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英国财宝转移揭秘(1)

热度62票  浏览3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6日 03:50

这个令人惊异的事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保持得最出色的机密之个――也许是由于在许多参加了这一行动的人们中,很少有人知道整个故事的始末。这就需要三个专心致志的调查者去搜集那些零散的片断,并把它们编纂起来。

前加拿大银行的锡德尼J珀金斯,根据他自己在这一事件中的经历提供了这一故事的最初情节。作家AJ斯顿普找到线索发现了许多长期不为人们所知晓的事实和数字。然后,获得普利策奖金的外国记者利兰斯托,经过许多个星期的努力,在加拿大和伦敦又搜索到了许多奇异的情节,终于写成了他称之为“我所涉及的最令人振奋的故事之一”的报道。

1940年7,月2日下午5点钟,在纳粹闪电战攻陷巴黎的十七天之后,一列专车驶进蒙特利尔市的蓬纳文图尔火车站。加拿大银行的代理秘书戴维曼休尔和外汇兑换管理局的锡德尼J珀金斯正等待着迎接这列专车。他们都知道这列专车上装载着代号叫“黄鱼”的秘密货物,而且知道指派给他们的这个任务又是极其重要的。但是,只有曼休尔一个人知道,他们行将投入一场金融赌博中间去,无论在和平时期或是在战时,这都是任何国家所曾进行过的最大的一次金融赌博。

这列火车一到站,随车的武装警卫立即走下来,把火车团团围住。曼休尔和珀金斯被带到一节车厢里。在那里,他们会见了英格兰银行的亚历山大S克雷格以及他的三名助手。

“我们这样出人意料地突然到来,希望你们不要介意。”克雷格微笑着说。“事情是这样,我们带来了极大数量的‘黄鱼’。”那位身材苗条的戴眼镜的英国人稍稍停歇了一下,然后又以最佳的不动声色的英国方式补充说,“实在的,这批‘黄鱼’是大不列颠帝国的‘流动资产’中很大的一部分。我们正在清理我们的地下储藏室,以备一旦敌人入侵。其余的东西也很快就要运来。” 锡德尼珀金斯感到惊愕的头脑开始捉摸“流动资产”和“剩下的东西”的含意。它只能意味着加拿大银行实际上是要接收英国所有能变成美元的资产。真是整整齐齐的“黄鱼”包装啊!至于这一捆捆东西该有多么齐整,他是马上就会知分晓的。

两个星期以前,当法国的陷落使英国面临被入侵的紧迫威胁的时刻,温斯顿丘吉尔召开了内阁秘密会议,决定进行一场冒险的赌博,把价值七十亿美元的债券和黄金转移到加拿大去。

这个决定意味着,丘吉尔的政府暗地已下定决心,如果需要的话,要作比“在海滩作战”更多的准备。万一德国入侵成功,英国人会在加拿大坚持作战。财宝的转移,实际上正是“两个阶段”的最后一着,争取生存计划的一部分。

在战争刚一开始时所采取的远见卓识的行动,使这场赌博成为可能。当时决定:联合王国所有英国公民都需要把他们所拥有的全部外国债券的资产向财政部进行登记。丘吉尔及其内阁现在下令征用的就是这些资产中的一部分。在一个国家里,老百姓的私人投资未经产权所有人的首先保证同意,而为了国防的目的就先行征用,这是没有先例的。

但是,1940年6月,当巴黎受到战争威胁时,丘吉尔政府立即采取了这一行动。 “在十天之内,”一个参与其事的人说,“存在联合王国银行里的所有经过选择的债券、证券都被提了出来,包扎捆装在几千个象装运桔子的木条箱那样大小的箱子里,然后被送到集中地点。“这里集聚着英国在全世界经商的人和投资者世世代代挣得的巨大的利润。这些资产,同英国作为帝国长年积累起来的数以吨计的黄金一起,将被送过海洋。

但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大洋呵!就在这6月份一个月之内,总吨位达三十四万九千一百一十七吨的五十七艘同盟国与中立国的船只,在北大西洋被击沉了。

由海军上校弗朗西斯西里尔弗林指挥的英国轻巡洋舰“翡翠”号被定为装载第一批秘密货物的船只。它准备在6月24日从苏格兰的格里诺克启航。

6月23日,星期天,以亚历山大克雷格为首的英格兰银行的四个“金边证券”专家,每人只带着一只手提箱乘火车去格拉斯哥。同时,警卫森严的秘密列车赶紧把最后几批黄金和证券装到停泊在格里诺克港克莱德码头的巡洋舰上去。就在那一天深夜,“哥萨克”号驱逐舰以时速三十海里,冒着重重危险,迅速地穿过浓雾,去参加为专运财宝的船只护航。

24日下午6时许,“翡翠”号装载着满满一船财宝,从格里诺克港启航。从来没有一条船载运过这样多的财宝。它的弹药仓库里,二千二百二十九只沉甸甸的金条箱堆得高高的,每一只箱子里装着四大条黄金(数以吨计的黄金是如此沉重,以致在这次航程结束之前,仓库地板下面加固的角铁都被压弯了)。在船的另外一些地方还堆放着四百八十八箱证券,即使根据保守的估计,价值也在四亿美元以上。这次价值在五亿美元以上的货运是冒着北大西洋上燃烧着的战火的危险航行的。

“我们离开克莱德的那天夜里,预报有坏天气,”身材结实、满脸红光的弗林上校回忆说,“这预报很准确。第二天早晨,当我们环绕爱尔兰的北海岸航行时,大海翻腾咆哮起来。当船转弯驶进大西洋时,我们开始受到大风暴的袭击。” 舰上的军需官在甲板上遇到亚历山大克雷格,提醒他:“舰长刚才从舰队司令那里收到信号,前面有两艘德国潜艇正等着我们。”

然后,军需官冷漠地走开了,就剩这位英国的数学专家一个人在估算着这宗珍贵货物最终运到加拿大的可能性究竟有多大。 当天气越变越恶劣时,形势也越来越难以预测了。大风迫使护航的驱逐舰减速。护航舰的舰长海军上校维安最后和弗林上校联系,通知他护航舰将沿直线前进,而“翡翠”号则跟在驱逐舰后面作蛇形航行。这样,“翡翠”号就能保持更高、更安全的速度。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