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恐怖的经历:10年前,亲历印尼排华骚乱

热度70票  浏览48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5月14日,骚乱进入第二天。电视里报道说,雅加达华人区某电器中心被抢劫一空,喜地饭店已被烧得面目全非,很多华人工厂、汽车被烧毁。一个朋友开办的工厂和厂区十几辆汽车全被歹徒烧毁了。

10年前,亲历印尼恐怖骚乱

《世界新闻报》记者/顾鸿富

从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到历史名城万隆,从旅游胜地梭罗到苏门答腊的棉兰,从繁华的都市到边远的山区,从平原乡村到海滨鱼村,在1998年的5月里,我目睹了一幕幕悲惨的景象,面对了一张张凄苍的面孔。

雅加达:

华人商店和住房成废墟

1998年5月13日,印尼首都雅加达发生特里刹蒂惨案后的第二天,我走进印尼国立大学校园。校园内停满了运送学生的大客车,整个校园都沸腾了,学生们个个神情激愤,有的在奋笔疾书标语口号,有的在赶制横幅标语。他们马上要分赴死难学生追悼会会场,还要去死难学生墓地和家中悼念。

惨案发生在5月12日,地点在雅加达西区的华人学校特里刹蒂大学校园内。学生们参加游行后返回校园时,突然从附近高架路上射来子弹,造成6人丧生。据印尼媒体报道,这是一起有组织、有计划和有预谋的暴力事件。悲剧发生后,学生们愤怒而有理智地举行了抗议示威活动。但他们并未卷入后来发生在雅加达的针对华人的“五月骚乱”。

我的房东黄先生是位年过六旬的老侨商。我回到住处后,他告诉我,中国使馆来电话一再叮嘱:外面形势危险,不要出门。

下午,电视里播出了暴徒打、砸、抢、烧华人商店、房屋和工厂的画面和消息,武装部队开始进入市中心,坦克、装甲车进驻雅加达市中心广场,军方宣布部分地区实行戒严。

夜幕降临了,大街上像死一般寂静,军警巡逻的皮靴声显得格外响亮。我听见外面有声音,出门一看,是黄先生在搬梯子,他对我说:“如果暴徒从前院冲进来,我们不要管其他的东西,从这儿爬上梯子上房赶紧撤退。”

5月14日,骚乱进入第二天。电视里报道说,雅加达华人区某电器中心被抢劫一空,喜地饭店已被烧得面目全非,很多华人工厂、汽车被烧毁。一个朋友开办的工厂和厂区十几辆汽车全被歹徒烧毁了。另一位朋友说,殡仪馆也成了歹徒袭击的目标。他们冲进殡仪馆后,撬开棺木,在死人身上搜寻物品。没有找到,就把尸体吊起来鞭打。

雅加达的形势越来越恶化,人们纷纷逃离。许多遭洗劫的华人纷纷涌向机场,企盼到异国他乡暂避一时。中国驻印尼一些中资机构部分人员也陆续撤离雅加达。

在通往机场的公路上,歹徒们设置了路障,抢劫过往车辆。为了保证安全,一些人租用救护车或灵车,还有的人雇用军人驾车护送。

5月14日下午,雅加达的局势急转直下,暴力事件开始向周边城镇蔓延。我住所附近一家超市在遭到洗劫后被砸得面目全非。其余几家大型超市和快餐店,尽管有军人把守,但仍有许多歹徒从四面八方聚集过来。

黄先生一再叮咛我:“千万不要出门,我在门上已写了‘原住民商店’的字牌。”形势危急,一旦发生冲突,我们这家唯一的华人商店肯定在劫难逃。

一整夜,我半睡半醒终于挨到了天明。印尼电台播发了军方的一则声明,内容是:执行任务的军警有权向暴徒和抢劫者开枪。随后,形势出现缓和迹象。

5月17日,骚乱进入第五天,部分地区抢劫活动还时有发生。除了一些超市仍由军人把守外,一些早市已经开张营业。我来到街上,只见原来的华人商店和住房都成了废墟,一些华人组织起来,24小时保卫自己的家园。

5月21日,苏哈托总统在国内外压力下被迫下台,结束了对印尼长达30余年的统治。22日早晨,我打开收音机,听到印尼国家电台广播了3条消息,第一是美国政府对印尼新政府的反应;第二条是中国政府对印尼新政府的表态;第三条是印尼国内的反应,其中东帝汶省(注:当时东帝汶是印尼的一个省)表示支持新组建的印尼中央政府。

中爪哇:

商店好几天没开张了

5月25日,雅加达骚乱刚过几天,局势稍有缓和,我决定东行去梭罗和万隆、日惹等地。

梭罗市位于爪哇岛中部,是一座历史文化名城。发生骚乱的时间比雅加达迟一天。按城市人口和面积计算,其破坏程度并不亚于首都雅加达。印尼媒体报道,在骚乱中,约有500间华人商店和住宅遭到破坏,587辆汽车被焚烧。

梭罗市区满目断垣残壁,我们落脚的饭店大门也被烧掉了一大半。我要了一辆三轮车来到街上,只见很多路段都已被毁坏,路灯还未修复,街道一片漆黑,大部分商店早早关了门。车夫告诉我,以前,这里总是灯火辉煌,人群熙熙攘攘。如今外国人不见了,商人们人心惶惶,无心做生意了。

5月28日清晨,我收拾行装,向日惹南部的海滨小镇巴郎特里蒂斯进发。受骚乱影响,不少到那里的汽车线路已被取消。我费尽周折找到一个司机,并允诺多付他2万印尼盾后,他才答应送我一程。

在冷清萧条的巴郎特里蒂斯海边,只有一位老人坐在沙滩上,两眼直视着大海,我走过去和他攀谈起来。得知我从雅加达来后,老人问道:“那里的情形怎么样?”我回答:“骚乱改变了一切,华人的命运很惨。”老人叹了一口气说:“这里虽然没有乱,但游客都走了,宾馆空了。”

在沙滩上,一字排开的食品摊空空如也。我好不容易找到一家正在营业的小摊,店主说:“她的店已经好几天没开张了。骚乱发生后,大部分店铺都停业了。我现在一星期的收入还不如过去一天多。”

棉兰:

落荒暴徒居然索要手表

6月11日,我前往北苏门答腊省首府棉兰市采访。临行前,不断传来苏北发生暴乱的消息,我决定选择海上安全通道。

历时40小时的航行后,我终于抵达棉兰市郊勿老湾码头。一下船,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当地华商星辉驱车将我带到了遭受暴徒破坏的地方。他告诉我,棉兰市区遭受的破坏不太严重,但周边地区和苏北的30多个市镇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洗劫。

6月16日清晨5点,我们一行三人直奔棉兰东南小镇亚沙汗。行前,司徒先生将两把半米多长的大砍刀藏在车上作为防身武器,以防不测。

亚沙汗是个海港城市,共有1200多家店铺,大约670多家被破坏,其中37家被烧毁。在当地侨领陈女士家里,陈女士讲述了她家遭劫的经过:“5月27日晚上8点多,暴徒开始撬我家的铁门,铁门很牢固,直到凌晨2点多才撬开。他们抢完东西后又把煤气打开,准备烧房子,幸亏警察及时赶到,房子才幸免于难。”

告别了陈女士家,我们来到附近的天安药店。店内货架已空空如也,药品撒满一地。店主张太太说:“5月27日下午,数以千计的暴徒开始砸抢华人商店。看到用不着的药物就砸碎。我们几代人的心血顷刻之间就付之东流了。”

新邦地甲位于棉兰市东南方40公里。我到达时,一个多月前发生的骚乱遗迹仍随处可见。经营照相器材的李先生气愤地说,暴徒抢走了全部相机和配件,看到拿不走的冲印器材就砸坏,他16年来辛苦经营的事业,在两小时内毁于一旦。“ 更令人气愤的是,当天下午,一个暴徒来我家说,‘我上午没抢到东西,能不能把你的手表给我’”说到这儿,李先生仍然余恨难平。

6月17日,我们来到以捕鱼为生的望眼村。村里住着50多户土生土长的华裔农民,其中20多户被同村原住民抢劫。黄先生是第8代华裔,他家祖祖辈辈在这里种田捕鱼。以前,他们与当地原住民关系不错。数十年的生活,已经让他们融入了印尼社会,可是,他们仍然难逃厄运。

5月6日晚上7点多,全村700多人到华裔家里四处砸抢,一直持续到夜里12点,黄先生家的所有货物和家具都被抢得精光。

6月18日清晨,我驱车前往棉兰西南的巴拉巴特小镇。这里是印尼的旅游胜地,每逢假日,游客如云。可如今,多巴湖边冷冷清清,看不到游客。湖中心岛上的饭店已经关门大吉。苍凉的多巴湖中,只有阵阵水浪拍击湖岸的声音。 (本文来源:世界新闻报 )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