副团长特意带来的《解放军报》,整齐地码在-起,高度超过了30厘米。林股长把4根火柴捏在一起,在火柴盒上用力一擦。我们刚刚感觉到一点光亮,火立即就被二阵横风吹灭。我们更紧密地围拢在一起,有人甚至把身体伏在地上,试图挡住忽左忽右刮来的山风,但仍无济于事。很快,一盒火柴就划光了,纸却一张也没有点着。而且,我们都发现,风恰恰是在我们戈伙的那一刻刮得最猛!

情急之中、驾驶员拿来了大纸箱,王安民拿出打火机,在纸箱底部的一角轻轻-按,-个因缺氧而呈现出特有的红绿色的火苗猛地跳起,并稳稳地站住了。我和林股长迅速拿起身边的黄纸,在纸箱内一张张地陆续点燃,然后,又把蜡烛放在开始燃烧的火苗上。蜡烛很忆快开始融化。那红色的蜡滴似鲜血、似泪水,成串地快速落在开始燃烧的纸上。

祭奠烈士的真情之火终于在夜风中燃起来了。

我们相继把蜡烛、柱香和厚厚的纸张投入火中,然后再一次在烈士纪念碑前站成一列。

火越烧越大。红色的火光照亮了夜色中的纪念碑,照亮了方阵般整齐排列的烈士墓,也照亮了沉寂中的康西瓦。

这时,风向突然变了。原来忽左忽右的横风变成了以纪念碑为中心的旋风。燃烧中的纸张随风旋转着飘向空中,将我们包围起来,渐渐形成了一个围绕纪念碑高数米的火柱。许多没有燃烧的纸张被风刮走。林股长和驾驶员试图把它们收集回来,但这种努力立即被证明是徒劳。在夜风中抓住几百张四处飞散的纸;谈何容易?正当我们为它们不能烧尽、唯恐因任何一点的闪失而不能表达我们对烈士的敬意的时候,再一次出现了让我们意想不到、至今也难以用常理解释的情况:每一次旋风刮过,都有一些散落在纪念碑四周的纸张被卷了回来,翻飞着在空中被点燃,围绕着纪念碑,燃烧、旋转、上升。

此时此景,我们的心情已经无法用语言和文字来表达。

在遥远的喀喇昆仑山上,在那海拔4000多米的地方,的确有一个由105位英灵组成的特殊群体。40多年来;他们排着整齐的方阵,背靠祖国的大山,面向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栉风沐雨,斗雪迎霜,默默地注视和祝福着从身边经过的每一位战友、每一台军车,以永远年轻的生命和无言的忠诚;守卫着祖国的边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