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全球军事网 >> 军事历史 >> 综合军事历史 >> 详细内容 在线投稿

阎锡山为脱离虎穴,给袁世凯叩了三个头

热度173票  浏览1063次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0年1月03日 16:09

>

晚清以来,日本对中国军事改革具有很大的影响。日本的军事编制和操法,是中国新型军队的蓝本。 

阎锡山着手整顿军务,仿效日本军事设置,将军令、军政分开,分设参谋司和军政司,孔繁蔚为参谋司司长,掌管军队教育及作战计划事宜;黄国梁为军政司司长,掌管军队补充、编制、装备等事宜。黄国梁上任后,军事设施多学日本。因此,外界对山西有“小东洋”之称。

经袁世凯核准,阎锡山将所部整编为山西陆军第1师,下辖步兵第1、2旅,每旅下辖2个团,孔庚为师长兼1旅旅长,刘樾西为2旅旅长。师直辖1个骑兵团,张树帜为团长,1个炮兵团,高树勋为团长,工兵、辎重各1个营。

南北政治势力均重视山西。

8月下旬,孙中山抵达北京,准备与袁世凯会晤。25日,孙中山出席国民党成立大会。会议选举孙中山、黄兴等9人为理事,阎锡山、景耀月等29人为参议。

9月18日,孙中山应阎锡山的邀请,到达太原。19日,太原各界召开欢迎孙中山大会,阎锡山致欢迎词后,数千人起立三鞠躬。孙中山发表即席演说,充分肯定山西在辛亥革命中的作用和阎锡山的功绩:“去岁武昌起义,不半载竞告成功,此实山西之力,阎君百川之功,不惟山西人当感载阎君,即十八行省亦当致谢,何也?广东为革命之原初省份,然屡次失败,满清政府防卫甚严,不能稍有施展,其他可想而知。使非山西起义,断绝南北交通,天下事未可知也。”

20日,孙中山出席山西军界的欢迎会,他说:“去岁革命成功,全赖军人之力,方今维持民国,亦须赖我军人。军人责任即在国防一方面,因20世纪立国于地球上者,群雄争逐,未能至于大同时代,非兵力强盛,不能立国。是立国之根本,即在军人。……今日告诸君有两事:第一存心,即军人当存与国存亡之心。……诸君人人皆能以国家存亡为一己存亡,何忧外患!第二学问,中国在前清时代,对于日、法战后所以失败者,在军事学问之不足。……所以军学最要,所以兵不在多,如能组织完全,预备周全,则可以百万人敌三百万人而有余。”

孙中山对山西抱有期望:“此次到山西,见山西煤铁甲于天下,方今为钢铁世界,有铁有钢,可以自制武器,即能争雄于世界。兄弟拟在山西设一大炼钢厂,造制最新武器,以供全国扩张武备之用,要求军界诸君赞成。”

晋军将校起立齐呼:“我们愿意帮助。”

阎锡山虽得到孙中山的称赞,省内仍有不少人轻视他,乡间就流传这样一首歌谣:“阎锡山,灰拾翻,打倒巡抚坐省长。只领兵,不关饷,打仗到了娘子关,一炮吹了个响亮干。”

阎锡山绞尽脑汁,确保其统治地位。他派人北上到崞县与续桐溪磋商,使其解散忻代宁公团。10月,续桐溪来到太原,就任山西巡警道,原任巡警道南桂馨改任河东筹饷局局长。

阎锡山派原军政部副部长马开崧和南桂馨前往河东,迎接温寿泉回省。

山西政治势力向有晋南、晋北之分,存在隔膜。

清军入晋期间,洪洞人温寿泉曾以副都督名义委任李鸣凤为晋军第1旅旅长,委任张士秀为河东观察使。李、张等人劝告温寿泉不要上阎锡山的圈套,应在河东自立基础,温寿泉不听。

事有凑巧,马开崧摆弄温寿泉的手枪,不慎走火,击中温寿泉腹部。马开崧与温寿泉私交甚好,李鸣凤等人不怀疑马开崧,以为是阎锡山的亲信南桂馨行刺,将其吊打。

温寿泉苏醒后,说明确是马开崧走火,与南桂馨无关,予以释放。温寿泉回到太原,兼任军政司司长,黄国梁改任都督府参谋长。

阎锡山借题发挥,致电袁世凯,指责李鸣凤等人叛乱,请求讨伐。李鸣凤等人为同盟会人员,袁世凯早想清除,遂命驻河南的毅军统领赵倜,率部渡河进至蒲州,逮捕李、张等人,押送北京。

袁世凯想把阎锡山调任黑龙江都督。阎锡山派人常驻北京,贿赂袁世凯的亲信、总统府秘书长梁士诒,躲过这一劫。

阎锡山为了讨好袁世凯,推荐董崇仁为晋南镇守使,又以与袁家有亲戚关系的陈钰为山西民政长,还把父亲阎书堂送到北京长住,作为人质。

武昌起义后,在沙俄的唆使、煽动下,哲布尊丹巴集团发动叛乱,宣布外蒙古“独立”。1913年5月,外蒙古傀儡政府军分东西两路大举进犯绥远。

袁世凯派兵三路大举“征蒙”,阎锡山主动请缨,指挥西路。北京政府没有同意,改派孔庚出征。孔庚率部以包头为基地,与东、中路军配合,击退敌军。

3月,国民党领导人宋教仁被袁世凯派人暗杀。7月,国民党发动二次革命。北洋军大举南下,独立各省相继失败。

阎锡山明哲保身,没有响应二次革命。

袁世凯电调各省总督进京传见,阎锡山带着赵戴文、张树帜来到北京,三次晋见袁世凯。

孙中山曾这样评价袁世凯:“袁氏初见面时,颇含一副至诚推解之态度,绝不似权诈之流;及谈吐稍进时,深心辨识,则觉其语有锋芒,眼光四射,询非寻常可以窥测之辈。然我终疑成见在胸,有意探测其挟城府相临耳。及考其行事,乃全与所言向左。然则彼固一魔力惑人之命世英雄哉!”

阎锡山诚惶诚恐,第一次传见前,他告诉赵戴文:“此次去见,凶多吉少,如我进去时间太长,你们要留心探问。”

袁世凯一身戎装,端坐不动,目光逼视最年轻的都督阎锡山。阎锡山惊出一身冷汗,不敢抬头,行了90度的三鞠躬礼。袁世凯气色稍有缓和,问了几句话,就令阎锡山回寓休息。

赵戴文问情况如何,阎锡山说:“真是可怕!”

后来,阎锡山曾对部下说:“我一生见过了多少位咱国家元首,如孙中山、黎元洪、徐世昌、冯国璋、徐树铮、曹锟、甚至张勋、段祺瑞、以至蒋介石等,没有哪一个像袁世凯的两道目光那样虎视眈眈地逼人,使人不敢仰视。”

第二次传见时,阎锡山双膝跪下,给袁世凯叩了三个头。袁世凯的态度比第一次好了许多,说:“听(梁)士诒说,令尊住在北京,来游玩很好。有空时再见见令尊。你代我问好,好好照护老人家。”

阎锡山回到寓所,一进门就对赵戴文说:“这一次很好,袁没有上一次那样厉害。”

第三次传见结束后,阎锡山眉开眼笑地归来,对赵戴文说:“很好,令我们回省,今天已无事,你们出去玩玩,洗洗澡,看看戏,明天动身回太原。”

阎锡山脱离虎穴,回到锦绣太原城的宝座上。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换一张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上传文档,出售文档: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

网络资源