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新闻 >> 媒体选文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北约与土耳其商谈在土叙边界设立禁飞区

热度65票  浏览56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3月27日 12:42

3月18日,土耳其第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举行“叙利亚动乱一周年”集会活动。示威者手举标语,高呼口号,要求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下台 。

资料图:叙利亚反对派武装人员。

土耳其和叙利亚拥有长达910多公里的边界线可设立“禁飞区”,而一旦土军与叙利亚政府军爆发冲突,美国还可以通过北约有关“共同防御”条款,对土耳其进行全方位支援

3月18日,一场数千人参与的抗议活动打破了土耳其第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的平静。在这场名为“叙利亚动乱一周年”的集会中,示威者高举标语,要求叙利亚总统巴沙尔下台。

就在前一天,5个叙利亚反对派组织在伊斯坦布尔开会,正式宣布与去年8月成立的叙利亚全国委员会分道扬镳,并另起炉灶,成立一个新的联盟组织,其宗旨依然是推翻以巴沙尔现政权。

这些都发生在与叙利亚有着数百公里国界线的土耳其境内。土耳其一方面作为伊斯兰国家,另一方面作为北约盟国,为何会成了叙利亚反对派活动的温床,反抗叙利亚现政府的“根据地”?

当中,既有着深远的历史背景与现实恩怨,也有土耳其的地区野心使然,以及西方力量背后支撑的缘故。4月2日,“叙利亚之友”国际会议继在巴黎召开之后,将在伊斯坦布尔再次召开,届时,土耳其或许将有更令外界惊讶的举动,而此时,土耳其境内的叙利亚反对派组织更是四处奔走,寻求靠山。

叙反对派在“海外根据地”分分合合

宣布与叙利亚全国委员会分裂的5个反对派组织,分别是“自由全国变革运动”、“伊斯兰祖国运动”、“解放和发展集团”、“土库曼全国集团”以及“库尔德新生活运动”。这个新联盟组织目前尚未正式命名,但他们宣称,从今起他们将独立行事,与“叙利亚全国委员会”无关。“伊斯兰祖国运动”负责人甚至称,叙利亚全国委员会是一个临时机构并将消亡,而他们的组织将长期存在,甚至在叙利亚获得“解放”以后。

不久前,叙利亚全国委员会知名人士、执委会成员马利赫宣布离开叙利亚全国委员会,他指责这一组织内部混乱,缺乏有效组织,运作不够透明,没有明确目标,许多事情迟迟没有进展。除马利赫外,叙利亚全国委员会高层卡迈勒拉卜瓦尼也宣布脱离这个组织。

仅仅半年时间,叙利亚全国委员会就在其“出生地”――伊斯坦布尔陷入困境。这看似意料之外的事情,却也在意料之中。早在成立之初,叙利亚全国委员会就已显露出“分裂之相”。

去年8月,民主变革大马士革宣言团体代表、穆斯林兄弟会代表、叙利亚革命委员会代表、库尔德人代表、部落代表、地下青年组织代表、左翼人士和技术专家等50多人秘密聚集在伊斯坦布尔。经过3天的密商,8月23日,他们在土耳其政府经营的五星级康纳德饭店举行会议,宣布成立叙利亚全国委员会。3周之后的9月15日,叙利亚各反对派在伊斯坦布尔亚洲区的绿色公园饭店举行叙利亚全国委员会成立大会,主要反对派头目纷纷登台亮相。他们大多为流亡海外的叙利亚人,有的是教授、有的是律师、也有的是商人、军人、人权活动分子和自由民主人士。

观察家发现,此次会议的气氛较为神秘和紧张,选择会议的地点也较为偏僻。当时,反对派就其领导人的问题争论不休,互不相让,并称委员会领导人会在两周内由选举产生。后来,直至去年10月2日,该组织才原则同意成立一个由7人组成的执行委员会以及秘书处。此后,叙利亚全国委员会主席布尔汉加里温便频繁出现在总部所在地伊斯坦布尔,并在西方国家和阿拉伯国家活动,争取更多的认可和支持。

土叙边界或设“禁飞区”

尽管叙利亚全国委员会自称其代表了叙利亚60%的反对派,但该组织缺乏精诚团结、协同作战的精神,如今“分崩离析”似成定局。叙利亚反对派在尚未推翻巴沙尔政权之前便争权夺利,内部分裂,这无疑是对反对派的“叙利亚革命”一个沉重打击,也使西方支持者感到难堪,尤其是在第二届“叙利亚之友”会议即将在伊斯坦布尔召开前夕。

3月13日,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宣布,第二届“叙利亚之友”国际会议4月2日将在伊斯坦布尔召开。其实,“叙利亚之友”会议,更准确地说应是“叙利亚反对派之友”会议。有分析认为,鉴于已不可能通过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的方式摧垮叙利亚,美国等西方国家想借助北约盟国土耳其对叙利亚进行军事干预。

军事分析家称,土耳其和叙利亚拥有长达910多公里的边界线,土耳其单边设立“禁飞区”,可以借口对边境难民进行人道主义援助,美国不用担当“绕过联合国”的国际法责任。而一旦土耳其军队与叙利亚政府军爆发军事对抗和冲突,美国还可以通过北约有关“共同防御”的“第五条款”,对土耳其进行全方位支援,又不用担心自身深陷战争泥潭。

不久前,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彼得雷乌斯刚刚对土耳其进行了访问,密谈叙利亚等问题,这一举动可能是北约密谋军事干预叙利亚的征兆。

分析人士还称,一心想在中东地区称雄的土耳其,也很可能利用“叙利亚之友”会议,借叙利亚难民问题,与西方一拍即合,在美国和欧盟的支持下出兵叙利亚,从而挑起叙土之间的战争。

土耳其的一些动向似乎让经历“分裂之苦”的叙利亚反对派看到了机会。

近日,叙利亚穆斯林兄弟会领导人穆罕默德沙克法发表言论称,土耳其是本地区的强国,土耳其应该主导对叙利亚的军事干预。本地区的国家和非本地区的穆斯林国家都可以参与对叙利亚的军事干预。

叙利亚全国委员会则强烈呼吁土耳其政府在叙利亚境内设立缓冲区,为大批叙利亚难民和叙利亚自由军提供庇护。该组织成员哈立德霍贾在伊斯坦布尔说,“我们强烈要求土耳其立即在叙利亚境内设立缓冲区,为大批逃离叙利亚的难民提供庇护。”

霍贾说,缓冲区应该延伸到反对派所占据的城市,同时也要为叙利亚自由军设立缓冲区。他说,目前叙利亚自由军缺乏武器装备,而越来越多的政府军正在倒戈。没有缓冲区对于倒戈非常危险。一旦有了缓冲区,倒戈的军人可以带重武器和装甲车投奔反对派。

而就在不久前,叙利亚全国委员会已公开要求阿拉伯国家和国际社会立即对叙利亚进行军事干预,要求设立安全通道和安全区,在叙利亚全境设立禁飞区,以防止叙利亚政府军对其反对派和平民进行镇压。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