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美国近期不会发动伊拉克战争式入侵

热度68票  浏览11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1年12月19日 22:34

  文章认为,伊拉克战争对美国外交政策产生了深远影响,它使美国付出巨大的“直接”和“间接”成本,近期内美国不会发动伊战式的入侵,而会采取关注点有限、有针对性的干预行动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网站12月 10日文章】题:伊拉克战争如何改变美国

  它被称作是“远在天边的”或遥控式军事干预,即通过使用无人机舰艇发射导弹来清除身在异国的目标人员,而无需派遣地面部队

  随着结束8年多的战争和占领离开伊拉克,美国越来越多地使用遥控战术以及有限介入的特种部队,这种情况反映了伊拉克战争对美国外交政策所产生的深远影响。

  近期不会再发动类似入侵

  哈佛大学贝尔弗科学和国际问题研究中心的教授史蒂芬-沃尔特说:“伊拉克战争结束后,将会有一段兴奋后的松懈期,大家不会提及发动一场哪怕与伊战没有一点相似的军事行动。我们再也承担不起任何漫长的占领,或者试图改变一个国家的国内政策了。”

  换句话说,美国不会发动诸如伊战这样的战争,而将会是关注点有限、有针对性的干预行动,诸如在巴基斯坦和也门的干预行动。沃尔特说:“我们将集中力量干掉坏蛋,而不是力图重塑整个社会。”

  随着美军撤离伊拉克,一场原本以为几个月就会结束的战争所带来的高昂成本将会留给那些在未来几年内制定美国外交和国家安全政策的人。帕内塔国防部长指出,美国的士兵及其家人在战争中付出了巨大代价,近4500名士兵在伊拉克阵亡。

  但他可能低估了一点,那就是这场战争给美国带来的代价超过了8000亿美元,而又恰逢赤字不断攀升之时。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加在一起的价码超过了 1.2万亿美元。

  大多数外交政策专家表示,战争在人员和资金方面带来的高昂成本无疑是美国在近期内不会发动伊战式入侵行动的原因。不过还有其他的原因,有人认为,伊拉克在很多方面都注定是一个得不偿失的冒险投资。

  华盛顿智库布鲁金斯学会萨班中东政策研究中心主任肯尼斯·波拉克说: “美国在一段时间内不会忘记伊拉克重建工作所遭到的失败。我们得到的教训是入侵一个国家简单,但重建却是非常之难,需要做出长期而巨大的努力。”

  伊拉克战争的高昂金融成本将会在今后一代人的时间里影响华盛顿,这一点在国防开支方面可见一斑:它将限制美国军事现代化的选择。

  华盛顿外交学会研究室主任詹姆斯·林赛说:“伊拉克战争给财政带来了巨大的负担,对于我们今天陷入这种险象丛生的金融环境起到了很大作用。而这些都将对未来产生影响:我们需要新的飞机、新的舰艇、新的武器系统,所有这些都需要花费很多钱。”

  “间接”成本或许更加重大  林赛说,尽管伊战的“间接”成本可能与“直接”成本同样重大,但伊战给美国外交政策带来的“间接”成本或许更加重大。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伊拉克吸引了美国的注意力,而美国本应该更加关注于中国崛起成为一个世界大国的。 。

  他说:“我不想说我认为美国外交政策的每一个失误都源自伊拉克战争,因为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但是这场战争肯定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使我们养成了一个坏习惯,只关注一件事情,而没有对世界上正在发生的重大转变给予回应—— 这就是中国的崛起。”

  伊战和阿富汗战争都使得美国过于关注一个对美国今后繁荣不会产生重大影响的地区。

  林赛称,伊拉克耗费了美国这10年间的最好时候,现在美国不得不在将会对美国未来福祉至关重要的地区——东亚——奋起追赶。

  也许,战争另外的间接成本将会是,它玷污了美军作为一个高效、几乎没有任何局限性的美国外交政策工具的形象。

  哈佛大学的沃尔特说:“过去人们的感觉是美军几乎是不可思议的,它能够搞定任何任务。”从第一次海湾战争和科索沃干涉行动到阿富汗的最初突袭行动。“但是一到接管(伊拉克)后艰难的政治阶段,所有这些都戛然而止。现在我们在何时以及何处选择动用军队时要格外小心。”

  沃尔特指出,布什主义也许还没有走进坟墓,任何一个美国总统都不会把采取先发制人的行动选择完全抛弃,但是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美国总统都不会那样使用武力了。

  美国国务院前伊拉克问题分析师亨利·巴基说,把先发制人的战争当作一种主义的想法可以被扔进历史的故纸堆里了。美国在北约干预利比亚行动中的做法清楚地显示了美在伊战后的“新沉寂”。

  真正的考验在于伊朗

  有专家认为,伊拉克战争到底对美国外交政策有什么影响,真正的考验在于伊朗,或许时机马上就要到来。从奥巴马政府对国际原子能机构新报告内容的谨慎反应便可看出伊战的影响。11月初公布的该报告提供了到目前为止最为详尽的证据,证明伊朗谋求获得制造和发射核弹的军事能力。

  不过,前中情局和国家安全委员会波斯湾地区分析师波拉克说,除了伊朗,他最担心的是美国在伊拉克的经历导致美国人不愿介入世界事务。这一点再加上预算的制约,可能会使美国人不愿在这些地区发挥作用。

  埃及就是目前被波拉克称为“美国重要利益”的一个例子,尽管他说还有许多其他例子。他说:“我们可以减少一二十亿美元的对埃援助,这不过是我们庞大赤字中的零头,但是假如那个将要组建的更平民化的政府说:‘美国人真的弃我们而去了,没有他们我们一样能做到。’我们该怎么办呢?”

  波拉克说:“我担心由于伊拉克撤军之后美国人的疲乏以及我们对国内问题过于痴迷的关注,到头来在外交政策上会丢了西瓜,捡了芝麻。”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