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前苏联的特异功能者能用意念停止人心跳

热度91票  浏览101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26日 03:58

研究人员给他装了心脏监测设备,把他带到库拉金娜面前。当库拉金娜把意念集中到他的心脏时,精神病医生的心跳急速变化。他的心跳被库拉金娜减慢到几乎要停止的程度。最后研究人员赶忙出来制止,才救了他一命。

  试图感应海底潜艇 劳民伤财被迫停手

  冷战期间,美苏两国使出浑身解数刺探对方军政情报。赫鲁晓夫时期,苏联政府甚至成立了一个由“特异功能者”组成的绝密实验室,培养特工人员。这些“超级特工”据说能预卜凶吉,洞察未来,甚至可以从电视上出现的外国元首影像中“看出”其健康状况。

近日,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刊登了一篇专访。被采访者是一名已经去世的老人,退休的莫斯科大学教授亚历山大斯皮尔金。他在临终前,向媒体披露了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斯皮尔金生前拥有一系列令人称羡的头衔:心理学和哲学博士、俄科学院哲学所的主任研究员、莫斯科大学教授等。另外,他还参与了《苏联大百科全书》的编写工作。但人们不知道的是,他还是苏联科学部“生物信息”实验室的首任领导。

  

实验室成员经过严格面试

  20世纪60年代,苏联步入“解冻”时期,各种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思潮鱼龙混杂。在莫斯科综合技术博物馆,聚集着一群痴迷于“心灵感应”研究的人。其中的核心人物是一个名叫沃尔夫麦辛戈的著名“特异功能者”。当年全苏联的大街小巷都挂着他的宣传海报:“遥距猜透心思试验!”

  那时的斯皮尔金也对“特异功能”情有独钟,极力主张对这些超常现象进行研究。他认为,尽管这从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观点看荒诞不经,但是作为一种客观现象不可以简单加以排斥。果然,和他有类似想法的还大有人在。一天,斯皮尔金被“宣召”至苏共中央委员会科学部,受命组建专司研究“特异功能”的“生物信息”实验室。

  实验室的地址选在莫斯科市的弗尔曼巷,占据了6号楼的两层。按照编制,实验室应该征召200名工作人员。应聘者在申请中必须回答一系列专业问题,譬如说:“您自己发现或周围人指出您具有什么超凡能力?”“您都做什么样的梦?彩色的吗?”“您是否能影响别人?”“您曾尝试过给人治病吗?”面试也很严格:考生站在一块黑板前面,由三名已经“验明正身”的“特异功能大师”和斯皮尔金本人组成的评审委员会作出裁决。

  斯皮尔金曾向《共青团真理报》记者现场演示了一套对应聘者是否具有特异功能的最简单的测试方法:“用您左手中指靠近我的手指,快接触到时迅速移开。如此反复数次。现在让您的两手手掌交替上下。噢!我的手指也开始颤抖……您具有强大的生物场,可以加入实验室了。”

  克格勃和军方很感兴趣

  自成立之日起,“生物信息”实验室始终处于克格勃的严密监管之下。一天,斯皮尔金的办公室来了位不速之客。他自我介绍称,自己是克格勃的马卡列维夫将军,受上级指派专门监视斯皮尔金教授,因为西方情报机构对教授所“从事的研究”非常感兴趣。

美国五角大楼、中情局正全力组织类似的研究。斯皮尔金回答说,实验室尚未取得引人注目的成绩,大可不必如此紧张。但是那位克格勃将军仍然一脸严肃地说:“我们没有取得零的突破,这对西方来说也是重大的情报……”

  苏联军方对斯皮尔金主持的特异功能研究也极为感兴趣。他曾多次被邀请至总参谋部和内务部科学院作报告,反响强烈。还有一次被军车拉到位于莫斯科近郊森林中的一个军事基地,但是由于当时车窗被挡得严严实实,他也不知道具体方位。

  一些“特异功能者”直接效力于克格勃,刺探一些普通人无法弄到的“绝密情报”。譬如说,从电视画面中“判读”一些国家政要,譬如美国总统的健康状况,化身游客深入美国境内,将获取的情报再以“心灵感应”的方式发送给位于俄境内的同行。克格勃还曾尝试让“特异功能者”通过环线天线“感应”大洋深处的美军潜艇以及燃料加注基地。

  “超级特工”如何工作

  苏联甚至将特异功能应用在国际象棋比赛上。1978年,世界国际象棋锦标赛在菲律宾举行。27岁的苏联选手卡波夫是当时的卫冕冠军。他的对手是世界著名棋手维克多克尔其诺。克尔其诺是前苏联国际象棋冠军。 俄媒体不久前组织科学家揭示“特异功能者”的秘密,但没结果

  1976年他逃往西方,但家人还在苏联。他公开表示要借这次受到国际媒体广泛注意的比赛,来要求苏联释放他的家人。可以想像,在国际象棋这一苏联最盛行的娱乐项目上,假如卡波夫被一个叛逃的前苏联公民击败,那将是多么丢面子的事情。

  克格勃为这次象棋锦标赛,在菲律宾专门组织了一支超级特工队伍,目的就是影响克尔其诺,使他无法赢棋。克格勃找到弗拉基米尔祖卡,苏联著名的意念遥控大师。

  祖卡虽然只是以一个观棋者的身份出现,但克尔其诺却说,他运用了催眠术,对他进行干扰。从比赛一开始,祖卡就对克尔其诺产生了影响。本来一向以攻势凌厉,棋风灵活著称的克尔其诺表现得犹豫不决,而且他的信心也随着比赛的进程不断减弱。

  尽管祖卡后来被挪到了赛场的后排,克尔其诺仍然称感受到了他的强大影响。比赛持续了破纪录的78天,总共下了32盘棋。最后,克尔其诺输了。当他向苏联抗议时,他们解释说,祖卡只是在观察他的“肢体语言”,然后向卡波夫提出建议。

  克格勃称还有一个更厉害的“特异功能者”是尼娜库拉金娜。据说她能控制人的心脏跳动。1970年3月10日,库拉金娜在实验室里,试着用意念改变青蛙的心跳,结果她能随意使青蛙的心跳频率加快或减慢。最后,她又成功地使青蛙的心脏停止跳动。

  这一结果无疑引起了克格勃的兴趣。这种能力对人有作用吗?如果有,它可以成为克格勃的杀人武器。列宁格勒的一位精神科医生决定亲自出马,打破这个迷信。研究人员给他装了心脏监测设备,把他带到库拉金娜面前。当库拉金娜把意念集中到他的心脏时,精神病医生的心跳急速变化。他的心跳被库拉金娜减慢到几乎要停止的程度。最后研究人员赶忙出来制止,才救了他一命。

  美国也曾有“千里眼”计划

  其实,斯皮尔金披露的上述历史只是冷战时期美苏之间“精神特工大战”的一个小插曲。

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曾刊文称,冷战时期美苏两国都致力于打造超级“精神战士”,当时甚至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未来世界的主宰者属于拥有心灵感应和特异功能电子武器技术的国家。苏联起步较早,至1966年已经在各地成立了20余个超常现象研究所,1967年用于研究“特异功能”的国家预算经费高达2100万美元!

  不甘落后的美国于1972年组建了代号为“扫描(SCANATE)”的“精神特工小组”,其成员有个响当当的名号――千里眼。当时一些美国议员和军官对该小组寄予厚望,提出了靠特异功能致苏联于死地的许多奇思妙想。其中包括设计制造一种“超空间核榴弹炮”,幻想这种武器能将美国内华达沙漠中的一次核爆以人的思维速度瞬时传送至克里姆林宫门前,一锅“端掉”苏联的领导层。

  据不完全统计,1979-1994年间,“精神特工小组”接手了数百个项目,其间不乏有些石破天惊的成功案例。1979年秋天,“精神特工小组”中的“1号千里眼”约瑟夫麦克蒙戈尔曾在一次试验中成功“感应”到千里之外的一栋不高的、没有窗户的房子,里面好像正在“冶炼着什么”。后经情报部门核实,麦克蒙戈尔看到的是某国的一座核试验设施。1987年,“千里眼”慧眼识出中央情报局中的内奸,称此人住在华盛顿、开外国名贵跑车,和一个拉美女子来往密切。1994年,与上述特征非常吻合的“鼹鼠”阿尔德里奇艾姆斯最终锒铛入狱。

  不过,上述成功的案例实在很少,更多的时候是“谬以千里”。1981年,美军多兹尔准将在意大利遭绑架。五角大楼的国防情报局请麦克蒙戈尔“感应”出多兹尔的被囚禁地,后者闭眼冥思了半天才出了一个笼统的答案:关在一幢红顶石屋中,而这样的石屋在意大利千千万万,无意于大海捞针。

  正因为“千里眼”们的屡屡失手,一些人说特异功能研究项目是“劳民伤财”的愚蠢之举。迫于压力,“千里眼”项目于1977年被叫停。1994年,随着冷战的结束,加之奖金和人员的匮乏,中情局彻底终止了对特异功能的研究。世界情报史上这段荒诞不经的“精神特工大战”也画上了句号。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